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仙二代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仙二代
“师妹快看!那就是浪盟的大门!”
一身青衣,面容稚嫩的少年,拉着一个清丽少女,站在观景台上,指着远处山上的大门兴奋地开口。
清丽少女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脸的黑线:“师兄,我们都快要破产了,一百灵石做什么不好,就为了看这个?”
青衣少年看远处的大门,那里有两尊神光熠熠的神灵正在一动不动地站着,虽然威势不显,但那股至高至上的神灵气息,还是让所有到来的修士肃然起敬,甚至忍不住跪拜下去。
青衣少年清澈的眼眸有着朝阳般的向往,道:“你不懂……在这里,可以看神灵,立道心,我也要以不浪神子为目标,有朝一日也找几个神灵去看大门!”
清丽少女翻了个白眼:“得了吧,世上修士千千万,只有一个安不浪。”
青衣少年神色坚定,完全没有气馁的神色,道:“世上修士千千万,与我又有何关,我的目标只有安不浪。”
少女张了张嘴,发现竟是无言以对。
观景台上,还有无数个修士,犹如少年那般,见神灵,立道心。
安不浪潜移默化影响了很多人,这是他不知道的。
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他要变强,要变得足够强,以应对将来的危机!
清穿之四爺,給紈絝笑一個!
此次鬼神山之行,他获得前所未有的财富,这等财富对现在他这个阶段来说,即使以帝子的身份来看,绝对也称得上是惊喜!
“我要闭死关了,要进行一次重大的突破,容不得任何人来惊扰,鸿蒙大陆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浪盟驻地,安不浪召集小伙伴,认真开口道。
“师父,你放心吧ꓹ 我会拼死守护这个世界的!”姬茵茵神色认真道。
“小浪子,这个世界上ꓹ 就没有我摆不平的事情!汪!”大白挥舞着爪子,吐着舌头,威武带萌的脸庞上ꓹ 一脸的自信。
“我感觉五大禁地有些异动,恐怕要深入一次五大禁地了。”轩辕玉开口道。
他虽然是一脸春风柔和的模样ꓹ 但众人根本不敢小看这个炸弹狂魔。
“去禁地好呀,宝贝可多了。”纳兰锦璃点着小脑袋ꓹ 绚烂璀璨的眼眸看向轩辕玉ꓹ 神色一脸的渴望。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婆
邪君?殘如月!
可惜轩辕玉没有领会纳兰锦璃的点。
他一身衣袂飘飘,来去如风,当一个独行侠,告别了浪盟众人。
安不浪同样开始了闭关。
他进入苍云道宫最高级的闭关场所。
那是一片灵气极其浓郁,青山环绕,灵花绽放于山间的小秘境。
整个小秘境就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任何人会来打扰他。
门外还有苍云道宫十大守道人之一的尘界道人看守着ꓹ 安全性十足。
安不浪将纳戒中的金乌王尸体放了出来。
硕大的神兽身躯,趴伏在地ꓹ 即使陨落ꓹ 身上仍燃烧着金色的神焰ꓹ 跃升跳跃ꓹ 宛如一只只小精灵,透着至高神性ꓹ 光芒照亮整片小天地。
这具尸体保存得很完整ꓹ 或许也是琅琊鬼仙打算将鬼跟神兽融合的一个实验。只是紫槐神尊的实验还没结束ꓹ 仙帝就封天了,金乌王的尸体就被遗留在那里ꓹ 静静等待了无数个岁月。
“金乌王……比普通金乌神兽还要高一个层次,虽然外放的威能已经很弱很弱了,但还是得小心一些……”
安不浪以琉璃神火包裹浑身,走向了金乌王尸体。
他要借这个金乌王尸体,觉醒金乌神瞳!
时光流逝。
一天又一天过去。
不知不觉就是半个月。
安不浪闭关期间。
鸿蒙大陆仿佛归于平静了。
虽然也时常有大事发生,比如问天一族的少族长柳相神子迈入渡劫期,引出了九重天异象,正式接任族长之位,随后居然想要加入浪盟,担任一位普通的成员。
这一幕已经足够震撼,但更加匪夷所思的是,浪盟居然拒绝了……
这让世间众生一度感觉特别魔幻。
浪盟的茵茵神女,捣毁了一个邪教窝点,一人独战三尊渡劫期。明明是仙台二重天的修士,结果阴阳仙灵之气一出,一招一个渡劫期,惊撼了整个鸿蒙大陆。
也有四象道妖三入灵异森林,获得神秘仙缘,宣布不日准备渡劫成仙。
一件又一件的大事,都具有极高讨论度。
但总觉得少了点味道。
美女的超級保鏢
震撼程度总是没有那个少年带给世间的那么大。
是的,大陆上的修士们,嗨点都被安不浪调教得极高极高,以至于他们面对一些大新闻,都能泰然自若……
所以,相对于那些修士来说,这个大陆其实是平静的。
或许也只有那个少年重现世间,才能再次掀起一阵狂潮了吧?
鸿蒙大陆生人勿进的五大禁地。
鬼神山成为了最惨的禁地,据说上面的神藏都被安不浪拿走了大半,成为了一个风险跟收益完全不对等的恐怖地域,被列为最不受修士欢迎的禁地。
出现大量漆黑裂痕,神光不再的神山,仿佛在诉说着此刻的落寞。
“鬼神山……曾经鬼仙跟神灵大战的神之谷……”
“如今神灵尽陨,鬼仙不在,空留一副躯壳,本就该是这副荒凉没落才对。之前又神光万道,又完美神圣,糊弄的又是谁呢?”
容貌俊美到了极点,飘逸出尘的男子,翩然而来,宛如闲庭信步一般。
他双瞳有万灵太极阵图在快速流转,死死地凝望着鬼神山的漆黑裂缝。
“不浪,玥溪,你们终究是看漏了一些东西啊……”
白衣男子轻轻一笑,走向了那漆黑的裂缝。
此时,破碎的鬼神山之巅。
傀鬼和狰鬼,正表情紧张地看着那个男子。
它们经历了很多大风大浪,比如它们遇见了一队强得逆天的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存在,将它们的所有宝贝都给夺走了。又比如它们的老家都被那可恨的小队给弄炸了,而它们只能忍气吞声,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由此带来的间接影响也很大。
比如来鬼神山寻找机缘的强者,呈断崖式下跌,它们连“养猪”业务都随之破产,鬼生从此跌落谷底。
如今,终于看见一个修士走过来了。
“桀桀桀桀……机会终于来了,快看看那个男子,他看起来好有钱的样子,会是一头大肥羊吗?”傀鬼兴奋道。
“气质不凡,飘逸出尘,定是大族子弟,今日说不准能开荤,干完这一票我们就离开这个鬼地方!”狰鬼双瞳猩红,淡淡开口道。
“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了!”傀鬼十分兴奋。
白衣男子已经走到了鬼神山的山脚,单手按在了鬼神山之上。
“嗯?他在干什么?”傀鬼面露疑惑。
这时,十万丈鬼神山的体表,突然发光发热。
一股让两鬼心惊肉跳的感觉笼罩全身,仿佛随时有可能死掉!
“这是什么?!”傀鬼脸色剧变,几乎尖叫。
“粒子……物质粒子的核能在快速释放,仿佛要爆开了……”狰鬼瞪大了眼睛,面露震骇之色,“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有人做到这种地步,如此大的范围,如此坚硬的物质……”
鬼神山发光了,吓得两鬼魂飞魄散。
瑈海暮川錄 王妃麻麻
但最终,鬼神山的光芒又暗了下来。
男子面露失望地摇摇头:“还是不行……鬼神山真不愧是神山,即使崩坏凋零至此,仍是难以侵犯。”
白衣男子开始登山。
两尊顶级鬼物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从过来啊,过来啊,变成了你不要过来啊!!!
它们实在是慌得一批。
这个白衣男子哪里是什么大肥羊,那可是已经有了想要将鬼神山炸掉想法的猛男啊!并且还差点付诸行动了啊!!
这让的人是它们惹得起的?
傀鬼和狰鬼一度回想起了被安不浪支配的恐惧。
这位白衣男子正是轩辕玉,前来调查五大禁地的异常。
他并没有登顶,而是从崩裂的鬼神山裂缝,进入到了裂缝之内。
两个鬼物还没松一口气。
突然间,鬼神山再次剧烈颤动起来。
裂缝内部爆炸出了毁灭的能量,似乎还有什么恐怖存在的愤怒低吼。
阴阳能量碰撞爆炸间,仿佛要融化整个山体,喷薄出炽热无比的岩浆。无数巨大无比的石头被炸飞,乱石穿云!
此时,仿佛某种禁忌被触动了。
一道苍茫的光柱从裂开的鬼神山巅直冲云霄,没入天空的尽头。
整片天地都在摇动。
白衣男子从鬼神山内部飘出,神色凝重至极。
这时候,天穹突然裂开,有一双鬼气森森的双瞳,灰白苍茫,释放可以侵蚀冰封三界的大恐怖。
“呵呵……原来是仙帝宫的人……”
“你想要封住吾等的路吗?”
“不妨告诉你,太晚了,如今总攻已经开始,至尊尽出,已经逼离了朱雀女帝,你们就乖乖在内等死吧……”
同一时刻,鸿蒙大陆东南部。
五大禁地之一的灵异森林。
有大片大片的幽暗鬼木,睁开了双瞳。
它们站了起来,扭曲成一团,然后化作诡异的不可名状的物体,构筑诡异法则,扰乱时空,扭曲虚空崩碎间,漆黑的大洞开始出现。
鸿蒙大陆极东之地。
五大禁地之一的九层狱。
大地崩坏,岩浆喷射几万米。
一头又一头得熔岩巨兽,炼狱修罗,从地狱爬出。
鸿蒙大陆东北方。
五大禁地之一的不死神谷。
一幅先天道图延绵上万里,覆盖无边天宇。
上面有洪荒世界,有众神受封,证道永恒不死。
不死的力量从先天道图垂落,笼罩了整个禁地。
大地坍陷,群山崩裂。
一个个不死怪物似乎在响应先天道图的号召,从内部爬出,露出慑人的光芒。
波及覆盖整个鸿蒙大陆的震动,开始出现了。
禍起人間
一尊虚无缥缈的身姿,屹立在鸿蒙大陆之巅,亿万鸿蒙大陆生灵皆可见。
“仙帝封天九万载,今日吾逍遥大帝重新开天造乾坤!”
蕴含无上帝威的声音,落入了每一个生灵的心魂。
轰!!!
一声颤动,响彻天地大道。
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崩断了。
天地从此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