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以情深共白首
小說推薦且以情深共白首
“可以了,医生。”张念曦挂掉电话,跟着医生来到了办公室。江寒的情况不容乐观,她必须要知道江寒的治疗方法是如何安排的,成功的几率又有多大。
武俠小鎮 一曲好詞
“张小姐,一般心肌病的治疗方案是移植心脏,但是经过我们专家组的讨论,觉得这一方案并不稳妥——首先,配型心脏不是容易找到的,再加上手术风险大,术后会产生排异反应,这无论是对病人,还是对医生都是十分严峻的挑战,每一个关卡都人命关天。综合江寒先生的各种指标和病情,我们建议使用左心肌切除手术。但是无论什么手术,都会有一定的风险,所以希望您和江先生要做好准备。不过也不要过于紧张。近期我们会安排手术,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医生的一番话,整整一天都在张念曦的脑海里重复。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她一滴眼泪都没有留下来。甚至连一分畏惧的情感都没有——如果连她都撑不住,那让江寒应该怎么办?
两个月以后,手术如期举行。进手术前,江寒将张念曦的手紧紧地握住:“我还没有给你戒指。”
张念曦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笑了:“好,等你做完手术出院以后就给我买——让我狠狠地敲你一笔,给我买一个鸽子蛋好不好?”
三國英雄之虎癡傳 星月涯天
这两个月里,张念曦几乎寸步不离江寒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没有人来打扰,江寒又把公司的事情全部扔给了陈明。在陈明累得像条狗的时候,江寒正坐在窗台上,怀抱着吉他,拨弄着琴弦。因为造型,江寒还固执的脱去了病号服,换上了白色的衬衫。
张念曦手上拿着一颗橘子,笑得温柔无比:短暂的两个月,尽管是在医院,他们却过得比蜜月还要甜蜜。所有的芥蒂消失,误会不再出现。他们美好得和世上所有相爱的人一样。到最后,两个人竟然挑选了婚纱。
你要什么都可以给你,盛大的婚礼,漂亮的婚戒,还有有我的一生,”江寒抬起头摸了摸张念曦的头顶:“要等我。”他改变主意了:人生短短,他想要和张念曦永永远远地,尽可能长久地在一起。只要可以达成这个愿望,他宁愿付出一切。
“我一定会等,别担心,”张念曦笑得好看极了:“我和小芒果,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都会等你的。”
“肚子里的?”江寒震惊地看着张念曦的肚子:“你是说?我们又有孩子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张念曦轻轻戳了戳江寒的额头,笑意嫣然:“等你出来我就告诉你。”
“好了,进去吧。”一边的护士将病床推向手术室。张念曦目送着江寒进去,直到门关上的最后一刻,张念曦的脸上都带着笑意——她才不要江寒看到她流泪的样子。
囚籠猛獸 顏漂亮1
偽少女異星求生記 晴空之下
“念曦,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吧,手术要十几个小时呢,怀着孕可不能累着了。”一边的温迪道。
“你们两个都去坐下吧,慢慢等。”陈明关切地摸了摸温迪隆起的腹部,有些严厉道:“臭小子乖乖的,不许让你妈妈累到,知不知道?”
信仰
温迪笑着拍了下陈明的手背,嗔怪道:“现在孩子还没成型呢,你说这些他知道吗?”
婚後霸愛,替身新娘不好惹
“你不知道,这叫提前打好预防针。”陈明跟个小孩子似的。两个人笑着,脸上都是初为人母的喜悦。
张念曦坐在一边,看着打情骂俏的两个人,低着头摸了摸自己尚未平坦的腹部:“亲爱的宝贝,爸爸不会丢下我们的,对吗?”
大宋有個錦毛鼠(全文) 夏木槿然
三年后。C市的乡下。正是春河解冻,柳枝生芽的时候。一个扎着花苞头,穿着红色小裙的小姑娘穿过门前的绣球花丛,手上还攥着刚刚在草丛里摘下来的蓝色小野花。后面还跟着一个小胖墩,像一个小雪人似的,白白净净。大概是因为蹒跚学步,所以走得很慢。小姑娘在花丛里玩儿了好一会儿,小胖墩才迟迟的追上来。
極品仙妻愛上我 穿越的土豆
“你好慢!”小姑娘噘着嘴蹲在小胖墩面前:“你要是再这么慢,我下次可不要和你一起玩儿了!”
小胖墩连连摆手:“不要不要!”
“那不许和爸爸妈妈说我们刚刚去河边了哦?”“好!”小胖墩连连点头。“那就好,好了,我们回家吧。”小姑娘握住弟弟的手,姐弟两个蹦蹦跳跳地往回走。
“站住!”刚刚走到门口,张念曦便拉开了大门,叉着腰怒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去哪里了?”“在花园里!”小芒果眨巴着大眼睛回答:“我和年年在花园玩儿!”“花园!”年年不会说话,只会跟在姐姐后面学舌。
“胡说八道!”张念曦指着两个小屁孩的鞋子道:“花园哪有那么多泥巴?贪玩加说谎,你们两个马上去面壁!”
小芒果瘪了瘪嘴,正要故技重施,抱着张念曦的胳膊撒娇,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好听的男声:“是谁要被面壁了?”
小芒果还来不及转身,就被江寒稳稳地抱在怀里:“下次再跑到河边,爸爸就揍你了。”
三年前,江寒的手术大获成功。出院以后,江寒干脆把公司的事情全部丢给了陈明,自己保留了一部分股份,每年到年底拿着一份客观的分红。又因为年年身体不好,所以一家人干脆搬到了乡下。一家人其乐融融。
“你总是这样惯着他们,”张念曦不悦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江寒笑眯眯地把小芒果放下来,示意她带着年年去玩。
“别生气了老婆,”江寒抱了抱张念曦:“有东西送给你。”江寒把手伸到张念曦面前,然后摊开手——一条银制项链躺在他的手心。
张念曦惊喜地拿起项链:“这个坠子好特别,形状好像是雨滴,对吗?”蓝色的钻石被雕琢成水滴的形状,简单大气又不失个性。
“我们第一次遇见,就是雨天。”江寒温柔地解释道。
生命里的雨季都有彼此的印记,但是好在熬过了大雨倾盆,最终迎来了彩虹。但许多年过去,回忆起当年的初见,依旧怦然心动。
“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雨天。”浅白的梨花花瓣洒在两人肩头,江寒微微一笑,在张念曦的唇边印下深情一吻。
愿无岁月可回头,且以情深共白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