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深淵歸途 未見寸芒-10 警方訪問相伴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回到宿舍的时候,陆凝受到了吕静宜的消息。孟希琳身上有她在学校用的校园卡,所以警方找到很容易。在学校方面接洽结束之后,吕静宜也从班主任那里得知了孟希琳的死讯,估计是大受打击,只是简单给陆凝发了消息就没有后话了。
回宿舍后两人整理了一下购物所得的东西,李娴不在寝室里了,也正常,她抢票通常都是去网吧或者学校网络中心的,寝室里的网有时候不太好用。陆凝将那一套妖怪摆件放在了自己书桌旁边的柜子上,那一点点畸变点现象被她完全压制着,也作不起什么妖。
但陆凝怎么也没想到,她和应采依准备去吃晚饭的时候,居然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
电话打给了应采依,不过也提到了陆凝。班主任先问了一下两人是不是在一起,然后又问了一下今天的行程,随后便问两个人能否到系办公室来一趟。应采依有些迷惑地跟陆凝说了一下,陆凝同意之后她们便一起前往了系办公楼那边。
陆凝看到了门口的两辆警车之后隐隐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系办公室里除了班主任和系主任以外还有三个人,两个穿着警察的服饰,一个则穿着一身便装。应采依有些惊讶,尽管今天见到了两回警察,可是两次她都只是围观群众而已,怎么也想不到还有回头再找的。
也许是察觉了应采依的惊讶,那位便装的人先开口了:“二位同学,不必紧张,只是因为今天的事情我们还想再了解一下,所以才找到学校的。如果耽误了两位的时间我深感抱歉。”
“不……配合警察是该做的……可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啊……”应采依还有点发愣。
“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聊。对了,我叫蒙彬,算是这次负责案子的人。不过这次也许需要和二位私下里谈谈,需要征求你们的同意,请问可否?”蒙彬问。
“可以。”陆凝点了点头,“不过就在这里吧,应该不需要离开学校?”
“当然,主任已经准备了一间小会议室,我们可以移步到那里去。不会花太多时间的,请。”蒙彬笑了起来。
他没有让两个警察跟过来,陆凝和应采依跟着走进了那间小会议室,说是小,对三个人来说其实也挺大的了。蒙彬请两人坐下之后自己把椅子拉了过来,然后从自己背着的一个皮包里取出了平板,微微扬起嘴角。
“两位,只需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放心,只是配合调查而已。毕竟今日……咳。”
应采依点了点头。
“你们今天去了昭兴步行街是吗?”
“是的。”两人回答。
蒙彬划了一下平板,继续说道:“能告诉我是几点过去的吗?”
“我们收拾出发……到那里的时候大概是十点左右吧?”应采依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十点,嗯。我们的警察在十点半的时候处理了一起那里发生的盗窃时间,刚好你们当时也在现场?”
“是的。”两人再次说。
“唔……根据当时在那里得到的一些证言,出手制住那个小偷的是二位中的一位吧?”蒙彬笑了起来,“请问是哪一位呢?”
“我。”陆凝干脆地回答,“正好从我旁边跑过,我就把人绊倒了,也不算制住,绊倒之后也是周围的人过来帮忙把小偷按住的。”
“见义勇为,好,好。”蒙彬称赞了一句。
“这件事和后来的那个有关吗?”陆凝反问道。
“哈哈哈,其实还真是有一点关系在里面。”蒙彬笑了起来,“二位还记得那个被偷了东西的人吗?”
“那位女士将联系方式交给店员之后,就将母亲带去医院了吧?”应采依说。
“不错,正是那位女士。我们的警察之后按照联系方式试图向她了解情况,但那个电话却不能打通。后来查询了服务商,才知道这个号码早就停止使用了。”
陆凝皱了一下眉,她当时却没有看出那个女士的任何问题来。
“当然,找不到那位女士也没有关系,我们又去审问了一下那位小偷,却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蒙彬在这里停了一下,看了一眼陆凝和应采依的表情,“他原本并没打算向那两个人下手的,但当时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之后脑子一热立刻就动手偷走了钱包,接着反应过来的时候想要逃跑就被发现了,才有了后面的事。假如这个小偷没有说谎的话,或许我们更应该找到那一对母女问问情况了。”
“可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应采依说,“我们也是偶然遇到,也不认得她们啊。”
“实际上之前我们也问过另外几个在场的人了,找二位也就是核对一下,不知道两位对那母女有什么印象?”
这倒是简单,女子急匆匆出来,陆凝和应采依对她的面容穿着和声音都记得比较清楚,两人各自说完,蒙彬记下对照了一遍,点了点头:“谢谢二位,不知道那位母亲……两位可还记得?”
这一下就把两人问愣住了。
就算是陆凝,当时也没有注意那位老人的面貌,她倒在地上,是……被人搀扶起来的?好像全程低着头,也没说一句话?当然她自己也动了没错,可是……很模糊。
当时无论是谁,注意力都没有放在这个属于受害者的老太太身上。
“那位老人怎么了吗?只要调查附近的医院里在那个时间段有没有类似年龄的女性老人就诊,大概就可以筛选出目标了吧。”陆凝说道。
蒙彬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可关键问题也出在这里。我们调查了十点到十二点期间附近医院、诊所所有的病人,其中也不乏老人,然而没有这样一对母女一起来的。”
“啊?那会不会是半道上发现老人没啥事就直接回家了?”应采依愣了一下说。
“不知道,但案件至少得找到那位被盗者才好结案,希望二位仔细想想是否还有印象。”
这话陆凝是不信的。小偷本人都招供了,警方想要立案结案其实也用不着必须走受害者的途径。蒙彬肯定有所隐瞒,不过如果此事和畸变点有关的话,也应该如此谨慎。
“蒙警官,你还是没有说明两件事之间有什么联系。”她说。
“啊,这就属于我们内部的事了,还是不要过深涉入比较好。我能告诉二位,这确实和我们调查的一起大案子有些关联,而之后街头游行者突然死亡的事件是确切无疑有关的,我们要考虑是否将它们并入同一个案件小组处理。”
“啊!”应采依忽然一拍巴掌,两人的注意力都转向了她。
“我想起来了!那位老太太好像穿着一身……像是唐装的?总之颜色是青黑色,挺传统的一种外套小褂,令人印象挺深刻的——对,没错,那小褂上用银色丝线绣了一些图案,但是……但是看不出来是什么,也不知道是字还是画。总之,那件衣服看上去很名贵的样子!”
“哦?这倒是之前没有得到的资料,很多人都对老太太没有印象了。”蒙彬立刻将这个记录了下来,“还有吗?”
“她……头上是戴了一个簪子的,因为这年头就算是老人也没几个会平时用发簪,所以我有印象,大概是银的?嗯……对了!她手里还有一个小提包,也是我没见过的类型,像个小布口袋一样,应该是手工缝制的吧?”
“是吗?这也是一个线索,很感谢您。”蒙彬迅速都记录了下来。
更多的应采依就没有什么印象了,陆凝仔细看了看她,状态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所以大概没有受到特殊影响?如果那对母女有问题的话,那可能还要谨慎一些。
“陆凝同学有什么想说的吗?”蒙彬又问。
“不,我绊倒那个小偷之后就离远了点,没有注意那个女士和她母亲。”
“没关系的,应采依同学已经给我们提供了很有价值的信息了。好,今天先这样,两位方便留个电话吗?如果以后找到了那两位母女说不定还需要二位去认一下人。”
“好。”两人将电话号码告知了蒙彬,他也全都记下,随后便起身打开了会议室的门,对两人说可以离开了。
离开系办公楼之后,应采依和陆凝就直奔食堂。路上应采依还挺奇怪:“那母女为什么不留下真的联系方式?”
“受害者和加害者,或许不是我们见到的那样。”陆凝说。
“啊?难道本来是她们要偷那个小偷?”
“小偷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没错,不过万一是坏人碰上恶人呢?那母女这样消失本来就是一桩离奇的事,若是普通人大可不必行如此诡异的举动。”
陆凝说话也只是到这里为止,后面的没说出来。
就算不是好人,一般的坏人也不会担心在这种时候留个联系方式之类的,而那母女连这个都要造假,最可能的解释就是她们连出现在警察面前都不可以,也就是说,警察会立刻认出她们的身份。
要想追查也不是做不到,虽然“安魂曲”需要陆凝记住对方的生气特征作为追踪依据难度较高,但她还有“审判日”在手。蓝色审判【强欲】能够标记陆凝目前最想要找到的目标,只要那个女人做出什么能够让陆凝极度在意的事情来,就算跑到天边陆凝也能找到她。
而如果她真的和畸变点事件有关,又怎么可能不作妖?
考虑好了接下来的事情之后,陆凝便放心和应采依去食堂吃饭了。
只是她没想到,这之后一连两个礼拜都没有任何畸变点的事情出现在校园当中。那个游戏公司倒是发布了声明,针对玩家中之前那个问题表示在进入游戏的时候已经写明“沉迷游戏伤身”之类的提醒,并劝告玩家们注意游戏中间的休息,不要过于劳累等等。游戏倒还是正常运作着。
陆凝把所有游戏模式都玩了玩,她本来就有走位和意识基础,熟悉了游戏里面的规则之后很快就上手了,偶尔和应采依双排一下,玩起来也相当开心,甚至有时候也配合一下应采依直播做点节目效果。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平静的日常当中。孟希琳的死亡没有在学校传播,大概是案件没有结束,警方要求保密的缘故,知道死讯的人也不会出去乱说。吕静宜在那之后和陆凝见过一面,神情憔悴,这下陆凝倒是觉得自己之前的判断或许有误了,她确实是不知情的人。
十一月的中旬,冬天已经开始展现出它的严酷来。几天前连续两场雨将气温浇了下去,再也不见回升。陆凝收起了秋装,把自己的棉衣防寒服都拿了出来,又日常和老爸通了个电话,报个平安,随后又是参加了一下社团活动。傍晚时分,她去操场的方向等着和陆春晓一起去吃饭,却在到达的时候看到似乎发生了什么突发状况。
操场上的人围成一圈,几个教练匆忙路过,甚至还有一些医务组的成员。陆凝扫了一眼,从人群中找到了陆春晓,便走了过去。
陆春晓的神情焦急,仿佛要哭了一样。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深淵歸途-10 警方訪問相伴
“出什么事了?”
“陆,陆凝,刚才楚维忽然昏倒了!七窍流血!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教练也很慌张,已经找校医院的人来了,但估计得叫救护车……怎么办,怎么办……”陆春晓语无伦次地说道。
“七窍流血?”陆凝吃了一惊,连忙把目光投向人群中,不过楚维的生命特征反馈倒还算正常,看起来不属于致命。
七窍流血还不致命,真是见了鬼了。
“他最近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吗?”陆凝知道楚维懂些降妖捉鬼的法术,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又偷偷对付妖怪被下了咒了。
“没有啊,照常训练……”陆春晓苦着脸说道,“本来今天他还想请我吃顿饭来着呢,他一直状态都不错的。”
“我是说,打电话叮嘱你之类的事,就像半个月之前那样的。”
“没有。”陆春晓想了想回答。
这时候,叫来的救护车也停在了操场外边,众人用担架将楚维抬上了救护车,陆春晓和教练陪同着一起前去,陆凝只能回去通知各位今天晚上陆春晓可能要晚回寝室了。
不过……楚维在她眼里比较弱,却不意味着真的就很弱,到底是什么情况?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