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Tag: 諸天大聖人

熱門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 起點-第1781章 前輩,粗活我來做(求訂閱)熱推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事实上。
江缺一点也不喜欢南华,这个人太势利,也太喜欢算计。
并且是那种不顾一切的算计。
从张角一事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品性不怎么好。
从客栈出来后。
江缺便准备独自一人离开,买匹马,一人一剑游历天下。
不,应该没有剑。
“前辈,您等等我啊。”
南华急忙跟上去,一旁的张角也想跟上去。
他大概是出于好奇。
想看一看师父口中的高人是什么样的。
但他还没跨出步伐,就被南华拦住,“你去去做什么?”
张角:“……”
闻言,张角不高兴了。
他说道:“师父,你老人家都去得,我为何去不得?
况且,你都一大把年纪了。”
南华:“……”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都快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还是自己的徒儿吗?
大概不是了。
反正看起来不像。
南华没好气地瞪了眼,冷声道:“你去除了添乱以外,还能做什么?”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 孤情君少-第1781章 前輩,粗活我來做(求訂閱)
“我……”
张角一噎,却依旧道:“我还能做苦力,那位前辈一路上肯定需要人做些苦力。”
言外之意。
他正好合适。
“……”
南华一愣神,旋即大怒地吼道:“那是我的活,你休想抢。”
张角:“???”
闻言后。
张角却是满脸的问号,很懵,也很错愕。
他不禁吐槽一句,“师父,你老人家都已经一大把年纪了。
就你这样子,还能做苦力活?”
开玩笑呢。
你能做什么苦力活?
当他是傻子不成。
他张角又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人,相反他非常清楚眼下的情况。
南华:“……”
纵然被自家徒弟怼得一无是处,南华也不生气,“张角,你不懂。”
“故作高深莫测。”
张角道:“师父,你的事情我都猜到了,没必要再隐藏什么。”
区区凡人。
怎么够看啊。
他一脸怪异无比,神色阴沉几分起来。
若苦力活都被张角做了。
那他南华还能做什么?
当陪衬,还是当一个花瓶一样的存在?
那可不见得是好事。
冷然的目光下,南华迅速地思索着接下来的事情。
他正想开口拒绝,却听张角说道:“师父,有我在一旁出主意的话,你肯定能快速得到前辈的赏识,说不定就传授大道与你了。”
南华:“……”
嗯?
这话倒是有点道理。
道理似乎很正确。
他毕竟是一把老骨头了,哪怕是要表忠心和求道之心。
也得先活着。
只有活着才是硬道理。
其他的都是假的。
“既然如此,那你便跟着吧。”
南华淡淡地说着,不过,他话音一转,便又叮嘱道:“今后,若是没有为师的允许,你不可乱说话,明白吗?”
“明白了。”
张角点点头,“不就是不能恼怒前辈高人吗?”
他懂。
虽然张角有时候很不靠谱,但有时候又蛮靠谱的。
南华倒是相信了。
“跟上。”
低喝一声后,南华第一时间跟着江缺走上去。
见江缺走在一些买卖牛羊等牲畜的地盘上,南华便觉得很奇怪。
他心道:“前辈莫非是想买一两只羊?”
可羊能干什么?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781章 前輩,粗活我來做(求訂閱)相伴
江缺若是知道南华的想法,只怕会一巴掌拍死他吧。
毕竟,他不是要买羊。
只是想买匹马。
他手上虽然有不少仙兽,但都是法力高深者,可毁天灭地之辈。
既是抱着游戏人间的态度,自然不能有其他想法。
不过。
这个时代的马并不好买。
至少,不会在集市中出现。
有门路的持重金自是可以购买,但未持重金者自然购买不得。
转悠一圈后,未果。
他有些苦笑起来,心情不怎么好。
“罢了。”
买不到就算了。
大不了放一头低阶的仙兽出来。
反正三仙岛不允许再诞生出灵智,那些仙兽也只能是仙兽。
寻一只低阶的来,虽然配不上自己的身份,但也算是代步了。
不过……
就在江缺准备放出一只出来时,却听旁边的张角道:“前辈,您是不是想要买马?”
“嗯?”
闻言,江缺一怔,“你……看出来了?”
“猜的。”
张角连忙恭敬地解释道:“前辈您对猪狗羊这些想来是没兴趣的,但又来到这集市,说明您想买。
于是,未就大胆猜测一下。
前辈您应该是想买马,不过,天下的马匹虽多,却也不是普通人有机会购买的。
晚辈倒是知道些门路……”
“那你还不赶紧去买?”
南华没好气地瞪眼道:“难不成,你还想等前辈亲自去买吗?”
江缺也不着痕迹地点点头。
没想到张角居然能猜测出来,这点倒是比南华要聪明得多。
不过南华的话也有道理。
张角:“……”
郁闷归郁闷。
但江缺这位前辈当面,他还是恭敬地说道:“前辈,晚辈这就过去。”
他怎敢有其他异议啊。
完全没有。
也是不敢有。
“我在城门口等你。”
江缺淡淡地说一声,然后便走开了。
留下南华狠狠地瞪了张角一眼,“你这逆徒,心中既然有猜测,为何不告诉我?”
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没跟他说。
真是岂有此理。
太自私自利。
“额。”
张角闻言不由一阵苦笑,“师父,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前辈要游历天下肯定需要代步的工具啊。
马匹就是最好的选择,只不过前辈可能不知道集市中不会如此正大光明的贩卖罢了。”
“那你为何不早点说出来?”
南华气道:“若是由为师说出去,效果肯定会好很多,由你来说倒是太过可惜了。”
张角:“……”
其实,他很想说:“师父,你老人家这话就太伤人了。”
精华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781章 前輩,粗活我來做(求訂閱)熱推
也太扎心了。
怎么就没用了?
優秀都市小说 諸天大聖人 起點-第1781章 前輩,粗活我來做(求訂閱)
前辈这不让自己去买马吗?
南华正要跟上江缺的步伐,打算去城门口一起等张角把马带过去。
但张角却拉住他,说道:“师父,你何故这般着急走啊?”
“嗯?”
南华一愣,不禁道:“怎么,你一个人还买不到马?
你不是有路子吗?”
“确实有路子。”
张角点点头,并未否认这点,“但弟子没有钱啊。”
南华:“……”
顿时间。
南华再一次没好气地瞪了张角一眼,“你看为师像是有钱人吗?”
“像,以前所花销都是师父你拿的钱财……”
自然而然地,张角就开始习惯了。
以至于到现在也是如此。
在他的眼里,自家师父南华就是一个有钱的老道人。
“……”
南华没有理财张角,转身就离开。
临行时,张角还补充一句,“师父,这是给前辈买马,要是让前辈知道你有钱都不拿出来,那……”
南华停住脚步,不由狠狠地扔出一块金子。
张角说得很在理,也说得很对。
自己万万不可得罪前辈。
钱财,不过区区俗物罢了。
“速度快点。”
南华丢下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开了。
他冷着目光,闪烁着寒芒来。
被自家徒弟坑不是一件好事啊。
不过。
只要能继续跟在前辈身边,对南华来说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其他的并不重要。
城门口。
江缺正在一个茶棚里休息,正想倒上一杯茶水时。
南华已经跑过来了。
“前辈,这种粗活累活就交给我来吧。”南华赶紧抢过茶壶,开始倒茶。
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表现的机会。
前辈乃是高人之尊。
自己要是表现太差,前辈肯定是要嫌弃的。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倒茶又不是什么重活。”
江缺淡淡地说道:“南华,你何苦耍这些小心思呢?”
他万般不解。
这个南华与他模糊记忆中的南华,似乎……
不太一样啊。
莫非,因为自己的到来改变了?
确实有这种可能,但不大。
“咳咳!”
南华连忙解释道:“倒茶虽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晚辈这是心甘情愿想要为前辈做点什么。”
江缺:“……”
过了一会儿。
江缺才叹道:“随你吧,有自信是好事,但自信过头就会变成自负。”
“前辈您放心,我南华从来都不自负。”
他一脸高兴地说道:“您就大可放心吧。”
一盏茶过后。
张角带着一匹马过来。
不是白马,只是一匹普通的棕黄马。
看样子瘦骨嶙峋,也不知经历过什么事情。
江缺还没开口,南华就教训起来了,“张角,这就是你给高人买的马?”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张角迷茫地回应道:“师父,我觉得一点毛病都没有啊。”
南华:“……”
马,他已经买来了。
何故还生气呢。
江缺也望去,面色平静。
南华见此,更加冷厉起来,“前辈让你去买马,所以你就敷衍了事,买一匹劣质马?”
“……”
张角诚惶诚恐,连忙解释道:“前辈,不是晚辈有意要购买一匹劣质马的,实在是没有好的马啊。
就这匹马,都是人家手里面最好的一匹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諸天大聖人》-第1781章 前輩,粗活我來做(求訂閱)
江缺、南华:“……”
虽说是误会了。
但他们总觉得怪怪的,一脸抽搐。
就这瘦骨嶙峋的模样,就这马蹄都磨损得差不多了。
这马还能再骑吗?
便是农户拿去拖东西,只怕也成问题吧。
不过。
聊胜于无吧。
江缺摆摆手,说道:“算了,劣质马就劣质马吧。
先牵着走吧。”
若非不是怕人多眼杂,他一道法力打在这匹马身上,保管有效果。
再重的伤都能好。
“是,前辈。”
张角应下来,就要准备牵马跟上江缺的步伐。
只不过。
南华却等江缺前脚一走,立马就说道:“行了,牵马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做吧。”
张角:“……”
他瞪大眼睛,“师父,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
牵马的活都来抢。
这可不像是你老人家的风格。
“人嘛,都会变的。”
南华毫不在意地说道:“莫说是我,便是你不也变了?”
“我变了?”
“变了。”
“……”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 起點-第1771章 不如坑一波大的(求訂閱,加更)鑒賞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当年赵长生在真武宗的事情,他觉得那已经是陈年往事。
但江缺很感兴趣。
能惹得人家真武宗弟子千里迢迢过来,来到这偏远之地追查下落。
甚至要追杀。
你赵长生当年在人家宗门里,到底做过怎样天怒人怨的事情啊。
“莫非……”
江缺猜测起来,“你还把真武宗宗主的女儿给那啥了?”
赵长生:“……”
闻言。
赵长生忍不住嘴角一阵抽搐起来,“我还没有这么无赖,再怎么说我赵长生也是一位大道级的武道强者。”
他岂会那等事。
“不是这,难道是……”
不等江缺说完话,赵长生就连忙打断,“我的江公子,你就不要猜测了。
只要你帮我这一次,我赵长生发誓不仅会全心全意帮你,还会奉上一张藏宝图。”
“嗯?”
听闻此言,江缺倒是觉得眼前一亮,特别是最后一句。
藏宝图啊。
老实说。
赵长生他们是不是会全心全意帮自己做事,这不重要。
一点也不重要。
自己完全有别的手段应对。
只要有钱,让谁去收集神功秘籍都是一样。
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
因此。
对他来说不会有什么损失。
可对赵长生来说,这损失就大了。
不过……
藏宝图的事情,倒是让江缺面色一惊,猜测道:“莫非,这赵长生当初还从真武宗里捞出一张藏宝图?”
想及此。
他连忙问道:“赵兄,你所言的藏宝图,不知道是什么?”
赵长生嘴角依旧忍不住抽搐,心道:“果然,还是要拿出有价值得东西才行啊。”
一旦没有价值,哪怕做奴才人家都不要,这就很尴尬了。
他很气。
但一想到江缺可能有的身份,也就释然了。
不再有其他想法。
或者说。
也不敢有其他想法来。
赵长生顿了顿,说道:“藏宝图是当初我从真武宗里偷……
咳咳!
校园惊魂:隔壁寝室有只女鬼
带出来的,但只有一半。
据说这张藏宝图关系着南荒十大宗门和八大门派的宝物。
是当年这十八大势力的老祖宗们共同放进去的。
后来藏宝图一分为二,几经辗转后其中一半便流落到真武宗手里。
然后侥幸被我得到……”
江缺忍不住打断赵长生的长篇大论,“所以,这藏宝图里的宝藏,到底是什么呢?”
“不知道。”
赵长生抽搐着嘴角说道。
有些诧异。
也有些哭笑不得。
“嗯?”
江缺眉头一挑,“怎地就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啊。”
什么都能忘,这藏宝图的事情怎么能忘记呢。
这种事,你赵长生怎能忘呢?
他不由得一阵瞪眼起来。
赵长生则连忙解释,“据说,里面有当初十八大势力放置进去的各种神功秘籍,还有各种灵丹妙药神药,以及各种各样的灵宝至宝等等。
总而言之,里面的好东西不计其数,多如牛毛一般。”
额!
听到赵长生的话后,江缺忽然有一种很激动的心情,“如果能把这藏宝图上的宝藏找到。
那岂不是发财了。
不管理面有着什么东西,总之有宝物就对了。
而我最差宝物了。”
“你所言不假?”
江缺又严肃地问道:“赵兄,你若所言有假……”
闻言。
赵长生便知道江缺应该是心动了。
他便保证道:“江公子你放心,若此事有假,我赵长生甘愿负任何责任。”
“如此就好。”
江缺点点头,“藏宝图给我,同时,你接下来帮忙寻找另一半的藏宝图。
我就答应帮你,赵兄以为如何?”
实际上。
江缺压根就没想好怎么帮赵长生。
毕竟,他也只是一位大道级中期的修士,压根就不够看的。
和那些大佬比起还是不一样。
别人是强者。
而他乃是蝼蚁者。
没错,大道级其实并不强。
只能说上不上,下不下,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
很多人都是这个境界。
所以也没什么好稀罕,也没什么好稀奇的了。
“可以。”
赵长生点点头,但话音一转也说道:“不过,我也有个条件。”
“……”
江缺虽然不满,但还是问道:“什么条件,说说看。”
他倒是想知道赵长生的条件是什么。
“如果藏宝图凑齐后,江公子你要开启宝藏时,可否带我一起啊?”
赵长生道:“江公子,你大可放心,所有的宝物你先选,只求你看不上眼的那些留给我就行了。”
他倒是想得很美好。
如此一来。
这宝物他也能分到一部分了。
看似江缺占据天大的便宜,实际上,他江缺还亏了。
不过,江缺不在意。
他奉行的原则很简单,所有能带走的都应该带走。
迟早用得着。
就如同那些灵石一样。
在每一个世界的时候,他都用不着,本身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者。
但来到这诸神界后,就能用了。
因此。
他觉得赵长生可能想多了。
里面那些宝藏,他所有的都想要,都觉得有用。
而且也能全部带走。
只不过。
赵长生不知道罢了。
江缺想了想,便点点头,“如你所愿,就这样办吧。”
“江公子,那我的事情……”
赵长生实在是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出大问题。
万一被那群真武宗弟子发现的话,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
那绝对是很惨的。
江缺继续问道:“你的事情,我先了解一下再说。
赵兄,你可知他们是如何追踪你的?”
按道理来说,但凡事秘术的施展,应该都有一定依据和逻辑。
特别是像这种追踪秘术。
就更是如此了。
赵长生摇摇头,“我不知道,对于真武宗的追踪秘法,我并不熟悉。”
“当初你‘背叛’真武宗的时候,可曾留过血,可曾被他们留下过头发之类的东西?”
江缺问道:“一般来说,这种身体上的东西,结合施术者,便能有莫大的效果,用来追踪最是不错了。”
这般道理赵长生懂。
但他并没有被留下什么东西。
“没有。”
赵长生说道:“当初我背叛……离开真武宗的时候,是悄悄离开的。
应该没有留下血和头发之类的东西,他们想用此法追踪应该是不可能的。”
“此前,你卖给我那十本武道神功是不是就是真武宗的原本?”
江缺眉头一挑,仿佛找到真相了。
赵长生点头,“确实是原本,不过我卖给公子你的是拓印版本。”
这就对了。
江缺心道:“既然是原本,人家偌大一个真武宗岂会没有防备啊。”
肯定会做些手脚嘛。
这时,赵长生也反应过来了。
“咳咳!”
他问道:“江公子,你是说他们通过那些神功的原本追踪过来的?”
“不然呢?”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江缺没好气地说道:“既然是原本,那就说明很重要,人家堂堂真武宗岂能不做些防备啊。
再说了,再好的拓印版本和原本比起来,总归是差了些意思。
你说真武宗的人会放弃原本吗?”
拓印版本人家肯定有。
但原本也很重要。
保不齐就在原本上施展手段,然后一路追踪过来。
如同一个定位器一样。
只不过,这信号可能时灵时不灵的。
导致真武宗的弟子现在才追踪过来,并且还只是三个弟子。
画爱为牢 心若言_
按照赵长生的说法,其中一个乃是大道级中期,另外两个都是半步大道级。
也就是说,大道级的其实只有一个人。
这就好办了。
搞明白事情的真相后。
知晓对方的信息,他就仿佛有底气了。
一时间。
江缺的内心也高兴起来。
他思忖道:“赵兄,既然如此的话,你何不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呢。”
“嗯?”
赵长生一时迷茫起来,“江公子,何为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说,坑一把大的。”
江缺的眼神闪烁着,冷然道:“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就是那几本神功的原本引来的人。
你先把原本拿出来,我施展一些秘法上去遮掩气息。
先兜兜转转一圈再说。
改日,你直接把这原本拿到山脉中去埋下,我再施法让气息露出一分来。
你说真武宗的人会不会被吸引过去?”
赵长生:“……”
即便是江缺这样说了。
可赵长生还是没能想明白,这到底有什么联系。
或者说,到底应该怎样坑人?
他大概是没想得明白。
难不成,这其中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奥秘吗?
江缺暗骂一声,“真是猪,怪不得这赵长生会得罪整个真武宗啊。”
不是没道理的。
但这种话不能说出来。
他解释道:“山脉里有妖兽,还有修成人形的绝代大妖。
哪怕是大道级以上的大妖也不少。
咱们可以一并放入一些吸引大妖的东西,不用太珍贵,只要能吸引大道级的就行了。
到时候,大道级的大妖会出现,真武宗的人也会出现。
他们便会大打出手。
不管是哪一方有损伤,这仇都结下了,说不定还能让他们不死不休呢。
等他们两相争斗,厮杀得差不多后,我们就隐藏在暗处捡好处就行了。”
赵长生:“……”
他不得不承认,江缺的法子确实是一个好法子。
而且非常不错。
如果能够成功的话,就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效果。
那……
实在是有些诡异得很。
很不错。
这样的想法下,原本还紧张,还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真武宗弟子发现的赵长生,也瞬间放松了。
“江公子,你真厉害。”
赵长生是发自内心的,没有其他手段,也没有背后之人出手。
居然也行。
这种手段简直闻所未闻,简直匪夷所思。
但……
赵长生仔细想想,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赵兄,现在你还不赶紧去把那些本神功的原本拿来?”
江缺笑道:“若是晚了,人家说不定已经追踪到了。”
“江公子放心,原本就在我这里呢。”
赵长生笑道:“原本我还想参悟一下原本,现在看起来这原本不得不扔掉。”
人族的功法,不管是哪一道的。
对大妖们都有着绝对的吸引力,不说放置其他吸引大妖的东西了。
仅仅是这功法存在,就足够吸引人。
毕竟,天地间的大妖想要修行,就很艰难。
特别是到后面,越发艰难了。
江缺的计策,让赵长生一下子看到希望。
“这一次,或许……”
赵长生暗暗想着,“真的能坑真武宗一回好的。”
这并非不可以啊。
未免也太具有可行性了。
次日。
客栈里……

xrme2非常不錯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735章 衆聖雲集玉虛宮(求訂閱)看書-4auxn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接引和准提走后,阿黄才一脸意犹未尽的感觉,“没机会施展我的大威天狗子了,差评。”
接引、准提:“……”
还没来得及走远的两人自然是听到了。
不由得一个趔趄,差点就扑个狗吃泥。
堂堂圣人之尊,竟落得这般下场,他们都快怀疑,这世道是不是真的变了。
简直太陌生了。
“师兄,其实……”
准提沉吟片刻,但他觉得还是应该告诉接引真相,“上一次我来的时候,那狗兄只是大罗金仙罢了。”
而现在,狗子是准圣。
才过去短短数月的时间。
竟成长得如此之快。
修行是吃饭吗?
还是说,修行是喝水?
实在是让他感到目瞪口呆不已。
接引:“……”
闻言后的接引也是大惊失色,一时竟愣在原地了。
單於的江山美人 月色無痕
有些惊诧起来,“师弟,你确定上一次他才大罗金仙吗?”
“不会有错的。”
准提说道:“我记得清清楚楚,上一次他就是大罗金仙,可现在居然是准圣了。”
星灭魔生
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快到他都觉得眼花缭乱,觉得这只土狗的狗生到达的巅峰。
简直就是狗族中的典范。
狗生理想模范。
接引:“……”
接引再一次无言以对,并且面皮也开始无情地抽搐起来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与准提所收的那些弟子,都是一群废物,一群顽石。
并且是难堪重任的那种。
简直丢人现眼。
和高人的狗子比起来都不一样。
清朝求生记 405~832章 完
简直令人目瞪口呆。
“许多人活得还不如人家的一条狗。”
准提也酸溜溜的,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的人生也没有达到巅峰。
至少,和这条狗子比起来。
差太远了。
这种差距还不是一星半点,还不是一点两点。
简直令他备受打击。
日月宏图 且看昨日风华
门口处。
阿黄:“……”
接引和准提二位圣人的话,他自然是听到了。
并且还听得清清楚楚。
一脸冷然。
啥叫狗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我阿黄的狗生还早得很。
才准圣罢了。
“我阿黄虽然身为一只土狗,但经过主人和两位小主人的照顾,体质大有改善。”
阿黄暗暗想着,“我阿黄可是要证天道级的狗子,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走上狗生巅峰。”
现在这算什么。
见得那接引和准提羡慕不已,阿黄忍不住吐槽一句,“你们两个在磨磨唧唧的做什么呢?
小心本座一招‘大威天狗子’送你们去西天!”
接引、准提:“……”
虽然他们两位都住在西天灵山上。
但他们同样清楚西天代表着什么意思,也明白何为去西天。
但总觉得怪怪的。
堂堂圣人之尊,居然被一位准圣威胁了。
还是一位土狗子。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他们的心情很凌乱不堪。
好像……
活得还不如一只狗子。
这真真是有点难以平复他们的心情。
这日子,没法过了。
“咳咳,师弟我们先离开吧。”
接引干咳一声,说道:“在高人门口议论总归是不好的,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
免得惹高人不愉快。
准提闻言后,倒也没有多想其他。
点头应下。
但接下来他们得去一趟昆仑山,无论如何现在都要和三清合作了。
毕竟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三清蹦跶,他们也会蹦跶。
还有一点比较重要,一旦紫霄宫里的那位发现异常,必然会怀疑所有的圣人。
断然不会只怀疑一两个。
所以,对接引、准提他们来讲。
其实并没有什么可选择的余地,也没有啥其他可选择的东西。
这是事实问题。
纵然接引和准提再心不甘情不愿,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九尾狐神之妻主威武
实在是觉得苦恼无比啊。
人生大概已经走到一个死角。
重生貴公子
“师弟,不要想太多了。”
接引说道:“咱们还是去昆仑山找三清商量一下吧。”
虽然知道解决的办法了。
但……
他们的内心其实也很迷茫,以他们这些圣人的实力和手段,真的可以对付那位凌驾于圣人之上的道祖吗。
反正西方二圣心里都没底。
总觉得没有把握。
圣人以天地众生为蝼蚁。
而鸿钧呢。
却代天而牧天地,圣人也只不过是他眼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所谓的紫霄宫中讲道,所谓的师徒之恩,都不过是人家算计的手段罢了。
接引和准提自然明白。
他们的内心并不平静,犹如洪荒乱流一般冲击着。
江府门口。
阿黄目视着远方,喃喃道:“路主人已经给你们指明,但能不能成功就难说了。”
他还是有些遗憾,没能施展大威天狗子。
这一招,可是他从主人的‘大威天龙’里面领悟出来的。
拥有不凡的力量。
当初那姜尚就深有体会。
后来呢。
姜尚再也不敢提什么斩妖除魔的事情了。
再提就要翻脸。
江府内。
接引和准提离开后,鸿钧就出现了。
不过,此鸿钧非彼鸿钧。
“师尊,您让这三界内的圣人去对付此界的鸿钧,不知是什么意思?”
他一直未曾明白。
莫非这里面还有一些算计不成。
谁知,江缺淡淡地看了鸿钧一眼,然后说道:“你也叫鸿钧,此界那位也叫鸿钧。
只要他身死道消,他的本源就会被你吸收。
从而补全自身,获得更多的好处。
青莲有各种金莲补全,你便只能靠这种方法补全了。
更何况,我也没骗他们。
只要此界的鸿钧死去,天道对他们的枷锁桎梏就会被打碎。
然后破裂!
这便是他们证道的希望。”
实际上。
这里面有很多层次的算计,算是一举多得吧。
可以帮助三界圣人们突破。
当然,也可以让他的弟子鸿钧获得此界鸿钧的本源,从而补全自身。
还可以破开这方世界天道的防御,趁机偷取更多的世界本源力。
也不让凡人生灵沦为算计的工具。
这些都是因素。
并且都在里面有所体现。
鸿钧:“……”
听完自家师尊的话后,来自洪荒世界的鸿钧不由一阵哭笑不得。
他暗道:“原来如此,敢情师尊是为我好,这么说来我误会他了。”
倒是很可惜。
从一开始的不解。
到现在勉力明白其中的道道,他便也知道事情始末了。
种种神通下。
鸿钧也仿佛看清楚江缺的算计一样,竟有些惊讶起来,好不骇然啊。
心里不禁在暗道一声,“果真是厉害得紧,也果真是霸道。”
这一次。
自家师尊布下局,紫霄宫中的那位怕是浑然不知情吧。
魔戰神武
昆仑山中。
三清圣人皆是一脸笑容满面。
“如此一来,西方二圣也被拉入阵营了。”
原始笑意十足,他算是看清楚了。
经过自家三弟的一番谋划后,那西方二圣终于进入毂中,被拉入阵营来。
此前,西方二圣去朝歌城的事情,他们自然也知道了。
子夏的夏天
“三弟,你说西方二圣会全心全力相助我们吗?”原始问道。
也颇为好奇。
闻言。
通天淡定地说道:“大兄、二哥,你们不用担心这点。
其实,他们是帮助我们,但又何尝不是在帮助自己呢。
他们与我们一样,其实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都不能自由选择什么!”
老子和原始听懂了。
只有相互帮助,他们这些圣人才能创出一片天地。
否则,永生永世都只能在天道的笼罩下生存了。
在天道的眼里,他们同样是蝼蚁。
只不过是大一点的蝼蚁罢了。
这种大点的蝼蚁,其实就是天道,或者是紫霄宫中的那位鸿钧道祖布局天下的一枚枚棋子罢了。
不外乎是如此。
几日后。
接引和准提慢慢地赶到昆仑山。
在南极仙翁的带领下,缓缓赶到那玉虚宫里。
这一次天地间的六大圣人,一下子就齐聚玉虚宫中。
自有阐教弟子端茶送水。
一番招待。
通天作为三清的代言人,自然是好好照顾起来。
一时间。
他俨然成为三清对外的门面。
这让接引诧异不已,不由深深地打量通天一眼,但却什么也没看出来。
“果然如同准提师弟说的一样。”
接引暗道一声,“这通天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特别。”
主要是,他觉得通天变化挺大的。
这种种变化下,让他感觉到很陌生。
现在的通天教主,和以前接引印象中的通天教主很不一样。
但他见三清都没有说什么。
也就不好多言及其他了。
不好说。
也说不得。
——毕竟,这是人家三清内部的事情,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即使有关系也不重要。
“接引道友,准提道友,快请坐吧。”
通天招呼着,“等我们庆祝一番后,便开启大阵,再商议大事。”
说话间,一些灵果仙酿便出现。
那正是一些好东西。
都是三清的家底,用来招待西方二圣也合适。
接引和准提倒也不客气。
反正他们和三清已经是一条绳索上的蚂蚱了。
要蹦跶就一起蹦跶。
都是一样一样的,情况差不多。
没什么区别。
正是由于这种缘故。
才让接引和准提二位都觉得不那么隔阂了。
他们没有纠结通天的问题。
而是按照其安排,先是庆祝聚集在此。
然后三清才联手开启阵法,免得他们接下来要商议的事情比紫霄宫里那位听见。
“三位道兄,高人我师兄弟二人已经见过了。”
接引率先开口道:“此前,我准提师弟代表我二人过来与你们商议合作的事情。
失物招领铺
不知三位道兄可有想清楚,具体该如何合作法,该如何除掉紫霄宫中的那位呢?”
接引的话很直接,也很明了。
压根就没有拖泥带水的意思,也没有其他想法。
就是要杀鸿钧,破开天道枷锁和桎梏,然后借此机会证道。
闻言。
三清皆是一怔。
老子和原始把目光转向通天,后者思索片刻,便说道:“接引道友,准提道友,事情已经摆在面前,我们只能面对。
不过……
两位应该也知道,要打杀紫霄宫中的那位应该很难,所以……
我们想布下一个大局……”
通天的话很凝重,也没有多少把握。
只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把几率无限放大。
这样一来把握就大了。
接引眉头一挑,直接问道:“咳咳,通天道兄,你直接说吧。
你们三清有什么计划?
在这个计划中,又需要我与师弟做什么?
还有这个计划如果由我们五个圣人联合施行的话,又有多大的把握性呢?”
通天:“……”

or3oh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諸天大聖人 愛下-第1734章 殺鴻鈞,可破天道桎梏(求訂閱)熱推-uwuzb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三件先天灵宝,以及一些混沌灵液。
这是西方二圣省吃俭用才节省下来的。
很肉疼。
但再疼也得拿去交易,不然他们连如何突破都不知道。
何其困难?
西方贫瘠,他们西方二圣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实在是苦啊。
两人相顾无言,均有些凝重的感觉来。
他们师兄弟二人,为凑齐这些东西,可谓是把这些年积攒的家底都掏光了。
除此外。
连他们二位的证道之宝都搭进去,更别说其他的。
“师兄,这是我们全部的家当了吧?”
准提沉吟着目光问道,脸上却是有些难过的意味涌现着。
他内心突然有些茫然。
这样做是否值得呢。
如果什么也不管,他们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天道圣人,依然是凌驾于众生灵之上。
最多就是成为天道的工具人罢了。
但……
以前他们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自然不会有其他想法。
那样完全没有意义。
“师弟,莫要想太多。”
见准提那模样,接引如何不知他的想法,赶紧劝说道:“等他日后,我们跨入天道级后,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师兄,我明白。”
准提点点头,解释道:“就是有些不甘心罢了,内心无比复杂,所以……”
他们二人积攒多年的家底,就这般没了。
心里要是能好过才怪呢。
没有骂出口来,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现在的情况却有些……
艰难!
接引又说道:“既然都走上这条道了,我们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走吧,我们去一趟朝歌城。
顺便为兄也见见你口中的那位前辈高人。”
冰山殿下:丫頭妳只屬於我 帝少司
“是!”
点头应下,准提自然往前带路。
正如接引所言那般,既然他们都已经准备走这条路了。
那就不要多想,免得坏自己的道心。
几日后。
朝歌城里。
接引和准提一脸平静地走着,但其实内心已经开始激动起来。
还有些许的紧张。
特别是准提,一想到里面的那位前辈存在。
他就觉得有些惊骇,冷汗直流。
突然间,准提竟生出一种不想进去的冲动。
里面实在是太恐怖了。
“师弟,你怎么了?”
接引眉头一皱,不由得询问起来。
准提的这种表情,怎么给他一种害怕的表情呢。
莫非这师弟害怕了?
若真是害怕的话,那他就郁闷了。
“无事。”
闻言,准提才回过神来。
暗道一声好险,差点就走火入魔了。
进去肯定是要进去的。
只不过。
他内心依旧茫然几分起来,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甚至是壮胆子。
“师兄,走吧。”
末了后。
准提率先朝着江府的大门而去。
只不过,这一次他不敢踢门了,生怕被江缺拿住而再要赔偿。
小心翼翼地敲响大门,准提的内心却已经七上八下起来。
隐隐间,他也有些紧张起来。
心里不禁在想:“这一次,就为师兄勉为其难的在进一次吧。”
否则,他就没有未来了。
身为圣人,一辈子做圣人的事,他准提可不想做。
“吱呀!”
开门的依旧是阿黄,一只土狗。
以准提圣人的修为自然能看得出来,阿黄乃是一只绝世大妖。
“等等。”
准提望着阿黄突然愣住了,“这只土狗不是大罗金仙吗?
什么时候突破成为准圣了?”
一时间。
青丝 红娘子
准提嘴角抽搐起来。
这才过去多久,一年的时间都没有吧。
区区一只土狗是怎么做到的?
哪怕是准提身为圣人,本来就见多识广,但此刻也是懵圈的。
难以置信起来。
“咳咳,狗兄你好,不知前辈可在家?”
重生之超級女富豪 容煦惑熙
准提连忙问道,以此遮掩自己脸上的尴尬之色。
阿黄自然不会搭理准提。
他可是一只土狗,一只凡狗。
不是那种修行的大妖。
至少,阿黄是这样给自己定位的。
见其不搭理自己,准提把早就准备好的灵丹妙药送到阿黄面前。
也不管其他了。
带着一脸迷茫的接引走进江府。
都市无常使 冷芒果
只是,猜跨入江府的接引也被里面的境况给吓傻。
里面全是绝世大妖。
当然,每一处地方都充满着道韵。
那可是他们这些圣人都想要的道韵啊。
居然就这般出现了。
“来了?”
一道声音淡淡地响起,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江缺。
准提见此,连忙凑上前去,“前辈您好,晚辈准提前来拜访前辈了。
这是我师兄接引,此番前来特意为前辈您带来一些礼物,还望前辈收下。”
说话间,准提便已经拿出三件先天灵宝来。
其中就有接引的十二品功德金莲。
除此外。
还有一瓶混沌灵液。
礼物倒是丰盛。
江缺很满意地收下了。
接引也急忙行礼,口称道:“接引拜见前辈。”
在他的眼里,江缺就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一样。
但在这种充满道韵的地方住着,而且一点也不害怕他们的样子。
加上他们身上的力量,也莫名其妙消失不见。
他自然想起准提所说的事情来。
这应该就是超越圣人的力量吧。
这是前辈的手段,自然不能反抗,也反抗不了。
“这就是前辈高人啊。”
果然是不凡,看得接引不由一阵眼热,如果自己能早些遇到就好了。
“嗯,不必多礼。”
江缺又收获一波世界本源力。
从灵宝上,从这两位圣人身上。
关键还是悄无声息的那种,实在是让他觉得舒坦不已。
这样的好事平常可不会有。
“这一次,你们想要问点什么?”
江缺知道接引和准提过来,绝对不仅仅是拜访他,估计是有事。
因此,他也不想浪费时间。
反正本源力他都获得了。
“回前辈话,晚辈们想获知如何才能突破到天道级和大道级。”
准提小心翼翼地回答起来。
也生怕江缺生气。
闻言,江缺倒也不生气。
不过……
他好奇地看了准提一眼,没想到这家伙如此心大。
如此有野心。
居然还想着天道级和大道级。
即便是三清,也只问了天道级啊。
有意思。
想了想,江缺便说道:“你等乃是天道圣人,与别人不一样。
因此,你们想要突破到天道级,也不一样。
总结起来,有二法。
其一,乃是抛弃鸿蒙紫气,重新修行证天道级。
其二,便是打杀紫霄宫里的鸿钧道祖,打开天道的枷锁桎梏,强行突破证天道级。
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办法可供你们施行。”
接引、准提:“……”
嗜寵記
什么?
舍弃鸿蒙紫气?
那不就等于抛弃现有的圣人所有吗。
青春有点飘
不行的。
另一种就是打杀鸿钧道祖,破开天道的枷锁桎梏。
这种办法听起来很有效果,也不用他们抛弃现在的身份地位。
可这种办法太过危险了。
打杀道祖鸿钧啊。
他们哪里行?
“嘶!”
一时间,接引和准提都倒吸一口凉气来。
好一会儿才平复下去。
接引又问道:“前辈,不知那三清是否选择其二之法了?”
他想知道三清是怎么选的。
闻言,江缺点点头,“自然是其二,不然他们和好做什么?”
“果然如此。”
接引和准提两人虽然都已经猜测到了。
但亲耳听到江缺的话后,他们还是忍不住骇然起来。
原来,三清早就作出选择了。
他们早就明白,鸿钧道祖执掌天道后,天道便有枷锁在三界中。
哪怕是他们这些所谓的圣人,也处于枷锁内。
不杀鸿钧,他们就无法打破枷锁。
就无法突破证天道级。
一瞬间。
接引和准提都想明白了。
只是,他们同样非常清楚一点。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但要施行起来却很有难度。
“怪不得三清会同意我们的合作要求。”
这时候,接引和准提也更加明白了。
三清早有打算呢。
作为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们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别无他法。
虽然这样的情况让两人都有些觉得郁闷,但也不好有其他想法了。
——主要是已经踏上一条不归路了。
两人对视一眼后。
都看出各自眼神里的那一丝无奈。
以及最终所呈现出来的坚定。
“前辈,不知您来自何处?”
准提犹豫半响,终于还是询问起来。
他内心好奇江缺的来历,像这样一位大佬级别的存在,他肯定知道更多东西。
按照准提内的猜想,江缺多半如同当初的杨眉老祖一样。
是混沌魔神得道。
但是又和杨眉老祖不一样。
大概是知道更多的内幕消息,知道更多的东西吧。
听到准提的询问后,江缺倒是很诧异地望了准提一眼,“你倒是第一个开口问的人,但这件事不是你现在能知道的。
如果没有其他疑问的话,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准提:“……”
虽然他本来就没打算抱有希望。
但还是忍不住诧异起来。
没想到这位前辈高人真的没有说,也不知是何等来历呢。
“前辈,那我与师弟就先告辞了。”
接引见此,连忙朝江缺一拱手行礼起来。
借机准备离开。
他可不想继续在这地方待下去了。
太难过不说。
还让他感觉到不妙,有种蝼蚁的既视感。
加上准提一个劲地在作死的边缘来回盘旋,每一次准提开口他都把心眼提到嗓子了。
生怕这位师弟一不小心就搞出幺蛾子来。
那自己可就惨了。
得不偿失啊。
是万万不可以的事情。
若被打杀,接引有理由相信他们身为圣人也会死,也会很惨。
不死不灭的说法,可能也只是相对来说的。
“去吧。”
江缺摆摆手,随即对地上贪睡的阿黄吩咐一声,“阿黄,替我送送他们。”
“汪汪!”
阿黄回应着,算是答应了。
接引赶忙拉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准提,迅速往外而去。
不要再多待片刻。
仿佛有大恐怖,有大危机一样。
他的内心是彷徨的,也是很惊悚的,“恐怖,真的恐怖啊。”
痞女系列之失憶
这地方,他接引是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出得江府的大门。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接引才松一口气,正打算离开时,却听阿黄突然开口,“你们最好不要询问主人的来历。
主人的来历不是你们能知道的,也不是你们能问的。
这一次,要不是主人没有生气,估计你们都走不出来了。
滚吧!
可别让本座施展那招大威天狗子,哼!”
接引、准提:“……”
两人再次迷茫起来。
这江府诡异啊。
居然连一条土狗都这般恐怖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