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现实世界的时间观念?”雪之下的脸色显而易见的出现了惊愕的神色,“这难道不是我们的那个世界了?”
“都说这是公元五世纪……”夏冉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这么一个问题。
“哦,也就是说穿越时空了,的确不是现代的世界了……”少女轻轻的举起手来,敲了敲额头,觉得这人应该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世界其实就是那个世界,只是时间不同,历史阶段对不上。
而且既然是穿越时空这么神奇的事情,自然就不能够用原来时空的时间来衡量对比了,无论他们是在这里经过了多么长的一段时间,回到原本的时空的时候……
应该都只是过去了一个晚上?
少女这么想着,觉得应该就是这么一回事了,而且这么一来的话,貌似也可以解释眼前的这个家伙以前的一些问题。
譬如说每过一段时间就突然变化有些大,看见自己之后就是直接来上一句莫名其妙的“好久不见”,一副久别重逢,甚是欣喜的模样……
不过说起来,似乎这一个月他都没有这么说过了,明明之前都是十天左右,就会来上这么一句的。
不带感情的瞥了魔术师一眼,雪之下点点头,似乎是非常平静的这么问道:“那接下来的这个「很长的一段时间」,大概是有多长?”
傲 唐
这是她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而且这人还因为这件事,专门建造了一座塔?透过窗户,能够看见外面的蓝天白云和远处绵延不绝的天际高峰……
这个就有些吓人了,她稍微有些担心这个时间会不会太长了一些。
“一千五百年?”夏冉眨了眨眼睛,如此回答。
“……”
“……”
逆天魂囧完結版 十月糖水
豪門盛寵:財閥大少的嬌蠻妻
一阵沉默。
“啊哈哈哈,其实只是开个玩笑,不过你应该是停留一年的样子吧。”魔术师打着哈哈,笑眯眯的又继续说道,好装作是没有看见雪之下同学的眼神一般。
“我是停留一年吗……”少女沉吟着点了点头,接着又轻轻蹙眉,“等等,也就是说我和你不同?”
“对啊,这个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夏冉也不隐瞒,“其实最理想的情况应该是限制在半年之内的,一年的话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为什么?”
“因为对于现实世界的你来说,接下来的经历都是一夜之间的梦境里发生的啊,如果信息量过大的话,其实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情……”
魔术师解释说道。
“而且现实之中的雪之下同学你本身也才十七岁,也得考虑一下你本身的记忆经验作为主导的问题,不能够一下子造成太大的混乱,那样子的话就全无好处了。”
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少女仔细的想了想,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说得的确有道理。
“那你呢?又要在这里停留多久来着?”不过她还是没有这么好应付,所以继续盯着魔术师,追问道。
“我啊,这个就说不准了,还是要看情况的……”夏冉相当真诚的回答,不过说法似乎还是非常敷衍的样子,“具体能够停留多长的时间,真的没法给个答案。”
这是要看来自世界层面的修正,排斥力度的大小的。
就目前来说,他的滞留时间一直都在拨动着,突然增加一些,或者突然减少一些,这个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他也说不清楚自己要在这个副本度过多长的时间。
太丘之上
而这种波动也很好的说明了他目前的状况,那就是人类集群意识阿赖耶在排斥他,而盖亚目前对他暂时没有敌意,甚至开始判断他的存在对于星球的维系有好处也说不准。
等到他的魔力循环彻底弥漫整个行星,充斥整个世界,取代大气之中的大源的时候,或许盖亚就会彻底支持他,无论他在这颗星球上的何处落足,那里都将是星球意志承认给他的领土。
至少在这颗星球上遭遇到的修正,应该就能够和阿赖耶互相抵消掉了。
当然整个世界的宏大系统本身的修正力仍然存在,抑止力的概念也并不是盖亚和阿赖耶就能够全部代表的,但是那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毕竟只要在自己正在日益完善,日趋强大的“领域”之内,夏冉自然能够如同操纵自己紧密相连的手足一般,修改诸多相关的事象规律,让一切都有利于自身。
这大概会将他这一次的副本世界大幅度延长,至于能够延长到什么程度,目前还不好说,而且也不太适合和雪之下同学详细说明。
少女紧紧的盯着他,皱着眉头似乎是要认真分辨他是不是在说谎一般。
不过夏冉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毕竟在这件事上,他的确不是那么坦荡就是了,所以果断的一转身就往门口的方向走去:“好了,我带你熟悉一下这座塔的构造和区域,这是很重要的……”
“现在的这个时代,神秘能够得到很好的利用,空气之中的魔力也非常浓郁,你应该能够感觉得出来吧,这对于魔术师来说是非常有利的环境。”
“接下来我会慢慢教导你,系统的学习掌握魔术的知识,到时候回去之后,将掌握理解了的知识内容,还有经验技巧融会贯通,那就等于直接升级了……”
“只要魔术回路的数量和质量,再想办法提升强化起来,将魔力水平提升上去,那么就可以正好完美契合你的知识能力升级之后的水平……”
没有给少女说话的机会,他迅速的制定了一系列完善的计划,将对方接下来的日程安排直接计划好了,走到门外的时候才回过头来看向房间内的少女。
“……”雪之下似乎有些无语,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没有说些什么的快步跟上。
鑒鬼錄
先就这样吧,虽然这人还是有些不太老实,不过现在这样子她就很满意了。
很多事情可以在之后再说,反正再怎么说,似乎也有一年时间来着……一年时间……一年……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少女突然有些慌乱,后知后觉的醒悟过来,所以说接下来大约一年的时间,自己都要和这个家伙在一起?
而且……而且……
还是抛开了学校、家庭之类的问题,独自在这个世界里……这不就像是……
軍職悍狼
“这个楼层都是生活区域,不过空间都是可以组合变化的,就像是积木一样,譬如说你要是对现在的房间感到不满意,可以让它移动到其他的位置去……”
“不过有些功能性设施和区域和固定的,无法随意调整,譬如说餐厅,譬如说元素池之类的地方,还有封印层和塔顶的空间都是比较特殊的,主要是为了安全起见……”
走在前面的走廊里带路,顺便给少女兴致勃勃的讲解着自己的设计的夏冉突然脚步一顿,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黑长直少女轻轻的咬着下唇,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仔细的思忖了一下,回味着自己刚刚的话语,也是觉得有些奇怪而且难以理解。
自己应该没有说出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吧,明明都是很正常的在介绍这座塔啊,而且为了转移话题,自己还专门显得非常正经和认真来着的。
所以说——
她到底是联想到了什么,突然间情绪起伏这么大?
……
……
也许是同时进行着的吧,在那遥远时空的另一端。
冰雪皑皑的南极大陆的某处,苍茫的风雪呼啸的吹刮着,隐约可见在冰盖覆盖的山脉之中,有一座相当现代化,颇具未来科幻感的基地屹立在风雪之中。
人理存续保障机构菲尼斯·迦勒底。
由各国共同出资,共同建立的特务机构。
海上明珠
作为不被任何一个国家干涉,且能保守住秘密的地点而建成的魔术工房。并非自地球仰望宇宙群星的天文台,而是为了自虚空俯瞰地球之一切而建成的天文台。
组织宗旨是为了能够使人类历史能悠久而又强韧地延续下去,为了防止人类灭绝,因此要不分魔术、科学的阵营,集聚了各领域的研究者的研究所兼观测所。
观测这个仅靠魔术则无法窥全貌,而仅靠科学又无法衡全盘的世界。
而在人理烧却的事件发生之后,这是人类仅存的最后力量,无比顽强的发起反击,试图修复被毁坏的人理。这横跨数千年的伟业,不但壮观非常,同样也有着与史诗相匹配的巨大难度。
為動畫制作獻上美好祝福 獻歌
他们只有一次的机会,而现在已经修复了足足五个特异点,已然是将被烧毁的整幅人类史的绘图修复了大半的篇幅,堪称是难以想象的伟大试炼了。
但是,并不意味着之后同样还会顺顺利利,势如破竹。
因为特异点的修复是从现代往回追溯,逆流而上的,越是久远的过去,越是古老的时代,就越是会显得更加危险可怕。到了接下来即将要攻略的第六特异点的时候,难度已然是提升了不止数个档次了。
在迦勒底的管制室之中,气氛不算太过沉重的作战会议正在开展——
“听工作人员说,第六特异点的坐标已经固定了……是这样吗,医生?”换上了一身便装,刚刚迫不及待的赶来管制室的玛修,如此问道。
“唉,的确是这样的,不过其实你不用这么操心……”罗曼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之前的突然晕倒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了,长时间的战斗对于身体的负担太大了……”
“没有问题的,正如你们所见,我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而且也积累了不少经验,下次一定能派上用场。”少女忙不迭的出声说道,似乎是担心这一次自己会被排除在计划之外。
“……好吧,第六特异点的确已经成功推算出来了,这一词还是需要你和立香两人继续一起探索圣杯。”罗曼医生无奈的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们两位有异议吗?”
超級隨身商店
“没有。”×2
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几乎是同时摇头。
“那好吧,现在就开始作战会议,将预定提前吧……”罗曼医生也收敛了情绪,换上了一副正经的表情,“关于已经确认了的第六特异点,其实预测比北美特异点还要早就完成了。”
“咦?那为什么……”藤丸立香有些惊诧。
“主要是示巴反馈的观测结果过于不安定,有时会发生时代证明不一致,甚至连观测都做不到的情况。”医生解释说道,“能明白吗?得到的反馈不是燃烧殆尽的大地之红,而是观测的光本身都会消失。”
“也就是说,第六特异点不存在于迦勒底亚斯表面,只有那个部分正在逐渐化为空洞?”玛修一下子就听明白了。
滿級導演
“没错,这是从未出现过的状况,第六特异点正逐渐脱离人理的流向。”罗曼医生苦笑着说道,“迄今为止,在灵子转移目的地要做的都是与扰乱那个时代的所罗门圣杯战斗,而这次的特异点本身正逐渐成为「不存在」的历史。”
“……”
“……”
管制室内一片安静。
“因此,第六特异点的人理奠基评价被认定为EX级,无人涉足过的EX级,意味着所有一切都是特殊案例。”
罗曼医生环顾四周一圈。
“光是前往那里都非常困难,比过去的所有特异点都要困难,而且迦勒底能够做到的支援非常有限,那是一个非常不确定的世界……坦白地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将它放在最后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