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溟鎧神
小說推薦幻溟鎧神
狮鹫兽背上,张凡和诸葛木兮闲谈几句后,就各自盘膝修炼去了,毕竟,巨詹国一事像沉重大石般压在他们心头,实在压力颇大,从种种迹象看出,这件事肯定不似表面那样简单,杀人夺尸,的确有悖常理。
沉浸在修炼状态的张凡,忽然地,却被几声女子气急娇喝声惊醒了过来,眼睛睁开,见阿清木秀嫣两人面红耳赤,好像和许尘争吵了起来。
他起身急忙过去,旁边的诸葛木兮也适时醒转,还没一会,这许尘果然出来挑事了。
“怎么了?”张凡走到跟前,见阿清脸色通红,胸脯不断起伏,显然被气得不轻。
“这许尘要求狮鹫兽下降,说什么要去无玥国参加什么拍卖会,我看他就是想溜。”阿清眉头皱起,气呼呼道。
许尘听后,嗤笑一声,道:“阿清姑娘,你这话可就难听了,怎么叫溜呢,我只是觉得实力不足,还不足以应付这趟差事,去那无玥国买点材料而已,说到底还是为了咱们这个团队。”
旁边的木秀嫣也俏脸酡红,发怒道:“哼,你现在私自离开,还好意思说为了团队,真是可笑。”
女人生起气来,果然什么人的面子都不给。
听到此话,许尘的脸色终于慢慢铁青下来,阴寒着脸,“哼,今天我还非得下去,我看谁敢阻我。”
逆襲吧,女配 歐陽傾墨
怪誕行為心理學
金石盟
“呵呵,自然没有人阻你,要去哪是你的自由,随你便吧。”张凡却轻笑了两声,直接同意了许尘的做法。
種田桃花寶典:庶媳攻略 蘇格微
“张凡,你……”
张凡摆了摆手,将阿清的疑问话语阻止了下来。
许尘脸色孤疑,没想到这张凡如此好说话,不再多想,袖袍一甩,当先往狮鹫兽头部去了,晨辉拱了拱手,也不多话,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狼狈为奸!”阿清小声嘀咕了一句,可这里都是实力不俗的幻铠师,哪里会听不到。
晨辉的脸庞立马暗沉下来,袖中拳头握起,“哼,总有你们哭的时候。”
“这晨辉,怎么跟那许尘混到一起了。”诸葛木兮摇了摇头,这晨辉还是三大公子之一,可是这做法,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张凡看了看远去的两人身影,能够明显感觉到这狮鹫兽在飞速下降,“墙头草而已,走了也好。”
“可是巨詹国情况特殊,他们走了,我们又少了几分助力。”木秀嫣凝着眉头,对巨詹国,她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现在只剩下他们五人,她怕应付不过来。
“就别指望他会帮什么忙了,万一在背后捅我们一刀,那时我们哭都来不及,现在走了也好,清净。”张凡眼神眯了眯,他总觉得,这许尘中途突然离开,恐怕也没安什么好心,或许这许尘是知道些什么也说不定,引灵殿在情报方面,肯定是莫魁王国所不及的。
“看来这次一定要加倍小心才行。”张凡在心里暗暗敲响警钟。
诸葛木兮两人点了点头,张凡说的也对,离开也好,总比在背地里给他们下绊子好得多。
阿清也渐渐恢复了心境,眼神明媚如骄阳,脸上透着迷人的笑容,张凡的决定,她自然不会违逆,刚才也只是有些怒火攻心罢了。
张凡看了看右翼旁边闭目盘坐的莫霸天,全身金光缭绕,刚才一幕他定是知晓,只是没有理会罢了,好像什么事都引不起他的兴趣一般。
笑了下,道:“再说,我们不是还有他吗。”
木秀嫣诸葛木兮看向那稳如泰山般的坚定身影,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生活在莫魁王国这么多年,对这莫魁太子他们还是了解一些的,不说实力如何,神秘莫测,从未有人试出深浅,好似从他们记事起,这莫霸天就是莫魁太子,十几年来,从未改变,这里面足以说明很多东西了。
只一会,这狮鹫兽就已临到无玥国上空,底下众多惊呼声都能清晰可闻,许尘回头扫了张凡他们一眼,再不停留,灵识包裹,直接一步跳了下去。
晨辉也抱以微笑,蓝光闪出阵阵光华,翩翩飞舞,直落而下,张凡他们,似是听见了几声娇美女子的惊呼声音。
王国内城来人,底下属国国主恐怕都要亲自相迎,相必许尘两人在这无玥国定会风光无限,风流快活。
“哼,看他们着急的。”阿清鼻子一皱,不满的冷哼一声。
“我们走吧,我去驾驭狮鹫兽,耽搁了些时间,我们得加快速度了。”诸葛木兮招呼一声,急急走向狮鹫兽头部处,俯下身子,不知低语着什么。
三阶幻兽,灵智初现,对于简单的训导话语已能够理解,所以这种人类圈养的幻兽,直接用语言引导即可。
张凡向下一望,很多人都在翘首观望,都一脸新奇,许尘两人早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傲世修真路 dyqf510510
狮鹫兽巨大身影遮掩天空,在诸葛木兮的催促之下,其双翼淡淡青光流转而出,似将周围空气搅散一空,双翼每次展动,百丈距离一晃而过,速度比起先前,加快了不少。
在这样的持续高速中,在傍晚时分,他们终于是赶到了莫魁王国中型属国之一巨詹国。
因为事情紧急,狮鹫兽直接降落在了巨詹国皇城之中的巨大广场之中。
熱血傳奇之異世全職高手 戰神放飛
几人相继跳下,望了望周围防守严密,黑甲森森的近百士兵,阵阵杀气隐现,宛如嗜血妖狼,血红眼神中透着股股一往无前的炙热气息,令人生畏,黑色铠甲上面还有刀剑伤痕和凝固的痂血,显然是刚从边疆厮杀回来的虎狼军团,虽然仅仅百人,可在张凡几人心中,像是面对着千军万马。
天價媽咪 初夏有風
重回明末當皇帝 霰雪鳥
而百人身旁清一色的孤月星狼,更让他们心受震动。
孤月星狼,全身银光毛发灿烂生辉,在夕阳映照下,全身隐现出淡淡金色,看起来神骏非常,由于天生限制,大多孤月星狼不能成长到王兽阶别,可一旦机缘足够,进行进化返祖,其拥有高贵血脉的孤月狼,可是真正的幻尊兽。
在张凡五人震撼久久未语时,一红色铠甲附身的女子排众而出,紧身铠甲将玲珑身段包裹的凹凸有致,腰间配剑,尽显英姿飒爽,面容娇美,可能是匆匆而来,额间一簇秀发散乱飘扬,却更添了一抹特别韵味。
临到张凡几人跟前,拱手道:“孤月军团郁秋寒,迎接来迟,望恕罪。”
声音清脆有力,尽显女将风范。
张凡转头望了望,见诸葛木兮脸面朝外,不知看着什么,木秀嫣阿清更是脸带微笑,不发一语,至于莫霸天,那股冷酷模样,更是静静悄悄,无奈摇了摇头,这些人明摆着将这事扔给了自己。
摸了摸鼻子,这还是在这异世头一次见到女将,心里也不免好奇,轻声道:“郁姑娘不比拘礼了,我们也是奉命协助行事而已,在这里还是你说了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郁秋寒抬起头,见说话之人是一清秀少年,跟其余几人相比,穿着倒是朴素一些,黑眸深邃,似是蕴含着沧海桑田,总能吸引人的目光,跟意想中的王公贵族不太一样。
张凡细细打量了下掌管如此幻铠师团的女将,年龄估计也就二十出头,不能说是倾城倾国,跟阿清木秀嫣相比,还是较差一筹,可身上那种欲征战天下的男儿气概,特异非常,嘴角处一颗美人黑痣更透出了一抹淡淡媚态,见其黑眸双眼一直紧盯着自己,感觉稍有些不好意思,再说阿清可在后面看着呢,他可不想腰间赘肉在疼痛一回。
急忙干咳了一声,道:“天色还早,我们不如先去皇宫里看看吧,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郁秋寒俏脸一红,轻啐了一声,“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眼神闪烁了下,将心中杂念去除,沉声道:“好,几位跟我来吧。”
農家悍媳
诸葛木兮紧紧跟上,根据情报,整个皇宫血色弥漫,宛如一处人间地狱,他们很想看看,是否跟上报而来的信息一样,惨绝人寰到了那种地步。
“郁姑娘,这周围怎么冷冷清清的?”木秀嫣见经过之处,大街空空荡荡,旁边房屋也静静悄悄,没有一丝动静,似乎连鸟叫虫鸣都沉寂了下去。
“皇室成员被血洗,因为当时处理不当,消息泄露了出去,引起民众惶恐不安,人心惶惶,整个巨詹国已经大乱,都有人背井离乡,逃亡别国的,我进驻之后,没办法,我只能将所有人员遣散送往周边城镇妥善安置,派军队保护他们,也避免民众出逃,要是人都跑光了,那巨詹国存在还有什么意义。”郁秋寒脸色低沉悲痛,这其中消失不见的,可还有她的父母兄弟,想到这些,她恨不得将那些杂碎碎尸万段,剥皮抽骨。
许久,她才缓缓平静下来。
见郁秋寒神色异常,张凡隐隐猜到了什么,如此情况,竟还能保持冷静,年纪轻轻,能够成为掌管百名幻铠师的女将,确实有独到之处。
在这种沉重气愤中,一行六人终于是到了巨詹国皇宫,也是事发之地,而眼前所见,让他们都不由倒吸冷气,脸色阴寒,心中都有滔天怒气暴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