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重返饑荒
小說推薦末世之重返饑荒
唐末凭着乔瑾留下来的记忆很顺利的找到了乔家,毕竟乔瑾在从前的17年里,除了在学校,剩下的时间大部分都是待在家里。
乔瑾的家看似是在一套公寓楼之中不是那么起眼,但是这不过是乔爸乔妈为了保护女儿的障眼法,实际上这一栋楼都被乔家买了下来,虽然说他们也只住一层,但是其他层也并没有人住。
乔家在第7层,电梯坏了,为了不吓到乔爸乔妈唐末还是老老实实的爬了楼梯,不然按照她的本意是打算直接从窗户那飞上去的,对她来说还要更加方便一些。
不过当唐末爬上了7楼之后,却发现家里的大门是完完全全的敞开的。
坏了。
这是唐末心中第一个想法。
那异兽不会还会爬楼梯吧?这要是硬生生的爬上了7楼……
不过当唐末走进家里的时候,心却是落下了一大半,整洁的家里完全不像是进了异兽的样子。
而冰箱里的食物早就空了,看样子是乔爸和乔妈在把家里的食物吃完了以后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离开这里出去寻找食物。
自己还是来晚了一步……
唐末仔细的查看着这个家里的一切,想要弄清楚乔瑾的父母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他们既然已经没有食物了,那么离开了这里,在外面如果遇到异兽的话又能保护的了自己吗?
这一切都是未知数,唐末心中担忧不已。
乔爸乔妈的安全现在对于她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他们遇难了,自己就不可能完成乔瑾的心愿,那么到时候自己会直接被抹杀,还是永远的留在这个世界里出不去,一切都是未知数。
不可以,外面的世界妈妈和弟弟还有秦岭,小桃林羽,还有那么多还心存着希望等待着她平安回去的人,他们全部都在等着自己。
唐末有些心神不宁的跌坐在沙发上。
鳳儀歸來:毒醫絕色 黎子音
她从来到了这一直都很有目标,每一步她都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
而现在这种情况她不是没有预料到,但是亲眼看见了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她在这里面待的时间越长,外面的那个世界就越危险。
那个世界的温度正在一点点的下降,她不再的日子里保护罩也不知道能够维持多久。
这个世界和她原本的世界的时间流速又是怎么样的,难道她真的要在这里找上乔爸乔妈几年吗?
她原本的计划就是从那深山中出去,然后回到乔家,用精神力治疗把乔母的病治好,无论她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唐末都有信心能够给她治好。
但是现在茫茫世界让她去寻人,实在不是一件简简单单几天甚至几个星期几个月就能够轻松做到的事情。
不过……
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不是吗?
既然自己选择了来到了这个幻境空间做任务,就已经做好了出不去的准备不是吗。
盛寵之毒妃來襲
本来时间就不多,她更要抓紧时间才行啊。
專屬暖夫別想逃 冬蟬
只要她能够完成两个世界的任务,外面就有救了,大家就有救了,一切就都可以回到最初的样子了。
唐末握紧了自己的双手,重整起旗鼓来。
而在这个城市的另一边,也就是唐末刚刚离开的地方……
齐家。
齐家铭站在自己家门口,举起了手想要敲门,却又迟迟不敢落下。
他不在家这么久的时间,爸爸妈妈还好吗?会不会已经离开了家?
如果家里要是没有人他该怎么办?又要去哪里找爸爸妈妈?
近乡情怯,越是在巨大幸福来临之前,人越会觉得害怕,那幸福会不会不稳妥。
要不是身后还晃悠着那悠哉的异兽,齐家铭还真的准备在外面待上个一时半刻了。
咚咚咚
穿越成草包五小姐:絕色狂妃
手最终还是敲了上去。
其实齐家的门原本是密码锁,齐家铭是有指纹的,不过现在世界已经不通电了,倒是已经恢复了最原始的开关门了。
“是家铭回来了啊?”
“您是?”
看见开门的是一个不认识的人,齐家铭瞬间起了警觉心理。
“我爸妈呢?”
“家铭你爸妈都在家呢,先进来再说。”
男人警觉的看着外面的吃饱喝足悠哉游哉的游荡着的异兽,心中庆幸。
还好自己和老齐用最后的粮食把这些怪兽给喂饱了,不然家铭怎么能够安全的到家呢?
如果唐末此时此刻在这里,就能够认出来,齐家铭眼前在开门的男人正是乔瑾的父亲,乔治林。
女人你竟是我的初次
不过就因为一念之差,唐末最终还是错过了和乔治林的相见。
“爸爸,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齐家铭坐在沙发上看见面黄肌瘦的父亲和虚弱的母亲担心的问道。
他们家是做食品生产声音的,家境殷实,就算是末世了也不应该短短的几个月父母就变成这个样子啊。
“儿啊,你回来就好,你回来就好,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看见许久未见的儿子,齐家铭的母亲拉着他的手嚎啕大哭了起来。
“是爸爸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
看见齐家铭母亲这副样子,同坐在客厅中的两个大男人都跟着忍不住的抹眼泪。
他们太清楚齐家铭的母亲是为了什么事情在和儿子道歉了,而这件事也是他们每个人心中难以言喻的痛。
明知道自己的孩子被困在那深山之中缺衣少食孤立无援,但是自己为人父母却什么也做不了。
最开始的时候还能够用直升机给孩子送些物资,但是后来这些肉龙的出现彻底的让世界陷入了恐慌之中。
没有人再会帮他们运送物资,也没有多余的物资能够运送出去。
到处都是这吃东西的怪物,人为了自保只能不断的把食物丢给他们只求得自己活着。
“妈,你别这样说,我怎么会怪你呢,我不在的这段日子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齐家铭握紧了母亲的双手,他从小生活在父母和睦的幸福家庭,生活无忧,他当然知道自己的爸妈到底有多爱他。
就算当时在深山里没有等到救援,他心中也清楚一定是客观情况不允许,自己的父母是绝对不可能放弃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