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威無極
小說推薦道威無極
元真二人当先掠风而去,踏过遍地碎肉、血风重重,一近黑蛾巨尸前方立时被刺鼻腥臭噎住呼吸。
好在二人修为深厚,虽甫经激战仍不至于被强烈异味击倒,对视一眼便各自绕到尸体头前脚后,洞开法眼仔细查看。
二人之后,漫天数十道凌空飞旋的护身华光纷纷降落,如风飞飘絮般遁入地面。一时间风声旋转,光芒散作数十人影聚拢一处。
众人中央临风傲立着岿然不动的剑非我,以及遍体血色、相互扶身却仍是气势不改的澹台青阳与恨飘萍二人。
“好一场恶战。”沙哑声色淡淡传来,正是面色微有青白的醉春秋。
恨飘萍冷哼一声,玉指轻抬拂去眉间烟尘,“未见动手,倒会喊累。”
澹台青阳轻侧星眸,手指一拂唇角示意少女轻声,身形一挪轻轻摆开恨飘萍搀扶其人臂弯的手掌。
“青阳?”恨飘萍眼神一动,如冬月寒冰般磐丝不动的目光唯有触及澹台青阳时,方如春水般潋滟起波。
澹台青阳背手一摆示意无事,走入剑非我身侧抱拳躬身,“此番多谢剑盟主。”
“这般天衣无缝的攻势,本就是我与青阳宗主提前定好,剑某怎可一人贪功?”剑非我轻挑浓眉,微带霜白的鬓角上不时掠过道道残碎火星。
澹台青阳收起礼数,转身欲剑非我并肩迎向烈烈未退的热风,不顾道道血流浸透长袖流下臂膀。
血滴溅地的声音清脆可闻,剑非我淡淡一瞟地上轻溅的血色,“青阳宗主痛觉已失?”
超越維度的主宰者
“没有。”澹台青阳筋骨绷紧,隐忍的痛觉全被掩盖在如浩瀚云雾般深邃的眉眼之下。
此时少年目光所向,正是那扭曲的黑蛾尸体散开的巨大阴影。
巨尸犹自散发出逼人的腥臭,死而不僵的抽搐不时挑起崩裂的筋肉。
看定澹台青阳深如潭渊的眼神,剑非我心头掠过一丝阴暗的灵光,面上却未显露半分,袍袖轻挥转身向众人行礼,“诸位无恙?”
“原谅我等未能出力。”几道声音从人群中渐次传来,内有心虚的歉意和淡淡的松气,“战况一直无缝可寻,我等又修为不够,自保尚可,未敢贸然上前反而延误战局。”
立足江湖多年,此种讨乖言语剑非我听了无数,却仍是笑意温润,“哪里,众位无恙便好。”
澹台青阳任由剑非我以战局之主的姿态疗慰众人,如风中铜像般凝立不语。
恨飘萍亦不理会旁人,玉步轻挪闪至澹台青阳身侧,“青阳,还是尽快疗伤吧。”
澹台青阳星眸微眯,漫天炸碎的残火点点映在那双清亮如水却又深渊万丈的眼眸之中,如被兽口一举吞噬般瞬息不见。
“飘萍,你伤势如何?”并未转眼,澹台青阳声色亦有沙哑,阴沉如暗夜里掠过荒野的长风。
“无碍。”说是无碍,恨飘萍努力一憋方才把伤口抽痛的寒气吸回,暗暗掐住手臂上止血穴口。
澹台青阳虽是伤势不轻,脑中亦有些许混乱,单凭余光扫过仍是敏锐无比,“你身上之伤,多半为我所负。”
蛇女逍遙修仙路 舒顏羽
“嗯?”恨飘萍轻愣,随即板起冷艳面容寒声道,“入战拼杀,谁人能不负伤?我才不是专为你……”
话未说完,恨飘萍迎头撞上澹台青阳清冷侧望来的目光,咽喉重重一沉,登时再说不出一个字。
唯有淡淡飞霞,在少女冰雪艳容上氤氲散开。
澹台青阳看定恨飘萍轻红面容,蓦然微微一笑狡黠眯眼道,“飘萍女侠脸红起来,煞是好看。”
“你!”恨飘萍猛然回神,正要一记玉拳砸将过去,却见澹台青阳直接袍襟一摆动身前行。
少年所去方向,亦是那黑蛾巨尸扑地之处。
恨飘萍心中暗动,撇下众人跟定澹台青阳前去。
未到近前,一股烧焦死肉般强烈的腥味扑鼻而来,当即穿过鼻翼直击天灵,险些将澹台青阳二人弄晕。
不以情深度流年
大宋無疆 林半峰
“这怪物……”恨飘萍秀美紧皱,一拍澹台青阳肩膀道,“小心这腥味中掺有毒物。”
看了一眼遍地横流的黏稠紫血,其色毒艳甚是令人不安,澹台青阳亦不由面露三分凝重,“你不必近前。”
“我又不怕。”恨飘萍玉唇轻抿道。
“不是此意。”澹台青阳严肃起来之时近乎六亲不认,一身寒冰万丈之气,任谁也休想亲近半分,“我与那二人有些话说。”
但见元真与叶流虹两道身影就在前方,想及澹台青阳与他们的渊源,恨飘萍便心有灵犀收手道,“我就立在此地等你。”
“嗯。”澹台青阳轻轻点头,身形瞬移立时化风而去。
风声轻掠,元真正自掌运真气、神凝灵台感应巨尸周身气息,闭合双眼却是骤然一开,如刀锋般锐利无情的目光掠过眼角,“离此远些。”
超級商城系統
王牌自由人 愛開大差
網遊之妙手廚娘
“青阳也深晓道门功法,此种距离不会影响你们运转真气。”澹台青阳立在数步之外,目光在元真二人中间轻扫一个来回,便沿循黑蛾巨大身躯向上望去。
長夢君歸 墨竹
直看到那双圆睁的巨大血眼,饱聚无尽的兽怒和诅咒,似是随时都会再聚精元呼啸重生。
“真元散尽,已死无疑。”叶流虹沉稳声色淡淡传来。
元真点头,却未将运转真气的双手就此抽回,反而在隐隐加强真气的流动,“澹台青阳,别站在此处碍眼。”
“你并未看我,何处碍你的眼?”但见元真全神盯住手上冰蓝光华,澹台青阳冷笑一声,如锋言语毫不留情扔将回去。
“……哼。”早知与澹台青阳口舌交锋绝无胜算,元真冷面一板再不理他,唇齿微动似是在念某种奇特的咒语。
凭澹台青阳精妙修为、绝佳眼力,已无法分辨元真口中咒语,亦无法捕捉他身上特殊的气劲流转。只是这名修为高深的道者对着一具怪物尸体运转真气,意欲为何?
“青阳。”正自凝思,澹台青阳忽闻叶流虹之声,抬眼便见他走入身侧,目光甚是凝重。
全職抽獎系統 小城居民
那眼神恰似两尊磐石,立时将一股莫名压力堵入澹台青阳心头。
“不知如何称呼。”沉默一瞬,澹台青阳冷冷扬起锋利眉峰道。
“不必称呼。”叶流虹苦笑一声,轻摆手掌间力气微弱,长叹一声更似气空力尽,“你……”
魔獸吻上我的唇 舞清影521
“如何?”澹台青阳亦略略放松语气,清冷声色一如叶流虹记忆中那个风姿如竹的朗朗少年。
只是立在他面前的澹台青阳,已是人界九州内毁誉皆盛、一身江湖烽烟的「道临天下」之主了。
“流虹。”未等叶流虹说话,元真不知何时飞快收回法指,真气源源化为光雾旋回血脉之内。
一声低喝,叶流虹双眸一暗,重重拂袖转身。
转身一刻,他那似是刀锋欲出又似无限遗恨的目光被澹台青阳清晰看在眼中。
“叶师伯。”澹台青阳的声音在叶流虹转身一刻响起,音色虽低却有勾人心神之能。
听得这个称呼,叶流虹足步一顿,却未回头,“真是令人唏嘘的称谓。”
“你欲言又止,那就让青阳来说。”澹台青阳轻提一气,尽量使声音保持如冰般的平静,“未霁师兄、无瑕师姐,还有我师尊,他们可还安好?”
叶流虹微微仰头,似是要穿过浓浓血烟看破莫测天机。
澹台青阳看定叶流虹微微颤抖的肩膀,那是极力隐忍心潮的表现。
“青阳,你着实是……”许久,叶流虹长出一气,缓缓侧过一只阴影浓厚的眼睛道,“道魔一体。”
“嗯?”澹台青阳轻侧头颈,一道深含威逼的锐利目光猛射而去。
“修为精深,是为‘道’;手段毒辣,是为‘魔’。”叶流虹冷笑一声,“不过想及你所做之事,你成魔的趋势似是更加明显。”
“话说清楚。”澹台青阳表情不动,唯有冷酷薄唇淡淡吐出声音。
“你自己心中最是清楚。”元真的声音忽然插入,只见他早已收回周身真气,背对那狰狞的黑蛾巨尸冷冷对峙于澹台青阳面前,“也就是师尊那般旷世心胸之人,方能在此种情况下,仍要来助你。”
“大度相助的附加,莫非就是一连串冷嘲热讽的语焉不详?”澹台青阳剑眉一挑,一面紧盯元真开动慧眼,意欲在他身上寻找方才运转真气的痕迹。
元真却是冷哼一声,猎猎一甩衣袖冷然转身,“我看你的戏,能演多久。流虹,走!”
“是,元真师兄。”叶流虹微微颔首,冷扫澹台青阳一眼便与元真二人腾空而起,化光飞往众人中间。
澹台青阳虽是受伤,身法仍是超绝。若要当即动身赶上二人并非难事,但少年却临风立于当地,心中呼啸连绵。
“为何提及师兄师姐还有师尊,他们便是那般神情?”澹台青阳略觉恍惚,一按嗡嗡作痛的太阳穴虚声自语道,“我……做了什么?”
“青阳!”未及想开,一道雪色倩影闪过巨尸边缘,“那两个道者走了。他们与你说了什么?”
听及此言,澹台青阳眸光一凝盯了恨飘萍一眼,缓缓放下按捏太阳穴的手指。
抬头看定死不瞑目的黑蛾尸体,那血眼仍旧艳红欲滴,澹台青阳不禁抬手轻轻抚过黑毛刺扎的黑蛾躯体喃喃道,“如此呼之欲滴的鲜红……真的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