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
懵懵懂懂的小五行鸟小彩,就这样接受了它的小名,这个名字在不久的将来,将印在它的精灵身份证上。
虽然,这不像是一个正式名字。
但蝶小蝶觉得,小彩这个名字,怎么也比呆鸦胖熊来得正常……而且有一说一,小蝶也觉得简单好记。
“咕喏~”
神树圣地内,自然有提供精灵训练用的特殊训练场地,和规则决斗场一样,这些场地也有特殊效果,比如附带恢复力+1000%的BUFF,比如受重创或‘死亡’时,只要离开,状态就能恢复原样。
这些训练场地从超凡级到冠位不等。
数量不少,但比较起目前圣地内,数量众多的御灵使和精灵,还是有些不够看。
许多训练场地都要排队,而且……有不少人围观。
这就让许多御灵使在训练时,得留个一二三四手,也就做日常锻炼用,真正想尝试杀招,还得找个没人的野外。
苏皓……
当然不用。
他已经是神树圣地的VIP-MAX贵宾,在一尊冠位青木鸟的带领下,苏皓穿过几片树叶陆地,来到了……
神树内部!
他才知道外面宽广的空间,仅仅是神树的一部分,神树的内部,一样巨大,划分出无数层。
“仔细想想也正常,神树这么大,比万丈山岳都要大得多,挖出来一些空间合情合理……嗯,也可能是本来就存在的。”
以苏皓的实力,还无法探寻这里是挖出来的,还是一异空间。
他想了想,打了个响指,将待在联盟临时基地,修炼蜕变的阿阎,也给召唤到这里来。
这里显得冷清,不会有部落的打扰和窥视。
最重要,这里有更高端的修炼之地,且免费。
“咕喏~”
蝶小蝶点点头,白嫖就是这么让人愉悦。
它领着小彩……也可以说是小彩指路带着它,俩精灵来到一处训练场地。
从外面看,这就是一处圆形石砌平台,普普通通。
苏皓踏进踏出,感觉不到什么。
但小蝶告诉他,这里的环境比莲花阁开启大阵时还优渥,而且不会受破坏。
不见小蝶有动作,一颗翠绿色的能量球就出现,旋转着,砸向地面。
轰隆——
烟尘弥漫,但这一训练场地很稳,非常稳,不仅没有开裂出任何裂纹,且没有一丝一毫的摇晃。
就是苏皓被烟尘罩了一脸。
“咕喏๑乛◡乛๑”
苏皓离开圆形石台,走到外面一处较高点,驻足观看。
一对一指导训练的任务,交给小蝶,但他也不是就此闲下来,他的工作量依然很多。
比如,思考小彩下一阶段的进阶仪式……在面板辅助下。
比如,构思适合小彩的秘传,战术体系……在面板的辅助下。
又比如,制定出一套完美的,能让小彩飞速提升且根基夯实的培育方案……
当然,这不仅需要他废寝忘食的思考,还需要面板一点小小的辅助。
……
训练场内,
“咕喏咕喏~”
“啾啾~啾~”
苏皓团这么些年来,早已形成一套非常完善的培养体系,针对什么阶段的精灵,进行怎么样的培养。
除苏皓自己外,蝶小蝶对这套体系也是清楚得很。
在它的吩咐和指点下,小彩开始聚拢天地元素,一一展示。
小彩左翅用火元素粒子画出一条龙,右翅用水元素粒子画了一道彩虹。
它表现得非常完美,只是一两次尝试,就达到蝶小蝶的要求。
苏皓看了不断点头。
“又有天赋又乖巧听话,还不偏科,这才是完美精灵呐。”
想想胖熊明明天赋不错却是咸鱼,还怕痛。
想想呆鸦明明是脆皮却格外喜欢跟敌人拼刺刀,让他操碎了心。
想想二哈麟当年,拆家拆的也不少。
想想……
哦,好像没了?
苏皓觉得自家精灵也是蛮优秀的,这当然是他多年培养的功劳。
训练场内,小彩已经开始施展自己会的一式式绝招、秘传。
它懂得的真不少。
绝招,金木水火土五系,普通、高级、顶级的,它多数都会,哪怕小彩出生到现在,只有不到一年时间。
“毕竟它出生时,就掌握了不少,有着天赋‘自然祝福’,小彩在学习起各系绝招时,也非常轻松,四舍五入就等同于开挂。”
上到艺术爆炸,
下到植树降雨,
它都会,是全能型的精灵。
“咕喏~”
蝶小蝶伸出手指,指尖一颗翠绿色能量球缓缓旋转。
極域嗜血 不再寫小說
它面色认真,询问小彩是否准备好了。
小五行鸟点了点头。
“啾——”
真精灵就不怕受伤!
这颗小蝶随手凝聚出来,但依然蕴含了很强力量的能量球落下。
鴻蒙逐道
空间嗡嗡震鸣,小彩睁大眼睛,直视着,它没有采取任何防御手段,而是……就这么直直地,以身投弹。
轰隆~!
一阵翠绿的能量云炸开,搅得整个训练场内狂风呼啸。
半响,当能量流散去时,出现在苏皓眼前的,是一只……
一只模样凄惨兮兮的小彩。
它受伤不轻,苏皓见着都有些心疼,但小彩咬着牙愣是没叫出声。
“好样的!”
苏皓鼓劲。
又在想,得把胖熊叫来,让它看看,人家才出生没多久的小彩,就拥有顽强的战斗意志。
再看看熊自己,都三米多高了,能不能硬一点啊!
你好,郭大師 不愛紅妝
场内,
蝶小蝶没有再出手。
小彩扑腾着翅膀飞在空中,一点一点光粒自四面八方汇聚,融入它的身体当中。
它满是伤痕的身躯,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愈着。
苏皓估算,“以它现在的速度,再有四五十秒就能痊愈。”
小彩的伤势可不轻!
而且……
这远不是它最强的自愈速度。
小彩“啾啾”叫了两声,就从半空飘落。
它双足踩在地面上,大地的脉动一阵一阵朝它涌来,还有一道道嫩苗长出。
借助‘同频’蝶小蝶的状态,苏皓能感知到,小彩周身萦绕着浓郁的生命能量,它的身躯,也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
只是一个眨眼,伤痕愈合,破碎的羽毛重新长出。
“大约三四秒。”
“如果小彩身受重创,能在十秒内恢复。”
“即便它濒死昏迷,但天赋就像呼吸本能,它依然能在二三十秒内恢复如初。”
苏皓直呼变态。
看似它比呆鸦‘剑斩枷锁’第三阶段的恢复速度要慢,但这是没有副作用,纯被动技能的恢复。
鸦是大招,完全不能相比较。
“而且,这样的恢复速度只是小彩对天赋能力的本能运用。”
其实圣地内的冠位长辈,教导过小彩。
大长老等古老存在,也指点过一阵。
但它们都没有小彩这类天赋能力。
这些粗浅运用,在苏皓看来,比本能的发挥,效率也就高上五六筹。
地球入侵
离完美的一百筹,还差一个指尖宇宙的差距。
瞄了眼面板,苏皓开始构思。
伤势愈合,状态恢复到全盛时期的小彩,翅膀一挥,一团翠绿色光华冒出,飘在空中。
它眼瞳专注,等光团又悠悠地往前飘出一阵,才猛地张口。
一团炽热的火焰自鸟喙中绽放。
绝招:火焰冲击。
一道粗壮的火柱喷出,猛地往前射去。
其能量波动,大约是在君主初期……同频‘蝶小蝶’的苏皓立刻判断出来。
火柱冲过翠绿色光华,像是在火焰上洒下汽油,瞬息之间,火柱迸发出更耀眼的光辉,灼得空气不断扭曲,以更快,更猛的威势,朝前轰去。
“咕喏~”
蝶小蝶恢复常态,双手画出一个圆圈,形成一面反射着光华的镜面。
水御之镜。
结合了念力和水系防御绝招的秘传。
小蝶自创,独家认证。
火柱轰落,圆形镜面泛起涟漪,一阵阵水雾弥散。
半响,
火柱耗尽力量消散在空中,水御之镜的镜面,也似乎,稀薄了点。
“啾~”
小彩有点儿失落,这是它最强的一招了啾。
蝶小蝶飞过来,伸出手指一弹小彩的脑壳。
“啾——”
小彩抱着头,不明所以。
“咕喏咕喏咕喏咕喏~!”
蝶小蝶细致跟小彩讲,什么叫无敌君主,什么叫前辈。
‘水御之镜’它还蛮认真地施展,要是被一招打破,它这个大姐头还有脸当下去?
小小彩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咕喏~!
……
“有一说一,确实。”
苏皓判断,小彩刚刚一招的威能,比许多高等君主全力施展还要强些。
“这就是五行相生吗?木生火,就能爆发出数倍的威能。”
“虽然小彩用着还很不熟练,虽然它目前只能融合两种元素,但……”
这可以说是小彩三个天赋能力中,最有潜力的一个了,上限无穷。
苏皓再瞄了眼面板,开始构思。
……
神树顶端,宫殿。
大长老也在偷偷观察着,见到小彩的表现,它露出慈祥、自豪的笑容,“小五行鸟的天赋,惊到你了吧。”
毕竟小五行鸟诞生时,表现出来的天赋、悟性,让它们这些老家伙都惊讶。
跟开挂一样。
大长老将小五行鸟带出来,交给苏皓,也是下了一番决心,并不只因为苏皓是第一人。
他观察过苏皓的为人,品行无疑比钩龙桖更优。
除此之外,
冠位级,‘年纪轻轻’就触及权柄的圣兽水麒麟,让大长老惊讶。
刚到极限,闯过冠位之路就立刻蜕变的阎罗鬼君,也让大长老惊讶。
蝶仙子、火神鸦……苏皓每一只精灵表现出来的实力,也让大长老惊讶。
尤其是……
苏皓很年轻。
哪怕在上个时期,上上个时期,更辉煌的御灵时代,能跟他媲美的御灵使,也没有多少。
“将小五行鸟交给他也好,不论能不能成功,至少,小五行鸟拥有无穷潜力,代表着新生,它不该跟我们一样,一辈子困在这方寸之地。”
它们这些圣地精灵受限,但只要同人类契约,身份的归属变更,也就不再……受悬在它们上头的规则限制。
不过,它们几个从无数岁月前存活至今的老家伙,不在这个范围内。
大长老继续悄悄观察。
它很无聊。
见到苏皓这类天骄惊讶,是它灵生中,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
训练场内,
貼身丫鬟太難訓
小彩演示完毕,接下来,就是蝶小蝶课堂的开课时间。
小蝶伸出手,指尖冒出一抹翠绿光华。
“咕喏~”
小彩睁大眼睛。
蝶小蝶指尖的翠绿光华飞速旋转起来,越转越大,色彩渐渐变深,从翠绿到深黄,再到红色。
几个呼吸间,浓郁的木元素就转变成火元素,期间还夹杂着一点点风元素。
一道粗壮的火龙卷自蝶的指点飞出,顷刻间膨胀到数十米长,如一条火龙,径直撞击在训练场的壁垒上。
轰隆~!
风火蔓延,染红整个场地。
小彩崇拜地鼓掌。
它觉得很厉害,但其实不懂内在。
可正悄悄观察着这儿的水泽鸟大长老,就有点惊愕了。
“这是……小五行鸟的木生火?”
“这只蝶仙子没有五行相生天赋吧?”
木元素可以助燃火元素,这是基础规则没错。
但即便是木、火、风三系配合,增幅也不会很大,至少不可能动辄几倍十几倍,而在这个基础上,还可以进行其它秘传增幅。
惊诧的大长老又多望了几眼,“它的增幅,没有小五行鸟那么大,不过,不过……也蕴含有一些五行相生天赋的规则,这只蝶仙子怎么会的?!”
……
“咕喏~”
当然是现学,又改良了一些哒~!
毕竟小彩运用很粗糙。
毕竟它也有木、火这两种属性。
学会一点增幅手段,很合情合理的咕喏~!
“确实很合理,这玩意有个参照就行。”苏皓点头,“之前你五系法则之证融合,我还在构思,要怎么把多属性的优势彻底发挥出来,现在既然你自己琢磨出来,我也就不用费脑细胞了。”
偷偷观察的大长老有点怀疑灵生。
真的那么简单,有手就行?
它试了试。
汇聚起磅礴的木元素和火元素。
呼啦——
烈焰熊熊地燃烧起来,乍看倒是挺猛,实际上,就是两种元素糅合在一起助燃。
大长老继续怀疑灵生。
它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双翅。
哦,它没有手啊,那没事了。
……
“根据我对你这个‘大地复苏’天赋的研究啊,我觉得……我认为……你可以介个亚子……”
苏皓巴拉巴拉说了一堆。
小彩还年幼,许多名词听不太懂,何况里面还有他发明的‘苏皓体’,但苏皓不怕小彩不懂,说完,就看向小蝶。
蝶小蝶拍了拍额头。
身为精灵,它懂得能量调动,操控元素,讲述起来确实比苏皓一人类来得细致,将复杂的‘天赋第一阶段修炼法’讲得简单,讲得明白,讲得小学生都能听懂。
小彩“啾啾”点头。
大长老面露思索,半响,“原来如此……”
“这是将小五行鸟两个天赋结合起来,运用五行相生,让它‘大地复苏’效果更显著,而且,还推演出五行相生熟练运用,能够修成的秘传。”
“什么化出一个土木光茧,既有不弱的防御力,又能在极短时间内复苏重生,避免这一天赋恢复时被攻击……”
“什么站在大地上,能量源源不断无穷尽……”
閨蜜的男人 十年一信
大长老乍一听觉得没道理。
它们几个老家伙也钻研过一阵,可它们没有这一天赋,小五行鸟又尚幼,无法很好表达。
捣鼓过一阵没出结果。
苏皓呢,才钻研多久。
大长老是不信,这点时间能研究出什么,但它毕竟是对元素操控达到极致,法则造诣极高极高的传说级水泽鸟。
它越听,就越是发觉……
很!有!道!理!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挂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