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j7x優秀言情小說 魔臨 txt-第五百五十五章 你想要孩子?鑒賞-yzni3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早食,
皮蛋瘦肉粥,油条、麻团、咸鸭蛋。
天天伸手拿起一颗咸鸭蛋,用空心的那一头对着茶几面敲了敲,敲碎了后,开始剥,剥开一个头后,再将咸鸭蛋递给自己的干爹。
而后,自己又拿起一颗咸鸭蛋,依葫芦画瓢。
紧接着,父子俩就都一边喝粥一边用筷子挖咸鸭蛋吃。
天天绝大部分的生活习惯和细节,都是模仿的郑侯爷,父子俩在这方面,是一脉相传。
用过了早食,郑侯爷躺在一张靠椅上,就着朝阳,轻轻摇晃着身子,天天则站在一边,开始背诵文章。
天天的功课是瞎子负责教授的,瞎子热衷于这个差事,每天百忙之中都会抽出时间来对天天进行授业。
瞎子心里想的是什么,郑凡清楚。
但天天的身份过于特殊,你很难找到合适的其他先生来做这件事,教授的课业也贴近这个时代,并未特立独行。
再者,
以瞎子“造反家”的脾性,他教出来的孩子,别的不说,至少,不会像扶苏那般一道圣旨就自己乖乖地抹脖子。
孩子亲爹为了这个大燕,受了那么多的苦,孩子既然养在自己,郑凡就决不允许再培养出一个为了大燕舍身取义的田无镜。
或许,老田将天天寄养在自己这儿,也是出于这个考虑吧。
这阵子瞎子不在,但天天会自己练字自己温习功课。
就着孩子清脆的背诵声,郑侯爷眯了个小回笼觉,顺带消食。
等孩子结束了早课,郑凡就起身,要练刀了。
平时,他都是午后练刀,但奈何现在瞎子和四娘都不在,午后,他不得不抽出一部分时间来批阅一些政务。
哪怕瞎子和四娘在这些年也都带出了各自的班底,但在一些统筹性的问题上,下面人不敢自己拿决定,只能郑凡来亲自点头。
天天极为兴奋地抱着自己的小马扎跟着干爹来到了侯府里的小演武场,
干爹练刀时,天天就坐在那儿聚精会神地看着,两只小手还时不时地跟着挥舞几下,嘴巴嘟囔着给干爹配音。
喝,哈,哦~
可怜当初剑圣抱着天天终于明悟了开二品之境,龙渊飞天,当真是好大的排场,但在魔丸看来,可能和杂技差不离。
孩子还是认为,自家干爹的刀,才是最强的。
练好了刀,一身的汗,天天拿着毛巾跑过来递上去。
这时,肖一波进来禀报道:“侯爷,二夫人和三夫人快入城了。”
“知道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郑凡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收拾好自己后,公主和柳如卿的马车刚刚进侯府。
两个女人脸上倒是没有什么行程的疲惫,因为绝大部分的路程都是走的水路。
“见过二娘,见过姨娘。”
天天给两个小妈行礼。
他原本一视同仁地喊柳如卿三娘,却被柳如卿纠正喊她姨娘即可。
公主走上前,一把将天天抱起来。
“嚯,快抱不动喽。”
说着,对着天天的脸蛋亲了一口。
撇开未来可能会出现的立场利益角度不谈,至少在此时,很难有女人能够拒绝福娃一般乖巧听话的干儿子。
再者,公主也清楚天天是自己丈夫的心头肉,也不可能无趣到在这会儿和一个孩子吃什么飞醋。
“辛苦了。”郑凡说道。
“夫君。”
“夫君。”
两个女人向郑凡行礼。
“去休息休息吧,路上疲乏了肯定,我去前头签押房处理一些事,稍后与你们一起用午食。”
人类清除系统
郑侯爷的身子虽然还未完全复原,但也算是正走在恢复元气的路上,女人回来了,这家,才有了真正的温度。
不过,郑侯爷这般急切地想要先去处理公务,倒不是染上了这个时代大男子的通病,为了保持提振夫纲之做派,故意忽略这种离别相聚的情景,而是真的有重要的事要做。
签押房内,闲杂人等被屏退,只留下何春来一个。
很快,
苟莫离和梁程走了进来。
野人王这次去楚地,是为了理顺那边的关系,开拓那边的局面,让范家真正意义上成为侯府于楚地的一颗钉子以作后用。
他再加上梁程的这种配置,说实话,确实是有些太高了,根本还是为了保护两位夫人的绝对安全。
“主上。”
“主上。”
苟莫离有些诧异,自己这边刚护送着两位夫人回来,侯爷就毫不耽搁地召见,如果说这位侯爷不是个因私废公的人也就罢了,可偏偏,苟莫离清楚,眼前这位,是相反的。
他倒不会因此而看轻了郑凡,事实上,这种喜欢因私废公的人,且还掌握着你的性命和未来,其实是最为可怕的。
前车之鉴,就是赵九郎。
换做另一个郑凡,亦或者叫“小田无镜”吧,他赵九郎,绝不会迎着晨曦被割喉放血。
梁程则有些许的兴奋,因为他知道主上在燕京晋级了。
郑凡看了一眼何春来,何春来将一封信,递给了苟莫离,且示意梁程跟着一起看。
信,是瞎子寄来的。
梁程很快就看懂了,这是预言的大概位置,被找到了。
苟莫离则看得有些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雪原上又有哪个不开眼的部落得罪了侯府?
在这件事上,郑凡和瞎子沟通后,决定,还是告诉苟莫离……一部分真相。
雪原太大了,雪原的部族,也很多,别看野人现在在侯府面前,战战兢兢,但你想出兵雪原,不经过他这个野人王合计,还是可能会出问题。
是的,
郑侯爷决意出兵了。
他没打算带着魔王们,玩儿一出七剑下雪原;
亲自去解决那宿命的对决,看起来很酷,也很江湖,但实则有点脑子进水的意思。
辛辛苦苦地搞出家大业大,图啥?
图单挑么?
大军开过去,碾压一切,这种稳稳的幸福,它不香么?
而一旦牵扯到军队的开拔,且还是远征到雪原的极北之地,不和这位野人王说说话,心里,还真有些没底。
“本侯做了一个梦,梦里,在雪原的极北之地,有一个东西,正在诅咒着本侯,本侯很不舒服,所以决意要剪除了它。
故而,本侯提前派人去雪原查看了情况,还真的在极北之地,发现了一个教派,和星辰的信仰截然不同的教派。
地图,就在这里,虽然不是很精确,但也算是有了一个大概。
既然找到了,那本侯就决意发兵,去将其抹去。”
苟莫离听到这番话,张大了嘴巴。
这话,挺扯的。
但他更明白,此时不是较真一个梦的问题,而是侯爷已经决意要发兵,自己要做的,是如何帮忙配置和安排好这次出征。
所以,苟莫离直接进入正题,道;
“主上,既然如此,属下有一个建议。”
“讲。”
喊他过来,就是为了听他建议的。
至于说,苟莫离要是知道关于魔王的预言会不会动什么心思,会不会引发出什么不测,这些隐患,在实实在在的目标面前,都可以被暂时压后。
“主上所言的那个教派,人数多么,是否有直系控制的部族?”
“他们的根基,在极北之地。”郑凡回答道。
“既然如此,那部族应该不会多。”
极北之地很大,但那是生命的禁区,不是没人生活在那里,否则当初桑虎就不可能整合一支拼凑的部族南下。
但既然是传教,人口基数,是基础,这样一算,那个教派麾下的力量,定然不会大到哪儿去,可能,还不如普通的一个中等野人部族。
而且,如果雪原上真的出现了一个大势力,不可能隐匿住消息的。
“主上,属下认为,若是出兵,我侯府麾下大军出动,必然会使得雪原震动,雪原诸部虽然现在不足为虑,但难保他们不会草木皆兵,认为我侯府趁着入冬之际再行灭部之伐,这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若是平时,误会也就罢了,甚至还巴不得他们敢跳头出来,正好可以立靶子。
但这次出征的目的地是极北之地,路途遥远,我们最好还是要将可能存在的隐患,都压制到最低。
再者,
我侯府下面可战之正卒,看似数目庞大,但镇南关一部,雪海关一部,奉新城一部,接下来,还要移防进驻玉盘城。
可调动之兵马,也就梁将军的这一镇,而一旦这一镇调动去雪原,家里,这么大一块地盘,可就真的经不起什么风吹草动了。
再者,
大军出动,粮草所需,物资给养,战马损耗,就算真的一战而下,对方并不能在正面给予我们什么麻烦。
但跑这么老远过去,就打他们一下,路途的损耗,实在是巨大。
属下觉得,出动我侯府下的兵马,很不划算。”
“你觉得该怎么办?”郑凡问道。
“属下认为,可命海兰部出勇士一万,再由………”
苟莫离看向梁程,继续道:
“再由梁将军领三千铁骑压阵,沿途,可下侯府令,命各部提供物资粮草和接应,甚至,还能征发他们作为我军仆从兵马。
这样一来,雪原诸部就不会受太大的刺激,那些头人,也就能心安。
侯府的消耗,也能压制到最低。
甚至,
其实我们根本就没什么消耗。”
梁程开口道:“倒是个好办法。”
苟莫离笑了笑,道:“敌人既然不强,那咱们也就可以借刀杀人就是了,我大军在雪海关内,反而对雪原是一种震慑,他们反而会踏踏实实地为我军所用,替我侯府征伐极北之地。
而要是我大军孤悬于雪原,家里首先不能照应到,一旦出了什么岔子……
主上,雪原上的部族,目光短视,但都有狼的影子在。”
一旦大军在极北之地遭遇了什么困难,漫长的归途距离,足以让一些野人的野心家铤而走险。
再直接一点,勾连诸部,直接将出征的大军闷死在寒冬的雪原上。
这个可能性很低,但却又真实存在。
不得不说,
野人王的这个提议让郑凡心里很受用,晋东看似兵马雄壮,他平西侯爷也看似军功赫赫,但底子,还是有些薄,积累程度仍旧不足。
可以燃一场大火,但却受不住小火慢炖。
“就这么办吧,不过,本侯要亲自领兵。”
苟莫离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没有出言阻止。
郑凡看着苟莫离,道:
“我有点担心你,你也就陪着本侯一起出征吧。”
苟莫离笑了,
道;
“属下遵命,属下其实也想回家看看。”
梁程开口道:“属下这就开始准备,另外,让柯岩冬哥给海兰部发公函,让他们凑起人马。”
“嗯,瞎子和四娘应该也快回来了。”
郑凡伸了个懒腰,道:“你再去找一下三儿,让他今晚就动身,带着他那帮手下,去给我们探路去。”
“是,属下明白。”
苟莫离和梁程下去了。
郑凡在签押房的椅子上多坐了一会儿。
之所以这般急切地就准备调动兵马,是因为怕夜长梦多,能在对方没成熟前就动手就绝不多耽搁。
最可恨的就是,可能你耽搁了,命运就会惩罚你。
比如,
当你率军赶到时,
对方忽然跟你来了一句:
我刚好苏醒。
这时候,你再去悔恨为何多早点动身,为何不早点出发什么的,就完全没意义了。
至于这张地图,会不会是个圈套。
是圈套的概率,很低很低,因为自己撞见了凡小和尚完全是一个意外,且袈裟存放在了那个熟野人部落里,被那个部落的贵人拿来包裹玉石,但万一他拿去送情人或者干脆撕扯开做衣服呢?
如果这也能做成圈套的话,那真是命运安排好了一切。
且就算是圈套,自己就往里头填人命就是了,五百不够?那就一千,两千,三千,哪怕一万两万地填呗,看你有多大的胃口。
郑侯爷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起身,离开了签押房。
……
侯府,后宅;
公主已经安顿好了自己的行礼,小院儿早就拾掇过了,倒不会因为一段时间没人住而显得有些尘土杂乱。
天天骑在青蟒身上,在院子里的池塘上转着圈儿。
可能,天天的童年没有竹马去骑,但他的玩具,也不是哪个普通的孩子所能拥有的。
黑猫和狐狸站在旁边紧张地目不转睛,生怕小主子一个不慎摔落下来。
“天天。”
公主喊道。
青蟒停了下来,天天下了蛇躯,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走了过去。
“二娘,您唤我?”
“来,这是二娘在楚地给你带来的果子,二娘给你剥了尝尝。”
楚地的大泽,不仅可以出郑侯爷念念不忘的茶叶,还会出各种奇珍异果,只不过采摘的难度很大,大泽附近的楚地平民可谓是拿命在做这种营生。
当然了,对于权贵而言,他们早就习惯了享受了底层人民鲜血的甜美。
天天伸手接过一个果子,咬了一口,果肉香甜,像橘子,却又一点不酸,很是爽口。
“好吃不?”
“好吃。”天天点头。
“来,二娘再给你剥一个。”
“不了,二娘,留给您和父亲吃。”
“放心吧,不差他那一口的,再说了,你吃过瘾了他才肯吃不是?”
公主伸手蹭了一下天天的鼻尖。
有时候公主自己都在想,要是自己以后的孩子没眼前这孩子乖巧怎么办?
养孩子的感觉被这孩子给拔高到了一个高度后,自己以后的孩子不听话会不会被自个儿嫌弃?
“最近课业落下了没啊?”
“北先生出门了,天天自己在背书。”
“那画画呢?”公主问道。
“画了的,按照二娘出门前的吩咐,五天一幅画。”
郑侯爷的后宫,素质很高,就是柳如卿其实也是琴棋书画都通一些,公主就更厉害了。
瞎子负责课业,公主和柳如卿就负责画画和音律。
这年头,音律是衡量一个人身份贵重与否的标准,毕竟,只有脱离了衣食之忧的人才有闲工夫去学习音律。
“我们家天天真乖,那二娘来考考你,就对着这颗果子,天天画出来好不好?”
“好。”
天天点点头,他不怕被人考究课业,因为有人考究课业意味着有人站在自己面前和自己说话。
但他知道,干爹很忙的,所以从不说自己会觉得孤单。
“正好二娘从楚国带回来一套画具,来人,拿出来。”
“是,夫人。”
一套崭新名贵的画具被摆了上来。
摊开,摆放好;
天天没用镇纸,而是用红色石块压着,他习惯了姐姐陪着自己练字画画的感觉。
“来人。”
“夫人。”
“去告诉侯爷一声,说天天在我屋里,晚上让侯爷到我这里一起吃个小团圆饭。”
“是,夫人。”
“天天乖,你先画着,二娘去换身衣服。”
“是,二娘。”
公主抱着一个锦盒进了里屋。
她打开了锦盒,里头,躺着一颗黄澄澄的丹药。
见到这枚丹药,公主眼睛里流露出期盼的神采。
其实,先前吃的奇珍异果只是开胃菜,这枚丹药,才是真正凝聚着一个部族的鲜血。
而这时,
天天拿来当镇纸用的红色石头,
颤了一下。
————
求月票,大家有月票的就投给《魔临》吧,抱紧大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