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鷹展翅
小說推薦零鷹展翅
天信从手术室出来了,天兰在门外,看到他父亲一脸的无奈,很伤心。她赶快上前问怎么了,天信知道他女儿的心思,语调很平缓的告诉他们,没有什么事,他的生命是保住了。
他想往下说,可是看到他女儿的那种心情,也就止住了。
接着说:就等着手术结束吧,这个不用担心了,担心也没有用。
最后他说的是那么小声,好像是给自己说的一样。
天兰还是不放心,想问:事情怎么样了,可是砍刀他父亲那样的延伸,也只好听他父亲刚才说的,等着。
天信把吴亮和严身寸给叫走了,他们来到了天信的办公室,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尘土都成层了,还好的是,他在走之前,让人在那些沙发上盖了一层布。
天信这个时候也很伤心,他让他们俩坐下之后,等了一下,说:唐零的命是保住了,只要中间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住上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他说到这里停住了,吴亮听到这里也高兴了,严身寸也松了口气。
可是。。。。天信这个时候打断了他们的思绪。又把他们带到了紧张的气氛中。
重劍無敵
可是他已经不是你们认识的大哥了,这个问题没有任何的办法解决。
他们俩愣了,相互看了看在之后,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吴亮问着: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俩看着天信,天信也很无奈的说:要是他能够被救活,很有可能就回失去失忆,要是不开刀,他就。。。。
天信伤心的不在说什么了。
天信的意思和明确,要是活着就要失忆,要是保留他的记忆,那么只有死了。
吴亮和严身寸很迷茫,这样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可是这个可是他们的大哥,要是没有了记忆的话,如何领着大家在这里混。
天信也有他的打算,这个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要是是手术成功,他是没有任何生命危险,记忆是真的没有了,我想这个事情你们不用担心了,他是有可能恢复记忆的。
大概要多少时间?吴亮问。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要是有个好的环境,加上合理的治疗的话,可能会快点,但也不好说。
天信这个是停住了,等了一会接着说,我想带他走,亲自去治疗,不过这个事情不要让其他的兄弟知道。
逍遙農夫
你是为了他的安全,这个是个好主意。不过你要去那里给他治疗。严身寸这个时候问着。
这方面的事情我会尽快的安排,你们首先要做的是,保证他的安全,特别是在这几天,因为他可能和虚弱,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保护好他是最重要的,等我找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会秘密的把他给送走。
天信叔这个安全你就放心,我会一直派最得力的助手来保护他的。吴亮这样保证着。
严身寸也说:这个不是问题,我的人可以在这个地方住下的,正好这个地方有个局子。
好,那我就放心了,你们要小心就是了,其他的事情我也不多说了,你们看着办吧。天信这样吩咐完之后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手术很长,不过很顺利,并且一切都很好,唐零的身体本来就很好,这就让他的病情没有像普通人那样,他是很顺利的就撑过去了,只要好好的修养,以后没有任何的问题。
人間仙路
吴亮没有走,即使是唐零已经过了危险期,他要亲自在这里守候,他这个时候更相信自己,其他的人的背叛,他看的太多了,也没有什么值得相信的了,自己才是最可靠的,他让戒酒戒色都来了,这些兄弟才是最可靠的。
田武也来了,他带来的消息是,虎帮的老大于凯找他,说要解决虎帮和蛇帮的问题,吴亮已经完全不相信他们了,但是他不好和他们翻脸,要是他们真的合起来打鹰帮。谁都知道,鹰帮是没有任何胜利的机会的。
还好的是于凯遵守了他和唐零的协议,没有攻打鹰帮,梁儒唆使他要把鹰帮给攻打下来,于凯为了安定兄弟,说要大家过上好日子,他是不同意的,其实很简单,这个时候要是去攻打别人,也有可能被其他人把自己给干了,这个谁都无法保证,因为他现在还不是完全的控制着,曾经的这些小弟。没有一个人愿意当螳螂啊。
最后于凯想了个好的办法,那就是把这个事情拿到桌子上来,好好的谈判。
吴亮也知道,不和他们谈判也没有办法,但是他不打算妥协。
回去告诉了狂哥这个事情,狂哥也知道了唐零的事,他也知道要是可以和平解决的话,早就解决了,但是现在,要想和平的解决,不可能的事。但是谈判我们去,我们的条件也不是很高,把梁儒交给我们解决就好了。
吴亮就带着田武和鸡肋去了,他们是在解放路的尽头,这样对谁都有好处,这也是吴亮的要求,他们同意了。
他们都带着兄弟去了,谁也不想在这个谈判中吃亏。
于凯就是和事老,可是他没有这个本事,控制局面,他们见面之后,吴亮和梁儒坐在对面,于凯坐在中间。
于凯说,我们开始吧,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讨论。但是不要在我的地盘上打,要是你们违反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吴亮说:我们的大哥在医院那,这个事情怎么算,梁儒你要是自己解决的话,我没有任何的话说。
梁儒笑着,要是可以这样的话,早就解决了,也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你们大哥受伤,是他想攻打我们的结果,这是他自己为了这个付出的代价。我们就算没有这个事情了,我也不追究他的侵犯了,就这样算了,我们以后各不相犯,你看怎么样。
你他妈的放屁,我们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你说算了就算了。田武这个时候骂着。
梁儒看看他:那依你该怎么说。
香江一九八四 o成佛o
至少得给我们赔偿,你说算了,可是我们的损失大了。田武这个解释着。
不过吴亮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办法。但是他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人不要有任何的分歧,一旦有分歧,他人就有机可乘。
梁儒笑了笑,他是奸笑,他知道,对于赔偿他是没有任何的可害怕的,最多就是钱,虽然他们地方不是很大,可是他们的地方是很好的,有很多的生意,他们是很富裕的,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能够在这个地方如鱼得水,钱是万能的,于凯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
梁儒说,你开个价,只要是我能够付的起,其他的没有什么好说的。
吴亮这个时候看着田武,意思很明白,不要让他开口,可是他还是不顾吴亮的眼神,接着说,这个问题我们还没有想好,我们想好了在给你答案。
好,那我就不送了。梁儒这样说着,就站起来了,走了。
鴻蒙至尊道 天煞血少
把其他所有的人都凉在这里。
和事老于凯说,这个就好了,等你们开好了条件,我们在会合。他也走了。
吴亮当然也不会在那个地方呆了,他起身也走了,他首先去了医院,看唐零怎么样了,唐零还没有醒,不过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了,那里有戒色和戒酒,这个不用担心,他也就回去和狂哥商量这个事情了。
吴亮回去之后,压抑在心中的想法很快的就咆哮出来。
他对着田武,大声的喊着:我不是告诉你了,不要妥协,这个问题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你是怎么了。
田武这个时候也是很生气:你是大哥,还是我是大哥。
这句话把吴亮噎的半天没有任何的话说,他不是大哥,他是零哥的小弟而已。
他愤愤的离开了,狂哥喊他,他也不理会,径直的走出去了。
狂哥看到他出去了,喊也没有回来,他看着田武说:你不可以对他这样说,他本来就是个大哥,只是没有大哥的头衔而已,他不是唐零的大哥,也不是唐零的小弟,是你零哥的兄弟,兄弟知道不,唐零从来不会这样和他说话的。你,记住,以后要尊重他。狂哥教训着他。
田武也没有任何的办法,现在谁都可以教训他,以后他要让大家看他行事,很简单,他口服心不服。
我是想把这个事情好好解决了,零哥这个时候在医院里,我不想让他有任何的事情,要是我们在打起来,我想对他的病情有影响,到时候,我们的损失就大了。田武这样解释着他的想法。
狂哥也知道没有办法了,现在都这样了,也就只有等着唐零没有任何的问题。
朱門錦繡 秣陵樹
他们都还不知道唐零这个时候已经失忆了,更不知道的是,唐零已经醒了,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他躺在那里,看着天兰,陌生有熟悉。
天信知道唐零的生命,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了,唯一的缺陷就是他失忆了,他的打算和简单把他带走,离开这个本来就不属于他的地盘。
他吩咐着戒色和戒酒,让他们去做其他的事情,他计划着离开,而其他的人都不知道,他要消失秘密的消失,他给吴亮留了信,可是没用上。
吴亮这个时候来了,本来说好了他要把其他的事情给办好,这个时候是没有时间来的,可是遇到了天信,天信也不得不把他的想法告诉他了。
天信等着他答应,天信把信给了吴亮,吴亮看了之后,找了只笔,名字一改,变成了狂哥,天信还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調教太平洋 河馬散人
我也要和零哥离开这里。
听到这里天信愣了,说道,这个恐怕有点不合适吧,这里的事情还要你们解决了,唐零好了我在让他回来。
吴亮也不听他的了,快走吧,要是晚了,其他人就知道了,那就不好了。
天信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就让吴亮和他一起消失了。
等戒色和戒酒回来的时候,就只有一封信,狂哥的信。其他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去了那里,也没有人看见,这个是天信早就准备好的,他要悄悄的离开这里。
狂哥这个时候害怕是梁儒所为,就派人暗中的调查,一点音信都没有,也就是说,唐零他们是突然的失踪,没有找到,信上说的也清楚,天信为了更好的给唐零治病,他要找个好的地方,没有人骚扰,也有利于他恢复的地方,这个时候天信把唐零失忆的事情告诉了狂哥。狂哥看到这个事情,也就不在怀疑什么,把信烧了,之后就开始封锁这个消息,接着让田武和梁儒签订了和平条约,他们要和平一段时间了,过去的这些时候,他们太乱了,乱的已经不知道他们自己是为了什么,他们的兄弟也是很苦的,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也该让他们休息下了。
天信带着唐零和吴亮回家了,唐零没有在鹰帮留下任何的资料,他们根本就找不到他,资料上只是有唐零的名字,后面的全是白纸,后来狂哥把唐零在这个地方的事迹都写上了。
可是结尾他也不知道怎么写,他想了很久写上了四个字——除尽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