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小說推薦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在没有了法力的时候,突然有人有了法力,就算不是元婴期的老怪,只是一个炼气期的菜鸡,也要比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要强。
修炼者们最后都认命了,乖乖的听从韩嘤嘤的安排,主要是王舞在韩嘤嘤的背后出谋划策。
虽然王舞看起来不着调,但好歹活了这么多年,也担任了灵剑派的长老,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该怎么管事,教导一个韩嘤嘤还是可以的。
何况就算教导错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在这个绝灵之地中,拥有着法力的韩嘤嘤,就是无敌的存在!
没有人可以反抗一个有法力的修仙者,更不用说反抗一个金丹期巅峰的修炼者。
“师父,我这么做真的对吗?”
韩嘤嘤统一了绝灵之地的十多个村子,将全部村子里的人聚集到了一起,建立了一个大村子,然后每天都要处理“村务”,忙得要死。
结束了一天的“村务”之后,韩嘤嘤回到了便携式别墅之中,找到了正在休闲的王舞,皱着眉头问道:“每天都要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都要烦死了。”
王舞躺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屏幕里播放的节目,头也不回地说道:“小嘤嘤,你要是不想处理,就别管了。”
隔世追魂 冰鎮西瓜
“师父,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韩嘤嘤幽怨的说道。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
王舞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你不能用过去的眼光看问题,要与时俱进哦!”
“……”
韩嘤嘤无语的看着自家师父,只觉得又一次被师父给坑了。
当初打下了这十多个村子之后,师父说的话,她还记在心里——什么人心不稳,要亲力亲为,以此来安抚大家,免得大家瞎折腾。
韩嘤嘤什么都不懂,自然要听从王舞的安排ꓹ 于是每天都过得相当忙碌。
这些日子过去了,韩嘤嘤总算是不想继续下去了ꓹ 因为她发现所有人之中,只有她最忙了,其他人都很清闲ꓹ 这就让她心里不平衡了。
“小嘤嘤,如果你觉得累了ꓹ 就听师父我的劝,不要死抓着不放ꓹ 该放手时ꓹ 就要放手,他们会做的比你更加的完美。”
王舞直言道。
“师父,你这说的自相矛盾呀,我不是很明白。”
韩嘤嘤直勾勾的看着王舞说道。
“不明白?”
王舞转头看向韩嘤嘤,笑着说道:“你是哪里不明白了?”
“师父,我不明白的地方多了。”
韩嘤嘤深吸了口气,然后开口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如果让我放手的话ꓹ 为什么一开始要让我亲力亲为?”
“一开始的亲力亲为,只是彰显你的存在感ꓹ 现在他们都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ꓹ 自然可以不用继续努力了ꓹ 有他们帮忙就可以了ꓹ 你现在需要做的是提升实力呀。”
王舞说道。
“师父,我觉得现在已经很厉害了ꓹ 不用提升实力了ꓹ 顺其自然就好了。”
韩嘤嘤说道。
“小嘤嘤ꓹ 你真觉得现在的实力就够用了吗?”
王舞皱着眉头问道。
“师父,这里是绝灵之地ꓹ 根本就没有灵气,我能动用法力,都是你们帮的忙,你让我修炼,怎么修炼?”
韩嘤嘤苦笑着问道。
“让你修炼,自然是有办法的了,你的房间里有聚灵阵,灵气充足。”
王舞说道。
“师父,我感觉自己到了瓶颈期,不管怎么修炼,都没办法突破的。”
韩嘤嘤说道:“你能不能帮我分析一下?”
“小嘤嘤,每个人遇到的瓶颈都是不一样的,在这方面,我其实不能给你什么指点,因为我就没有遇到瓶颈期,顺顺利利的修炼到了现在的境界。”
王舞说道:“你看看呀,你是金丹期巅峰,我也是金丹期巅峰,现在你都跟我一个境界了,用不了多久,你就要比师父我还要厉害了!”
“师父,你真会开玩笑。”
韩嘤嘤黑着脸说道:“我这个金丹期巅峰,遇到你这个金丹期巅峰,就是被吊打的,虽然是同一个境界,但却有着天壤之别,师父你别糊弄我了,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哎呀,小嘤嘤,是你想的太多了,我可没有糊弄你。”
王舞笑着说道。
“师父,你再这个样子,我以后就再也不搭理你了。”
韩嘤嘤嘟着嘴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还有什么疑惑,现在都问出来吧,我今天心情不错,正好可以回答你。”
萌娃當道:廢材娘親很囂張
王舞说道。
“师父,我们还要在这个绝灵之地待多长时间?”
韩嘤嘤问道。
“这个……我也问过群主了,要留多久,主要取决于你哥哥什么时候过来。”
校園至尊魔王
王舞说道。
“要是我哥哥很久之后才会过来呢?”
韩嘤嘤问道。
“那么,我们就等很久呀,反正我们都不怎么缺时间,在这里多待上一些日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王舞说道。
“师父,你们还真是用心良苦呀,我就怕你待不长。”
韩嘤嘤忍不住感叹道。
“怎么可能待不长?”
王舞说道:“你看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只要有剧追,我可以等到地老天荒的。”
“师父,你难道不会觉得无聊吗?”
韩嘤嘤问道。
興唐
“最起码我现在没有无聊。”
王舞转过头去看着大屏幕:“好了,小嘤嘤,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你现在可以走了。”
“师父,你这是赶我走吗?”
韩嘤嘤嘟着嘴问道。
“是呀,我都说的这么清楚了,小嘤嘤,你还不快点走人,非要逼我直接说出来吗?”
王舞笑着说道。
“师父,你好讨厌,我不跟你说话了。”
韩嘤嘤没好气地白了王舞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气呼呼的朝着她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回房的路上,偶遇了小铃儿,连声招呼都没有打,只顾着低头走路。
小铃儿当然不会放韩嘤嘤走了,直接追了过去:“小嘤嘤,你看到我都不问好了,太没有礼貌了啊!”
“是铃姐姐呀,真是抱歉,我刚从师父那里出来,被师父气到了。”
韩嘤嘤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小铃儿,脸上露出了深深地歉意。
“你师父又怎么欺负你了?”
小铃儿好奇地问道。
关于王舞跟她的两个徒弟,小铃儿最清楚不过了。
一方面是跟王舞算是好朋友吧,当然会了解她的两个徒弟了,没节操的大弟子就算了,完全继承了王舞的无耻,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小弟子倒是好些,生性善良,还没有被污染,是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弟子了。
这个小弟子就是韩嘤嘤了,乖巧懂事可爱,还讨人喜欢。
“铃姐姐,自从统一了绝灵之地,将十多个村子的人聚集到了一块,建立了这么一个大村子,我就要每天处理‘村务’,忙的死去活来。”
韩嘤嘤徐徐道来:“今天结束了工作后,我回来找师父,结果师父跟我说,让我学会放手,我当时就郁闷了,如果在一开始放手,我不就轻松了吗?”
“师父却说当初不让我放手,是想彰显我的存在感,现在已经彰显完了,我就可以放手了,我始终想不明白,只觉得师父又一次坑了我。”
“师父真的好过分呀!”
“我原本都放弃了坑师父的想法,但现在……我觉得又可以重新规划一下了,看看要怎么做才能坑了师父。”
“不坑师父一次,我实在是不甘心啊。”
韩嘤嘤语气里充满了不甘。
“小嘤嘤,你师父也是为了你好,当然她也做错了不少,你坑她是应该的,有没有想到好办法,要是没想到的话,我来帮你参谋一下吧。”
小铃儿笑着说道。
坑人什么的,她其实挺讨厌的。
但坑王舞的话,她就喜欢了,辣个没节操的家伙,不坑一次,良心难安!
“铃姐姐,你跟师父是好朋友,不会给师父通风报信吧?”
韩嘤嘤怀疑的问道。
“小嘤嘤,你把姐姐当成什么人了?”
小铃儿顿时黑了脸,没好气地说道:“我答应了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不会去跟王舞告状的,何况好朋友之间就不能互坑了吗?”
“你师父坑我的次数也不少,我也想着报复回来,但她却很警惕,我坑她成功的次数不多。”
“现在你要去坑她了,我当然是举着双手赞成的。”
“利用我坑了她的成功与失败的经验,你要是知道了,就能避开那些失败的因素,找到成功的因素,或许就能坑到你师父了。”
“就算只坑了她一次,我也很高兴的,毕竟现在她都学精了,不是那么好坑的了。”
“小嘤嘤,你还没有暴露,而你的师父也不知道你会坑她,所以你成功的希望还是相当大的,只要出其不意,你师父也防备不了,就会被你给坑到了。”
小铃儿将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到了韩嘤嘤的身上。
也不知道失败了,小铃儿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大概是失望吧?
“好吧,铃姐姐,我答应你了,现在我们去找个地方参谋一下吧。”
韩嘤嘤来了兴趣,拉着小铃儿回了她的房间。
一番交流过后,韩嘤嘤从向小玲儿那里学到了不少经验教训,也知道要怎么去坑人了。
但想要一次成功,还需要谨慎的筹划。
师父辣个人,太过谨慎小心了,如果一次失败了,接下来就会变得警惕起来,成功的希望就不多了。
所以韩嘤嘤要一次成功。
毕其功于一役。
不成功,则成仁!
“好了,小嘤嘤,我能跟你说的就这么多了,你慢慢的领会吧。”
小铃儿说完之后,就要起身离开。
重生再活一世
韩嘤嘤跟在了小铃儿的身后,将她送出了房外,然后约好了下次交流的时间,便目视着小铃儿离去。
当小铃儿拐过了走廊,韩嘤嘤再也看不到她了,便准备关门回房了。
但就在这时,苏昊出现在了韩嘤嘤房间的门口。
“群主哥哥,你怎么来了?”
韩嘤嘤关门没关上,然后就发现了拉着门的苏昊,不由惊讶的问道。
“我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了。”
苏昊淡淡的说道。
“群主哥哥,我最近过得好辛苦呀。”
韩嘤嘤耷拉着脸说道。
“我们进去说吧。”
苏昊说道。
“好。”
韩嘤嘤点了点头,然后退到一边,主动邀请道:“群主哥哥,请进。”
苏昊走进了房间后,韩嘤嘤就关上了门,然后跟在苏昊身后进来。
两人最后坐在沙发上。
韩嘤嘤瞅着苏昊问道:“群主哥哥,你不是只来看看我最近过得怎么样的吧?”
苏昊笑着说道:“你怎么会这样想呢?”
韩嘤嘤说道:“真要是来看看我过得怎么样,群主哥哥就不会进来了。”
苏昊说道:“小嘤嘤,真要是来看看你过得如何,当然要进你的房间了,一个人的房间怎么样,反应了一个人过得如何,如果过得好,房间自然收拾的井井有条,要是过得不好,房间就是脏乱差。”
韩嘤嘤说道:“群主哥哥,我的房间也井井有条,但我最近过得不怎么样,我很不开心。”
苏昊说道:“我知道你不开心的原因,但接下来你就会开心了。”
韩嘤嘤好奇地问道:“群主哥哥,是有什么好事吗?”
苏昊说道:“没什么好事,只是你的担子轻了,接下来你可以放手了,将事务交给手下的人处理,你当个甩手掌柜就行了。”
韩嘤嘤诧异道:“群主哥哥,怎么连你都这么说?”
“还有谁跟你这么说了?”
苏昊闻言,好奇地看着韩嘤嘤问道:“是你的师父吗?”
“嗯。”
韩嘤嘤点头道:“确实是师父,群主哥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也不用猜,能跟你说这些的,除了你师父,再就是我,还有你铃姐姐了。”
苏昊笑着说道:“但你的铃姐姐可说不出这样的道理来,所以只能是你师父说得。”
“群主哥哥,你也太小看铃姐姐了吧。”
韩嘤嘤有些为小铃儿打抱不平。
“小嘤嘤,不是我小看你的铃姐姐,而是你师父确实能说出这种话来,别看她脑子有问题,还很没节操,但也是个靠谱的人啊。”
苏昊感叹道。
“群主哥哥,我不明白了,你一边说我师父没节操,一边又说她是个靠谱的人,到底哪边是真的?”
韩嘤嘤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看着苏昊问道。
“都是真的。”
苏昊直接回答道。
“群主哥哥,我不明白,你给我解释一下吧。”
韩嘤嘤说道。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给你解释一下好了,是这么一回事……”
苏昊侃侃而谈的做着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