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20分钟~~~~~~~
~~~
~~~
“应该的,这是正事,你们放心去。”
关秋荷招招手让陆薇语先坐下,嘴上笑眯眯说着。
“公司的事情我会负责的。”
“出问题找我!”
陆薇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荷姐你……你这,怎么回事呀?”
关秋荷轻笑道:“挣钱了不带着家人去旅游,去看风景,那挣这么多钱留着做什么呢?”
“而且方年还特地挑选在了全年最清闲的这个月。”、
周五早上,九点。
处于舆论中心的‘贪好玩’忽然通过官网、各大媒体共同对外发布公益计划。
“2o1o年一季度刚刚过去,根据我司董事会决议,发布第一季度公益计划:
经调查研究决定:
拟定向湘楚桐凤棠梨镇捐助人民币2oo万元,用于支持当地教育事业;
其中,定向捐助给向阳村1oo万元,帮助该村兴建一所设施完备的多功能小学。
定向捐助给棠梨八中1oo万元人民币,用于改造翻新学校校舍。
公益计划特别小组已于上月底赶到当地,协调处理款项落地事宜。
相应进度将及时通过官网等渠道向社会公开。”
为了将消息尽可能的扩散,‘贪好玩’给媒体塞了些车马费。
方年看到消息时,已经成了热点议论。
记住网址http://
“‘贪好玩’真的一点都不耽搁,居然会分季度推出公益计划。”
“对这个公司的好感度不知怎么就上升了,我发四,跟‘我的世界’毫无关系。”
仙誓 仙心塵墮
“即便是为了公益计划更庞大,我也想支持一下,绝对不是因为‘我的世界’真好玩。”
“……”
終極僵屍
也正是这个时候,收到了寄到复旦的合同。
随便看了几眼条款,反正是完全买断类型,也没什么好说的;
韶顏 梁璟慧
在各种需要签字的地方签上自己的名字后,交给了温叶,让她找人赶紧送去。
于是,温叶明白过来方年有事吩咐,赶紧作正襟危坐状:“方总,您请吩咐。”
“知道6薇语吗?”方年看了眼温叶。
温叶赶紧点头:“知道,您女朋友。”
方年简单说道:“她在西交大成立了前沿社团,你主动联系一下她,她会将各项资料汇总发过来,里面包括社团需要的发展资源;
你跟刘惜说一下,核算出合适的数字,赶紧拨款过去。”
神秘·死神陰影 久仰
温叶应了下来:“好的方总。”
说完,方年看向温叶,不动声色的道:“温秘呐,你没什么要汇报的吗?”
“有的有的。”温叶连忙说道。
接着有条不紊汇报起来:“截止至3月31日,申城21所符合条件的高校均已成立前沿社团。
社团会长名单ꓹ 发展状况等具体信息,我已于31号发给到了您的邮箱……”
“根据各社团的发展状况ꓹ 拟计划与4月24日召开第二次前沿社团会长会议……”
“……”
闻言,方年点点头:“还不错,能赶在4月1日之前完成这些事情ꓹ 辛苦了。”
温叶微笑着摇头:“不辛苦,应该的。”
“所以这就是复旦·前沿社团发展停滞的原因?”方年笑眯眯的道。
温叶:“……”
接着方年就一顿是劈头盖脸:“没有任何资源倾斜ꓹ 6薇语只花了一个月时间就在西交大成立、发展、壮大了前沿社团。
是我见过最符合规划的社团。
发展方向,成员状况等等ꓹ 方方面面都骑在了复旦脸上ꓹ 我希望你在收到资料后,好好反思,好好学习!”
温叶听到一半就站起身来:“我知道,我明白,马上办。”
“行了,啥也不是。”
见状,方年意兴阑珊道ꓹ “我要是不去西交大,都不知道这件事ꓹ 丢人。”
然后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道:“温秘ꓹ 多努力ꓹ 不要每天光长身体不长脑子。”
“你得明白ꓹ 你是我的秘书,代表了我的脸面ꓹ 知道吧。”
见方年用这么语重心长的口吻ꓹ 温叶吓得声都不敢出。
等到她联系了6薇语ꓹ 获得了西交大·前沿社团的相关资料数据后,才明白为什么会被训。
嘴上喃喃两遍:“我是垃圾ꓹ 啥也不是。”
“努力努力努力!”
…………
炮灰嫡女的厚黑日常
下午两点,‘贪好玩’发布了游戏平台上线24小时的详细数据。
将24小时分成4个时段,列出统计图表。
其中比较扎眼的是最后一个时段。
数据如下:
贪好玩游戏平台客户端官网下载次数:9o万次。
我的世界销售份数:67373份。
全平台游戏总下载次数:3oo万次。
四组数据横向对比,能很明显的发现,最后一个时段呈现了非常迅猛的飙升形势。
方年知道这数据有水分。
因为第一个时段的各项数据被拉平到比最后一个时段还要低的地步。
昨天晚上的统计很明显,截止至晚8点,除了全平台游戏下载次数以外,其它所有数据都超过了目前最后一个时段列出来的数据。
这是关秋荷昨天晚上跟方年商量之后,让‘贪好玩’有意为之的结果。
反正具体的详细数据,只有‘贪好玩’能清楚。
“咦?”
温叶却有点意外,因为是方年秘书,她知道昨晚数据,“方总,这数据……”
没等温叶说完,方年便打断道:“不该问的别问。”
“哦。”温叶立马明白过来。
方年直接转移了话题:“下午社团的招新会,正好你有时间,也去参加一下吧。”
话音刚落,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
方年翻开一看,银行卡到账人民币:元。
然后另一部手机震动一下,是尖峰发过来的确认消息,方年回复了确认。
嘴上忽然飞快的道:“那什么,温秘你准备准备,去帮我买个房子。”
“啊?哦。”温叶连连点头。
稍微想了想,方年说道:“去年9月底才部分交房的君庭别墅,你听说过吗?”
“户均五亩的那个?”温叶试探着问。
方年点头:“对,就那个,你现在开车过去看看,挑一个风格尽量接近中式的,问问价格什么的。”
闻言,温叶有些紧张:“好,好的。”
“你结巴什么,顶多不过1亿左右的房价,又不是没见过,你经常在环球金融中心上班,那一层要两亿呢。”
方年无所谓的道:“你带着这张卡去,里面有55oo万,看房要验资什么的,都能解决。”
温叶这才松了口气,然后下意识的问道:“您就不怕我卷款跑路吗?”
话一出口,温叶就无比后悔,自己这是得多蠢才会问这样的问题。
“你脑子里面的水倒干净点吧!”方年没好气的道。
接着训斥一句:“快走,别挡着我欣赏风景。”
温叶赶紧溜了。
浦东的君庭,方年也是偶尔听闻的。
主要是因为户均占地五亩,在申城也是一等一的大宅,光论占地面积,都差不多是九间堂户均的两倍。
总共开发了21套,别墅面积从835平到14oo平不等。
基本都是13oo~14oo平之间的户型。
o8年开盘预售,开盘价标6万6,去化非常非常缓慢。
而且方年可是知道,直到16、17年,君庭都还剩下八九套没卖掉。
原因就是价格比周边的同等别墅更高,吸引力不是那么诱人。
比方说同样是o8年金融危机时期,九间堂才卖3ooo~5ooo万一套,君庭死撑着要卖8ooo万。
现在什么价位,方年也不清楚,只要可以按揭贷款什么的,其实就也都好说。
毕竟方总目前身家起码要趁1o个亿了。
之所以忽然决定买个房子。
也是方年看着银行卡入账的款项,简单考虑了下更长远的未来。
自己也不能挣到一毛钱,就赶紧拿去投资,手上怎么也得有点物业才像话。
至于会不会去住,再说吧。
没错,方年的想法就是这么朴素……
…………
温叶的电话来得很快。
连招新会都还在最后准备阶段,她就打来了电话。
“方总,除了已售出的几套外,我已经一一看过了,符合您要求的有三套,分别是7、17、2o。
面积都差不多,价格也差不多。
最便宜的是7栋,92oo万。
最贵的是17栋,1.15亿……”
听了温叶的汇报,方年想了想,道:“售楼人员积极吗?”
“非常积极。”温叶回答道,“售楼处几乎没人,总共一年多才卖掉几套。”
“托您的福,我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宾至如归。”
方年说了句:“你认为那栋比较好?”
“17栋吧。”温叶回答道,“我将资料图都拍了下来,发彩信给您。”
方年便说:“那我一会给你打过去。”
我的良人
几分钟后,方年拨通了温叶的电话,问了个关键问题:“首付比例是多少?”
玄神 新聞工作者
“最低首付三成。”温叶回答道,“因为您持有了众多资产的缘故,我咨询了售楼指导,贷款会很轻松。”
方年又问:“2o栋多少钱。”
“99oo万。”温叶回答。
“能随时入住吗?”
“可以。”
“那行,买下来吧。”
“好的。”
方年自己都没发现,他已经懒到了一定程度,连买房这种事情第一时间都只会想到秘书。
99oo万的顶级豪华别墅,都不去实地看一眼,就买了。
这次买房,几乎是方年的下意识决定,都没去跟谁商量。
温叶代为办理的手续流程不算简单。
总之,方年过了好一会才收到温叶的信息。
“方总,按照首付3成,贷款69oo万,3o周年计算,采取等额本息的情况下,您每月需要还银行36万,利息62oo万。”
“……”
復仇遊戲:撒旦奪愛
都是些贷款数据。
方年直接回复:“等额本息,贷款1o年,就这样,赶紧搞完回来。”
他也就是现在资金不够而已。
哪天心情好,可能会一口气还完。
心情不咋的,就慢慢还。
因为对现在的方年来说,钱生钱,没那么复杂了。
关键是,一揽子计划对通胀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
这时,李子镜喊了句:“方年,招新开始了。”
方年应了声:“来了。”
前沿社团第一次正式招新会的准备工作从上个月就开始了。
整个过程都有方年的参与。
所以,一起主导招新工作,一点都不难办。
“方年同学你好,我想申请加入前沿社团。”
“好的,请这边填表。”
“……”
但凡是女生,第一个必然走向方年的跟前,说完之后,就去了李子镜、王军、谷雨他们跟前。
我的生命裏你不曾遠離
但凡是男生,必然避开方年。
坐在方年旁边的谷雨忙得飞起,忍不住说道:
“方年,我怎么总是觉得你有点欠揍呢?”
方年玩味的看了眼谷雨:“是吗?”
“是吗?!”
谷雨毫不示弱。
“你看看我们,都忙得飞起,明明分配给了五个人,干活的就只有四个,你是怎么可以这么心安理得当吉祥物的。”
方年笑了起来:“我也想忙,可是没机会啊。”
正在这时,一个女生跑了过来,问:“方年同学你好,我可不可以申请加入前沿社团呀?”
“前沿社团欢迎所有优秀学生,这里有张……”方年面带微笑,语气平静的道。
话还没说完,女生就说道:“好的,那我去填表了。”
接着朝谷雨伸出了手。
见状,方年耸耸肩,一副我也不想的样子。
把谷雨气得太阳穴都鼓起来了。
方年望了眼气愤的谷雨,小声自语:“我忽然想改变主意了。”
“啊,什么?”谷雨没听清,追问了一句。
方年只是笑笑,没回答。
晚上十点,方年走出申城虹桥机场。
嘴角似乎还残留着陆薇语用嘴唇留下得沁凉湿热触感。
以及陆薇语泉水叮咚的嗓音绕梁耳畔。
“今天很开心,谢谢方先生,让我知道,当我特别想你时,你就会出现。”
当时方年笑着回答:“只有你想我时,我去见你才有最朴素的意义。”
愚人节的相见与离开,没有你好,也没有再见。
浮雲落盡朱顏雕 碧華宮主
然后一抬头,方年就看到了出口一辆帕拉梅拉前站立等着的关秋荷。
走过去挑眉道:“嚯呦,关总,怎么敢劳烦您亲自来接。”
“温秘这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关秋荷目光上下翻动,乜着方年,也不说话。
方年也不尴尬,不动声色的改口:“荷姐辛苦了。”
“上车。”关秋荷努努嘴。
方年应了声,赶紧坐上副驾驶,顺便把小背包扔到后座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