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洪荒戰紀
小說推薦網遊之洪荒戰紀
灵山大战之后,三教弟子悉数撤出西牛贺洲,按照战前的约定,将西牛贺洲让给天庭传道,以此立下神道之根基。
大战落幕,
秦墨在神霄宫分宝,将九品金莲赐给陆雪琪。
如此,陆雪琪攻有定海神珠,防有九品金莲,实力再上层楼,持有的昊天剑则转交给真武大帝张三丰使用。
为避秦墨名讳,张三丰将昊天剑更名为真武剑。
秦墨又将观世音菩萨掉落的清净琉璃瓶、杨柳枝,全数赐给貂蝉。
跟陆雪琪不同,
貂蝉性喜静,不善长斗法,用清净琉璃瓶、杨柳枝正好。
乌巢禅师掉落的斩仙葫芦被秦墨赐给水官大帝李淳风,为天庭培育出又一位得力战将。
另一件法宝钉头七箭书,则被赐给太白金星贾诩。
召喚拽殿下
腹黑碰上傲嬌 幻七溪
弥勒佛则掉落的东方青莲宝色旗被赐给天官大帝庄周,另一件法宝极乐蒲团则被秦墨留给自己打坐之用。
因为不喜欢极乐蒲团之名,秦墨将其改名为九霄蒲团。
除了这六件先天灵宝,天庭在围剿灵山的大战中还获得数千件佛宝,由秦墨亲自出手将其炼化为道门之宝,交给天庭众仙使用。
加之在剿灭西牛贺洲的过程中,四大元帅统领的天兵天将招降了数十万的佛兵,使得天庭实力大涨。
毫无疑问,
天庭成了这一量劫最大的获利者。
“只是……”
返回神霄宫的瑶池金母,看了秦墨一眼,担心说道:“此番量劫之后,天庭实力怕是会引起各方忌惮,再也无法渔翁得利了。”
流年告訴我們
“能不能当成渔翁,最终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秦墨倒是很乐观,“总不能因为别人的忌惮,就裹足不前吧?”
“那,你对下一个量劫怎么看?”瑶池问。
“距离下一个量劫还有十万年,无论是三教,还是天庭,势必又将出现一批新的金仙。你不觉得,鸿蒙天的金仙数量太多了吗?”秦墨目光悠悠。
瑶池无来由一阵心寒……
秦墨自顾说道:“随着金仙数量增加,三教对人族气运的争夺只会愈发激烈,而绝不会就此罢休,各安其事。”
暴力學妹萌萌噠 回雪
“那,有没有可能三教联合,侵占西牛贺洲?”瑶池说。
秦墨摇头,“以太上老君的做派,应当还不至于这么快就跟我们撕破脸,再说,天庭的实力在这摆着呢,哪是那么好欺负的。”
“那就是北俱芦洲要遭殃?”瑶池眼中精光一闪。
“不错,”
秦墨笑着点头,“阐教是很不待见妖族的,又是个失败的种族,无端占据北俱芦洲,怕是会让阐教很不爽吧。”
瑶池却是一阵恶寒。
她怀疑,当初秦墨跟三清商议联合清剿佛门,却独独将北俱芦洲摘了出来,是否在那时就已经开始挖坑……
“以妖族的实力,怕是抵挡不住阐教侵袭吧?”瑶池说。
“你别小看了妖族,”秦墨摇头,“作为上古大族,从开天辟地就存在至今,当了两次量劫的主角,哪怕衰落了,也是有一些底牌在的。”
据秦墨所知,
白泽、飞廉两位妖王一直在北俱芦洲隐居,是妖族实际上的首领。
至于美猴王孙悟空,
不过是妖族、佛门交好的一个见证,还远无法真正统御妖族。
算算时间,
白泽、飞廉两位妖王也该突破金仙之境了。
除了北俱芦洲的妖族,截教、天庭、佛门都有妖族之人,将妖族逼急了,阐教未必就能讨到什么好处。
“那这么说,下一个量劫,天庭作壁上观就行了?”瑶池说。
秦墨微微一笑,“那就要看,这潭水搅的够不够混了。”
瑶池默然,
她总感觉,秦墨应该是还有其他的布置,但也没有刨根问底。
鬼面王妃
混個神仙當當
掌控至尊 霄真
对瑶池而言,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尽快证道成圣。
…………
幽冥世界。
秦墨出现时,魔神分身也早已返回。
帝江身形一闪,来到秦墨身前,咧嘴笑道:“菩萨金身果然是大补之物,仅仅一尊,就让我凝聚出一尊新的祖巫真身。再有这样的好事,我随叫随到!”
却是吞噬上了瘾。
盲嫂 聞松聽濤
秦墨扫了一眼刚凝聚出来的蓐收真身,淡淡说道:“佛门已经退守西方极乐世界,不再在下界行走,这种机会怕是再也没有了。”
“那可太遗憾了。”帝江叹了口气,半开玩笑半认真道:“要不,我再跑一趟幽冥地府,将后土所化的平心娘娘吞噬了?”
“你那是找死!”
秦墨目光变冷,“后土以身化轮回,身负大功德,你真要起了不该有的贪恋,到时圣人出手,我可救不了你。”
“我就随便说说。”帝江尴尬一笑,话锋一转,“可血海已经快要干枯,照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凝聚出十二尊祖巫真身。”
青春從未散場 林冷樂
“你忘了?我之前跟你提过,将来有一场大机缘等着你。”秦墨说。
“是什么?”帝江瞬间兴奋,“你当时说,只要我凝聚出祖巫真身,便能承接那大机缘,现在我都凝聚出四尊祖巫真身了。”
“跑一趟祖巫殿吧。”秦墨说。
“祖巫殿?”帝江眉头皱起,“那不就是巫族总部吗?能有什么宝物?”
魔神分身虽然搜集了祖巫散落在天地间的残魂,毕竟是不完整的,只是一种特殊的生命印记,自然可能有关于祖巫殿秘密的记忆。
“没什么宝物?”秦墨好笑摇头,“祖巫殿可是存着一颗盘古之心。”
“真的?”帝江好悬没崩起来,整个人说话都在颤抖,“盘古之心,祖巫殿竟然藏着盘古之心,那,那岂不是……”
“吸收了盘古之心,你差不多也就该证道了。”秦墨说。
“好,我这就去!”帝江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慢着!”秦墨摆手,制住帝江,“你此去祖巫殿,要以重生的祖巫身份去,不可徒生杀戮,务必要将巫族掌控在手中,明白吗?”
“明白!”帝江咧嘴一笑,“放心吧,有盘古之心在,我才不稀罕窝在祖巫殿的那几位大巫呢,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去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秦墨这才放心。
帝江身形一闪,
下一瞬已经破开虚空,直接出现在祖巫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