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客傳說
小說推薦暗客傳說
皮尔与子弹同时吃了一惊,铁生扭过头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在唱双簧,你们煞费苦心,想激起我的斗志,同你们一起逃出这监狱,可你们没想到,你们刚才说的话适得其反,听了你们一番话,我几乎是绝望了。”
封神新說
子弹道:“你刚才说的死刑时候脱鞋子是什么意思?”
铁生道:“在这个监狱,终身不能脱下这双铁靴,除非狱警已经决定对你执行死刑,也就是上电椅的时候,为了防止电流短路,这时才会把你靴子除下来,但除下来时候,你的末日也就到了。”
子弹倒吸了一口凉气,铁生继续道:“你们所说的,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计划,仔细想想吧,我可假设一下脱狱的全过程,首先,你要让狱警判你电椅死刑,然后在脱下靴子的一瞬间,打倒狱警,从死刑房逃出来,而且还不能惊动机械守卫,光这一步我就不敢想像怎么可能做到。然后,你要冲上铁塔,铁塔上有四名狙击手,你冲上去时不能让他们发现你,可铁塔上是个空旷的飞机场,我们三个人上去,就是瞎子也看到了,到时我们就成了活靶子。然后,这个时间还必须是刚好飞机来到的时间,激光防卫网自动解除,且不说你能不能在水底憋气游那么久,就算可以,大批出来‘打猎’的狱警也一定坐上快艇追了出来,你就算游得同鲨鱼一样快,又怎么逃得过快艇?”
当铁生话说到这里时,皮尔与子弹心里都凉了半截,铁生没有说错,这任何一个环节,都是个不可能完成的计划。
铁生又道:“最后还要告诉你们一点,狱长弗兰克也从前也是有异能的法警,也是三级异能,至于是什么异能,谁也不知道,但他能被调来当狱长,一定在看守方面有特长,他是潜藏的最大杀手,我问你们,连对方有什么能力都不知道,你们怎么对付他?”
子弹与皮尔面面相觑,铁生长叹一声:“你们不要以为我真的没有斗志了,但是,想想这些困难,我真不忍心你们去送死。”
这时,外面呜地一声,放风时间结束了,子弹与皮尔只得站起来离开铁生的房间,当他们走时,铁生的眼睛瞪着天花板,眼神好像还在嘲笑他们异想天开。
子弹与皮尔回到各自的牢房,皮尔在窗口前苦笑一下:“我听了那个铁生的话,开始在想我们是不是有点自不量力。”
子弹没有作声,他坐在墙角,盯着脚上的铁靴,苦苦思索着对策,可是很长时间过去了,却是一筹莫展,子弹长长地叹了一声,他盯着窗外慢慢落下的晚霞,他从不信神,现在却长叹道:“神哪,给我一点指示吧。”
劍底揚塵 雲中嶽
子弹正在求神拜佛时,忽然看到窗沿上有只蚂蚁在爬,子弹心中一动:“你是怎么进来的?”要知道魔鬼监狱是在海中央,几乎与世隔绝,每过几天都会进行清扫,怎么会跑出一只蚂蚁来?
子弹伸出手来,那蚂蚁爬上他的手指,子弹轻轻一吹,蚂蚁落地了,子弹忽起了玩心,他拿起床头一个卫生球,这种卫生球每个监狱都有一枚,有一种刺鼻的味道,主要是防霉的,子弹用卫生球在蚂蚁周围画了一个白圈。
蚂蚁困在了圈中,当它爬到圈的边缘时,忽然闻到一种难闻的气味,急忙后退,但爬到另一个方向,又同样是刺鼻的味道传来,不管它怎么爬,到处都是这种气味挡住它的去路,它在圈中团团乱转,不知如何是好。
子弹苦笑:“可怜的小家伙,你现在不就同我一样吗?四面八方都没有出路,永远困死在这个圈子里了。”
那蚂蚁仿佛听到了子弹的话,它停了下来,但过了一会,它又开始左冲右突,到处寻找突破口,子弹发现,蚂蚁离白圈的边沿越来越近,它好像慢慢不再怕那种气味了,终于,蚂蚁爬上了白圈,它小心地试探着,一步一停,一个白圈的边沿,它足足花了十多分钟,才爬了出去,可是,它终于爬了出去,最后又上了窗台,消失在子弹的视野中。
子弹惊呆了,他望着蚂蚁消失的地方,怔怔出神:“难道,真的是神在指示我吗?”
子弹如同在黑夜中行走的人一样,突然看到一个方向:“我不就像这只蚂蚁吗?看到四面八方都有危险,我就不敢前进了,可是我有没有想过,这些困难也许根本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可怕,当蚂蚁爬上白圈时,它不是安然无恙吗?那这监狱不也一样,它固然很坚固,但不可能没有破绽……”
子弹兴奋起来,他伏在窗口,看到蚂蚁正在沿着墙壁爬向远方,那里,是一轮火红的太阳,映得子弹满脸通红:“生命自己会寻找出路,蚂蚁尚且如此,何况我是个人呢?”
重生發小 茶樹菇
先婚後愛
他再次望向海水中那若隐若现的激光防卫网,突然觉得这些东西没那么可怕了,子弹捂住胸口:“从现在起,我就要进行与脱狱有关的一切训练。”
他在洗手池中灌满水,首先开始练习憋气,就目前的条件而言,能进行的训练项目不多,子弹通过窗口的阳光来判断自己憋气时间长短,然后,他伏在地上,用手肘支撑在地上行走,在床板上摹仿游泳动作进行泳技训练,在有限的条件下,他依然练得非常专注,满身大汗,以至连窗口有人来了都不知道。
在铁门的窗口,有一名狱警,双眼盯着子弹的动作,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慢慢地离开了,走时口中喃喃道:“加油吧,子弹。”
就在子弹在魔鬼监狱中苦思脱狱方法时,在欲都炎王部落的后花园中,一个少女正站立在河边,双眼紧闭,两手慢慢地在胸前划动,仿佛在舞蹈一般,这个少女,正是一直在偷偷进行异能训练的阿琳。
哗啦,一条鱼跃出水面,一声水响惊动了阿琳,她猛地双眼一开,吡一声,她的双眼射出一道通红的激光,轰隆一声巨响,整个水面炸起一道涛天巨浪,而刚才那条跃出水面的鱼被烧成焦炭,水花升上天空,化作漫天大雨落了下来。
阿琳睁开眼抬起头,任水滴落在自己的长发与面颊,身上一股气流涌起,衣裳与长发都飘飞起来,接受异能训练后,她更显得美丽出众,如同画中仙子。
看到水花四溅,阿琳欣慰地点点头,这一个多月的辛苦没有白费,她终于突破体能的极限,拥有了自己的异能,虽然只是略有小成,但相对其它动不动就要训练一年半载的暗客或法警,已经是进步神速了。
阿琳在训练时,她身后不远处,炎王与司马南看着她的背影,炎王道:“好一双镭射眼,这女孩子是个天才,看来,很快我们中间又要出现一个三级异能的暗客了。”
司马南道:“当初把PTA教材送给她时,我都没想到她资质这么好,她现在对加利他们一直看不顺眼,你说,我们会不会在给自己培养一个可怕的敌人。”
炎王笑道:“如果真是那样,那这个黑锅只好你来背了。”
两人大笑,走到一个凉亭处,司马南道:“对了,子弹去了魔鬼监狱超过一个月了,一点消息也没有,你说他会不会……”
荒野流星 呷咪
炎王道:“其它事情我不知道,不过子弹活着是肯定的,而且他还在搞一些奇怪的举动,我也是莫名其妙。”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炎王作个拈钞票的动作:“天有所短,钱有所长。”
司马南大惊:“什么?你连魔鬼监狱的狱警都收买了?”
炎王道:“可惜的是魔鬼监狱的管理实在太严密了,我只能收买一些小角色,目前知道的情况就这么多了,但我相信,子弹一定有他的理由。”
司马南也叹道:“也难为那小子了,那么艰苦的环境,他居然还没有放弃,我相信,将来这小子一定会以能人之所不能而闻名于世。”
这时,又是轰隆一声,炎王与司马南回过头来,看到阿琳再次双眼射出一道激光,这次炸起的水柱比上次更高,整个水池都震荡不休,炎王眼中露出奇特的光芒:“看看这些年轻人,看来,又到了英雄辈出的年代了。”
(在祝各位读者中秋快乐之际,本书第二卷《铁幕》到本集也正式结束了,这里要向各读者说声抱歉的是,本书已开始繁体出版的流程,第三卷《夜瞳》由于出版社严厉要求,不得不延迟到11月29日才可以上传,实在是万分地对不住大家,特别是订阅的朋友,希望能理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