Browse Tag: 靈契之主

优美玄幻小說 靈契之主-第七百六十一章 鱗散見屍漂展示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咕噜咕噜——
呼啸天地
气泡从海底向上,也从清寻子和海兽尸骸旁经过。深海晃动的厉害,海沟上的五行元气再浓郁,也只是组成一道符阵,其上的坚硬程度令其中的海兽无法突破而出。这是符阵巅峰之力,可挡万千,令一切皆被封印,逃脱不得,可现在的起始大帝,已与以往不同!
符阵之下是另一片天地,符阵为天,深渊为地,其中没有半点光亮,因为所有的魂灵及元气,已被起始大帝吸入体内。这头巨兽摆脱以往的身姿,甚至有万丈长,触及符阵和深渊上下。
之前的起始大帝只是扭动身体,便引得大海颤动,可想其力量之强。但在黑暗中,在他睁开双眼时,才真正突破封印。黑暗中的庞然大物蓄力,向上顶而大海乱颤,有无边之力从此地向四周扩散。
清寻子眼前的深海已泛起极为夸张的浪,按道理说,深海是不会有浪的,因为浪只存在于海面,但此时有了。被称为浪花墓穴的海底复活了所有怨灵,令一道道极大的浪朝四周扩散,令清寻子面色难看。
结印,海沟上的百道符阵稳定结构,才不至于被冲碎。可它们大致的排列方向,都朝向海面,和那些飘零的海兽一样,都是为了让起始大帝进这圈套。虽说它有些显而易见,可清寻子就是要如此。他想起夏萧的一句话,只要有半点可能,危难之际都值得尝试,因为只要成功,拯救的就是千万人的性命,失败则无妨,起码尝试过!
清寻子额头的汗为大海增添几滴水,可很快,海沟上的符阵,已被顶出一个极为夸张的弧度,似被手指戳出极长的橡皮胶,但很快就恢复原样,难以将其完全突破。
阴阳传之都市捉鬼记 戒魂
“复仇的时候到了!”
起始大帝这般告诉自己,每一次身体的移动,都令四周死水中的尸骸晃动。它们的存在,令起始大帝极为愤怒,因此一声沉闷的嘶吼后,一道深蓝色的元气如柱,从深渊中向上,直破封印,且瞬间过了海底,朝苍穹而去。
轰隆隆——
海中乱时,海面掀起的浪以光柱为中心,不断朝四周而去。同时,苍穹中的乌云破散,其上的另一片海洋被击落,犹如再一场倾盆大雨。而蓝色光柱中的光,经其强烈折射,遍布大荒之东。
一片蓝光随雨来,照在降龙关上的修行者眼中。他们震惊之余,都快站不稳脚,即便运用元气也是徒劳,这令他们极为畏惧,这便是起始大帝的实力?夏萧同样震惊,封印三万年,就要突破封印,没有多余的前奏,只有极为夸张的迅捷速度。
封印中心被破,超乎清寻子所想,他当即结印,令自己退至另一空间。
五行光泽中,一头恐齿大鱼续光柱而来,它于五行光泽中变化,发出凄惨的吼叫,但还是扭动着有力的身躯,不断向上。能看到当前这一幕的,估计只有清寻子和上善三人,可他们紧锁起眉,觉得残忍而担忧。
冷王追妻:废材三小姐
只见,因为起始大帝强行突破封印,没有等其力量散去,所以符阵中存在的力量令其血肉模糊。可他已等三万年,现在岂有时间再等下去?
起始大帝早就不想再等,加上全族数万魂灵的迫切,令其不顾当前所受之伤,拼命的从封印中挤出。
封印令起始大帝鳞片破碎,令其本就血红的双眼只剩那等没有理性的颜色。庞大的身躯经受金属锥刺,经受雷电拍打,犹如黄泉的冷气试图冻僵他的身体,海底的熔浆烧焦他的外皮,令起始大帝着急突破封印的每一寸肌肤都遭受迫害,最后满是泥浆,极为狼狈。
可突破封印的过程,还未结束!
悲怆的叫声传遍天地,从水中直到降龙关,他们听到那等遥远处传来的痛苦叫喊,似听大海在哭泣。那是极端的悲伤,也有一股不甘心,可更多的还是愤怒,令北海和南海边缘的海兽种族听到,也在巨大的浪中发出极为愤怒悲怆之声,似被感染。
极高的音波比鲸还空灵,令浪听其旨令,朝一切生灵之气发起进攻。降龙关的修行者兴许没想到,自己修了那么多防水治水之物,敌人既真的是海浪……
“怎么会……”
清寻子惊呼时,起始大帝硕大的身躯已被烤裂,可离开封印的起始大帝在某种力量的趋势下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像蛇般盘起自己极长的身躯,于五行封印的元气上。
截然不同的力量一同扑打起始大帝,令其身躯满是裂缝。可那些缝隙中,闪出一道道幽深色的蓝光,像大海的皇帝所拥有的权力光泽,强大而无法杵逆。
那股光愈加强大,照耀到海底的每一处。而后,在大海戛然而止,可又紧接泛起更强的浪时,起始大帝摆脱旧壳,但并非蛇蜕皮那么简单,而是破茧而出,脱胎换骨!
大鱼的身体被遗弃,海中有一长龙,突破煤炭般的外壳现世。它乃大海先祖,此时还未睁眼,便已环海沟而行,发出追悼之声,似感谢自己的族人,也像一种承诺,他一定会替族人报仇,且是现在!
复仇心切的海龙睁眼,一股波动传遍大海每一个角落,就连海兽一族,都险些被控制。可他们能逃脱并非侥幸也非实力,而是起始大帝最后的温柔。血红的双目下,除了海兽一族,所有生物都冲向东海岸和西海岸,不撞南墙心不死。
起始大帝当前的变化堪称大荒的眷顾,可他回到旧壳上,抬头看时,无数飘动着的尸骸,令一股怒气再度燃烧,似遇火的油。
曾经的千万大族,真的完了!消失于历史,所存在之物,已不是本质意义上的海兽,更不能回到曾经的霸主位置。
三万年前,谁能想到海兽能落魄成这般样子?可令起始大帝恼怒的事还有很多,不止当前,但他突然怔在原地,悲痛不已。这股疼,远超之前受伤蜕变!
清寻子于隐秘空间中结印,令一道身影出现在起始大帝身前。后者此时保持着理智,显然不是他想要的状态。

18bef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靈契之主 ptt-第七百四十一章 埋葬於時間的往事推薦-tvyuv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昨晚,夏萧给阿烛讲了自己心中的详细计划,令坐在床上吃零食的后者一次又一次颠覆自己原本的认知。
去封印下找起始大帝未免太疯狂,可夏萧有师父在身后,还算自信。就算自己劝服不了,也不至于丢掉小命。起始大帝当前不突破封印,肯定是实力还未完全恢复,但想趁此机会杀死他也不现实,因为据夏萧推测,师父应该难以穿过封印缝隙。那种危险之地,实力太强者挤不进去,实力太弱者又会被绞碎,只有他这个实力恰好合适。
因此,夏萧决定去东海走一遭,和阿烛一起!
这天,夏萧站在后院,面朝东方,呼唤起师父。这是一种十分玄妙的沟通方式,似一种微弱的力量在空中瞬间传播万里,但夏萧始终没得到回复,便施展起沟通符阵,结果亦然。现在的清寻子忙于东海,没时间接收每一道朝他而来的讯息,因此夏萧想到廖师叔。
作为走首教会的管事,廖赛和副教皇无异,他肯定有联系清寻子的方法。果真,在夏萧和阿烛走进皇宫,找到他时,东方很快有一道元气波动飞速掠来,速度可谓追星赶月,令廖赛见一眼,微笑道:
“我先去忙了,有事叫我。”
“多谢廖师叔。”
權少的閃婚新娘
“客气了。”
廖赛大概能猜到教皇大人是何等的欣喜,在夏萧面前,怎么也不会像上次那么严肃。能有这样一位徒儿,是每一位师父的幸事。若是他有,肯定也会很乐意的昼夜为其考虑。可夏萧这样的徒儿实属难得,不说万中无一,普天之下都难出第二人。
见廖师叔走后,夏萧拉着阿烛,走到偏殿旁的一个小院,等着师父到来。不过半个时辰,夏萧和阿烛当即行礼以待,尊贵的教皇没有像上次见面那么严肃,由撕裂的空间出现后没有二话,张口便骂:
“臭小子,真不让我省心!你怎么敢提出那种计划的?你可知现在天下人皆疯,恨不得有个所谓的救世主牺牲自我,拯救大荒。而你倒好,削尖脑袋往前冲。起始大帝三万年的怒火,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熄灭的?”
“师父别气,你都同意了,我就去试试,不会有事的。而且我并非让他放下仇恨,我确实没有那样的本事,我只是让他把仇恨转移,有事去找语尚言,别找我们撒气,我们承受不起。”
一想起师父和语尚言的历史往事,夏萧就隐约觉得自己有些不敬。那语尚言,他恐怕得叫声师娘,这是比人皇和灵契之祖更贴切的称呼。可清寻子似没怎么在意,只是把过往的情绪压在心底,此时没好奇的哼道:
“我同意还不是因为你起了个好头?从那时起,世上很多人便不在乎你的死活,只想让你成功,可这件事的成功几率太小。若有半点差错,你就等着这小妮子给你哭丧吧,到时你后悔都来不及!”
“前辈,我也要去。”
阿烛一本正经的样令白须老翁吹了吹胡子,可她依旧坚定不移,令他有些衰老的脸上不再像以往那么红润似为童颜。
“我的小姑奶奶,你们别为难老夫了,老夫哪有那么厉害的本事,把你们三人一起送进去。你们真以为那封印很好撕开裂口?就算有天然的裂口,你们进去也需要极强的元气保护,强不得又弱不得,而且海里本就行动受限,你就别添乱了!”
阿烛小脸一横,她才不管,她就要去!夏萧都答应了。后者坐在石椅上,没有将师父说的话放在心上,因为他相信师父有那本事,所以转移话题,关注起另一个点。
“三人?水箱也去?”
阿烛昨日提起过,学院的海兽已回东海,估计是为这件事做准备。清寻子点头,叹道:
“我让他把所有海兽一族的魂灵采一缕聚集到一块,然后由他带在身上,随你同行。估计起始大帝见着这股波动,会有所动容,到时才是你打口水仗的时候。”
“他们准备得怎么样?”
“估计快好了,因为都表现得很积极,作为海里的原始种族,海兽很多难以上岸,所以必须避免起始大帝作乱,他们必须配合且出全力,否则最先受伤的不是人类而是它们。”
这样就好,夏萧一拍大腿,决定道: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下午我就和阿烛收拾东西去东海。”
“你来可以,阿烛不行。”
阿烛一听,当即急了,夏萧嬉皮笑脸的帮她道:
重生之为你而活
“师父,她在可以帮我隐匿气息,就答应吧,就算有意外,我和水箱的气息一消失,起始大帝也找不到我们。”
“你把起始大帝当三岁小孩呢?他的存在最为久远,力量也未知,去的人越多越危险。而且这种事有何好随同的?”
在清寻子搞不懂夏萧在想什么时候,他凑到阿烛耳边,轻声道:
“你先回去收拾东西,我来搞定师父。”
当即,清寻子眼中的阿烛猛地起身,行了一礼便匆忙跑出小院,兴奋的朝宫外而去。阿烛一向好骗,夏萧见着她离去的身影,嘴角一扬,微笑着对清寻子说:
“师父,你就答应吧!把她带上没什么事,又不进去。到时你只需说实在去不了三人,因为安全起见,我和水箱去就好,我回去也告诉她只能因情况而定,不能贸然决定。但能同去东海,想必阿烛也不会多言,她还是很听话的,不会无理取闹。”
“何必呢?”
夏萧一笑,脸上尽是宠溺。
“阿烛想跟着就跟着呗,我正好也离不开她,但不能让她跟我一起冒险。”
“那好吧!为师答应你。”
“多谢师父。”
“参王吸收完后,提升了多少实力?”
“已有曲轮十八圈年轮。”
比起七日前,夏萧又提升了三圈年轮,这等速度,奇快无比,可夏萧接下来一段时间得将其巩固,否则太快生长的树会和揠过的苗一样难以成熟。
“不错,那你回去巩固实力吧,我先撤了。”
總裁的逃跑助理 芍妖
“师父,等一下!”
夏萧特地将阿烛支开,不是为了告诉师父自己的用意那么简单,否则他可以通过寂静世界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有的事,必须阿烛不在场时才能问师父。愚蠢的男人,才把所有事都告诉女人,有的事还是避着些好。
“师父,你在会议上说过一句话,让我有些想不通。”
清寻子示意夏萧说,其实他心里很明白,但有些不愿回答。
“您说,自己三万年来只有过两个徒弟,一个是我,一个为让我走入正道而亡。”
“一个你,一个舒霜,没毛病啊!”
清寻子脸上挂着笑,夏萧却面色严肃。他看着前者,目光中满是疑惑。
“我知道是舒霜,可为了让我走入正道而亡是什么意思?”
清寻子早该想到,以夏萧这么仔细的性子,肯定会将会议上发生的所有事都过问一遍。可他当时不想让夏萧去,所以少有心急,这才说出这种话。可没想到实情道出后,又遭质问,真是麻烦。
没法儿,清寻子不爱隐瞒,既然被发现,只好如实回答:
“起初,舒霜存在的意义是将你带入正道并守护你,这是长护者的责任。但因为我对她有了私情,将其当做女儿一般看待,才导致出了这么多事。”
“什么意思?”
“你不好奇吗?舒霜为何和普通人类很像?甚至看不出什么差别?”
“这不是因为她吸收天地灵气,所以拥有灵智的原因?”
清寻子摇头,道:
“当然不是,如果我只想让她完成任务,大可不必让她那么像人。那时的我,还没有制定更进一步的计划,只想让她保护你。可我将她当女儿看待,教其读书写字,参悟修行。这么一来,她的灵智变得和人无异,有了真正的感情。当她那对明亮无浊的眼睛里噙着笑意,我才想到这一出。”
“你故意让舒霜接近我,然后让她死于魔道手中?”
夏萧心里一颤,所问问题有些大胆,清寻子也没有在这般问题下点头,只是再问:
“你可知上善和舒霜同为符阵中的力量,为何一强一弱?”
不滅修羅 孤燈
“你不是说守护之力比较好离开符阵,且上善那部分比较暴戾所以难有灵智,不能化作人形?”
“这只是一部分。”
看着最为熟悉的师父,夏萧又觉得陌生,他近乎哀求的问:
烈火青春之葉清篇
“师父,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你回答我,舒霜的死,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你是故意的?”
夏萧希望师父不要承认,他摇头也好,固执的沉默也罢,只要不点头就行。但师徒对视时,清寻子眼中还是浮现些不忍,而后颔首。
咕咚——
夏萧坠入冰凉刺骨的湖底,无比失落,他看着师父,不知为何,他现在该上前揪住他的衣襟让他偿命?还是就这般结束对话?夏萧都做不到,师父的恩情今生难报恩,就连舒霜都是他带到自己身边的,可为何?
“为什么?”
夏萧眼里满是迫切,他想知道答案!舒霜已走三年,他却不知真相,如何对得起她舍命保护自己?清寻子大悲无声,吐纳间皆是无奈。

4uxir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靈契之主 起點-第七百四十章 小別勝新婚相伴-kg9ez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下了城墙,夏萧和阿烛一边聊天,一边朝西城走去。途中不少百姓官兵,见到他们二人皆低头行礼,以表尊敬,不敢怠慢,没了前段时间的嚣张气焰和咒骂的哗然畅快。
见着夏萧和阿烛谈笑风生,量他们再也不敢多说半句夏家的坏话。夏萧可谓四惊斟鄩,第一次乃天地异象,远道而来者降临,夏家三少爷恢复成常人模样;第二次是夏萧于赛选中归来,打败姒营,取得学院名额,令夏家重回斟鄩;第三次便是他入魔,震惊斟鄩,也惊了天下;而这第四惊,便是夏萧走过黑暗和魔道,并未像往常的魔道人一样被消灭,而是以英雄的身份归来。
以夏萧的势头,今后肯定会带来第五次震惊、第六次震惊、第七次乃至更多。可他并未因众人表现而有半点得意情绪,他只是看着阿烛,眼睛像长在她身上,一张嘴要么怼她要么回答她的问题,还有就是时不时的吻上去。
阿烛觉得夏萧反常,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反常,可所谓的小别胜新婚,可能便是这样。
“你什么时候醒的?笛木利前辈说你肯定不会早醒,所以不让我提前走,一直等到今天,气死我了。”
“我今早刚醒,听娘说你要来,便来城墙候着,想来不过两个时辰。”
“阿姨怎么知道?”
“听娘说,二姐一直跟在圣上身边,每日常和大势力的人打交道,估计是管仲易前辈告诉她的,她又告诉娘。”
崛起诸天
阿烛于长长一声哦中抱住夏萧的手臂,走路的样子步步直蹦,很是可爱。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睡了七天,我都忘了那天我在会上说了什么,不过没事,时间再紧急也不差这么一会,我们明天再说天下的事,今天好生休息。你庆祝我死里逃生,从黑暗中归来,我欢迎你回我身边,不离不弃。”
夏萧总是能让阿烛感觉到他很在乎自己,所以很是高兴的连连说好,而后哼起小曲。回到夏府后,美味佳肴已准备好,恰好夏婉也回来。她本该在朝上,可见到宁神学院的教员来到宫中,便向圣上请了半天假,回来陪萧儿阿烛。
现在事情已不像前段时间那么多,因为大多已安顿,而且夏家鞠躬尽瘁,姒易没有任何不批准的道理,甚至赐了几瓶琼浆玉露,送到夏府。
“喝酒误事,但可以接风洗尘。”
夏萧一边说一边小倒四杯,先递给娘和二姐,再为阿烛端去。在夏萧身边,阿烛总有一种梦幻的感觉,美好的不真实,他看着夏萧对自己举杯,也随其抿了一口。但在睁眼后,突然害怕身边的他消失,所以极为紧张的看向他。
巨龍戰紀 左右言它
因为喝得太急,阿烛眼里冒出些泪花,令夏萧看着心疼。
“怎么了这是?”
“没事,被辣到了。”
阿烛有些尴尬,萧蓉便连忙招呼她吃菜,她怎会不知?这么久不见且杳无音信,落泪再正常不过。
为了转移话题,也因为自身的好奇,夏萧问:
“二姐,那场会议你听完了吗?”
夏婉微点螓首,为其讲述,从头到尾几乎把每件事,甚至大人物们的每句话都回忆说了出来。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夏萧的神色时,他一瞬落寞,又有几丝怒气出现在脸上,于瞳中聚集。但在夏婉讲到关于东海的事时,夏萧有些意外,强迫自己笑了出来,显得有些激动。
“师父真的同意了?”
“教皇大人心疼你,本不想同意,可那么多人劝,他也不好一直拒绝,那样显得自私。你是他当今唯一的徒儿,可谁的徒儿不是宝?所以最终,教皇大人还是答应了,但没说具体时间,而且没有将你成功的事纳入计划之中。”
“婉儿姐,其实从学院派出的教员人数就可看出。大家现在对夏萧抱有很大希望,否则学院不可能只在第一批次的队伍里派十九位教员前来。而且学院的海兽五人已回东海,大概就和这件事有关。”
如果这样更好,夏萧正好想去试一试,在他跃跃欲试时,夏婉温柔笑道:
“派少些人来是我向管大教员提的建议,因为东边的部队就该少些。毕竟起始大帝一复苏,无论萧儿是否能成功,都需要至高的修行者前来抵挡,所以不要将太多兵力付出于此,东海之下,不知还有多少教皇大人施展出的符阵。”
“二姐考虑问题还是全面,想必这段时间又受到圣上奖赐了吧?”
“还好,我只不过把存在的问题提了出来。”
“婉儿,在萧儿和阿烛面前有什么好谦虚的?上次你找出的计划破绽,不是受到管大教员夸赞了吗?”
夏婉淡笑下,萧蓉替她讲道:
“就在前天,婉儿提出了一件事,立即惊醒很多人,关于通讯和通行方面。”
“娘,还是我自己说吧!”
爱上调皮妃
夏婉娇嗔后说:
“因为我不是修行者,所以在战力方面只能靠猜,很多事不能着手。可那天我突然想到今后的联系和交通问题,无论是南北还是东西,都已近乎横跨大荒,现在所有人都通过大夏这个中心点交流,可等到战争真的爆发,是继续以它为交流点还是在东南西北都设上可供交流的符阵。还有就是距离问题,难以弥补。”
“确实是个问题,若全靠斟鄩,沟通速度会很慢,但又不是所有人都能施展沟通符阵。距离的话,也需要建立不少符阵。”
“大家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教皇大人忙着处理东海的事,副院长大人要考虑的事更多,关于人员的分配几乎都是他和会长大人在忙。所以在计划制定出后,难免有忽略的问题,这对魔道来说就是我们致命的破绽。比较闲的我就注意到了这件事,在计划开始实施前将其提出。”
“然后管大教员向副院长反应,现在已设立东部降龙关,西部大森林,北部伏魔平原三个交流点,至于斟鄩,将一直延用下去。还有就是传送符阵,也在联手建立,难以四通八达但已初有雏形。”
南海的棠花寺本身就是一个不错的交流点,倒不用过多考虑,可传送符阵是个大问题,不过现在看来,互相配合兴许效果不错。
四门八道六界 至忍
阿烛由衷佩服夏婉,羡慕道:
“婉儿姐,要是我的脑子有你那么灵光就好了。”
“阿烛也很聪明啊,否则怎么能成为修行者?我就不行,我根本感应不到半点元气。”
“才没有呢,我都是凑巧!”
在之前的漫长讲述和聊天中,夏萧和阿烛已吃饱,萧蓉和夏婉却很少动筷,但她们看着夏萧和阿烛心满意足的样,也极为开心。饭后喝过两杯茶,萧蓉见夏萧和阿烛眉目传情,笑道:
“快去休息吧,明天又要忙了。”
“好嘞!那娘,二姐,我就不多陪了。”
“快去吧!”
走出门,阿烛又探回个小脑袋,笑嘻嘻的对夏婉说:
“对了婉儿姐,二哥还有不到半个月也要来斟鄩。”
夏婉有些意外,因为最近不见他来信。不过当前情况这么紧急,没有来信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这个温婉聪明的女子会心一笑,有些期待。而门外,夏萧抱起阿烛,在婢女们窃笑中走回后院。
踏进自己房间,夏萧身边有风,将门一瞬关上。把阿烛往床上一扔,在她又喜又怕时,夏萧将黑色背包甩在椅子上,而后上床,掀开被子将自己和阿烛蒙住。
虽说以小别胜新婚形容他们再好不过,可夏萧觉得真的等到新婚时,怎么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敢做那种事。因此,还是心魂更胜一筹,可当前的欢乐同样令他们沉沦。
阿烛已好几天没睡好觉,于激情的亲吻后躺在夏萧怀里睡着。
夏萧连续睡了七天,因为师父给的千年人参,修为增进不少,可一闭眼,也在阿烛肌肤的温度下逐渐入睡。所谓春困秋乏夏打盹,再加一个冬眠,一年四季都不适合做正事,可夏萧和阿烛只需要这一天来调整这几个月不见彼此的思念。
其实夏萧心里还是有事,以至于他分明很困,却醒了过来,看一眼怀中的阿烛,他紧紧钻在自己怀里,模样可爱。可这样的丫头,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娶回家?答案毋庸置疑,必须得等雀旦和黑煌及魔道人灭亡,等语尚言不再干涉夏萧的生活,等天下回归正常,不再被恐惧笼罩,便可进行那场美妙绝伦且盛大的婚礼。但现在看来,要想完成那些,还需要很久,起码当前判断不出时间。
櫻花淚之庶女驚華 雪花靜靜飄
手掌放在阿烛头上,这个像火炉一样的女孩令夏萧十分珍惜,以至于此时又闭上眼,呼吸都想跟上她的节奏。夏萧的宠爱和存在令阿烛在梦里都能感觉到,她不再有噩梦,只有四周的温暖和夏萧身上熟悉的味道令她笑容极甜。虽然这股味道有变,但是夏萧没错。
“笑什么?”
“臭臭。”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