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纷纷扬扬,在寒冷的气息侵袭大江南北之后,鹅毛一般的大雪,泼天盖地的飘洒下来,将华夏大地许多地方都覆盖包裹起来。
长安三辅,虽然说积雪还没有到阻碍人们出行的程度,但是路上的行人,已经是减少了许多,而且从往年的经验来看,既然现在已经是大雪纷飞,那么意味着很有可能接下来的时间都会有雪,陆陆续续罢了。
因此在这样的天气之下,一般百姓绝非必要,就很少出门了。这些普通百姓在冬天最常用的方式,就是熬,减少活动量,也就减少了热量消耗,也就可以吃得更少一些,熬的时间更长一些。
總裁的天價契約
对于士族子弟而言,第一场大雪,反倒是激发出了更多的游玩欲望。
当然,是要大雪。之前的初雪,反而没有多少人有兴趣,因为初雪很容易就化开了,然后一地烂泥,着实没有多少景致,而大雪纷飞之下,天地一片纯白,让这些心灵或黑或灰的人,自然觉得受到了一些洗涤。
尤其是在长安五陵左近,毕竟商业发达,家境殷实的也是相当不少,不少人都可以生起炭火,一边穿着厚厚的裘衣,一边暖酒谈笑……
将军府衙后院之中,也堆了一个雪人。雪人胖头圆肚子,倒是没有什么胡萝卜扫帚作为装束,而是插了一个竹马,还有一把木剑。
雪人是黄月英堆的。虽说这个家伙已经是孩子妈,但是毕竟年龄也才二十许,加上之前都在荆州,少见大雪,于是乎在长安,每每大雪纷飞的时候,多少也是兴奋顽皮。从黄月英一会儿盯着斐潜笑ꓹ 一会儿拍着雪人的头,还插了竹马和木剑ꓹ 斐潜就大体上猜得到黄月英是拿着自己作为雪人的模板了。
斐蓁也歪歪扭扭的跟在黄月英屁股后面,有时在雪里站不稳,噗嗤一声就趴在雪地上ꓹ 黄月英便只是啊哈哈的笑,然后也不让侍女奴仆去扶ꓹ 斐蓁也不觉得需要用哭泣来博取同情,摇摇晃晃又爬起来ꓹ 然后就去追着他那看起来似乎不怎么靠谱的妈ꓹ 然后又被黄月英抖了堆雪的树梢,批头盖脸又是一顿落雪……
斐潜看着,也没拦着。其实小孩子也没有大人想象当中的那么娇气,尤其是将来可能要进军旅之中的,就更不能怕风怕雪怕这个怕那个了。
斐潜略微吩咐了一下,让人准备些热水姜汤,等大小孩子玩够了ꓹ 洗个热水澡,喝点姜汤驱寒ꓹ 自然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穿过回廊ꓹ 到了前院ꓹ 大厅之中ꓹ 庞统和荀攸早就坐在堂前火炉前,一边温着黄酒ꓹ 一边闲聊ꓹ 见到了斐潜ꓹ 便都站起来见礼。
斐潜摆摆手,坐下之后ꓹ 接过了庞统递过来的一碗温酒,饮了一口,顿觉暖意绵延而下,疏散到了四肢之中,就连肩膀后面的酸胀,也似乎缓解了一些,不由得呼出一口酒气,『哈……』
『酒不错罢?』庞统笑呵呵的说道,『若是在有些羌煮,就更佳了……』
斐潜哈哈笑笑,『吃的事情先放一放,先说正事……』
庞统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
『嗯?吃才是正事?』斐潜的耳朵也是满灵敏的。
庞统连连摆手,『没!我方才说「这也是正事」……』
斐潜知道庞统狡辩,但是也没穷追不舍,便问荀攸道:『御寒之物,下发得如何了?』
荀攸拱手说道:『皆已经下发妥当。军中干草,厚布,油毡,毛毯,数量充足,过冬无虑。城外民寨,亦有送去煤炭,并有派人宣讲巡检排查,若有贪腐之人,当即革官严查……』
斐潜点了点头。
『今岁吏考,情况如何?』斐潜又问道。
荀攸沉默了一下,说道:『恐多有不堪者……若严之,十去三四……』
斐潜也沉默了下来。
罪域的骨終為王
斐潜之前就说过好几次,要严格吏治,对于官吏的政绩进行考核,但是么,或许是汉代的三四百年养下来的习惯难以纠正,或许是这些官吏并没有将这个考核标准重视起来,以至于到了现在,年终算下来,就有不少官吏没有达到标准。
这些没有达到考核标准的官吏之中有一些是吊儿郎当只享官福不做实事的,也有一些是努力了但是能力不足没做对没做好的,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倒霉蛋子,比如遇到了蝗灾的……
虽然斐潜确实想要好好整顿一番,但是面临的问题同样棘手,严格执行的话,去除了这三四层的人,会造成很大的动荡,而这个动荡的过程无疑就是痛苦且麻烦的。同时,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如果斐潜不处理这些不称职的官吏,又会走上汉代原本的老路子……
斐潜看着眼前纷飞的雪花,看着这些雪花将浑浊灰黑的大地一点点的遮蔽成了纯白,沉声说道:『必须严办!便如冬日雪,不经寒彻骨,何有来年香?』
荀攸微微叹了一口气,默默点了点头。
庞统倒是抚掌而笑,说道:『主公所言甚善!若是今日不办蠹吏,便是来日蠹吏来害吾等!正直当下四方稳固,此时不严查严办,更待何时?』
斐潜微微点头。打地盘难,治理好地盘更难。要在治理地盘的时候,还要更改旧习惯,促进新秩序,更是难上加难。不过,即便是困难,也不应该不去做,因此就像是庞统所说的一样,当下暂时四边平定,不趁着当下这个时间段做改革和变动,难道还等着外部威胁大的时候才来做么?
死亡筆記2基拉再臨
三人不由得都略微沉默了一会儿。
『哈哈……』斐潜暂且将烦恼放下,笑着说道,『如此雪景,便暂且不论公事,且偷闲浮生!火炉涮羊肉,羌煮正当时!来人!且去备些牛羊肉来,立锅于此,赏雪而食之……』
重生之為自己活
庞统连忙接口道:『甚善!甚善!且多拿些肥的来!』
仆从闻言,转头看斐潜。
斐潜无奈的摆摆手,然后对庞统说道:『士元啊,你这嗜肥的毛病,多少要改点……』
『无得肥,何言欢?』庞统不以为然,『脂香而油满,人生何其乐也!』
魔天之天地 佳偉大帝
斐潜只能是苦笑摇头。
大雪纷飞而下,落在屋檐房顶之上,细细噗噗,就像是也在跟着斐潜三人,掩嘴悄声而笑……
雪白的大雪落在城中,也落在城外。
这是属于郑县之下的一个名不见经传,呃,甚至连县乡图册上都没有标明的小村寨。牛大郎背着一摞大大的柴禾,从山里顶着风雪出来。
若是在后世,像他这样年龄的,说不得就有一部分人会和父母争执着,表示父母都不爱他,都不关心他,都不顾及他的想法,成天逼迫他读书,一天到晚就只是知道赚钱工作,回到家就只知道问分数成绩,表示自己人生过得毫无意义,动不动就说死给谁看云云……
然而牛大郎没有这个资格,因为他的父亲牛四夏,已经不在人世了,别说想要找父亲抱怨,甚至是想要再挨父亲几下不轻不重的打,都是一种奢望。
父亲死了,母亲垮了,看着自家小妹惊恐的瞪着眼珠子,蜷缩在房屋之内最为黑暗最为为狭小的角落,牛大郎咬着牙,将沉重的农具握在了手中,背在了身上。
贵人们来过几个,温言抚慰了一番,还给了不少钱财物品……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牛大郎的母亲只是哭,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牛大郎自己也不懂得应该说一些什么,听着那些贵人说话,也是只能勉强接个『知道』、『好的』之类的话,至于什么要求也想不到,即便是想到了也说不出来。
周边的邻居也都来了。在那几天,平日里面好一些的,会帮着收拾一番,帮着煮点饭菜,照顾一下母亲和小妹,然后也不拿什么,叹息着走了,毕竟别人家里也是一大堆的事情,总不能永远留在牛家帮衬。
关系不好的,便是不冷不热的凑了上来,啧啧称道:『看看牛家还是有些福气的,看看这些东西……牛家发了啊,啧啧,这多值啊,要是我家老鬼一条命能换来这些器物,我都巴不得赶快让他去……』
发了么?
并没有。那些器物和浮财,牛大郎懵懂茫然,母亲又是软弱,根本留不住,被这一家说是借两天,哪一家说是顶欠账,没过一两个月便是全数不见了踪迹。
农家庄稼汉一年到头也就收成一两次,所以多半都是年光一族,今年收成去抵往年的老账,然后新年来的时候继续赊青苗账等等……
所以父亲有欠账,这是肯定的,但是父亲在世的时候,真的有欠过那么多钱么?
牛大郎虽然觉得不对劲,但是也不懂,因为他不认字,看着一张张的欠条上的手印,牛大郎不知道,也辨别不出究竟是不是他父亲画得押按的手印。
老村舊事
反正牛四夏一条命换来的钱财,不仅没有给家里带来福气和财运,甚至连原本的那条牛都赔了出去,才算是堪堪『抹平』了所有的债务。
牛大郎将背上的柴禾卸在了院子门前。小妹听到了声音,连忙跑出来帮忙,红彤彤的手上和脚上,长着一个又一个的冻疮。
『怎么不穿鞋就出来了?』牛大郎驱赶着小妹,『去!到屋里去!外面冷!』小妹多半是舍不得穿鞋,纵然是草鞋,也觉得穿多了,会坏。
小妹沉默着,不回答,手上却没有停,帮着将柴禾在院内屋檐下堆放好,才怯怯的看着哥哥,依旧不说话。
『娘怎样了?』牛大郎问道。
小妹摇了摇头。
『哎……』牛大郎伸出手,摸了摸小妹的头。
小妹的头发凌乱,稀疏,枯黄。牛大郎的手粗糙,肮脏,带着零碎的泥土和木渣,但是小妹仍然努力往前伸着脖子,让自己的脑袋更贴服于牛大郎的手,就像是一只努力讨好主人的狗。
牛大郎知道,小妹从小就生活在恐慌之中,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她恐慌没有饭吃,恐慌没有饭吃的时候,家人就会将她或是卖掉,或是交给别人换点『肉莲藕』回来……
如今爹死了,小妹更加的恐慌,有几次牛大郎半夜惊醒,都看见小妹蜷缩在角落里,盯着他,死死的捏着他的衣角,一动不动……
『没事的……没事的……』牛大郎说道,不知道是说给他小妹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没事的……没事的……我们会活下去的,我们会在一起的……』
家里屋内,其实也是一样的冷。
外面是风冷,如同利刀在割,屋内则是阴冷,如同钝针在扎。
牛大郎将小妹抱在怀里,两个人蜷缩着,哆嗦着,瞪着窗外的天色,等着天色昏沉下去,到那个时候,就可以再生一次火,一边驱寒,一边烹煮晚脯,然后吃完就赶快睡觉,多少带着些暖意休息几个时辰,直到被再一次的冻醒。
院外忽然有个声音传来:『牛家的,牛家的在么?』
牛大郎辨认出来,这似乎是邻居大娘的声音,便连忙一边应答着,一边走了出来,『在呢!在!是王大娘么?』
王大娘看着牛大郎,苍老的脸上略带着些怜惜,『我那牛家妹子好些了么?孩子你吃了么?来,这里有块饼子,别嫌弃,拿上!听话!拿着!』
王大娘不由分说,将黑饼子塞在了牛大郎的怀里,然后左右看看,皱眉道:『这么冷的天,怎么不生些火暖一暖,这要是冻坏了,来年你怎么办?领来的煤炭也别不舍得,该用就要用,人好好的,才是根本……』
『啊呃……』牛大郎吸了吸鼻涕,『大娘你说什么?什么煤炭?』
王大娘不由得问道:『咦?你家的煤炭还没去领么?』
牛大郎一愣。
過境小兵
王大娘明白了,叹了口气,说道:『骠骑将军仁慈,每家每户按人头给的,都有……趁着天色还早,你快去隔壁村寨找亭长……记得带个筐……快去,快去……』
冬日里面的煤和炭,不仅仅是用来取暖的材料,甚至是代表着多了几分活下去希望,延长了在冬日苦熬的性命!
牛大郎急急的拿了筐,又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赶到了隔壁的村寨。
隔壁村寨就比牛大郎所在的村子大了许多,而其中最大的院子,便是赵亭长的家。
远远的,牛大郎就看见赵亭长家中烟囱上升起长长的白烟,门户也大开着,人声鼎沸,似乎隐隐有滚滚的热浪席卷而来,驱赶了院内院外所有的寒冷。
赵亭长门外两个帮闲,其中一个瞪着眼,『干什么的?知道这里什么地方么?啊?没事别来这转悠!』
牛大郎哆嗦着,身上衣物基本上都在风雪之中湿透了,『我……我……来,来,领……煤……煤炭……』
逆天萌寶腹黑娘親 青絡
『领个屁啊领!』帮闲哼了一声,『昨日就结束了!今天才来领!你当这里是你家啊?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啊?滚吧!』
另外一个帮闲拍了拍门墙边上立着的木牌子,『看见没?这么大的字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到昨日为止,凭牌而领!逾期不领者,以自愿充公论!看明白么?啊哈,忘了,你肯定会说你不认得……』
牛大郎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确实不认得这上面的字。
两个帮闲哈哈大笑,指着牛大郎,像是碰到了极其欢乐的事情,『我就说,是不是,都他娘说不认得……这些刁民,都一个鸟样!认不认得是你的事情,听懂了没有?这牌子立在这里,这是规矩!这是流程!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一视同仁,公平无比!你他娘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破坏规矩,破坏流程?啊?』
牛大郎噗通跪倒在地,连连叩头,急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小人确实,确实是不知道啊……小的,小的,是,是隔壁村寨,真的,真的,真的没听人说过……要不是王大娘,王大娘告诉我,小的还知道……』
『啊啊哎哎……』年轻的帮闲嫌弃无比得咧着嘴,扭头不看牛大郎,『又来这一套,动不动下跪,动不动就哭,你们这群刁民,能不能有点骨气,啊?不就一点煤炭么,至于么?啊?』
牛大郎抹着眼泪,『家里老娘卧床不起,还有个小妹要我照顾……没有这些煤炭,怕是难熬啊……还请二位叔伯帮个忙……大恩大德,小的,一定,一定……』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牛家大郎对吧?行了,行了,牌子带了么?』那名年龄略大一些的帮闲皱着眉头,见牛大郎的样子,或许是想到了一些什么,多少也有些心软,叹了口气说道,『牌子先给我,我帮你去问问……』
另外一名帮闲拉了他一下,『你傻啊?』
『哎,我就问一问,成不成又不在我……』
失心冷公主華麗復仇
『你可想好了……』
『知道了!』年长的帮闲说道,『赵亭长仁德无双,乡野有口皆碑,当然不会见死不救不是,说不得也是件美事……』
『切,由你,由你……』另外一名帮闲不再阻拦。
过得不到半个时辰,年长帮闲皱着眉头出来了,指着牌子对牛大郎说道:『这牌子上写的是牛四夏的是吧?你不是牛四夏罢?』
牛大郎连连点头,『我是牛大郎……那是牌子我爹的……』
『骠骑将军有令,不得冒名而领……你拿的这牌子是「牛四夏」,可你是牛大郎……』年老帮闲似乎也是头疼,说得有些拗口,『亭长仁德,愿意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破例办理,但是这个……牌子和人不符,不能领啊,若是给你了,我们就是违背军令,要被砍脑袋的……』
『我……这……』牛大郎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