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戮魔帝
小說推薦血戮魔帝
玉如文目光冷厉的看着廖明心,眼中闪烁的杀机毫不掩饰,大喝道:“将士们听令,拿下廖明心这个叛徒,杀无赦!”
“是!”
众将士大吼一声,大军一步步超前踏步走来,长矛上的寒芒直指廖明心等人。
英雄聯盟之傳奇歸來 機器人布裏茨
此时,廖明心是真正打心灰意冷,如果玉如文仅仅只是对付他一人,他十有八九束手就擒,不会有任何的反抗。然而此次玉如文居然连他的家人都要一并杀害,这个举动明显触碰到了廖明心的逆鳞。
家人永远都是廖明心心底最要守护的,然而玉如文想要连他的家人都要杀,他还能忍吗?
“陆兄,还请你带着我的家人离开,我廖明心在此感激不尽。”廖明心略带哀求的说道。
陆战二话不说,带着廖明心的家人就想要朝远处飞去。
玉如文双眼一亮,大喝道:“廖明心通敌,原本朕还想着你曾为朕出了不少谋策的情面上,放你的家人一面,可如今你让朕真的是太失望了。当着朕和五万将士的面,你都投敌。弓箭手准备,千万不要让廖明心的家人逃了,杀无赦!”
廖明心心里一寒,到今日他是真正的看出了玉如文的嘴脸,他的家人就算不走,也避免不了悲惨的命运。
弓箭手万箭齐发,然而对面的却是造化境强者陆战,对陆战而言,这些弓箭根本不值一提。雄厚的灵力一震,在他的周围形成一个乳白色的保护罩。射来的弓箭根本不能穿透进分毫,陆战冷笑一声,随即朝着远处飞去。
看到自己家人安全的离开了,廖明心的眼中露出一丝感谢,还有就是安心。
“生擒廖明心,朕要他当着所有将士的面斩首示众!”玉如文冷笑道。
廖明心平淡的看着步步前来的将士们,仰视着星空,或许自己真的是错了吧。闭上眼睛,脑子里不断回想着以前的种种事情。随即缓缓睁开双眼,眼中尽是清明,异常的发亮。
就在将士们离他还有不足十米时,异变发生了,数千支弩箭从天而降,如同是下一场大雨一般。寒光闪闪,血花四溅,场面惨不忍睹,一排排的将士在弩箭中死去。
愛情是無藥可解的毒
玉如文大惊,弩箭居然是从天上下来的,这怎么可能。中计了,玉如文怒骂一声,大吼道:“撤!”
将士们连忙撤出来,可弩箭好似长尾巴一样,一直紧跟着玉如文的军队。
玉如文惊慌失措的在一群将士的带领下撤逃,破锋连弩是射杀利器,在战场上破锋连弩的多少甚至关乎到整个局势。
像秦逸是财大气粗,这些破锋连弩对他来说真的是小意思,材料有暗踪子弟在也是很轻松就能的搞到手。两百个破锋连弩足以让玉如文的大军溃不成军。
玉如文带着残军朝大营逃去,廖明心站在原地,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随即不久,一道爽朗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来者正是秦逸。
“廖先生,在下秦逸,早就仰慕先生你了。我没见到先生,但对先生是一见如故。”秦逸淡淡一笑。
廖明心微微拱手一礼,“在下多谢逸公子救命之恩,在下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呵呵,廖先生此言言重了,这些都是本公子应该做的。廖先生,你的家人安然无恙。暗踪子弟带廖先生好好休息,要好好招待廖先生。”秦逸下令道。
“是。”
随即秦逸离开了,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玉如文必须今夜解决!
玉如文惊慌失措的赶到了大营外,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大营几乎只剩下个框架了,军营内到处都是忙碌的将士。
“怎么回事?”玉如文怒吼一声。
刘赫一急忙跑过来,跪倒在地上,道:“陛下,你走了之后没多久,军营突然冲进了不少黑衣人,见人就杀,杀完就跑。还点燃了整个军营,末将想拦也拦不住啊。”
“可恨,可恨!”玉如文大骂数声,“到底是谁!廖明心,肯定是你,你可真够狠的啊!沟通外敌,朕绝对饶不了你!”
说是廖明心也不是什么假话,如果没有廖明心出大营的话,秦无双他们也不会有这样一个机会啊。
“陛下,陛下,前方不远处来了一支千人的敌军,好像是血杀卫!”一名斥候匆匆跑来,慌张的说道。
血杀卫?
偽裝者誠之媛也
玉如文心里一惊,血杀卫怎么会来,那不是秦青云的铁血卫队吗?
“你确定是秦青云的血杀卫,要是敢谎报军情,朕诛你九族!”玉如文请勿十分不稳定的怒喝道。
“陛…陛下,千真万确,的确是血杀卫来了。”那名斥候哆嗦的说道。
玉如文目光一凝,怒喝道:“来人啊,将这满口胡说的斥候拖下去杖毙!”
“是。”
異神獻祭 黑天秤
出租車兵王 青雨巖
“陛下,我真没有胡说,血杀卫真的来了。”那名斥候不停地哀嚎道。
最终这名斥候被杖毙,可能他到死都不知道他说了实话还是要被玉如文杖毙。有些时候,是该说实话,但有些时候就不能说实话,正所谓伴君如伴虎,这个斥候却不懂这个道理。
“结阵御敌!”
你們練武我種田
众将士们立马做好防守的准备,然而他们的士气都不高,国师廖明心叛敌,军营被毁,传说中的血杀卫也汹涌而来。将士们的心里是崩溃,但他们却没有任何办法,守是唯一的出路。
“老大!”
貼身美女的修真高手
秦无双看到秦逸一脸兴奋的跑了过去,刚才的偷袭他可是过了瘾。
“看你小子的样子,偷袭军营完全成功了吧?”秦逸淡笑着问道。
“呵呵,玉如文阵营中也就廖先生的脑子好使点,其他人和乌合之众没什么区别。”秦无双呵呵笑道。
秦逸拍了拍秦无双的肩膀,“走,我们今夜就灭了玉如文。在绝对实力面前,他们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
“老大,玉如文那还有十万余人,我们就一千多点人去好像不够吧。就算有一千都是血杀卫,杀十万余人好像也够呛啊。”秦无双疑惑的说道。
秦逸一副无语的神色,笑道:“真不知道我穆叔是怎么教你的,怎么脑袋瓜子不见得增长呢。”
秦无双摸摸头,突然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老大是说玉如武的大军?”
“孺子可教也。”秦逸淡淡一笑。
随即大手一挥,血杀卫都做好了冲杀准备,一个个骑着火红的战马,杀气腾腾的看向前方。
“将士们,你们都是我父亲手中的精兵强将,面对十万多的敌人,你们怕吗?”
殘暴公主,柔弱夫
“不怕!”
“好,我秦逸今夜就要大家冲杀这十万多的敌军,只要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全面后撤!”
“是!”
“进攻!”
一千名血杀卫踏着铁骑向玉如文的大军奔袭而去,杀气腾腾的血杀卫如一头头猛虎,气势如虹。
玉如文的将士们不禁咽了咽口水,脸上冒出些许的虚汗,血杀卫的威势实在太可怕了。
“将士们,一定要顶住他们的攻击,他们只有一千人,我方却有十二万大军,是他们的120倍。就算他们是血杀卫,也不是我们十二万大军的对手。”到了紧要的关头,玉如文不得不在大战前鼓励将士们。
很显然,玉如文的这番话让将士们士气大增,十二万大军还打不过一千人,这怎么可能呢。
“将士们,迎敌!”
“喝!”
骑着战马的血杀卫如同发怒的老虎,咆哮着冲进玉如文大军的阵营中,手中的斩首大刀横扫,前排的将士们根本不是对手。一个回合,全部身亡。
而后又有许多的敌军扑涌而来,血杀卫不愧是血杀卫,实力强横,连续杀了十波敌人,之后血杀卫的势头被阻,与敌人胶着起来。
秦逸远远的看着战场,局势对血杀卫来说还是处于优势,不过优势已经不是很大了,可能要不了多久就会形成颓败之势。
不过,时间也快到了,血杀卫的任务绝对能完成。
“鸣金!”
花都最強保鏢
时间一到,秦逸立马下令鸣金收兵。
血杀卫不再缠斗,拍马就回。而那些将士们却不依不饶起来,他们的眼睛都杀红了,传说中的血杀卫都被他们杀退了,他们怎么肯放过呢,这可是天载难逢的时机啊!
“弟兄们杀啊,宰了血杀卫的这群崽子们!”
当兵的都是血气方刚,宰了血杀卫这样的传说中的卫队,那就是无上的荣耀啊。
玉如文想要阻止,可是一看到将士们通红的眼睛,他到嘴的话都吞进了肚中。此时将士们的情绪最容易失控了,血杀卫是多么闻名的卫队,追杀这样的卫队,想想都兴奋不已。
“陛下,唯恐有诈啊。”刘赫一还算清醒,他也对血杀卫的强悍感到震惊。
他又不得不谨慎行事,玉如文点点头,道:“我知道,可是此刻必须让将士们发泄一番,不然很容易起到反作用。”
刘赫一遥遥看了一眼,最终还是点点头,只不过他们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追杀的将士们都不知道,他们追杀过去,其实就是在往地狱里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