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京极真沉默得就像是石头。
在被铃木园子那一个致命问题问得舌头打结之后,他索性闭上嘴低下头,完全不说话了。
林新一等人要入住旅店,他就帮着登记、拎包、送着进入客房。
甚至还帮着把行李放好,友情赠送点心茶水,为有缘相逢的朋友接风洗尘。
态度很温和,服务很周到,心思很细腻。
方方面面都照顾得面面俱到。
虽然始终沉默不说话,但仅仅是看着京极真那认真忙碌的模样,就能让人本能地觉得,这个小伙子很不错。
是个沉默老实,会过日子,会照顾人的好男人。
只不过…
林新一接着京极真送来的茶水,表情古怪地说道:
“你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拎包、放行李、送茶水点心,这些献殷勤的事,不应该表现给女孩子看么?
围着他转做什么。
是不是搞错了对象?
“京极同学,你应该去找铃木小姐才对啊!”
林新一无奈地点拨了一下。
被人这么直接地说中心事,京极真那小麦色的脸庞不禁隐隐泛起红光。
他紧张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有些扭捏地说道:
“我…我跟铃木小姐还不熟。”
“这样在她面前示好,会不会有些太唐突了?”
“唉…”林新一轻轻一叹:“你跟她多聊聊,不就熟了?”
“可是不熟,我怎么找她聊聊?”
京极真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林新一:“……”
他倒是还想再向这位京极同学传授几句经验之谈——
虽然他自己也没什么经验。
但男人之间聊恋爱经验,就像是谈国际政治。
即使自己连班干部都没当过,也能在人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聊出国家领导人的气势。
而林新一正想着好好给这位京极同学点拨点拨,客房的门就已经被人敲响。
推门一看:
原来大家都已经放好了行李,换好了衣服,过来找他会合。
他们都换上了颇具古风的传统曰式浴衣,气质为之一变,令人眼前一亮。
尤其是贝尔摩德。
这个一直在人前英伦淑女风格的银发美人,这时已然抛下那似乎与生俱来的性感与优雅,化身为一个安宁恬静、楚楚可怜的东方美人。
那犹如西方大理石雕塑的精致五官,和东方古朴纯素的浴衣结合在一起,不仅不显违和,而且美丽动人,令人印象深刻。
她轻松地驾驭着这种带着异国风情的古典美人气质。
星空六道 湖南湛家
不愧是国际巨星。
“新一。”贝尔摩德温柔地喊着林新一的名字:“一起去泡温泉吗?”
“泡温泉?”林新一微微一愣。
“一起?”他有点犹豫。
“是啊!”铃木园子大大咧咧地蹦了出来:“林先生,店里有温泉浴池,我们一起去泡个澡吧!”
她的性子还是那么奔放直接。
林新一犹犹豫豫不好直接点明的事,却是被她毫无顾忌地搬上台面:
“我还想看看林先生你的身材呢!”
“上次小兰她跟你泡温泉回来…”
“一提到那次温泉旅行,她就脸红得不敢抬头见人。”
“搞得我都有些好奇了,林先生你的身材到底是有多好看,竟然把小兰迷成这个样子?”
铃木大小姐寥寥几句话。
就让柯南小朋友黑了脸。
毛利兰羞涩地低下了头。
灰原哀眸光发冷。
林新一头皮发麻。
也就只有贝尔摩德还在玩味发笑。
她不嫌事大地向林新一投去火热的目光ꓹ 像是也在期待他的裸衣演出。
“抱歉。”
京极真终于沉着脸站了出来:
“本店温泉,不提供混浴服务。”
“啊?没有混浴?”
铃木园子尽显失望。
灰原哀在偷偷失望。
最強海軍
柯南和毛利兰也是一样。
直到柯南反应过来ꓹ 感觉情况有些不对,悄悄向自家的青梅竹马投去一道诡异而幽怨目光。
毛利小姐才有些不好意思地清咳两声,藏住了那本能冒出的失望。
但铃木大小姐跟其他女人可不同。
想看就是想看ꓹ 她从不屑于隐瞒自己的意图:
“京极同学,大家都是朋友。”
“反正店是你家开的…不如就空一个浴池出来ꓹ 让我们一起泡嘛?”
“不行!”京极真脸色愈发阴沉。
原本是小麦色,现在给憋成了猪肝色。
他不仅拒绝了铃木园子的请求ꓹ 还非常郑重地劝说道:
“铃木小姐ꓹ 女孩子要自重自爱。”
“怎么能随便跟别的男人泡澡,看男人的身子?”
“这?!”铃木园子被狠狠噎了一下:“不行就不行,你说教这么多做什么?”
“林先生又不是外人,大家一起泡温泉,他难道还会对我做什么?”
“而且你们男人都能大大方方地看女孩子的泳装写真,我凭什么就不能看男人的身子了?”
“男人看得,我看不得?”
京极真显然说不过牙尖嘴利的铃木小姐。
一八六一
但他那刻在骨子里的传统和保守ꓹ 又不能让他对铃木园子的话产生任何的赞同:
“不行就是不行,这是本店的规矩。”
嬌妻難為:Boss大人請節制
“如果你们坚持想混浴ꓹ 那还是去其他旅店吧!”
京极真态度异常坚决。
“你…算了ꓹ 真是个老古董!”
铃木大小姐气鼓鼓地转过头ꓹ 带着毛利兰、灰原哀和贝尔摩德往女浴池走去。
至于柯南小朋友ꓹ 他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失落,一个人孤零零地往男浴池去了。
这次可以说是不欢而散。
望着铃木园子哒哒哒哒踏着地板ꓹ 气鼓鼓远去的背影。
京极真的神色不禁变得有些黯然。
他一阵犹豫纠结ꓹ 最后却是憋出了一句中气十足的喊声:
“林先生!”
听这雷震般的低吼ꓹ 林新一还以为京极真这是要找他决斗。
但实际上,京极真却是在以晚辈的姿态向他请教:
“请务必传授我ꓹ 受女孩子欢迎的技巧吧!”
“这…”林新一神色古怪:“这我也不太会啊?”
“您太谦虚了。”
京极真甚至都用上了敬语:
“你有克丽丝小姐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在东京、甚至是全国,都有无数女孩追捧。”
“就连铃木小姐…也始终对你抱有好感。”
“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林新一一阵沉默,最后竟是应了下来:
輝煌歲月 五月十四
“好…那我就简单跟你讲讲。”
他本来就打算随便跟京极真扯两句的。
现在京极真这么诚心请教,他也就不藏了。
“要让女孩子喜欢你吧,那就得做到…”
林新一摆出了一副老师傅的架势。
帶著帝國闖異界 愛寫書的喵
而在这方面,他还不是一无所知。
他不仅知道,而且还有非常深厚的理论基础——
那是从一本书上看来的。
那本书讲述了三个女人和许多男人的故事。
而且是林新一这种从小喜欢好勇斗狠的人,也会有兴趣去看的书。
里面总结了一句爱情圣经:
“潘驴邓小闲。”
“驴”不方便做过多展开。
而且这是天生的,没法教。
“邓”指男人要有钱,撩妹得舍得花钱——
以前的那个“林新一”,就很好地贯彻了这一点。
但这对铃木园子来说也没用。
她更喜欢跟没钱的人交朋友。
因为在这世界上,就没几个人能比她更有钱。
龍行都市 一天風月
“潘”指男人要长得帅。
这也是天生的,没法教。
而京极真长得也够帅了。
也不知道见到帅哥就走不动路的铃木大小姐,怎么会对他完全没有感觉。
难道是因为他长得黑?
那铃木园子未免也太不BLM了,这很不正确,必须批判。
“你还是在‘小’和‘闲’上都下功夫吧!”
林新一一连排除了三个选项。
把老祖宗总结的宝贵经验,免费传授给了京极真:
“所谓‘闲’,就是指要有闲工夫,肯在女人身上多花时间。”
“这我一定能做到。”
京极真下意识点了点头:
“除了上学、参加比赛、练习空手道、训练师弟师妹,剩下的时间,额…”
“我好像就剩不下什么时间了…”
他一阵幡然醒悟:
“原来如此,我明白林先生你的意思了…”
“谈恋爱就像修炼空手道一样,不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是不可能有收获的。”
“以前的我如此懈怠,却还期待着能让园子小姐注意到我。”
“这就像没有播种的农户在期待丰收,显然是非常可笑的。”
“林先生,谢谢…”
“我明白症结所在了!”
“额…”林新一板起脸来:“你能认识到这点就好。”
他也没想到,自己简简单单一句话,京极真就能根据自身情况,自己给自己揪出错来。
而经过这么一番指点迷津,京极真显然已经把他当成了情感大师。
这位老实得京极同学,甚至像是上课听讲一样,不知从哪掏出一个小笔记本来:
“林先生,你继续说。”
“嗯。”林新一点了点头,继续不加保留地传授:
“所谓‘小’,就是指对女性能体贴入微,当个嘘寒问暖的暖男。”
“你得时时刻刻在意女孩子的感受,想办法展现自己对女孩子的关心。”
“原来如此…”
京极真认真地做着笔记。
總裁,愛多少錢一斤
然后,他又一脸纠结疑惑地抬起头:
“可是,林先生,我已经每天给铃木小姐发‘早安’和‘晚安’了…”
“这难道还不够暖么?”
“唔…”林新一一阵犹豫。
说大话,说理论,他能照搬书上的内容,讲得头头是道。
可是要讲到细致的实战技巧,那他可就要抓瞎了。
“只说早安、晚安,好像是还不够…”
林新一从不会在学生面前露怯:
“要不你下次再上加一句?”
“加什么?”京极真的笔记越做越认真。
林新一硬着头皮想了一想,试着把自己代入到正在追求女孩子的角色上去:
“注意身体,多喝热水?”
“好!”
京极真如获至宝,刷刷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