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武稱尊
小說推薦聖武稱尊
自乾神族至极寒之地光明神山的沿途某处。
夜色如幕。
九天之上,有着一道道比龙卷还要恐怖不知多少倍的惊人波动爆发,不断的席卷开来,震荡之下,彼处虚空都仿佛支离破碎,宛如玻璃被铁锤千万遍的砸击过一般。
波动之中,诸圣交战,道道伟力横扫虚空,带着足以粉碎天地的威能,宛如在九天之上掀起了一阵其势无比猛烈的风暴。
一方是来自黑暗魔渊的魔圣,另一方是乾神族经历之前战役磨砺幸存下来的乾神族诸圣,双方正斗得不可开交。
风暴的最中心处,发生着一场惊天之战。
正是神族之王乾人龙与独蛟魔圣的战斗。
两人交手间,道道伟力横扫而出,导致战场中央的虚空都近乎泯灭,其波动比起外围诸圣的战斗有过之而无不及。
乾人龙的对手,乃是独蛟魔圣,在黑暗魔渊诸多因果魔圣中,其实力也稳居一流之列。
天魔圣之下,似独蛟这一层级,也仅仅是比邪辰老魔这一层次稍逊一筹,算是与乾人龙旗鼓相当的对手。
就算有所逊色,那也只是稍逊一筹,总体而言是一个级数的强者。
与全盛时期的乾人龙旗鼓相当,若是要拿下如今同样被魔帝大人吞噬了许多体能,状态未复的乾人龙,应该不是太大的难事才对。
起码在此战发生之前,独蛟魔圣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可惜,照目前来看,乾人龙虽然的确状态未复,可发挥的战力却是超乎他的想象,在战斗中表现出的韧性令他惊讶。
不得不承认,即便是现在的他,要拿下对方也绝非易事。
或许他有着令对方陨落的能力,但与此同时,他必然也要遭遇其强烈的反噬。
这种反噬之下,被重创还是小事,他怕的就是被对方临死前拖下水。
讲真的,他固然渴盼除去乾人龙,可那如果是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那他还是万分不舍的。
“怎么会这样,本圣本与乾人龙实力相当,就算有些差距,却也差不了太多,而此时他的状态,我能看的出来,要将其战胜本该没有什么难度才对,怎么战况竟然陷入僵持,而且,对方貌似越战越勇了。”
独蛟暗道:“之前本圣还对太阴那家伙谋划还不以为然,自认拿下我们这些人,拿下实力大削的乾神族不是难事,现在看来,说不定还真要依仗那家伙之力了。”
“不过,如果那家伙的计划能够如愿,便是能够突破多年以来的屏障,踏入因果之境,此魔卡在瓶颈多年,一朝突破,以他平素的能耐,战力也是非同小可,虽然还不足以抗衡本圣,但要帮本圣尽量平稳的拿下乾神族,却是有足够的能力的。”
“桀桀,如若乾人龙这厮知道了这件事,必然会气的发疯。”
“为了这次任务能够成功,慎重起见,这边的战斗还是不能结束,在收到成功的信号之前,本圣还是帮他好好的牵制这边好了,否则若被知道那老小子,竟敢拿他的宝贝女儿来突破其修为瓶颈,必然会将其亲手杀死,挫骨扬灰。”
“只是便宜那老小子了,我等在此打死打活,那厮却在与那天脉的小美人相伴,啧啧,正是艳福无边,双喜临门,令人艳羡哪。”
一念至此,道道伟力横扫间,他的攻势更加猛烈了,猛烈而缠人,宛如附骨之蛆般不可摆脱。
而另一边的乾人龙也是有些疑惑。
讲道理,对方本就比他没差多少,而他现在实力还是有着明显的衰减的,他自己心里清楚,衰减的程度应是远远强于两人眼本的少许差距,对方又没有手下留情,他应该有所不支才对,却硬生生持续到此时。
他只觉得自己有使不玩的力气,体内圣息虽然有损耗,却依然呈熊熊之势,浩瀚圣力运转之间,如渊如海,深不可测。
似是他只有七十分的实力,却被近乎一百分的发挥出来。
这种感觉,简直就是如有神助一般。
“莫非,真的有神灵之类的东西在帮助本王。”
“而我们此行前去的光明神山,也是那位至高的神灵开创过来,帮助我等生存在这座大陆上的生灵的?”
原本尽管四神族经历过一些远古时代的事,但乾人龙还是并不信任有神灵存在的。
鏡·織夢者
升起的太陽
可是,最近的事太过蹊跷。
而光明神山的出现,就让他会更容易往这方面想。
那极寒之地,他也清楚,那是一片自古以来便人迹罕至的极寒区域,那片区域寸草不生,根本就没有什么光明的神山。
可之前的感知,又是那么的真切。
其实,在得知同为四神族之一的虚空神族被魔帝以那么残忍的方式顿时掉,即便是他,也都有些绝望了。
所谓四神族,已在世间存续了数万年。
这才短短几年过去,先是轮回神族被灭,幸存者投靠魔族,后面的虚空神族则是更惨,其赖以依仗的虚空洞天化作牢笼将其禁锢,并被魔帝吞噬掉。
就连人类柱石的四神族,都在这么短时间内灭了一半,那他们乾神族还能存续多久?
因此,得知了光明神山的存在时,乾人龙便是感到怀疑了。
如果是魔帝,没可能这么提醒他们。
魔帝显露出的能力,足以令他们震惊。
连虚空神族都能一口吞噬,先前剑圣西门那么强,携接连诛杀两大天魔圣之威,都一招陨落其手。
坦白讲,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一层次能够应付的对手。
非但如此,连妖族那两位触及本源层次的也差了许多。
其实,这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强如巫这等天魔圣,都要以魔帝为首,不用说,魔帝自然要比那些天魔圣更强。
只是,对方这么强大,即便是万年前据说强者辈出的那个年代,岂会真的有人能将其封印在殇魔山中。
虽然这么说有些不恭,但凭借在那最后一役的先辈们的能力,真的能做到这一步吗?
容我緩緩,來時遲
仔细想想,魔族何其强大,而那个时代虽然是英雄辈出,但刚开始时强者却远远赶不上后期。
后期集各族之力,尚且赢得那么简单,之前的成长时期,又是依靠什么完成过渡的。
原先,乾人龙只是用不适应此间环境来解释,可现在带着辩证的眼光看,似乎能察觉到更多。
杜鵑傳奇
联系起来想想,虽然一般人察觉不到,从未出过世,但那位神明似乎一直都存在着,并帮助他们抗衡魔帝。
虽然其动机也未必单纯,但一想到有这么一位存在和他们站在同一阵营,乾人龙依然感到有着无边的勇气。
“是那位神明一直在帮助我们守护这座大陆,并使我今日能够将战力超越极限的发挥吗?”
一念至此,乾人龙的攻势便更加猛烈起来,如渊如海的圣力凝聚处,道道伟力诞生,与独蛟的伟力硬撼在一起。
不知已经坍塌多少次的,早已支离破碎的虚空,便是再度坍塌开来。
他们的战斗,更加激烈了。
距地面不知几万丈高的九天之上,诸圣交战,深陷斗法,道道伟力,将高空都弄得支离破碎。
为了避免他们的波及,双方圣境以下存在都在地面上,异或低空中交手。
我竟然到了三國 矢昴
即便能飞得更高,他们也不敢这么做。
因为稍稍飞高一点,都有可能被上空的交锋波及到。
诸圣的交战,虽是在九天之上进行,但其威能似乎无穷无尽,即便在这像个不知多少万丈的低空中乃至地面上,依然觉得地面摇晃,整个天地都在微微晃动。
个别高度较高的山峰,都是剧烈摇晃着,道道山壁剥落下来,触目惊心。
下方一片混乱。
因为来的都是魔帅层数的强者,而神族诸圣也被牵制住,乾神族圣者一下在先前征战黑暗魔渊一役中损失更大,所以,即便神族强者竭力抵抗,也是兵分人散。
战况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