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北川城,是蓝幻界十万边荒最北的一座城,在月部落以前就存在,不过,以前不叫北川城,是北川族入主这座古城之后,才改的名字。
整个古城中弥漫着一种古老又悲凉的气息,街道上坑坑洼洼。往日,总有数不清觉醒了凶兽之力的战士进出,他们骑乘着凶兽,碰到北川族子弟,都会主动避让。
身为北川族嫡系子弟,又有个长老爷爷,北川珏一向眼高于顶,走在大街上,竟然还有人敢无视她,不给她让道,简直找死!
殷东侧身避开那一道鞭子,看向眼瞪得滚圆的北川珏,闪电般抓住鞭梢,喝道:“你发什么疯?”
“挡了本小姐的道,还敢骂我,你找死啊!”北川珏大声呵斥。
殷东左右看看,空旷的街道上,就大猫小猫三两只,他怎么可能会挡了这女人的道?
这女人分明是故意找茬的!
正好,他需要找一个人打听消息,就她了!
一道龙魂刺发出,刺入北川珏脑海,一股剧痛袭来,她的惨叫刚响起,就被殷东鬼魅一般欺近,一把抓住她的咽喉,带着他迅速冲进旁边空无一人的小院。
北川珏做梦都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在北川城的街头遇袭,被人挟持,却无人救援。
砰——
被砸在小院中的青石板地上时,北川珏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泪水涟涟,痛得连呼吸都痛,她惊恐的看向殷东那张清秀的脸,如看妖魔。
“你……你想干什么?这是北川城,我爷爷是北川族长老,你敢杀我,你也会死!”
總裁你丫死定了 祁小七
“那也要他能找到我吧?”
殷东冷笑一声,恫吓道:“去灭古月族的城卫军全军覆没,围杀魔神传承者的人也死光了,北川城几乎是座空城,你爷爷还能顾得上你?”
北川珏叫道:“骗子!古月族月扬少主都在我家,怎么会有城卫军去灭古月族!”
“古月扬在你家?”
殷东乐了,还真是踏破铁屐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北川珏的家在内城,不过现在城中守卫形同虚设,有北川珏带路,殷东毫无阻碍的进了内城,往北川珏家的方向走去。
这一路上,北川珏怕殷东的龙魂刺,不敢搞鬼。而且,她觉得,把这个坏人带回家,自然有家中长辈收拾,她就安全了。
“让开!”
进了内城,刚走了不到千米,青石板铺的街道就颤动起来,有闷雷般的密集蹄声夹杂着暴喝,从外城暴冲而来。
撒旦圈養小嬌妻 皓寶寶
殷东拉着北川珏避让到路边,看到北川珏脸上浮现出喜色,就对她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想求救的话,大点声,不然,人家肯定听不到。”
说话之间,殷东又是一记龙魂刺发出,狠狠扎在北川珏的脑海中,痛得她脸上青筋暴起,两眼暴凸,压根就说不出话来。
傾世廢後
这时,连接外城的主街尽头,近百道狂暴的骑兵身影,带着血腥煞气狂冲而来。他们都骑着青一色的铁棘兽,像一阵黑旋风从地表卷过。
街上有人来不及闪避,被铁棘兽给撞飞出去,人在空中鲜血狂喷,整个胸口都凹陷,还没落地就死了。
然而,就算是撞死了人,这一队骑士也没停下来,向前狂奔之势都没缓一下,在那人的尸体落时后,就被后面的铁棘兽踩成肉泥。
周围的行人不多,都视若无睹,好像这是什么再平常不过的事,根本没有人在意死者,只是在议论那些骑士。
“这是大长老带去中域的北川铁卫,怎么回来了?”
“难道是中域收到北川城辖区出现深渊通道,让北川铁卫回援?”
“不可能,消息传递过去也没那么快,北川铁卫肯定是这边消息送去之前,就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说不定是为了殷族余孽回来的。”
霸道總裁別使壞 東臨笑笑
“我听说,陨魔谷的魔化璃龙封印破了,北川铁卫说不定是为了那个封印之地的变故,才会赶回来的。”
……
听到那些议论声,殷东目光瞟向街道的尽头,若有所思,说不定是为了魔化璃龙封印之地的变故而来。
殷东没再耽搁,跟北川珏朝她家去了。
当下,要先解决古月扬,说不定能从他嘴里挖出殷权的消息。殷东直觉,殷权被抓,绝对是跟古月扬有关。
北川珏的家在中心城区,前后都带大院子,从院墙外,能看到院中葱茏的古树,气象森然。殷东带着她从后院翻墙而入,借着繁茂的枝叶,顺利的潜到西侧的一个小院。
院子四周都有守卫,不像是保护,更像是看守。
古月扬一脸晦暗的站在院子里,对旁边的那些古月族战士破口大骂,把他们骂了个狗血淋头,还要捎带上月霓。
一婦當關 關鳳
“古月霓那个贱人坑死我们古月族了,她就是古月族的毒瘤,是祸害!”
“族里那帮老东西,一开始就不该让那个恶毒的贱人当少主,应该把她的血脉剥离,给我提升血脉浓度的。”
……
院外看戏的守卫们,哈哈大笑起来,还有无聊的人起哄:“月扬少主,你莫不是打不过那女人,一直被那女人压在身下吧?”
一语双关,那些守卫们都哄然大笑,笑得十分猥琐。
殷东听到这里,顿时黑了脸,身形如鬼魅一般闪烁而出,一个阵盘扔出去,直接笼罩整个小院。
那个阵盘是古青叶给的,不计能量消耗的话,可以笼罩整个千米方圆,不过,没必要,殷东只是让阵盘笼罩了这个小院内外的所有人。
然后,就是杀戮盛宴的开始!
惡魔直播間 瀟湘夫子
殷东把北川珏扔进院子,身形闪烁,扑向院外的那些守卫。一个接一个的守卫被杀死,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
院中,古月扬懵了,他身边那些古月族战士迅速把他围在中间,凝神戒备。
“古月族的人,我不想杀,让开,我要杀古月扬。”
殷东杀完了那些守卫之后,身形落在院中,看向古月族人,语气冰冷的说道。
有个古月族战士试探的说:“大人不杀我古月族人,是因为跟我族有什么关系吧?不知月扬少主有什么地方得罪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