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贼眉鼠眼的5级玩家听得下身一紧,骤然抬头看去,只看到一道娇俏可人的身影从天而降,飞扬的短裙下一抹粉紫一闪而过,随之而来的是一口一人高的超级大砍刀。
“给我死!”
天上跃下的少女发出极不淑女的咆哮声,吞吐着魔法粒子,张口间,空气里悬浮游离的魔法粒子全部被吸纳进她的樱桃小嘴中,熔炼成了骇人的红色血气,补充着她的消耗。
好浓重的杀气!
那名5级玩家身体微颤,不可思议地看向天空,闪耀着银色光芒的砍刀自头顶落下,重重轰在他张开的守护者之盾上,只听见叮一声脆响,黑曜石般璀璨的守护者之盾表面处裂开了一条细微的印痕。
哐哐哐!
少女双手握刀,疯狂斩击着面前的守护者之盾,发泄着她那狂暴而惊人的力量,看得周遭玩家纷纷咂舌。
明明长相甜美可爱,却和一个大力怪一样挥舞着巨大的砍刀,发出如同野兽怒嚎般的疯狂斩击,这种反差萌让人惊艳。
“于芷桐?”用武士刀支撑起身体的新月面露异色,眼前的疯狂少女她很熟悉,两人的交集其实不多,但由于同为最新一代中的佼佼者,后者还和野瞳兄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常拿出来和她进行比较。
当初终极试炼最后的终极排位赛,于芷桐拼得重伤和野瞳强行一换一,让她无力再挺近决赛和自己单挑,那一场比斗被誉为近年来最惊艳最精彩的排位大战,事后新月观摩了不知道多少次,每一次都惊叹于这个疯狂少女的恐怖战斗直觉和战斗天赋。
听说于芷桐之前是孤儿,后来被嘉尔·奈德丽看中收为养女,短短一年不到就杀得奈德丽家族年轻后裔们闻风丧胆,是实战极强的战斗狂。
那时新月还不曾注意过这些同时代的佼佼者们,在她眼里,她的目光中,一直都只有那些更前面的身影。
读了大学,她在学院杯时有机会和于芷桐一战,这才亲眼见识到她的恐怖。
杀人,或者被杀。
这么血腥残暴的战斗方式她是第一次见。
据说七大陆剧变后,于芷桐离开了父亲奥赛罗大将的荫蔽,前往新极夜加入了蔷薇女仆团后备团,并且得到了“血腥魔女”蕾亚·阿尔法的赏识,成为了她的学生。
血腥魔女以恐怖骇人的杀戮刀法著称,从现在于芷桐展露的刀技看,已经尽得真传了。
開天錄 血紅
“哈哈,看来我比野瞳早到了一步!这些家伙都是我的了!”于芷桐笑得肆意疯狂,和她那可爱的脸庞极为不符,如果不开口说话,一百个人中有一百个会认为她是小家碧玉型。
而一旦开口,谁都不会否认她是个疯子这件事。
“4级,你竟然已经4级了!”新月眯起眼睛看着她,有些难以置信。
要知道被誉为黄金一代的白冬雪等人,除了那几个最出名的外,最优秀的一批,诸如白弥茶、白灵、纪小意、弦月等人也才在5级和6级徘徊,再差一些的都是3级或者4级。
而她们这一批,比黄金一代的人还小了好几岁,被称为白银一代,最优秀的她和野瞳也不过是3级玩家,可于芷桐竟然先一步到了4级!
从魔术使用者到玩家是一个天堑,那之后1-3级又是一个难关,每一步突破都很不容易,每一个等级都会卡死一大批天之骄子和天之娇女。
别看现在七大陆乱战,玩家层出不穷,那都是近千年来人类阵营的积淀成果,每一代人中能有一两百名新玩家就很了不得了,只不过玩家寿命比一般人长太多,才能一直积累到现在这个数量。
而玩家中,每一个等级都积蓄着一大批人,不过越往上人数越少。
3级到4级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关卡,象征着从低阶到中阶的蜕变,是无数玩家难以企及的高度。
生化暴徒
于芷桐和她们年纪一样大,甚至前期受到的教育还不如她和野瞳,野瞳是十六岁去的白家,而于芷桐被嘉尔发掘时距离终极试炼都不到一年了,新月更是从小被家族重点培育。
这样巨大的前期差距下,三人能在此时处于同一梯队,一直让新月有些自卑,觉得自己对不上最新一代第一人的称谓。
而现在,三人中天赋最差的于芷桐竟然第一个迈过了3级关卡。
看着她疯狂挥舞手里的斩骨刀,神情飞扬,嗜血狂热,新月如有所思,心里升起了满满的敬佩和难以抑制的好胜心!
贼眉鼠脸的5级玩家是守护者,他身旁还有一个高挑瘦长的5级暗杀者,两人配合无间,外号分别是老鼠和镰鼬,是近几年崛起的中阶玩家,一个擅守一个擅攻,十分默契,猎杀了不少其他势力的玩家。
七大陆还没乱起来时,他们都是高居悬赏榜的红名玩家,作恶累累,一直被清扫队通缉,不敢轻易进入七大陆。
玩家们是七大陆抵挡灾厄的主力,数量庞大,参差不齐,其中有一部分害群之马渐渐变成被欲望控制的家伙,他们作恶多端,游离在大陆边境地带,有些甚至堕入灾厄阵营,危害极大。
随着七大陆的格局发生巨大变化,这些玩家纷纷回归,投靠在一些激进的9级手下,借着战争名义四处作恶,声名狼藉。
这两人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在他们身旁的另外两名5级,狰狞大汉叫邬坤,是亚陆超级世家邬家的中流砥柱之一,邬家没落后,他便投靠了双月领主,另一个妖冶女人叫何欣,和老鼠、镰鼬一样,是流窜在边境的红名玩家。
她是神秘学魔法师,修炼各种以血肉为食的恐怖神秘魔法,曾经为了晋级猎杀了上万普通人,手上有无数条生命。
这四人都不是普通5级玩家,全部战斗经验丰富,这次为新月布下的杀局让他们四人联手,也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其中邬坤更是5级巅峰,掌握了伪领域能力,一击就重伤了新月。
新月提醒于芷桐他们的来历,让她小心,可她却丝毫不惧,也没有在意,只是提着斩骨刀疯狂攻击,绝不防守和后退。
她展露出的杀意和血性让老鼠差点吓破了胆,他见过很多战斗疯子,不过再疯再可怕,还是会疼,会怕死,可眼前的少女根本就是个异类。
她发了疯似的攻击自己的守护者之盾,即便被镰鼬的短刃刺穿腰腹也没有停歇动作。
两人还是按照以往的经验默契配合,老鼠在前,承受着于芷桐狂暴的攻击,镰鼬躲藏在阴影里伺机而动,用淬了剧毒的短刃撕裂敌人的身体。
那柄短刃还是灾厄武器,里面充满了怨魂的魂力,可以侵蚀敌人的大脑,让他们在战斗中渐渐变得麻木,没有神智。
顺利一击刺中于芷桐最柔软的腰腹处,没有阻隔,血肉破开的熟悉感让镰鼬知道这场战斗已经十拿九稳,可这个少女竟然毫不在意,就带着他的身体一起狠狠砸向了老鼠的守护者之盾!
镰鼬的身体被带飞,短刃一搅动,从于芷桐的腰腹拔出,带出无数鲜血,却完全无法阻止少女的疯狂攻势。
她兴奋地挥动着手里的斩骨刀,一次次轰在黑曜石盾牌上,最后终于将它砍碎,可爱脸颊上满是狰狞笑容,朝着老鼠飞扑过去。
“这女人特么不要命的吗?”老鼠闪过她的砍杀,跳到一旁,双手幻化出一面厚重的木盾,还没举起,那道疯狂的身影便又冲了过来!
还有完没完了?!
一名5级守护者居然被一名4级玩家追得到处跑,甚至连她是什么职业都还不清楚。
这也太夸张了!
老鼠就没打过这么憋屈的战斗,基于玩家的基础常识,越级挑战近乎不可能,更何况自己还不是那种半吊子5级,为什么会惧怕这个才4级的少女?
他越想越气,可当那把血红色的斩骨刀砍来时,他下意识就想后退,想逃离。
铛!
木盾抗住了又一次斩击,盾面立即碎裂,化为粉末。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我全力凝聚的守护盾牌啊!”老鼠惊悚,自己守护者能力有多强,心知肚明。
能在和镰鼬的配合中一次次击杀强大敌人,靠得就是他那强悍的防御能力和镰鼬的超高攻击力。
可现在,面对4级少女的砍杀,他的盾就没扛过两次。
“镰鼬!”老鼠怒吼一声,双手忽然高举起,幻化出一面紫色的光盾。
空气里有什么东西震荡了一下。
于芷桐迈出一步,高高跃起,照旧全力朝着紫色光盾劈斩而下。
在她眼里,这些盾都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就在她的斩骨刀即将落在盾面上时,老鼠忽然嘴角上翘,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
那是奸计得逞的笑容。
轰隆!
斩骨刀砍进了紫色光盾里,熟悉的破碎感没有发生。
“啊咧?”于芷桐下意识抽动斩骨刀,却发现刀刃狠狠卡进了盾面里,被两旁如同潮水般涌动的魔法粒子给夹住了。
这面光盾有古怪。
它能卡住斩骨刀。
下一秒,阴影里蹿出一道黑色人影。
仙始
“小心!”新月挥舞武士刀,化作一道紫色丽影,却在半途被何欣截住。
她腰肢纤细,身上裹着的红色布条飞出,缠绕在新月身上,将她一下子裹成了一个大粽子。
新月这才发现何欣身上堪堪遮住身体曲线的布片不是普通衣服,而是一种灾厄武器。
宰相門前好孕來 蔡小雀
布条离身,何欣那动人的胴体也展露在阳光下,曲线妖娆,前凸后翘,看得无数战士热血沸腾,脸上,全身都仿佛充血般膨胀起来。
这是极致的媚术,让他们不由自主的血气狂涌,用不了多久,无论敌我,看着何欣胴体的战士全部爆体而亡,浑身血液像是河流般从天而降,洒在她身上,让白皙的皮肤变得更加晶莹剔透。
“可恶……”新月咬牙,却完全无法挣脱束缚,过度战斗后的疲乏感让她大意了,没有好好思考就贸然出手,无力感涌上心头。
另一边,从被后袭击出的镰鼬双手握紧短刃,鬼哭狼嚎声骤起,短刃猛地刺进于芷桐的后腰。
成了!
镰鼬确信自己的灾厄武器拥有大部分人难以抵挡的剧毒,这种毒素不仅能麻痹精神,还能侵蚀理智,刚才于芷桐就中了一刀,现在第二代,毒素累加,就算是6级玩家也吃不消。
他一击得手,准备拔出短刃离开,静静等待于芷桐失去行动能力。
看到镰鼬得手,老鼠也是长吁一口气,这种可以暂时困住敌人的紫色光盾消耗极大,也是他最后的底牌,本来不打算轻易暴露,可这个疯女人不早点解决,实在夜长梦多。
生活在港片世界
没人能中了镰鼬两刀还可以自由行动的。
除非6级之上。
“嘿,终于抓住你了啊。”于芷桐猛然回头,空出来的左手忽然握住短刃的刃面,将它死死定格在自己体内,“刚才我还在想怎么抓住你这个暗杀者呢,躲来躲去的,真的很烦啊。”
看到她满手是血,完全不在意的握住自己的短刃,镰鼬一愣,下意识想拔出短刃,却发现短刃像是被铁钳箍住了一样,无法动弹。
怎么都拔不出。
“插进来,还想拔出去?刚才不是想试试新月紧不紧凑嘛,现在让你们先试试我的如何?”
于芷桐狂飙段子,疯狂大笑,右手骤然发力,之前还被卡住的斩骨刀竟然一下子就从光盾里解脱出来了!
嫡妃有毒 西茜的貓
好恐怖的肉体力量!
老鼠一脸惊骇,难以置信地看向这个少女。
她在装作被自己的光盾卡住,然后故意让镰鼬刺中她!这样方便她抓住善于隐藏踪迹的镰鼬。
我是冷然 徹雲桓
这种不要命的战斗方式匪夷所思,老鼠根本不会考虑有敌人会使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战术。
轰隆!
斩骨刀的速度太快,仿佛空间都被斩开,时空似乎都在扭曲,空气震荡了一下,镰鼬知道自己放手,大概率可以躲过这一刀,可手里握着的灾厄武器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这样放手……
就这么一秒的迟疑。
斩骨刀就到了。
噗!
人头高高飞起,血花溅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