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难道就任由他在这里胡作非为吗?你看看他们送来的那些东西就知道,这些人各个都是贪官!”
长乐公主的眼圈中都包含着泪水,她何时受到过这样的委屈?
“公主殿下,驸马爷说过,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驸马是打算在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
武媚娘端着茶水缓步走了过来,递到长乐公主的手中。
此时此刻,也就只有她最了解赵寅的想法!
“什么意思?”
长乐公主接过茶水后,疑惑的望着她。
说了半天自己都没明白那小子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一直未开口的她却明白了?
“公主,驸马爷不是已经派人去打探这些人的底细了吗?只要断掉他们所有的财路,您还怕他们继续嚣张吗?”
武媚娘抿嘴一笑后,这才开口解释起来。
若不是从小跟着父亲学习兵法,她也不会明白这一招釜底抽薪的计谋!
“真的?”
絕世大邪神 琉璃明鏡
长乐公主有些不确定的望向赵寅,难道他真正的用意是这个?
變身手環
上仙,打劫!
“媚娘说的不错,他们出手阔绰,这些钱财显然不是正常所得!”
对于武媚娘的聪明才智,赵寅是早就了解过的,若非如此,又怎么可能当上一代女皇?
但长乐公主等人却完全不知,当下不由深深看了她几眼!
“你们不用这么看她,媚娘从小生出生在将门之后,对于兵法上的东西,肯定会耳濡目染一些,所以能够看出来这些,并不奇怪!”
为了防止自己的女人对这个小丫头有戒心,他这才耐心的解释了一遍。
“你会兵法?”
长乐公主有些疑惑。
在她的印象里,女孩子不是都读写四书五经之类的吗?
“从小跟着父亲,看了些皮毛而已!”
武媚娘莞尔一笑,眼神中闪过忧伤。
小时候,她十分调皮,就算打扰到父亲读书,父亲也从未有过一句责骂,反倒是耐心给她讲解书中的事情,虽然她当时不太懂,但她依然安静的听着。
现在她长大了,也能听得懂了,父亲却不在了!
“等有空的时候也教教我吧?”
长乐公主并未看出她的异常,继续说道。
“好,公主天资聪颖,定是一点就通!”
武媚娘赶忙对着长乐公主一礼,未敢再多说话。
“好了,都回去吧,仁贵调查也需要时间的!”
赵寅对着众人摆了摆手。
……
三天。
凭借薛仁贵等人的身份与手段,调查这几个人的经历,居然使用了三天的事情,还没有完全摸清,不得不说这些人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
“他们不是本地人?”
这些洛阳中首屈一指的人物,居然还是外来人员,这就奇了怪了。
“驸马爷,根据属下的调查,这个刘金山有些神秘,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但自从他出现在洛阳后,就是异常的高调,前几天跟他一起过来的那些人,都与之关系甚密,这些人来到洛阳后,很快就在这打下一片天地!”
快穿之Boss別黑化
说道这里薛仁贵的神情更加的疑惑了。
那些人他亲眼目睹过,虽然表面上表现的十分寻常,可是那深埋在骨子中的粗鄙是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的。
他真不明白这些人是怎么占领洛阳官场和商场的?
“上一任洛阳刺史是谁?”
赵寅看似不经意的询问起来。
“上一任刺史在推荐了刘金山之后,没过多久就身染顽疾,一命呜呼!”
茅山捉鬼公司
提起这个,饶是一向不玩心机的薛仁贵都知道,这里面有着太大的猫腻。
都市妖孽保鏢 妖十一
“有意思,吩咐下去,断了洛阳与外界的商业来往,本驸马倒是要看看,这些家伙能够翻起什么浪花?”
赵寅虽然说的轻声,而是他的眼底却闪过道道寒芒。
不用去调查,他也能够知道,上一任的洛阳刺史,必然是死于刘金山之手。
“是!”
薛仁贵拱手领命,直接下去传令。
洛阳现在对外的贸易,来源最大的地方无疑就是长安,只要暂时掐断两地的铁路,那么问题基本上就解决了。
“夫君,这么做真的会让他们着急吗?”
长乐公主不明白赵寅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凭借那些人的身份与地位,就算是断了他们与外界的贸易,恐怕也不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真正的受害者应该是洛阳的百姓才对。
“听过这样一句话吗?越有钱的人越抠,你说对不对,雨佳?”
赵寅说完后,神情古怪的望着长孙雨佳,这样的事情,这个丫头应该深有体会才是。
昆侖劫灰(昆侖傳說)
隱婚,千金歸來
校長萬歲 桃花老張
做为朝廷大员,长孙无忌无疑是最富有的,但是那个老家伙,绝对算得上是铁公鸡,一毛不拔!
“懒得理你!”
听到赵寅的话后,长孙雨佳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雨佳,你们又在打什么哑谜?”
长乐公主一脸迷茫的望着长孙雨佳,难道他们之间还商量过什么对策不成,为什么她一点都不知道?
“丽质,打个比方来说,就说岳父大人,在长安许多项目中都有股份,每天都有收入,而且还是不菲的收入,但现在突然出现了意外,不光是这些收入没有了,还有可能影响到其它项目,你说岳父大人会不会着急?”
拿自己人举例子,他不会有任何的压力,尤其还是那些异常悭吝之人,说出来更加的有说服力。
这一次长乐算是明白了,这个家伙压根就是一肚子的坏水,拐着弯说父皇的不是,好在父皇不在这里,不然的话,必定会训斥这个家伙。
……
“大哥,那个兔崽子是不是有些过了?要不要……”
盐商负责人赵老憨目光阴翳的说完后,直接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还不到那个程度,虽然我等不怕他,但是也没有必要将他给得罪死,这对我们并没有好处!”
刘金山打断兄弟的提议,事情还未到鱼死网破的程度,没必要冒险,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绝对不能因为这么一点点的小事而付诸东流,“来人,备厚礼,咱们再去见见这个小驸马!”
“大哥!”
其它几人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凭借他们如今在洛阳的地位,有谁敢给他们脸色看,莫说只是来了一个驸马,就算是当今圣上亲临,他们也是这个德行。
“不要小瞧这个年轻人,他的影响力绝对不低,不到万不得已,莫要冲动,除非你们打算放弃多年经营下来的产业!”
“记住了,咱们现在的身份,不再是土匪!”
刘金山说完后,直接踏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