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武功
小說推薦我不會武功
“轰隆隆……!”
雷海之上,漫天的神通术法,奥意之力,以及领域之力相互碰撞轰击,爆发出惊天威能,震得山体犹如倾倒的酒壶,剧烈摇晃!
若非第三重天的压制力强大,且这座大山经过无数年月,雷电之力的加持,已经固若金汤,此刻便早在瞬间化为乌有。
而眼看到天空中,那捉对厮杀的十道人影和兽影,还隐匿在通道内的项云,此刻心中自是诧异无比,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再次出现逆转。
原本双方都已经准备协作取宝,却没想到,玄火真人竟突然来了这么一出。
若是换做别人,见到这事情的经过,必然会认为,这玄火真人是因为脾气火爆,加之两位师弟受伤,他气愤难平才会出手的。
然而,项云却是知道玄火真人的真正底细,他料想,这家伙此举,必然有所图谋,却不知他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抗日大英雄 癡冬書亦
项云心中暗暗猜测,这家伙会不会是让双方拼个两败俱伤,再将白泽荒原乃至自己门派,在场这些位强者的生命精元,全部吸收了吧?
想到神明信徒为了换取神明赐予的宝物,完全被洗脑的疯狂,这种猜想似乎也并非不可能。
但不管玄火真人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项云心中却是暗暗高兴。
只要这双方拼斗起来,自己便有机会夺取天衍五雷果,待灵果到手,双方人马再斗个两败俱伤,玄火真人参与了战斗,就算没有受伤,也是消耗巨大。
到时候自己再坐收渔翁之利,将其收割,岂不是轻而易举。
心中暗暗盘算了一番,项云目光望向那雷池中心的天衍五雷果,虽然眼馋心热,却知道,此刻不是下手的机会,还须得雷海上空的几人斗得两败俱伤才行。
旋即项云目光移向战场之上。
便见到此刻的战局,虽然混乱,双方却是已经进入了僵持之势,其中最为激烈的战斗,当属玄矶真人与呼延怒。
一位是天照门德高望重的第一太上长老,一位是白泽荒原的扛鼎之人,两人皆是圣级后期强者中,最顶尖的那一类。
此刻玄火真人周身,有九条体长百丈的巨型火龙,围绕他盘旋飞舞,张牙舞爪,口喷冲天火柱。
而他本人则手持浮尘,随手挥舞,浮尘挥舞之间,一团团遮天蔽日的火云,带着熔炼万物的恐怖威势,朝着呼延怒狂涌而去!
而这呼延怒也当真了得,此刻巨大的身形,已然再度暴涨,化作一尊高大数百丈的比蒙巨兽,与其他四尊银白色比蒙巨兽不同,他的背脊毛发,竟然已经呈现了紫金颜色。
變身大明星 黃粱一鬥
面对那袭来的恐怖火云,它一双巨拳,捶打胸口,发出“轰轰”雷鸣之音,旋即竟是如蛮牛一般,横冲入火云之中!
它周身荡起一层紫色光华,抵挡住高温灼烧,双臂发力,一通乱捣,却有撕天裂地之威,将那火云撕扯成无数碎片,继续向前狂冲。
武修逛都市
待冲到了玄火真人身边,被九条火龙缠绕冲击,它才身形一止,与九条火龙厮打在一处!
饶是一旁还有玄火真人接连施展神通,呼延怒俱都是以强力破之,即便偶有损伤,也都是灼烧一些皮毛,毫不影响其战力, 双方一时间也根本分不出胜负!
看到这两人的战斗,项云心中暗暗估量,以自己如今的实力,的确是斗不过这两人,若是被二人围攻,更是有性命之危。再看其他人的战斗,此刻玄火真人已经对上了,白泽荒原的另一位圣级后期强者。
这两人虽然比起玄矶真人和呼延怒,明显弱了不少,实力却也是相当惊人,皆是不在项云先前所斩杀的,那星陨宗传人曲非明之下。
相较之下,玄火真人施展的火系神通,威能之巨,真实战力还要高出曲非明一筹,此刻这两人也斗得是热火朝天,难解难分。
傲世玄神 落楓寒
而后,那被称为“玄归真人”的老妇,则是手持两柄金柄钢刀,以一敌二,对付白泽荒原的两名圣级中期强者。
老妇看似年迈,身形佝偻,但双刀入手,却是身形灵活无比。
那双刀之上,淡金色的火焰喷薄而出,刀如旋风,斩出道道金色刀芒,锋芒之力,两只比蒙巨兽亦不敢硬接,转而与之周旋!
而余下,天照门的两位太上长老皆已经负伤,便共同对敌一尊比蒙巨兽,虽然依旧处于下风,却也是勉强可以应付。
大战一经开启,便无回环余地,双方的战斗初始还是互相试探,待到后来,都是打出了真火。
但见各人神通术法威力逐渐加强,压箱底的本事,杀伤力强大的秘法、云器、符箓……一件件的都搬了出来,战斗也就越发激烈起来。
甚至还惊动了雷海之中的惊雷鱼,不少惊雷鱼窜出雷海,朝着众人攻来,好在虚空中战斗的,皆是修为不凡之辈,少量的惊雷鱼根本奈何不了他们。
眼看着这场战斗还要继续持续下去,不知何时才能够分出胜负高低,项云便如同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一般,耐心的等待着。
却听战场上,玄火道人突然又喝道。
“白泽荒原的大家伙们,这里太过狭窄,若是赢了你们,怕你们说我天照门胜之不武。
暗影特工
要打,便出去,寻一处宽阔之处一较高低,也免得伤了五雷果,谁都得不到好。”
玄火真人前半句,还让呼延怒等一众比蒙巨兽心中暴怒,但后半句却是说到了它们的心坎。
对于这株天衍五雷果,白泽荒原也是势在必得,自然也担心战斗之下,毁了此宝。
呼延怒当即回应道。
“好,那我们便出去打!你们且先出去,我与玄矶道友最后出来!”
月下歌
呼延怒虽不是人类,可心机城府却颇为深沉,担心自己等人若先退出去,对方趁机出手采摘五雷果,唯有留下他和璇玑真人最后出洞,他才放心。
当下,玄火真人冷哼一声,率先冲入了通道,向着山腹外遁出,与之交战的那只比蒙巨兽狂吼一声,也是紧追在后。
旋即天照门和白泽荒原的强者们,亦都是紧随着冲出了山洞。
“玄火道友,我们也走吧!”
看着众人离去,呼延怒冷笑一声,逼视着玄矶真人。
玄矶真人冷哼一声,知道自己没有机会采摘五雷果,却也不担心对方能够在短时间内采摘五雷果,当即大袖一挥,当先向着洞口冲出。
呼延怒目光炙热的望了一眼五雷果,略一犹豫,也是朝着跟着玄火真人朝着洞外冲出。
不过两人都是留了一个心眼,在冲出山洞之际,同时出手,各自在通道内布置了一层禁制。
这样,即便对方有人想要在战斗途中,偷偷潜入进来,那也是绝不可能的。
一行人,冲出了山洞,便在这雷电巨山四方的广阔天地,冲杀起来!
其中玄火真人带着那只比蒙巨兽,飞遁到了极远之处,仿佛真的要挑选一个合适的战场,与之拼个你死我活,方肯罢休!
而随着两拨人马迅速离去,靠近雷海处的山洞通道内,一直隐秘在石壁上的项云,兀自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这就走了?”
先前他还暗暗抱怨,这群人怎么不换个地方打,这也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够分出胜负。
却没想到,他的念头才刚刚升起,那玄火真人一句话,便将所有人都引出了雷海,如今这大山之中,就只剩下自己一人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心想事成”?自己的运气何时变得如此之好了?
不过项云转念间,又似乎想明白了,这玄火真人有此提议,八成是因为在这雷海之上战斗,众目睽睽之下,他难以吸取生命精元。
唯有寻到开阔之处,寻一个避开众人耳目之地,方才有机会下手。
想到这里,项云不禁心中冷笑。
心说,玄火纵使你千算万算,怕也算不到,这山洞中还有我项云,等我采摘了天衍五雷果,再来寻你不迟!
如今这山洞中,只剩下了项云一人,而且他还感应到玄矶真人与呼延怒布置了禁制,正好替自己隔绝了外界的探查,如此一来,自己的行动便无人知晓了。
机会难得,项云没有丝毫犹豫,身形化作一道血光,一个挪移间,便出现在雷海上空。
此刻没有了玄矶真人等人的云力支撑,那雷电中心的裂缝,已经开始缩小,又要重新将天衍五雷果淹没了。
项云瞳孔微微一眯,盯着下方肆虐的雷电,以及雷海中,隐约可见的,无数游动着的细小身影。
夺取五雷果,这惊雷鱼倒的确是个麻烦,自己一靠近五雷果,它们便会群起而攻之。
略一思索,项云手中便出现了一枚血色晶石。
他暗暗激发血色晶石之中的气息,身形便朝着雷海中心处缓缓飘落。
眼看着一点点靠近了雷海表面,四周雷电虽然依旧疯狂肆虐,那些惊雷鱼却并未跃起,朝自己攻来,看来此法可行!
项云顿时心中大定,如今天时地利人和,俱都在手,此刻不夺宝,更待何时?
毫不犹豫的,项云身形一闪,直接钻入那雷海中心的裂缝之中,一只手探出,朝着那五雷果便一把抓去。
手掌触及果实的霎那,一股强大的雷电之力,如洪流奔腾,透体而入!
项云只感觉自己大半个身子,几乎瞬间麻痹,若非自己是尊级体修,肉身强横,换做一个圣级云武者,被这么一击,只怕肉身当即就要作废了。
显然,五雷果必然有一套正确的采摘之法,项云虽然不知,但他的肉身强横,倒也不惧这雷电之力,略一适应了这股力量,他发力之下,便要将五雷果从树顶摘下。
然而,就在这一刻,那通道内,突然凭空又出现一道破空之声。
旋即,一道身影如同鬼魅般,突然窜到了雷海上空!
项云一惊,猛然抬头,与那人来了一个四目相对!
“是你!”
项云惊愕出声,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