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劍記
小說推薦問劍記
广场中央的台子上,青衣大汉和紫衣大汉相识而立,剑与刀都已出鞘在手,杀气凛然。
几乎同一时间,二人脚尖蹬地,腾身而起,对冲而去。
莫三山挥刀乱影,密密麻麻,刀势如深涧流水,东逝远去。虚狂子面若冷霜,牙关一紧,长剑直挺,刺入那茫茫刀影之中。
禍國妖王寵毒妃
两人都是出手极快之辈,现在更有种以快打快的意思,绝不拖泥带水,干脆利索,招招直取对方要害。
虚狂子剑势更快,转眼间突破对方刀影,直刺莫三山左肩。莫三山冷哼一声,不以为意,单刀横扫,当的一声挑开长剑。
在刀剑交鸣的瞬间,虚狂子猛收长剑,剑交左手,得理不饶人,左手剑又横削而去,而右手成剑诀,指尖急点对方胸膛。
莫三山泯然不惧,眼看对方长剑从自己肩头位置横削而来,顺势身子一倒,就那么侧倒下去。
虚狂子一套行云流水的招式瞬间落空,剑与指都因为对方的突然倒地而扑空,两手运发的内力没有了着力点,一时间虚虚荡荡,异常难受。而就在此时,那侧倒下去的莫三山已经挥舞手中无极刀,对着虚狂子脚踝位置横劈而来。
虚狂子哪敢怠慢丝毫,也不顾心中难受,闷哼一声,一个旱地拔葱,冲云而上。
虚狂子身子离地三丈,一口真气刚刚用完,正要临空换气,却看见莫三山如影随形般,也腾到了自己身前。
二人身子依旧上升,到七八丈位置的时候,两人差不多同时到了顶峰,骤然下落。
我在部隊的靈異事件
二人下落同时,刀剑不住交击,一路电光火闪,铿锵脆鸣之声不绝于耳。
二人落地瞬间,同时腾出一直手,双掌相击,啪,二人各自退后。
两人各退十几步,虚狂子剑交右手,不停留片刻,又挺剑而上。莫三山也不甘落后,长啸一声,刀势依旧。
只有我知道的世界 禦鬼
冷情校花pk霸道少爺
噼里啪啦,内气随着刀剑交击,两人一来一往,十几个回合不分上下。
台下人群中的慕容雪看了一眼身旁俊俏男子那轮廓分明的脸庞,不知为何,竟会心一笑,以极其细微的声音道:“你入神的样子真好看。”
叶云飞闻言连忙将视线回归到身旁佳人上,见对方千般憨态,一时也忘了自己身处何地,也未压低声线,道:“你夸我的样子也最好看的。”此言一出,分明惹得邻座众人哑然暗笑,方觉神情大窘,老脸发烫,同时暗忖,自从慕容雪身受重伤之后,她的脾气性格几乎完全改变,她变得容易暴躁,缺乏安全感,也变得更加直率,在任何场合也不吝掩饰最自己的欢喜。
慕容雪粲然一笑,又微微皱眉道:“他们二人谁的赢面大一些呢?”
叶云飞正要答话,身后的沈心月淡淡道:“这一场虚狂子赢了。莫三山的无极刀法来势凶猛,滔滔不绝,但后劲不足,只要虚狂子能够挺过这一段时间,莫三山必败无疑。很明显,虚狂子已经掌握了莫三山的刀法要素。”
苏澜末轻声道:“莫三山和虚狂子虽然都是成名已久的大家,但若真要把他们拍入江湖前十的位置,还是有待商榷的。这二人也不是朝廷必须除之而后快的人物,澜末心想,这二人之所以排入剑榜前十,应该和他们的火爆脾气有关吧。”
叶云飞想起沈心月曾经说过三十招内可以让莫三山弃刀认输的话,若莫三山真的可以剑榜排名第九,那么沈心月无论如何也要在前五位置,遂对苏澜末的话大为认可,道:“这二人都是争强好斗之辈,不管他们谁输谁赢,下一个都势必继续挑战他人。”
左凤棠长叹一声,折扇不住拍打,道:“看来我们是否应该早点开溜呢。”
众人都被左凤棠极其夸张的动作惹得哄然而笑,慕容雪止住笑声,道:“心月姐果然说的没错,莫三山已经处在下风了。”
众人闻言朝台子望去,只见莫三山已经被虚狂子步步紧逼,退到了台子边缘位置。
莫三山脚尖在台子边缘一点,猛挥一刀,身子后倾飞去,离台越来越远。
虚狂子淡淡一笑,纵身追去,剑雨潇潇,连刺对方四肢胸膛几处大穴。
莫三山也算了得,无极刀左劈右砍,接连挑开对方攻势,发出当当之声。
虚狂子剑随手走,对准对方膻中穴,直刺而去。
莫三山牙关一咬,单刀横扫而来,刀锋恰好扫中剑尖,噔,内气交击。
虚狂子在空中身子微微一荡,险些坠落,一个摇摆才终于稳定下来。而此时莫三山早已双脚互点,临空在虚狂子上方,单刀携力,正披头盖面而来。
虚狂子已经完全处于对方刀势之下,避无可避,胜负只在一招之间。
叶云飞双目微沉,冷然道:“莫三山输了。”身旁的慕容雪闻言微感诧异,此刻明明是虚狂子处在下风,为何莫三山会败呢?却也不加询问,只是更加留意台上变化。
莫三山一刀眼看就要劈中虚狂子时,变化突起。
1625冰封帝國 龍吟森森
虚狂子仿佛变成了一条蛇,身子极其灵活柔软,就在对方刀势迎面而来的时候,他的身子在空中突然改变方向,蛇行一般,从下方滑到莫三山身后。
莫三山这一刀几乎用尽了全部力量,此刻又是临空发力,而没有了着力点的情况下,后果便是重心急速前移,差点前倒而下。又是一番强提内力,才勉强控制住身子,而还没稳定,却感觉到身后的虚狂子已经一脚踢在自己后背上。
莫三山身子如一块石头,噗的一声摔在地上,扬起一阵尘土。虚狂子借力一弹,落回台上,手臂一扬,长剑颤抖,潇洒之极。
“我猜虚狂子下一个挑战的对象应该剑榜第一的叶云飞了。”当虚狂子落到台上的瞬间,苏澜末若有所思的道。
叶云飞苦涩一笑,道:“只要他向我发出挑战,天下第一的位置就是他的了。因为无论是谁向我挑战,我都会主动认输的。”
苏澜末淡淡一笑,也不说话,继续看着台上意气风发的虚狂子。
虚狂子看着摔在地上后爬起来的莫三山,笑道:“虚某侥幸赢了一招半式,莫兄心境如何呢?”
莫三山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立场而去。
此时有人高呼一声:“第一场,关西虚狂子胜!若有挑战者即可登台。”
我有一雙陰陽眼 陰陽在世
话音刚完,便有几人跃跃欲试,却听虚狂子摆手制止道:“诸位若要向虚某挑战,还请稍等片刻,因为现在虚某想挑战一人。”说完便环视四周,眼神凛然,最后落在了名剑山庄和峨眉派的位置。
萌寶當家:驅魔媽咪酷爹地
虚狂子看着叶云飞,似笑非笑,正要说话,却看见一道白影闪过,早有一人落在他跟前,定睛一看,原来是峨眉苏澜末。
重回三國我做主
苏澜末衣衫飘飘,如映日白荷,道:“不知在下是否有资格上来和虚兄过几招呢?”
“咳,虽然我本意不是要挑战苏掌门,但苏掌门已经到台上了,我陪苏掌门走上几招峨眉剑法又有何不可呢,不过苏掌门最好记清楚,苏掌门剑榜第四,我若侥幸占了一招半式的便宜,我可要向前排名了。”虚狂子淡淡一笑,嘴角的肌肉微微抽动,显然没有将眼前的年轻女子放在眼里。
苏澜末衣袖一挥,道:“刚才虚兄已经力战一场,此刻我已经是乘人之危了,就请虚兄先出招吧。”
虚狂子冷哼一声:“找死!”
叶云飞完全想不到苏澜末会挺身而出,暗道:难道她希望我继续做天下第一?
正在叶云飞为苏澜末的举动大感意外之时,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走到了他的跟前,将一封信递了上来,笑道:“一个叔叔让我交给你的,说你会给我钱买糖吃。”
叶云飞大感疑惑,拆开信来,寥寥数字后,脸色微变,掏出一两银子拿给小女孩,笑道:“还不快去买糖!”
毒醫無雙:邪王盛寵小嫡妃
小女孩接过银子,高兴的像盛开花儿一样,欢快的走了。
慕容雪讶道:“信上说什么了?我看你脸色阴晴不定的。”
叶云飞挤出一个笑容,道:“没什么大事,我出去看看就回来。”说完和周围的人交待了下,然后消失在武林大会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