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
小說推薦戰場合同工
“还是你聪明,我要是有你的一半潇洒就好了。”林锐怔怔地看着这个胖老头。
“我再给你最后一个忠告。秘社的真正可怕之处,并不是在于他们的武力有多强,经济实力有多庞大。
他们的可怕之处在于,他们的渗透能力,他们和各方面所建立起来的错综复杂关系。
这其实就像我们这些私人军事公司一样。你以为我们这些私人军事公司之中,混得最好的,就是最能打的吗?
当然不是。就算你再能打,也是匹夫之勇。真正最好的私人军事公司并不在于有多能打,而是在于他们是否和其他各个层面建立良好的关系。”龙正午拍了拍他的肩膀。
“时代变了,小子。但有些东西永远不会变。那就是把各方联系起来的利益。
秘社组织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们懂得利用自己的实力,跟西方大国对一些高层人物建立良好的关系。
这些人和秘社组织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关系网,从而触一发而动全身。
这也是你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
你斗不过他们,是因为你没有这样的根基。另外这也是你活下来的原因。
银狼米歇尔从来没有把你当做真正的威胁,或者说你依然对他具有利用价值。否则的话,从你发现他的真正身份那一刻起,你就该死了。”
神秘冷少的賠心交易
龙正午从林锐的手中接过了。那个钓鱼包,“就送到这里吧。以后再有事的话,去我店里找我。
我最近新请了一个厨师,擅长地道的广东海鲜。有空的话,你真的应该去尝尝。”
林锐站在原地,看着龙正午离开,点头道,“谢谢。”
仙佛三國
“记住,你现在还没有资本跟人家叫板。好好的活着吧。”龙正午挥了挥手,上了自己的车,驱车离开。
下午的时候,林锐回到了在佛罗里达的落脚点。
就算是将岸和叶莲娜看到他回来,立刻问起他和龙正午见面的结果。
神級主播
金窩藏貴妻 寄秋
“龙胖子已经置身事外了。而且他也明确表示帮不上什么忙。唯一的好消息是,我相信银狼米歇尔应该不会对他动手。”林锐回答道。
“我觉得未必。银狼如果真的是秘社大公,那恐怕他不会放过知道他过往信息的任何人。
龙正午虽然跟他认识了几十年,但银狼米歇尔未必会念及旧情。”叶莲娜有些担忧道。
“倒也并不是因为银狼米歇尔念及旧情。而是龙正午的态度决定的。他既然已经决定退出,就是真正彻底的退出了。
银狼米歇尔知道他不会再对自己形成威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主动招惹龙正午的话,反而是不明智的事情。
乖妻要奪權
神秘老公,寵寵寵! 顧涼
專職護花高手 長弓對月
银狼米歇尔和龙正午都是聪明人,几十年的合作,让他们早已摸透了对方。他们都知道彼此的选择。
所以银狼不会动他。”精算师将岸想了想道。
“没错,就是这样。”林锐点头道,“不过龙胖子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帮我们。因为他才知道银狼和秘社可能有关联的时候,就已经在刻意疏离这一切。甚至不惜以退休来换得平安。
所以这一次他也真的帮不上我们什么忙。而且我感觉,即使他知道一些什么,也不会告诉我们。
所以我也没有继续追问,因为这样做有可能会让他身处险境。”
我們的距離gl 夏晨夜
“但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有任何办法来追查银狼米歇尔的消息了。”叶莲娜有些无奈地道。
“我倒有一个主意。如果通过龙正宇那边追查不到,或许我们可以试试冯。”精算师将岸,想了想。
“艾尔伯特·冯?”叶莲娜皱眉道,“银狼米歇尔的那个儿子?”
精算师将岸点点头,“之前我们在俄罗斯救了他。后来埃尔伯特也加入了黑岛公司,甚至有一段时间他跟过我们 O2小组。
黑岛公司解散的时候,这个人也没有了消息。我觉得我们如果找到这个人,也许就能找到银狼米歇尔。”
“恐怕这也不是什么好办法。银狼米下突然消失,埃尔伯特·冯肯定也是跟他在一起。”林锐叹了一口气。“以秘社组织的做法,我们恐怕也不会找到任何关于艾尔伯特·冯的消息。”
“这就比较棘手了。原本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龙胖子。现在龙胖子拒绝提供帮助。我们就真的一筹莫展了。”叶莲娜叹了一口气。“要不然我们再找找他?”
“没有用的。再说龙胖的子自己也有难处。他已经退休了,而且有家有小。我们强迫他说出银狼可能所在的地方,恐怕会害了龙胖子
再说,你觉得龙胖子,会是一个被强迫的人吗?”林锐摇摇头。“这件事我说了算。龙胖子那里就到此为止了。关于银狼米歇尔的下落,我们另外再想办法。”
“我倒还有一个办法。”精算师将岸突然低声道。“或者说是一种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林锐问道。
“我们首先来想想,银狼为什么要放弃黑岛公司?这毕竟是他在非洲经营了好几年的结果。
虽然他经营黑岛公司,是为了从侧面帮助秘社。通过佣兵来做一些秘社不宜出面的事。
但也没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整个黑岛给解散了。因为不管怎么看,黑岛公司依然是具有利用价值的。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把整个黑岛的高管层全部带走。”精算师将岸仔细分析道。
“那你是什么看法?”林锐问道。
“我觉得这件事应该还是跟他身份暴露有关。秘社大公从来不公开露面,所以关于他的身份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谜。
而这一次银狼米歇尔作为秘社大公的身份终于暴露了。对于他这么谨慎的人来说,自然就要排除一切隐患。
所以解散黑岛公司是一个被迫选择。其目的就是为了继续隐藏他的身份。”精算师将岸,继续道。
道門女侯之血色飄香 徐家JJ
“应该是这样的。”林锐点点头。
“要隐藏身份,自然需要假身份。不但需要假身份,可能还需要一些更加极端的措施。比如改头换面,以全新的身份出现。”精算师将岸看着林锐道。
“你的意思是,难道……”林锐沉吟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