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
“先缓一缓?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沙皇陛下。”
阿尔维斯正了正嗓音——
“阿鲁巴斯存在严重的贪污腐败,品性不正,这样的人,却被提拔作为新一任的市政官。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接下来的人选值得信任?我们的推荐渠道是否已经出了严重的问题?沙皇陛下,若是这些问题没有弄清楚,恐怕今天的会议便没有开下去的必要了。”
“那你想怎么样?渺小的侏儒,你这是在质疑王权吗?质疑我们神圣的选拔制度?”
莱福德伯爵用颤抖的声音叫嚣到。但是无论他如何维持秩序,场上的骚动已经越来越严重,的确,阿尔维斯一番话,点燃了某些不得利益者心中的怨恨,他们原本无处可说,现在,阿尔维斯站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反倒激起他们心中的怨恨和不满。
“哦?侏儒……我的确是侏儒。但是,这和我指认隐情,提出质疑有关系吗?我是厄伦格拉德的首席市政官,北境大领主罗德手下的顾问。我只不过在行使我的权力而已。同时,这也是我的义务。莱福德伯爵,试问,我有错吗?”
阿尔维斯不卑不亢到。
暗黑天使 爬樹的豬
“你……你……”
伯爵被气得面红耳赤,却又哑口无言。
“阿尔维斯,请不要在这里骚扰会议的进程。若是有看法,我们私下交谈,但是全民大会一年只有一次,不能推迟。这将关系到基斯里夫的未来。”
沙皇帕维尔冷冷的说到。
“我就是担心基斯里夫的未来,所以才要提出这些疑问。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奸臣当道,蒙蔽了国王陛下您的双眼……”
“我很清楚,同时,我希望会议继续。”
帕维尔有些不耐烦了,打嘴炮上面,他不如阿尔维斯,这是短时间内无法训练的。
風雨
阿尔维斯刚想反驳,帕维尔便一手接过莱福德伯爵手上的公文,自己快速念了起来,显然,他想快速结束这场会议。不希望再被任何人打扰,至少,没有人可以打断沙皇的话。
“下一个议题,军费开支的缩减。”
帕维尔高声念到——
“近年来,基斯里夫边境稳定,境内环境安定,没有了大规模的异族入侵。眼下,最重要的是恢复生产,缩减开支。军费上面,北境军团占据了大量财力开支。因此,我决定,适当缩减北境边防军的编制。”
“沙皇陛下,边防军由北境领主自行负担,只要他们能够管理好自己的领地,我们没必要插手当地事务。”
阿尔维斯当场反驳到。尽管这的确有不尊重沙皇的感觉,但是阿尔维斯不管,今天,自己便是要得罪这位沙皇陛下,让他发怒,逼他出手。所以,不是无理取闹,已经算是不错了。
至于缩减边防军的决定,谁都不难看出,帕维尔这是在削减北方实力。毕竟,他做这个架空国王太久了,只要北境一日拥兵自重,他这个国王,便一天没有发声的实权。利用种种借口,削弱北境,实际上也是在为他肃清未来的权力之路。
不料阿尔维斯不依不饶,一反常态,高调出声。这让帕维尔脸色难看至极。
“这是作为沙皇的权力……”
帕维尔愤怒到。
话音刚落,从人群中忽然闪过一道影子,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急速逼近大殿上的沙皇。刺客动作无比迅速,以至于沙皇帕维尔身边的贵族代表和高层官员都没有反应过来。
沙皇说话的声音哑然而止,下一秒,只见帕维尔从座位上起身,迅速躲过了刺客的刺杀。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场上乱作一团。
“卫兵!卫兵!”
莱福德伯爵惊恐的大喊。其他贵族代表则惜命的往后退去。
但是克雷姆守卫队长不在身边,一时间,无人可以提供武力保护。刺客第一击失手,步步紧逼,帕维尔正想躲闪,不料从身后突然射出一道冰针。刺客的速度帕维尔足以应付,但是冰针的速度之快,帕维尔无力躲闪。
在刺客扑上来的前一刻,冰针刺中了沙皇的后背。痛苦与愤怒让沙皇脸庞急速扭曲,脸上完整的皮肤被撕裂,变成了恐怖的不死生物的模样!
刺客显然没有料到这一幕,刺杀的动作放缓了一些,愤怒之下的帕维尔则直接抓住刺客的脖子,奋力一扯,将里面的喉管硬生生扯了出来!
刺客当场殒命,鲜血喷涌……血腥恐怖的一幕让全场秩序彻底失控。尖叫声,嘶喊声响成一片。
“你……竟然投靠了吸血鬼!”
阿尔维斯故作惊讶的大喊了起来。参会代表们无不惊恐的看着这一幕,他们看到自己的国王那扭曲狰狞的面目,和吸血鬼毫无两样,他的尖牙从嘴唇里露出,染血的手上长出了尖锐的爪子……
门外,克雷姆守卫队长奥肯托带着守卫匆匆赶来,却遇上正在逃命的贵族代表和官员们。奥肯托心急如焚,护主心切,却不能伤害这些基斯里夫的高官和贵族。只能徒手扒开人群……而另一边,皇宫大殿内的战斗已经打响。
吼……
狂野的嘶吼声中,帕维尔欲手撕阿尔维斯这个侏儒。但是情急之下,一把寒冰长矛却挡在沙皇帕维尔的面前。那是王后丹尼斯的寒冰之矛。
寒气逼人,令帕维尔不得不连连后退。阿尔维斯在惊恐中瘫坐在地,看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王后,呵呵,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我们夫妻会兵戎相见!”
帕维尔狂笑到。撕下伪装,他已经毫无顾虑,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已然失去所有,愤怒再次扭曲了他的心灵。复仇,单纯的复仇占据了帕维尔的内心。
“你早已不是我的丈夫!你这个投靠魔鬼的叛徒!”
说完,丹尼斯念起了强大的寒冰咒语。大殿中瞬间被一股强大的寒气所笼罩。以霜寒女巫丹尼斯为中心,无数的冰箭汇聚,朝吸血鬼帕维尔飞去。
帕维尔狂吼一声,跳到人群中,随手抓起一个正在逃亡的贵族,将他作为人肉盾牌。无数寒冰针扎进贵族体内,瞬间,血花喷溅。而帕维尔则舔了舔死者身上的血迹,狂吼着朝丹尼斯扑去。
庶子風流
他已经不再是人类,他不再是我认识的帕维尔……
丹尼斯对自己说到。瞬间,寒冰在她周围形成一面密不透风的魔法屏障。帕维尔狂野的进攻,没有击穿屏障,然而,却将屏障的能量消耗了大半。利用这短暂的间隙,丹尼斯快速后退。她知道,和吸血鬼肉搏,绝对没有优势。唯一的办法就是拉开距离,用法术制胜。
然而,成为吸血鬼的帕维尔早已看穿霜寒女巫的战术。他步步紧逼,带着多年来的积怨和仇恨,利爪一次次刺向丹尼斯。
直到魔法屏障再也承受不住伤害,清脆的炸裂声响起,屏障碎成无数冰渣,飞散出去。
帕维尔狂吼着继续猛攻,丹尼斯不得不硬着头皮迎战。
穿越之冷俏王妃 綠悠兒
寒冰长矛迎面刺来,帕维尔侧身躲闪,利爪斜刺而出。丹尼斯弯身躲开。帕维尔再次扑来,丹尼斯收回长矛,死死挡住。
“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帕维尔吗?我亲爱的王后,我要征服你,吸干你的血……”
抓着丹尼斯的寒冰长矛,帕维尔低吼到。丹尼斯只觉得情况不妙,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长矛中间传来。
伴随着寒冰碎裂的声音再次响起,丹尼斯手中的长矛被帕维尔硬生生掰成了两截!
紈絝至尊 罪煙
连王后本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力扑倒在地。眼前的世界一片血红。
小秘愛玩火:總裁霸上身 酥蘇
骑在丹尼斯身上,帕维尔张开了血盆大口。心里的愤怒在这一刻积压到了极点,他憎恨她,她不爱他,得不到就毁掉!他要吸干她的血!
禍亂六界 雪歿梅花殤
然而,就在丹尼斯感到绝望之际,一发响亮的枪声却突然响起。下一秒,只见已经骑在自己身上的帕维尔突然倒地。子弹穿过他的脑袋,强大的冲击力将他击翻在地。
循着枪声响起的方向望去,丹尼斯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猎巫人迭戈!父亲手下最优秀的猎巫人。但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没有时间多想,丹尼斯迅速起身,同时,被白银子弹击中的帕维尔也挣扎着起身……是的,一发子弹不足以杀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