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
虽然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但随着苏青霓消失后一直没有出现,苏青瑶逐渐忘记了苏青霓这个人,那点儿预感也抛到脑后天边。苏青霓按照原身娘留下的地址朝着结界的方向而去。
结界所在距离京城非常遥远,以苏青霓如今练气二层的修为赶路,也需要半年的时间。而苏青霓也不急着赶路,她一边走一边修炼,顺便寻找极阴之地。
这个世界的地形地貌跟地球完全不同,这个是一个苏青霓完全陌生的世界,因此不像以前的那些世界,寻找极阴之地有规律可行。
苏青霓每天修炼,进度非常快。没有多久就筑基了。她没有压制自己的境界停留在炼气期。不就是一个结界吗?相信以她的见识能够轻松地穿过这个结界,不付出任何代价。
刀影瑤姬 司馬翎
末日真神 武宮小男
走了两个月,苏青霓身边多了两个人。
一个是叫做春兰的少女。她的父母为了给她兄长还赌债,要将她给卖入青楼。春兰奋起反抗,但被打得很凄惨。苏青霓欣赏她的这份反抗,便出钱买下了春兰。
另一个是个叫做焦铭的小乞丐。他的父母因为意外去世,他的所谓亲戚占了他的家产,还想将他卖了换钱。焦铭晚上跑了出来,跑到其他城里做了乞丐。
苏青霓之所以将两人收留在身边,是因为这两人都有灵根,而且都还是单一的天灵根。这种人在修真界可是万中无一的天才。苏青霓不想浪费了他们的资质,决定将他们带入修真界,给他们一个机会。此后他们是龙是虫,全看他们自己了。
“小姐,前面有座破庙,咱们今晚就在那里休息吧?”焦铭朝着马车内的苏青霓说道。
苏青霓应了一声。
焦铭立刻扬起马鞭,驱赶着马儿加快速度朝着破庙而去。
主要是这天色看着不好,焦铭担心要下雨。
如果苏青霓一个人,是不需要马车的,但这不是带着两个普通人吗?虽然苏青霓教了他们一些呼吸吐纳的方法——只是简单的内功,没有教他们修真的法门,以免进入修真界拜入门派的时候引起麻烦——两个人也不过刚刚入门,身体是好了一些,但也就是一些,跟普通人没有多少区别,还没有武力值。
魔鬼主教
马车进入破庙的山门,苏青霓从马车上下来,站在大殿上观察环境。
这破庙只有两进,占地面积很小,除了前殿和后殿,便只有左右两边各六间偏房。
偏房已经破旧不堪,无法住人,只有后殿还好一些,至少屋顶不会漏雨,四面也不会漏风。
春兰和焦铭一下马车就开始忙碌,春兰将食材炊具从马车上抱下来,着手开始做晚饭。那些偏房的门框足可以用来烧火。
美人如妖:傾國召喚師 西茜的貓
焦铭将睡袋抱下来,铺在角落里。
这睡袋是苏青霓教春兰一起做的,里面没有装棉花和羽绒,而是走在路上采集到的芦花。虽然防寒效果差一些,但总比晚上幕天席地睡着舒服。
周老太太的重生紀事
然后焦铭将马车拉到前殿的一处角落,那里的屋顶还算完好,能够给马儿挡住风雨。
安顿好马儿后,焦铭便来帮春兰。
两个人都很勤劳。他们很感谢苏青霓收留他们,也都很珍惜如今的生活。虽然成天跟着苏青霓在外面跑、没有定处,但吃得饱穿得暖,就算到处跑也是坐马车,没有让他们自己走路,一点儿也不辛苦。
要知道他们以前在家的时候连牛车都没有坐过呢,现在却能够坐马车,那是贵人们的享受呢!
苏青霓坐在春兰清理出来的一处地方,看着两人如同小蜜蜂一般忙忙碌碌,嘴角挂上轻笑。现在两人是将自己当成主子一般孝敬,但到了修真界,知晓他们是万中无一的天灵根,而自己只是一个三灵根,前途远不及他们,地位也会产生变化。他们又会如何?还会怎么尊敬自己吗?
妖鼎 淡雲流
外面又想起了马蹄声,听声音,来得人不少。
三个人看向店门的方向,果然不久就进来了十几个人。
这些人身上都带着刀剑,为首一个是个年轻的公子,是这一行人的主子。其他人都是保护他的人,看那彪悍劲儿就知道不是一般人。
一行人进入殿门,见里面已经有人了,不由愣了愣,那些随行的人都露出了警惕之色。
不过看清楚不过是两个少女和一个孩子后,这些放下了一半的心,但依旧警惕着。
其中一个大汉看向年轻公子,年轻公子微微摇了摇头。
偷盜萬界
这行人没有理三人,而是在另一面清理出一块地方。
年轻公子的手下从附近拔了一些干草回来扑在地上,再在上面铺了一张毯子,让年轻公子坐在毯子上,其他人则坐在年轻公子的四面,将其围在当中。
他们吃的是干粮。但干粮和干粮也是不同的,也有着三六九等之分。人家这一行人拿出来的是白胖胖的馒头和凝结着油花的卤肉。
将卤肉夹在馒头中,再放在火上一烤。油水渗透到馒头中,那味道,简直了。
苏青霓都有些想吃他们的干粮了。
其实他们吃的也不错,春兰熬的肉粥,加了些青菜,加了盐,对于春兰和焦铭来说,都已经很美味了。不过苏青霓更喜欢吃烤馒头夹卤肉。
想了想,苏青霓叫过焦铭,吩咐了他几句。
欲火難耐 晴紅
焦铭便拿了一个大海碗,装了满满一碗的青菜肉粥朝着那边的人走过去。
看到焦铭走来,一行人停止吃东西,戒备地看着焦铭。
焦铭被他们看得有些紧张,但还是大着胆子开口道:“那个,我们用肉粥换你们三个馒头三份卤肉可好?”
众大汉:“……”
他们的视线落在那一海碗的肉粥上,又看向年轻公子。
年轻公子笑了笑,应道:“好啊。水一,拿三份干粮给这个孩子。”
之前用眼神向年轻公子征询意见的大汉应了一声,拿起三个夹了卤肉的馒头递给焦铭,再从他的手中端走了肉粥。
大汉没有将肉粥直接给年轻公子吃,先给了一个大汉试毒,没有异样后才舀了一小碗给年轻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