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風殘劍
小說推薦寂風殘劍
原来刚才吕凌寒从岩壁上滑落下来的时候手部有所划伤,再加上刚才对付蛊虫,被蛊虫含有剧毒的血液侵蚀,此时的吕凌寒命在旦夕!
段干笈先给吕凌寒服用了一粒解毒丹,暂时压制住他体内毒性的扩散,然后背着他前去找王沧海,只希望这一位武林第一神医能够帮吕凌寒解毒。
段干笈回到了石膏花大厅问道:“神医去哪里了?”
吕凌寒一指右边,段干笈就立刻带着他前去找寻王沧海。
谁料没走多远就碰上了王沧海等人。
原来前面是一个蛇窟,王沧海走到了尽头又折返回来了。
段干笈把吕凌寒如何受伤的事情说了一遍,王沧海立即给吕凌寒把脉,然后松了一口气道:“还好,那‘麒麟蛊’毒尚未成形,否则他必死无疑。”
狂鳳傾天下
李察道:“那王兄赶紧给吕堂主疗伤。”
戀著多歡喜 空空如氣
“不急。”王沧海道:“我们先回去,要治愈他的伤,需要那些石膏花。”
众人回到大厅当中,王沧海把石膏花加上一些解毒的草药敷在了吕凌寒的伤口处,再用布条缠好道:“只要休息几天就能好,庄主、子通,你们快带他回去。”
李察点了点头道:“好。”
于是李察、邓陵子通二人带着吕凌寒向外面走去,可是没想到,他们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那扇青铜大门,竟然自己关上了!
而石膏花大厅当中,段干笈道:“我看梦师兄他们去了中间的通道,还没回来,莫非宝藏就在里面?”
“我看很有可能。”鬼三道:“我们这就去和教主他们汇合。”
三人顺着中间的通道一路前行,越走越宽敞,到最后他们看到一块金砖在昏暗的地方闪烁着光芒。
“哪里来的金子?”段干笈道:“莫非我们到地方了?”
鬼三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在最前面,想要说些什么,可总是被咳嗽声所吞噬:“你们……咳……咳咳,快……咳……来看……咳咳……”
段干笈和王沧海急忙上前,只见眼前是一座辉煌的宫殿,而宫殿前面是一道宽阔的道路,就算是并排行驶四驾马车也没问题!
而在道路的两边则是两只一人多高的狻猊,在狻猊前面则是一排碧绿的大树!
这地方怎么会有树呢?那些根本就不是树!而是一块块上等的翠玉!被雕刻成了大树的模样,而在大树之上,却是用金叶子和玛瑙、宝石点缀的。
而整个通道,以及宫殿,全部是纯金打制,就连一向自诩不爱人间财富的鬼三看了,也是有些心动。
不过段干笈和王沧海倒是没有那么多想法,他们关注的,更多的是宫殿前的四人!
不错,徐子涵、暗夜、梦、纳兰若刚一到这里就开始互相对峙,谁也不让谁。
而且从情况上来看,暗夜这一边,比徐子涵这一边要弱很多。
暗夜一拱手道:“兄台,这地方所有的财富,我都可以给你,我只要这大殿当中的蓂荚,可好?”
“这正是我想说的。”徐子涵剑已出鞘道:“动手吧!”
纳兰若杏目圆睁,恶狠狠地看着徐四海,仿佛要将他千刀万剐!
徐子涵冷笑一声道:“原来你的优雅,竟然也可以在瞬间变为狠毒!”
“挡我开天教路者……”纳兰若沉声纳气,手中短剑一指徐子涵道:“死!”
“你的对手,是我!”梦手中长剑半出,虽然还未完全出鞘,但凌冽杀机,已如寒风拂面,刺肌破肤!
眼看纳兰若就要和梦打将起来,可是暗夜的一声笑却打破了尴尬:“哈哈哈,我们何必如此针锋相对呢?第一,蓂荚不一定只有一棵,第二,只有我们联手才能打开这宫殿的大门,不信二位可以试试,看能否打开这个大门。”
徐子涵冷笑道:“看来你知道的也不少!”
“不是多少的缘故。”暗夜道:“当年藏宝藏的时候,吴越主管陷阱,而漳泉主管藏匿宝藏,所以你能带我们平安躲过所有的机关走来,而我却懂得怎么打开这道门。”
“我来试试。”段干笈走了出来,来到汉白玉打造的门前,双臂使出十成功力,悍然一击!
却没想到只是震落了无数灰尘,而宫殿和大门,却纹丝不动!
王沧海和鬼三也都走来,王沧海来到窗户前用力推了推,发现这些窗户都是死的,根本推不动。
“看来你说的不错。”段干笈道:“没有特殊的办法,我们根本进不去。”
“我有办法。”鬼三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然后从布袋里取出几根铁棒,他当即组装,不一会就变成了一件极为特殊的物品,这正是当初他找人去打制的铁器!
“这什么东西?”梦问道:“好像铁钩,可为什么是直的?”
“此物名叫拐钉。”暗夜道:“传破这种金刚墙自来石!鬼三,开门!”
鬼三一点头,把拐钉从门缝里插了进去,然后一扭,扣住了门后面的自来石,然后一用力,只听门后面一声巨响,随之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
当金刚墙打开的那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只见金碧辉煌的大殿之内长有一棵低矮的灌木,灌木的整体呈蓝色,而在它低垂的枝条上,一样类似豌豆,但却是金黄色的物体在上面挂着。
那就是蓂荚!
只不过这还不是让大家为之惊讶的原因,让大家感到惊骇的是,在蓂荚两侧,坐着两个头戴黄金面具,身披黄金色盔甲的女子!
而且她们正直勾勾地盯着暗夜等人!
暗夜一惊,斥问道:“你们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一人冷笑一声道:“你还真是好笑啊!闯入我家里,还问我是谁?”
梦一愣,然后不敢置信道:“你是灵儿!?”
“不对!她不是灵儿!”王沧海一语道破了真相道:“她是钱弘俶!”
“啊!”纳兰若大惊道:“吴越国末代帝王!”
“不错。”王沧海一指另一个女子道:“想必你就是王延政吧?”
“好眼力。”叶宛海冷笑一声道:“竟然看出了我们的身份!”
“借尸还魂?”段干笈淡然一笑道:“有点意思!”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李察带着吕凌寒回来了:“不好了!青铜门被关上了!”
染盡天下 淺醉莫染
“今天,你们都要陪葬!”叶宛海冷哼一声,杀至暗夜面前,一推掌,便是千钧重力!
暗夜掌纳混元,一招“翻覆天地”,将叶宛海的掌力推移到了一边,只见一尺多厚的金墙,轰然倒塌!
死神代理人
大殿的一面墙壁摇摇欲坠,金瓦不停地从屋顶上落了下来。
而众人在抵挡叶宛海和钱灵儿招式的时候,也在躲避从天而降的金砖和金瓦,毕竟这些东西都极为沉重,被如此打一下,那可受不了!
段干笈使出魔锋,在空中划破一道虚影,紧接着怒喝一声:“戮天一线!”
“找死!”钱灵儿不屑地一笑,然后双手并立,十指微曲,之后一声咆哮,犹如一条毒龙,杀将而来!
李察手中长剑在空中一挑,一式“路行八千”,挡住钱灵儿此招。
而段干笈也极快的变招,一式“疾风破浪”破了钱灵儿的招式。
而就在这一瞬间,钱灵儿竟然清醒了片刻,她诧异地道:“圣魔,你们怎么在这里?”
李察一愣道:“这是怎么回事?”
“是七星针!”梦道:“琦晴为了帮灵儿止痛用了七星针,暂时封住了她全身的经络,想必就是这个原因才让她不那么轻易的受控制。”
“那这太好了!”李察欣喜道:“我们可以逃出去了!”
神上 無為秀才
段干笈问道:“灵儿,你可知道这地方还有没有别的出口?”
“有!”钱灵儿一指那大殿之上的座位道:“就在那座位之下,还有一个地道!”
化工大唐
徐子涵趁叶宛海和暗夜缠斗之际,夺取了蓂荚,然后上前推开了座椅道:“快来!”
众人跟着徐子涵进到了通道之内,而王沧海最后才进去,临走之时他一掌打碎了头顶上的金柱,“轰隆”一声,整个大殿再也承受不住,直接倒塌!
暗夜怒吼道:“剑门杀神!我就是作鬼也不放过你!”
洪荒之亙古 大道審判者
徐子涵等人顺着地道急急而行,很快就看到了亮光,然后从护珠塔里出来了。
吕凌寒赞叹道:“谁能想到,这护珠塔的地宫竟然联通着地下的宝藏?”
“这世上不会再有什么宝藏了!”王沧海一叹气道:“也不会再有开天教了。”
徐子涵心情激动地握着蓂荚,他甚至能想到自己妻子再度站立时的欣喜。
誘入婚局,娛樂圈大亨惹嬌妻
可就在大家都以为结束了的时候,异变再起!
只见远处地表之上猛地隆起一道突起,随即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喝响起:“休想带走蓂荚!”
众人一看,竟然是叶宛海!此时的她竟然毫发未损,实力更加惊人!
王沧海、段干笈、李察瞬间站了出来,挡住了叶宛海的攻击,可不料到,暗夜和纳兰若也从那叶宛海造就的破洞里爬了出来。
暗夜从一旁绕了过去,然后趁徐子涵不注意,一把抓住了蓂荚!
徐子涵大怒道:“你敢抢蓂荚!我就让你下地狱!”
“我看是谁会下地狱!”暗夜一声呼啸道:“快快出来!”
然后众人就见房安容和虞畅想带着人杀来,和徐子涵打斗起来!
而李察、王沧海、段干笈因为要对付叶宛海,不能抽身,邓陵子通武功太弱,吕凌寒现在又不能动武。
唯有梦前去帮忙。
俗话说得好,猛虎架不住群狼,徐子涵和梦渐渐体力不支,很快就要败下阵来,而徐子涵眼看不妙,他把梦推出了战圈,自己一人和开天教五大高手硬拼一招,然后仰天吐红,死在了当场!
“大哥!”吕凌寒和梦一声惊呼,眼看着徐子涵倒在了血泊之中!
吕凌寒大怒!施展天非一叶唯一的一招攻击绝学“森鬼魔狱”!
只见吕凌寒手中铁剑莫名发动,随即如同流星划过天际,接着,轰然坠地!
流星带来的是满天的尘埃,而剑带来的却是满天的鲜血!
开天教所有的人当即陨命!唯有暗夜五人武功深厚得以幸免,但也是重伤。
暗夜一挥手道:“撤!”
而叶宛海见蓂荚被暗夜带走,随即追赶上去,暗夜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叶宛海去人多的地方,而现如今只有孤鸿堂那边人数最多!
暗夜刚一来到令狐擎汉面前,叶宛海随之而来,阴魂不散。
令狐擎汉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眼看就要毙命在叶宛海的手下,可司马秋寒上前催马,挡了一招道:“来着何人?”
“她是你的钱灵儿!”暗夜道:“当心别伤到她了!”
就在司马秋寒一愣神的功夫,叶宛海猛然到他面前,手如钢铁一般穿透了他的胸膛道:“死!”
司马秋寒的死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的人纷纷逃避,暗夜眼看再也躲不过去了,一怒之下服下了蓂荚道:“我就算是吃了蓂荚,也绝不给你!”
而就在暗夜服下蓂荚的那一刻,叶宛海忽然恢复了正常,她喃喃自语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的结巴怎么好了?”
不过叶宛海还没来得及高兴,因为她发现眼前的暗夜忽然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只见他的四肢越来越小,白色的发须也都变成了黑色,然后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婴孩!
纳兰若赶紧把暗夜抱在怀中道:“快跑!”
可是一个人冷笑一声从远处走来,正是秋雨桐!
他带着那三百精英到了道:“房兄弟,多亏了你的计策,才让我保全实力来一场反击,不然我们一辈子就要待在暗夜手下了!”
“可笑啊!”房安容道:“堂堂开天教的教主,竟然变成了个小孩子!说出去谁信呢?不过这也是天公作美,以后这开天教就是你我的了!”
“你们竟敢背叛开天教!”虞畅想大怒道:“你知不知道这是杀头的死罪!”
“可是现在要被杀头的是你们!”房安容从腰间拿出一柄剑刺向虞畅想。
眼看虞畅想就要死在房安容的剑下,可就在此时,一个人站在了虞畅想的面前,替她挡住了这一剑。
这个人就是邓陵子通!
房安容诧异之下,顿了一下,而就是这一下,给了邓陵子通反击的机会!
他伸手扭断了剑刃,然后从自己胸口处拔了出来,再一反手,刺穿了房安容的咽喉!
邓陵子通冷然道:“你真的很该死你知道么?”
房安容瞪大了双眼,他到死也不瞑目,到死也想不到一个人竟然会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虞畅想也是惊讶的只能说出来一个字:“你……”
“别误会。”邓陵子通释然地一笑道:“我不是在救你,而是在拯救自己的信念。”
而就在邓陵子通救下虞畅想的时候,纳兰若就已经把暗夜偷偷带走了。
秋雨桐想要去追纳兰若,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紧接着,一柄铁剑贯体而入体!
吕凌寒把剑拔出来,秋雨桐当即倒地,而吕凌寒却把剑插在地上,扶着剑柄不停地在喘息。
梦问道:“你是不是用了天非一叶的最后一招?”
武俠世界逍遙行 微笑啊微笑
吕凌寒很是淡然地一笑道:“是啊,从此之后我可就真的解脱了。”
王沧海也走了过来,不过他很意外,因为他发现邓陵子通跪在了自己面前。
“你这是干什么?”
“我想拜您为师,学习医术。”
花吃了那妖獸
“为什么?”
邓陵子通痛苦地一叹道:“因为生命,太过于脆弱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