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越坡
小說推薦明越坡
到了这个时候,李文忠刚刚立下大功,回到应天晋升为左都督,这条消息便在应天传播起来。朱元璋立即就怀疑到了杨宪的身上。
就在朱元璋得知这个小道消息之后,李文忠便匆匆入宫进见了朱元璋。
李文忠显得一副慌乱的样子,说现在应天坊间到处流传着他当初在福建私自招募养蛊人的消息……
朱元璋看李文忠这副慌乱的样子,有些不屑道:“你小子慌什么慌?这事儿我又不是不知道!”
李文忠连忙告诉朱元璋,当初常遇春在柳河川“暴亡”之后,随行的军医曾推断常遇春是中了蛊毒……
闻知此言,朱元璋也是心中一惊,他遂问道:“有这事儿?”
李文忠回道:“千真万确!当时,我见这军医瞧出了端倪,怕此事败露,便以这军医蛊惑军心为由,将其斩首。然后,我对外宣布,常遇春是得了卸甲风……”
朱元璋点了点头,陷入了深思。
無敵從長生開始 混沌果
李文忠继续补刀,说道:“皇上,短短几天时间,这条消息几乎传遍了应天的大小角落。这可不是普通的百姓能够做到的,这背后必有重要人物在幕后指挥。”
朱元璋还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李文忠则继续说道:“这条消息,表面上看是中伤我。但如果任其发酵,一旦有人将此事与常遇春之死联系起来,那最终的矛头必将指向皇上呀!”
李文忠说到这里,朱元璋忽然一扭头。朱元璋双眼死死地盯着李文忠,虽然没有说出一个字,但眼中的杀气已经流露无遗。
絕世兵王 木土七小
李文忠还想继续说下去,朱元璋朝他挥了挥手道:“你先下去吧!这事儿容朕再仔细琢磨琢磨……”
李文忠下去之后,朱元璋将此事好生琢磨了一番。当初李文忠私自招募养蛊人之事,还真是只有杨宪知道。看来,这传播此小道消息之人,十之八九就是杨宪了。
杨宪这人出身检校,待人苛刻,锱铢必较,这些朱元璋都知道。但杨宪这人也有他的优点,就是敢于较真、敢于碰硬。朱元璋之所以把杨宪摆在左相这个位置之上,就是希望杨宪能扮演一个严苛的执法者的形象,达到乱世用重典的目的。
超級腰帶 缺少按鍵
但是杨宪这小子这次竟然擅自抖露出李文忠私自招募养蛊人一事。正如李文忠所说,这事儿要任其发酵,不仅是李文忠最后要遭受严重打击,他这个明朝开国皇帝的形象也将大大受到影响……
虽然李文忠来进见,说出这事儿之后,朱元璋就动了杀机,但是朱元璋觉得还是要慎重。
当初汪广洋才任左相三个月,便被自己罢相。回到老家屁股还没坐热乎,便又被贬谪海南。这其中,虽然是杨宪推波助澜,也可以说是杨宪一手促成,但最终却是自己在世人眼中的形象受损。
且不说当时没弄清情况,未征求刘伯温的意见,就是征求了李善长的意见,当时李善长也认为不该对汪广洋处罚过重,而自己却没有听进去。
最终,这些恶果却是由自己承担了。
冥媒正娶:撲倒閻王麽麽噠 冰皮月餅
因此,这次朱元璋虽然对杨宪动了杀心,他决定还是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朱元璋率先召见了刘伯温,让其对杨宪办理刘炳一案之事发表意见。
自从汪广洋被罢相之后,刘伯温就已经感到朱元璋越来越不信任自己,竟然连罢相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征求自己的意见。既然是这样,刘伯温便决定置身事外了。
面对朱元璋的垂询,刘伯温绕来绕去,就是不往正题上绕。反正说来说去,就是那么几句话:刘炳纠结同伙状告杨宪,大部分事情为捕风捉影,并无真凭实据。杨宪杀刘炳,的确有操之过急之嫌……
反正按照刘伯温的说法,这事儿双方都有错,至于谁的错更多,他也说不清楚。
昭華劫
见一向能谋善断的刘伯温是这个和稀泥的态度,朱元璋觉得问多了也是白问,索性让刘伯温退下了。
紧接着,朱元璋又召见了胡惟庸。朱元璋让胡惟庸对杨宪办理刘炳一案,以及杨宪任丞相以来的表现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
胡惟庸跟随李善长多年,早已修炼成了人精。眼下,杨宪是自己的上级,让自己这个下级来评判顶头上司,这不是给自己挖坑吗?再说了,朱元璋向来是个极有主见之人,什么事儿该怎么办,他早就有想法。以自己现在的地位、资历,根本无法左右朱元璋的想法,何必往坑里跳呢?
因此,胡惟庸的说法也跟刘伯温差不多,态度模棱两可,耍起了滑头。
朱元璋见胡惟庸不就范,知道这小子在耍滑头呢。于是,朱元璋便随口放出一个十分具有爆炸性的消息:杨宪气量过于狭小,可能真是不适合在左相这个位置上干啊!
胡惟庸忽然间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是“心潮起伏,目光澎湃”,听朱元璋这话的意思,他是准备废掉杨宪啦?
想当初,汪广洋才任左相三月,并未犯下大错,也未与人交恶,便被朱元璋以不孝为名罢去左相。
这次,杨宪不仅杀掉御史刘炳,闹得满城风雨,还与李善长、李文忠等人闹得不可开交,朱元璋要罢他的相,也是完全在情理之中呀!
想到了这些,胡惟庸隐隐地感觉到,机会来了。当初,他与李善长可是与李文忠达成了同盟的,一旦有扳倒杨宪的机会,就绝不能心慈手软……
侍寢孕妃,愛妃快吹燈 黑蜻蜓
现在到了这种关键时刻,如果还不能在朱元璋面前表明一个明确的态度,要是让李文忠知道了,必然遭其唾弃。再说了,就算是说错了,也不怕,咱身后还有李善长呢!
况且,还有一个更大的诱惑就是,一旦这事儿成功了,那这中书省,以后是不是就该姓胡了呢?
当初汪广洋为左相,杨宪为右相,胡惟庸为参政,自己算是中书省三把手。后来,汪广洋被罢相,杨宪升左相,自己虽然还是参政,但已是名副其实的二把手。
现在,如果除去了杨宪,那,那……
胡惟庸一下子便觉得幸福的生活在向自己招手……
胡惟庸稳定了一下情绪,强压住内心的激动,理了理思绪,说道:“要说杨丞相这人,只有一般不好,就是为了达到目的,往往不择手段。”
忽然听到胡惟庸这话,朱元璋“哦”了一声,然后示意胡惟庸继续讲下去。
胡惟庸便将当初杨宪为了挤掉汪广洋,自己升任左相一事,添油加醋地说一遍。
朱元璋虽然后来也知道了当初弹劾汪广洋并非刘伯温授意,但没想到这事儿是由杨宪一手策划,刘伯温都被杨宪给唬弄了。
虽然胡惟庸这番添油加醋,多少是放了些佐料的,但是杨宪弹劾掉汪广洋,自己爬上左相的位置,是完全符合逻辑,也是有足够的动机的。胡惟庸这一番添油加醋,直接是再次坚定了朱元璋内心早已萌生的杀掉杨宪的想法。
既然胡惟庸说杨宪当初弹劾汪广洋是为了自己上位,那今天胡惟庸说这番话,是不是为了除掉杨宪,好让自己上位呢?
朱元璋立即想到了这一层,便跟胡惟庸说道:“要是杨丞相走了,这中书省就得靠你啦!你可得早做准备呀!”
修仙很忙 袁誕
朱元璋这话是一语双关,故意试探胡惟庸。如果胡惟庸立即跪下谢恩,或者是在朱元璋面前许下一些豪言壮语什么的,那胡惟庸就惨了。
霸天
胡惟庸称得上是李善长的高徒,虽然比李善长差那么一点儿,但也就是差一点儿而已。听闻朱元璋说出这话,胡惟庸心中大为震惊。
他连忙跪在地上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道:“皇上万万不可!杨丞相虽然有错,但错不至于罢相走人。再说了,在下才疏学浅,在中书省当个参政尚且吃力,实在不敢作他想呀!”
朱元璋心想,这小子是不是跟自己客套呢?于是,继续试探道:“杨宪弹劾汪广洋,让自己上位,其手段为世人所不齿。即使他再有才能,也不宜继续为相了。正所谓,德不配位,必有灾祸!你小子不要担心,好好干!有朕给你撑腰,你怕什么?”
要说一般人到了这里,必然是要感谢朱元璋的厚恩了。可是,胡惟庸却没有。他继续跪在地上磕头道:“承蒙皇上厚爱,臣感激不尽。但在下确实无宰相之才,也无宰相之德,还请皇上另请贤明!”
虽然朱元璋表面上对于胡惟庸在这事儿上跟自己抬杠有些不悦,但其实内心倒是满心欢喜的。
朱元璋认为,创业与守业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儿。
先前的创业阶段,他需要重用有才能之人。只有重用这些有才能之人,方能助自己开疆拓土,荡平天下。
而现在是守业阶段。守业阶段,用人就要用听话的、绝对忠诚于自己的。反而是那些有才能的、有性格的,特别是不能保证绝对忠诚于自己的人,是万万不可用在重要岗位之上,否则,那就可能架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