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这有什么关系?”阿古泰有些着急的问道。
“这件事情他们要瞒着,不想传出去是因为他们要对咱们用兵,联合科尔沁攻打咱们。现在大明已经派人去了辽东,消息很快就会传递到熊廷弼那边。咱们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及时传回去,尽快告诉大汗。”伊尔根觉罗说道。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听了这话之后,阿古泰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就和我一起走,我们先离开这里,然后想办法。王家的人不可信,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总归能够安全的离开这里;即便我们离不开这里,也能够把消息传出去。”
“不行。”伊尔根觉罗继续摇头说道:“老大汗刚刚去世,咱们现在可以说是岌岌可危。如果他们双方联合攻打我们,这一战很可能会战败。”
“这一战只能胜,绝对不能够败,就像当年的萨尔浒一样。当年萨尔浒一战,我们打赢了,才换来了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辽东优势,才能够占据那么大的地盘。所以这一次我们也一定要打赢。只要我们能够打赢,我们甚至能够拿下沈阳和辽阳,整个辽东都是我们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更不能够让消息泄露出去。”
“你悄悄地把消息送出去之后,我们那边就可以假装不知道。如果我也跟着你走了,那么这些人就知道消息泄露了,所以我不能跟你离开。你要把这件事情回去报告给大汗,到了那个时候就可以悄无声息的和大明他们作战。”
重生之農女生活 胭脂朱砂淚
“他们以为我们不知道,其实我们已经知道了。到时候给他们一下狠的,咱们就能够翻身了。为了大汗,我牺牲了不算什么,这里的人都牺牲了也不算什么。”
阿古泰看着伊尔根觉罗,见他的目光十分坚定,脸上的表情顿时就沉了下来,想要开口说什么,却没有说得出来。
此山乃我開 若初賴寶
这个时候能说什么?
伊尔根觉罗这样的坚定,这样的想法也是有道理的,阿古泰没有理由阻止他。
就像他说的,自己这一方已经知道这件事情的消息,一定不能够泄露出来。大明和科尔沁实在是太阴险了,以为自己这一方还不知道,这会替自己这一方赢得很大的优势。
外面忽然传来了吵闹声,甚至还有嘲笑声。
伊尔根觉罗的脸色大变,看了一眼阿古泰说道:“狱卒来了,你快点走!再晚了就走不了了!”
“好。”阿古泰用力地点了点头,拽着绳子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消息送回去。”
伊尔根觉罗也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比你我的性命都重要。一定要把消息送出去,命可以不要。你明白吧?”
“我明白。”阿古泰点了点头,在伊尔根觉罗的帮助下,拽着绳子再一次爬上了屋顶。
不远处的屋子里面,张春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看着阿古泰离开的背影,对身边的手下说道:“派人跟着他,千万别跟丢了。你们知道跟丢了是什么结果。”
“大人放心,我们知道。”手下面容严肃的点了点头,便转身去吩咐安排了。
阿古泰这次已经没心思搭理王家的要求,他要离开这里,尽快把消息送出去。
至于王家那边,阿古泰已经想到了应对的办法,不可能在这里和他们废话了。
而去杀范永斗这种打草惊蛇的事情,绝对不能做。为了这一次的事情,伊尔根觉罗连命都不要了,自己怎么可能去杀什么范永斗,帮助王家家主的安排?
阿古泰肯定是不会听的,如果真的在这里大开杀戒,那才是麻烦事。
从后面下了屋顶,阿古泰转了几个圈之后,再一次回到了前面。
舒了一口气,找了一个机会从墙翻了出去,阿古泰快步离开了这条街。
再转了几个圈,确认没有人跟着自己之后,阿古泰才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而在阿古泰身后的一个房间里,有人放下了手中望远镜,对身后的人说道:“他朝着七号街走过去了。”
身后的人点了点头,径直走到窗口,手中拿着一面旗晃了晃。
很快,在不远处的另外一座建筑里面,便有人拿出了一面黄色的旗子晃了晃。
这人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回头对同伴说道:“七号街那边已经接到消息,他们发现目标了。”
两人对视了一下,同时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种事情做了不是一次,训练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可是眼前这个人实在是太重要了,上面三番四次的嘱咐,那是不敢耽误,也是一点差错都不敢出。
帶著倉庫到大明 迪巴拉爵士
现在已经把事情交给七号接了,那就是他们的事情,自己这边的任务完成了。
史萊姆的進化之路 聲起於形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朱由校这里。
听了张春的汇报,朱由校摆手说道:“这件事情做的不错,你马上安排人盯着他,最好能从他的嘴里面套出一些消息来。要知道他究竟得到了什么情报,实在不行也没有必要强迫。”
“是,陛下。”张春答应了一声,从怀里面拿出了一张文书直接递给朱由校,神态恭敬的说道:“陛下,这是那个叫伊尔根觉罗的和这一次来的人在房间里面谈话的内容。”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就是一愣,随后问道:“这个东西你们是怎么拿到手的?”
“咱们的人在墙壁两侧做了假,墙已经被挖空了。而且我们在墙里面埋了土电话,找了几个能听懂话的人在听。”
“隔壁还有一个透视孔,可以看到里面两个人。臣安排了两个能够读唇语的人,看看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朱由校看着张春,半天没有说话。
还真是给他们一个支点,他们就能翘起整个地球。
自己不过教了他们一些东西,他们还真的是衍生出了这么多的东西。
现在连读唇语这么高级的东西都能够弄出来,还真是了不得!
“他们说的汉语?”朱由校看着张春问道。
“不是,说的是他们的话。”张春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咱们会读唇语的这个人会说好几种话,无论是女真话还是蒙古人的话,甚至是藏人的话,他全都会。”
“人才啊!”朱由校忍不住赞赏他。
“这样的人真的是人才,能说几种语言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还能够读唇语,这种人太难得了!”朱由校对张春说道:“好好爱护他,有危险的事情就不要交给他办了。以后这种事情要多多用用他。”
“是,陛下。”张春连忙答应道。
事实上,这个人在他的手下里面也是非常重要的,这种人才也是不好找,这么多人里面也就培养了这一个。
朱由校看向手中的文书。
这纸上可以说将伊尔根觉罗两个人所说的话全都记录了下来。
朱由校没想到这个伊尔根觉罗还是个阴阳师,居然让他那边假装不知道。
原本朱由校的计划就是让他们知道,让科尔沁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给他们两家之间埋下一个裂痕,有利于自己接下来的路。
可是现在这个伊尔根觉罗选择装不知道,那么就成了建奴知道这件事情,大明知道建奴知道这件事情;建奴假装不知道这件事情,大明也知道建奴假装不知道这件事情,还假装不知道建奴知道这件事情。
事情变得有意思了啊!
放下手中的文书,朱由校抬起头看着张春说道:“差事办得不错,这一次的功劳给你们记下来。今天晚上多少吃一些酒肉,让你的手下好好吃一顿。至于剩下的赏赐,功劳记着,回头论功行赏。”
“谢陛下!”张春连忙恭敬地答应道,语气之中全都是开心。
他们这些人平日里立功的机会并不多,而这一次能够把功劳记起来,意思就是按照军功算的,对于以后升职和转任,那都是有非常多的好处的。
看来陛下对这次的事情还真的是很高兴。
神探囧記 慕尋寒
“行了,去吧。”朱由校笑着站起身子,对张春说道:“好好的去吃饭喝酒吧。”
“是,陛下。”张春连忙躬身答应道。
等到张春走了之后,朱由校也活动了一下筋骨,笑着说道:“这件事情办完了,朕总算能松一口气了。现在可以好好地去弄洞房了。给朕更衣。”
朱由校自然是要换一套衣服,当然不会是皇帝娶妻子穿的那一套。不过为了表现正式,朱由校还是让人弄了一套民间娶妻时穿的大红色喜服。
在魏朝的伺候下,朱由校很快就换好了喜服,带着笑容走向布木布泰的房间。
此时的布木布泰蒙着盖头坐在床上,心里面怦怦的乱跳。
也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会来,更不知道他今天晚上要对她做什么。
布木布泰现在有一些不相信那个人说的话,毕竟现在的气氛实在是太到位了。
“吱呀!”门被推开了。
伴月行 月下淺醉
布木布泰一个激灵,她不知道谁进来了。
朱由校迈步走了进来,把门关上了。
重生之淵源 葉已落
諜夢驚魂 丹柯
魏朝直接站在门外。
不远处的亲卫也能站着,本来他们今天晚上就是不会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