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黑暗年代
小說推薦無限黑暗年代
这些行驶记录仪分布在废弃停车场,经过一番调试,银色飞鹰找到了一个视角最好的。
通过这个记录仪,陈重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塞博坦星人,一时间他不知道该称呼对方威震天好,还是惊破天更恰当一些。
在东方强国那一战,陈重在惊破天进入变形状态的时候送给他一个金属高爆弹,后来被禁闭追杀,也就没有关注惊破天的生死了。
惊破天的生命力果然够顽强,他也真的没有死,不过看到他现在的模样,似乎陈重给他留下的伤害也不小。
阴暗的废弃地下停车场中,惊破天坐在一辆被压扁的汽车上,他的外表很恐怖,左边从脸到胸口失去了大片的机械皮肤和画护甲,露出了各种线路和金属骨骼。
惊破天的面色和神态都不是很好,从他另外半边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该死!你为什么没有抢到徽章?你难道不知道没有徽章就找不到权杖么?”
半跪在惊破天面前的是一个带有狂派标志的赛博坦星人,听到首领的质问,他竭力辩解道:“我按照您的命令地点了目标所在地点,可是那里的英方和变形金刚反应部队的士兵太多了,我根本无法下手。”
“废物!废物!你们都是一群废物!”
妃上墻頭等紅杏
愤怒的惊破天站起身来,他疯狂的捶打着周围的破烂汽车,他这发狂的泄愤之举,也将陈重用来偷窥的行车记录仪彻底毁掉了。
虽然失去了监视的手段,可惊破天却说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口中的权杖。
按照惊破天所说,权杖无疑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而自己手中的这块徽章,就是找到权杖的线索。
让银色飞鹰继续想办法监视惊破天,他的下属和契科夫之后,陈重又拿出了那个徽章仔细的研究了起来,可惜还是没有任何收获。
这东西看起来像是青铜所制,实际上却并非是地球上的金属,造型古朴,不知情的人多半会将它当成一件古董。
“古董?”
握着手中的徽章,又回忆起自己遇到的那个古怪的赛博坦星人,陈重发现这一物一人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带有浓重的古老气息。
徽章看上去像是一个古董ꓹ 那个赛博坦星人的造型同样如此,他的身上的护甲和头盔都是地球古代战士造型。
从这些陈重忽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位神秘人物ꓹ 就是那位艾德蒙·伯顿爵士。
这个同样去亲自实地检查过六支金属角的英国爵士,就是一个天文学家和历史学家,那他无疑对各种古物有着很深的研究。
这难道只是一种巧合?
既然银色飞鹰无法查探到这位英国爵士的相关信息ꓹ 陈重索性问道:“艾德蒙·伯顿爵士住在哪?”
“诺森伯兰郡的阿尼克城堡。”
听到这个地点,陈重惊讶的问道:“诺森伯兰郡?你没有说错?”
银色飞鹰当然没有弄错ꓹ 只是有些凑巧,因为陈重现在也住在诺森伯兰郡。
弄来半天两人还算是邻居ꓹ 带着这样的想法ꓹ 陈重驾驶着汽车向阿尼克城堡驶去。
阿尼克城堡在当地非常的有名,这座城堡始建于1096年,当时的建设目地是为了防止苏格兰人入侵。在16世纪和18世纪时,城堡曾进行过大规模翻修。
許你一世梨花香 青兒格格
因为古堡历史悠久,保存的极好,周围的景色如画,所以每年都有人来到这里想要参观ꓹ 可惜阿尼克城堡的主人并不愿意这样做。
两地同在诺森伯兰郡,因此路程并不算远ꓹ 陈重驱车只用了十多分钟就看到了那座古老的城堡。
绿草如茵ꓹ 一条清澈的河流环绕城堡ꓹ 就连见多了美景的陈重看到这一切也感觉心情愉悦ꓹ 这里实在是个漂亮的地方。
陈重驾车直奔城堡的正门,不过他很快就别拦住了ꓹ 而且阻拦他的东西还很是古怪。
MARK IV坦克。
星耀九天:紈絝王爺聖手妃
看到这辆在一战时英国人初次投入战场的铁甲战车挡在自己的汽车前ꓹ 陈重真的有些无语ꓹ 他没有想到这样的老古董居然还能正常行驶。
即便这是一辆1917年生产的老坦克,但绝对要比陈重的汽车有杀伤力ꓹ 他连忙冲着坦克喊道:“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要见见艾德蒙爵士。”
下位者鄙 問天
吱吱吱……轰!
暖婚之如妻而至
陈重万万没有想到对方连交流都不交流,直接转过了炮塔就给了自己一炮,要不是他的反应快,已经别击中了。
回头看了看自己那辆已经别轰爆的顶级跑车,陈重也心生怒气,当即拿出了那把巨型长剑。
陈重的这把剑可并不仅仅是用来近战,它还可以积蓄能量进行范围攻击,这可是禁闭精挑万选出来的收藏品之一。
眼看着双方就要开战,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从城堡内走了出来,大声喊道:“住手!”
陈重已经看出来这个老人正是自己要见的艾德蒙爵士,当即收起了长剑,而那辆一战时期的坦克,也开始了变形。
“它居然也是一个变形金刚!”
这还是陈重第一次看走了眼,也可以说对方隐藏的足够好。
陈重在跟这些赛博坦星人打交道之后,已经习惯性的用千斤顶发明的微型检测器来测试,可是他并没有发现这辆老坦克的真正身份。
“很抱歉!”
炮灰女的婚姻生活 莫以然
走到近前的艾德蒙爵士很有礼貌的道歉,随后他指着变形过程中掉了一地零件的老坦克解释道:“他的脑袋在战争中受过伤,现在他还以为自己处于1918年的战场上呢。”
陈重此次前来本来是想要试探艾德蒙爵士,可是现在他竟然拥有一辆一战时期的变形金刚坦克,这样的变化让陈重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星際神化 藍箭俠
“你就是陈重吧?”
地獄之井 角落裏聽雨
不用陈重先开口,艾德蒙就是已经叫出了他得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他是谁?你又到底是谁?”
陈重的疑问很多,艾德蒙爵士却笑了笑,对他说道:“跟我来,我们需要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了。”
原以为自己知道很多的陈重,只能满脸疑惑之色的跟着艾德蒙爵士走进了城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