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哎呀我去,这都是啥脾气啊?
再整出个几方恶煞,可咋整啊?
蔡根感觉心好累啊。
这都是什么选手啊?
哪里是什么正经做买卖的主办方啊?
巨星崛起
简直就是一言不合,仗剑斩仇人的大侠啊。
赶紧上前一步,挡住了何奈子的去路。
“何奈子,你要干啥,注意下场合,别犯驴。”
何奈子经过一夜风波,对蔡根的认识已经无限拔高了,很给蔡根面子,停下了脚步。
公主在上:師父不要啊
“蔡老板,他们过分了。”
这就过分了吗?
蔡根觉得何奈子遭受的社会毒打还是少啊。
年少時光的印記
比这过分的有都是,要是忍不了,都别活着了。
看样昨天晚上她的教训还是受的少啊,不长记性呢?
对了,她不是被废了萨满大拿的吃饭家伙吗?
“何奈子,你的大老虎,还有那个败家狼不是没了吗?”
何奈子咋会不记得呢?
祖文没了,皮鼓也破了,自己萨满教的法术全都用不了。
“蔡老板,谢谢你的关心。
我黑带好几百段,处理他们几个小崽子,一根手指的事。”
骄傲的说出了自信的本钱,何奈子感觉在蔡根面前装,不太好,所以赶紧补充了一句。
“一根手指不够,我有十根呢。”
黑带好几百段,是个啥概念呢?
地爆天星?
须佐能乎?
蔡根没有放弃,还想继续劝说。
青春派
但是已经感受到了圆圆不善的眼神,如芒在背。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
这是我老婆,圆圆。
她是龙少的老婆,何奈子。”
突然这么正式的介绍,确实打断了何奈子的思路。
非常正式的向着圆圆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
“圆圆嫂子好,我是龙少的老婆。
尼玛察何奈,尼玛察家的大拿。”
圆圆也不知道谁是龙少,不过看这意思,应该是那个带狗皮帽子的主办方。
“你好,我叫圆圆,消消气,犯不上的,正事要紧。”
何奈子被提到正事,明显一怔。
“呀,扇子还没发完呢。”
不甘心的看了看那几个小年轻,何奈子觉得龙少交给的任务更重要。
“哎,算了,我去发扇子了。”
看着何奈子走进了人群,蔡根才放下心来。
还行,经历过靠墙墙倒,靠山山塌以后,何奈子确实改变了不少呢。
这算是龙少的功劳吗?
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看到何奈子走了,龙少也放下心来。
这些祖宗要是撒泼,不一定干出什么来。
重新调整情绪,对着手机,大声的念了出来。
“长生天,先祖之灵,啊!
庇护众生,求昌盛,求繁荣。
太清沟啊,天父的神镜。
太清沟啊,地母的眼睛。
万物生灵,永续繁衍。
都聚在太清沟天源的怀中。
都握在太清沟地宝的手中。
献上九九礼吧,奉上万众心诚。
湖上层层冰花,闪动八方精灵。
敬上九,啊不,十二炷檀香。
插上九枝青松,献上九条哈达,摆上九种供品;
重生之異獸獵人
啊!千里冰封望祭湖,万顷湖面竞纷呈。”
一口气说完,除了说香的时候有点卡壳,其他的祭词一气呵成。
龙少念完了,自己都被感染了。
这是对大自然的赞歌啊。
每个字都那么真诚,确实比较符合现在的情况。
一个年轻的喇嘛看龙少完事了,递上来一碗酒。
交到龙少手里,没用松开,小声的说。
“东家,加二百,我们再赠送一段,增福增寿的经文。
保你今天万事如意,一切顺利。”
龙少看着眼前的喇嘛,自己是没见过。
这些外联的事情他都交给龙二了。
这算是临阵加码,还是特舒服务啊?
“我给你加一千,能保一年吗?”
喇嘛还真的仔细想了想,才开口还价。
“你给加两千,冬捕节这几天,我们天天来,诵经不断。
安抚大鱼的怨气,保你一切顺利。”
大鱼还有怨气的吗?
龙少觉得自己被眼前的喇嘛忽悠了。
“你也别墨迹了,再不喝酒,观众都等着急了。
我给你说个数,麻溜的点头。
一千五,一直念经到十五,我供吃供住。”
表情复杂的衡量了一下,年轻喇嘛终于下了决定。
“行吧,看东家也是爽快人,我也不墨迹。
这十多天,如果活佛不召回我们,我们一直在这。
貴族情人的浪漫之戀 月琵琶
我们吃饭,荤素不忌,不用单独做素菜,跟着你们大鱼大肉就行。
对了,我出家以前是后面村的,距离这里不远,出家以前我叫钱曙光。
东家以后有活儿,直接联系我,我给你打折。”
钱输光?
这名虽然光棍,但是不吉利呢?
龙少点了点头,一把抢过了酒碗。
虽然看起来像这个喇嘛在给自己念经祈福,但是师傅佟爱家的眼神已经不对了。
信仰不同啊,装装样子,凑个热闹,都能理解。
但是一本正经的接受喇嘛的赐福,就不是路子了。
拿着酒碗,龙少走到了冰窟窿前,单腿下跪,再次举起了手机。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爸爸無敵
“太清沟冬捕的大网醒好了,开始祭湖了!
一祭万世不老的苍天!
二再祭赐予我们生命的大地!
三祭养育我们的太清沟!”
最后收尾之后,龙少没有喝酒,而是把酒倒进了冰窟窿。
喇嘛们也没闲着,抬着供桌,把上面所有的贡品,一股脑的全都倒进了冰窟窿。
这复杂的祭湖仪式,总算完事了。
蔡根吧嗒吧嗒嘴,一桌子好东西啊。
那大猪头,没有好几百肯定下不来。
全这么倒了啊,真败家啊。
难道仪式感就这么重要吗?
还是说,这个环节,必不可少。
太清沟接受了贡品,之后才有了大鱼的馈赠?
可是,那些鱼是龙少放里的,又不是土生土长的啊。
哎,没法深究,经不起琢磨。
龙二看祭湖完事,赶紧递给龙少一把抄捞子。
龙少从冰窟窿插进去,使劲搅和一番,大吼着往上一提。
“开湖头鱼,来啦!”
然后,也不知道头鱼太大,还是龙少体格子太糟,竟然没拉动。
龙二赶紧上去帮忙,合二人之力,才把头鱼拉出水面。
大表哥和二表哥也上来帮忙,直接把头鱼放在了准备好的称上。
無極始神 一劍向西來
“六十六斤,六六大顺,好吉利啊。”
龙少心里大骂,说好的别整太大,结果办岔劈了吧。
这么大鱼,自己怎么可能拉得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