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異世當領主
小說推薦我在異世當領主
今晚埃尔森异常高兴,因为他终于等着斯登子爵给他放了一段时间的假期,有机会将自己养在外面的情人叫来自己的别院,准备度过几天美好的闲暇时光。
天道計劃 羽民
此时他正搂着自己妖艳的情妇猴急地准备睡下,但是突如其来的沉重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好兴致,纵然心中像百爪挠心一般难受,但是他还不是不得不忍着怒气准备看看是谁打扰了自己的好事。
吱呀一声,大门被他狠狠地拉开,放出去的线人那张卑微的臭脸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见是自己的手下找来,他终于不再客气,张嘴就骂道:“你个混蛋找人不会看时间吗?现在找我做什么?想死不成?”
线人心里也苦,酒馆还有一个煞星在等着他的回复,只能硬着头皮对自己怒火满盈的上司说道:“您让我留意的‘猫妖’今晚来到酒馆说要找您。”
“她这么快就来了?”听说是“猫妖”找过来,埃尔森心中一喜,但是随即又确认道:“她有没有说什么?”
“没……没有,只说要见您。”
听到这话的埃尔森有些摸不着头脑,心里直感到奇怪,按理说如果“猫妖”刺杀成功的话多少也应该有所表示,特别是她这么关心弟弟的话更可能提前和他说明以方便尽快交换。
“大人……”门前的手下又低低地唤了一声,“我现在自己想想,那个‘猫妖’实在有些奇怪。”
“奇怪?继续说下去!”
“是!属下发现她手上都是流脓的伤口和烧伤的痕迹,穿着打扮也很狼狈,而且似乎已经许久未曾吃上饱饭的样子。”
嗯?
許你一世安穩,伴我流年 不思風月
埃尔森心中一惊,已经逐渐意识到估计这次“猫妖”大约是无法带来什么值得高兴的消息了,甚至还有可能带来麻烦,所以瞬间就没了刚才的兴致。
瞅见自己主子似乎被自己说得不想去会面之后,经历了一次被“猫妖”教训的感觉之后的线人不由得心中叫苦,只能又劝道:“大人,还是去看看吧,万一她有什么其他消息呢?”
本欲回去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睡觉行动的埃尔森沉吟了一会儿,终究还是觉得不想要错过任何消息,何况说不定有个万一成功的几率,便砰的一声关上大门,回到房间更衣准备出发。
“猫妖”在酒馆内第三次喝完服务生递上的麦酒之后,终于在门口看到了一个畏畏缩缩的影子带着面色阴郁的埃尔森走了进来。
“情况如何?你别和我说你失败了。”
通天道尊 懶人姚
这次埃尔森心里有了底,便直接不客气地在她的面前坐下,开口就态度非常恶劣地问道。
霸道校草的戀愛攻略 彌與匣
“猫妖”兜帽之下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往常这个情况她绝对会让埃尔森尝尝断子绝孙是什么滋味,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毕竟还要有求于人,便也只能强忍住怒气道:“我暂时还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没有取得进展?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听到“猫妖”说自己没有进展,埃尔森直接打断了她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嗤笑一声嘲讽道,动作和表情已经越来越放肆了。
“我……需要一些……药品。”
“药品?”
对于她的要求埃尔森先是一阵疑惑,但是他马上就想起之前手下和自己说的一些事情,眼睛自然而然地就瞟到了对方露出的手腕上那些狰狞的恶心伤口,心中瞬间就明悟起来。
“你刺杀失败了?”
NBA建設主教 拼命貓王
契約總裁的惹火嬌妻
“猫妖”沉默了一会才回答道:“两次。”
“两次都失败了!”埃尔森夸张地惊呼一声,引起了一些酒客的注意,“那你这刺客还有什么用?你已经完全没有机会了!”
一般情况下一个刺客最容易得手的时候都是第一次进行刺杀的时候,一旦让对方有了警觉和反应的时间之后,刺杀的成功率和成本都开始变得让人难以接受,已经可以完全宣告失败。
像“猫妖”这边连续进行两次刺杀而且都差点成功已经能够算她是业务能力优秀了,但是无论如何都很难让人相信她还能够在第三次刺杀中取得成功,而且她本人也明白这个道理。
籃球小寶貝
“我只要一些药品,我能够向你保证下一次是最后一次刺杀。”
如果杀不死他,我就将我自己的性命搭上!
此时“猫妖”的心里已经暗暗下了决心,下次的刺杀一定是完全搏命的架势,不顾自己的后路和安全了,只为换来自己弟弟的自由。
然而事实却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埃尔森只是冷哼一声却并没有同意这个非常划算的投资。
“你还想要从我这里得到药品?”埃尔森嘿嘿一笑,“你还是回你的阴沟里去吧,不要再烦我了。”
说完这番话埃尔森一推椅子就要离开酒馆,情急之下被“猫妖”一把抓住。
“你干什么?放开!”
他不悦地瞪着这只烂手的主人。
“你真的不愿再给我一次机会?”
萌物校園
“我无比确定!”
獨家占有:盛寵替身女傭 渭北
然而埃尔森还是被“猫妖”强行按在了椅子上,他的手下只敢在一旁远远地看着,不敢上来将那个煞星拉开。
“很好!”
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猫妖”换了一种口气道:“我也不奢望你给我药品,但是还请你看在我两次操劳的份上让我见见我的弟弟。”
虽然她明白如果得不到很好的救治自己即使不死也会落下不少的病根甚至成为残疾,但是在最后她还是想要请求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弟弟最后一面,也算是了却了自己最后的一桩心愿。
起初被按在椅子上的埃尔森表情非常不悦,但是听到“猫妖”的这个要求之后他又开始像是听到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狂笑了起来。
“猫妖”暗感不妙,正想要开口询问就听埃尔森出声解释。
“你的操劳?还要和你弟弟见面?”
禍亂創世紀 淩舞水袖
他的眼中满是嘲讽的意味,嘴角含着冷漠的笑意忽然悠悠地道:“你已经没有弟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