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殷东眼神漠然,北川城主的双标还真是严重,太不要脸了!
北川城主派城卫军去来古月族时,要不是他及时赶到,古月族已经被屠杀殆尽了。
大爷爷殷权没招惹北川城,一样被抓起来,被严刑拷打,伤势严重,命在须臾。
重生之古風男神
魔神传承之地,北川城也有大量强者,参与包围封锁。只是传承之地的异变,那些人都死在魔气形成的黑霾中,不然,他们现在就该在围攻秋莹。
殷东冷哼一声,淡漠的说:“我真要是个嗜杀的魔鬼,就该直接屠掉整个北川城,以绝后患。”
这话一说,北川城主都遍体生寒,赶紧下令:“北川城所属,速到城外集结!”
是的,集结,不能说逃离!
算是给他自己的最后一层遮羞布,令人耻笑,可现在没人笑得出来。
城内栉次鳞比的石楼中,一道道人影冲出来,不少人都是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东西,包括一些驯养的凶兽,殷东也没管,只要城主府的东西都留着,就赚到了。
等到整个古城都空了,殷东把涡墟里的孩子们,连同他们的兽宠都放出来。
孩子们都有些懵,东张西望的看望空旷的古城。不过这段时间黄团长他们的训练,也让这些孩子的纪律性很强,就算是好奇,一个个也没乱跑,还迅速排队站好。
殷东看得很满意,对大家说:“这座古城是蓝幻界的北川城,被我抢了,现在你们的任务是协助我守城,直到军方派部队来接管。明白吗?”
系統請我當老板 牧三河
愛情是青春裏的點綴 海之星辰
孩子们哄然大喊:“明白!”
軒轅錄
那些恐龙兽宠们也莫名兴奋,跟着吼叫起来。
城外,北川城主那些人,一个个大惊失色,城里怎么凭空出现了那么多人,还有那么多散发龙威的凶兽?
这一刻,不仅北川城主深深忌惮,就算之前不甘心撤离的强者们,也对北川城主的决定没有怨气了。
殷东一人能压一城,还有数以千计的龙族凶兽大军,还怎么打?
就算北川城主想过先撤离,请强援,再整军杀回来念头,这一刻也被打击残了,心灰意冷的率先走了。
殷东没管城外的人,把四个城门都关上了,再给黑剑的剑灵空间里输入不少龙血,让小黑监控全城。
接着,他对小军说:“城防的安排,交给你们这支童子军了。城内的巡逻,只安排翼龙骑兵营。有什么动静向我汇报,不要私自采取行动。”
“保证完成任务!”
小军兴奋的大吼,还给殷东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殷东失笑,也没多念叨什么。
冷醫虐 殘酷木
反正他就是给孩子们一个锻炼的机会。他的精神力可以笼罩全身,孩子们身边还有恐龙兽宠保护,就算出什么问题,他都来得及救援。
他把涡墟打开,喊了一嗓子:“小宝,北川城到了,要不要出来玩?”
小军本来骑着霸王龙兽宠要走的,一听殷东的话,马上嘚瑟起来:“小宝,你们小孩子好好玩,我要跟哥哥姐姐们去守城了!”
“宝宝也要守城!”
从涡墟一出来,小宝就扯着嗓门大喊。
“臭小子,非要撩一下弟弟,你是能长块肉,还是怎么啊?”
殷东笑着敲了小军一记爆栗,赶紧安抚儿子:“儿子啊,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去,把你妈叫上,我们去城主府,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城防大阵。”
古城能从大破来时代,留存至今,没有被摧毁,肯定是有什么古阵法的,殷东得弄清楚,可能的话,他要夺取掌控权,不然就彻底摧毁,他再重新布阵。
要不然,他睡觉都得担心北川城主潜回,借助古城阵法来阴他。
听到殷东的喊话,不仅秋莹从涡墟里出来,就连古青叶也迫不及待的出来了。
“天呐,这是真的,东子真把北川城夺回来了……呜呜……”
我的世界之戰爭遊戲 死宅不宅
古青叶激动之下,竟然哭了起来,到后来更是嚎啕大哭,弄得小宝都眼圈红红的,用小手给她抹泪,奶声奶气的劝说:“太奶奶,不哭,眼痛,好丑。”
“太奶奶是高兴的,让她哭吧。”殷东倒是能理解古青叶的心情,无论她嫁给了谁,她都是古月族的人,是月部落的血脉。
这座古城,曾经属于月部落,一直被北川族占据,而被迫改名的古月族人,从小被洗脑,一直以复兴月部落为使命。
这种使命感,在古青叶脑海中早已根深蒂固,哪怕她因为月霓的事情,对族里失望,带着一家老小跟族里划清界线,要回老殷家放祖归宗。
但,古青叶的使命感不会消失。
在发现殷东真的夺了北川城时,才会激动得哭起来。
死了又死
等古青叶哭过之后,殷东的丑话也要说在前头:“大奶奶,这座古城,我不会给古月族的,要交给华国军方。在秘境通道关闭之前,这里只能属于华国军方。”
網遊之箭破天穹 吃點後悔藥
古青叶也清楚,只是眼里有一抹失望之色。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秘境通道关闭了,就可以交给古月族了,是吧?”
就算秘境通道关闭之后,殷东跟华国军方的人都会离开蓝幻界,管不了北川城的归属,但是,在他们离开之前,就把完好的北川城交给古月族,却能让古月族占据优势。
古青叶很快转变了态度,主动说:“古城有护城大阵,阵法核心在城主府的地下密室中。不过大破灭时代之后,地下密室就不能开启了。古城的阵法一直都是自主运行,但,能发挥作用的只有防御阵。”
“这个古城有阵法屏障吗?” 殷东的精神力延伸而出,在城市边缘隐约触及到一层无形的能量涟漪。
商梯 釣人的魚
古青叶说:“据族里古藉记载,古城阵法一直是自主运行,阵法防御也只是开启普通级别,凶兽,危险的植物,魔气之类的气雾,都会被阵法屏障隔绝。”
殷东疑惑的问:“就不说我带进来的这些恐龙,城里本来就有凶兽的吧?”
他记得很清楚,先前他跟北川珏进内城时,北川铁卫骑的铁棘兽都是高阶凶兽,也是从城外进来的,怎么没见古城大阵挡在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