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之超新星
小說推薦漫威之超新星
“好了,你们先退下吧!你们的指挥官需要休息一下!”
大小姐头疼欲裂,快要暴走的时候,维多利亚.汉德才一挥手,将各个部门负责人全都赶走了。
“汉德,帮我联络安雯,我要立刻去殖民星。我先去休息一下。”
和海拉苦战到现在都好几天了,一直灰头土脸,蓬头垢面。
高天尊的破飞船太小,装下他们几个人都费劲,别提什么洗漱间了。
新星战衣一直穿着,艾拉感觉自己和那些阿斯加德难民没啥区别,发丝里都散发着‘迷人’的味道。
“交给我吧!”
一劍傾城 若別離
“辛苦你了,汉德。”
大小姐摆摆手,扭着小蛮腰,扬长而去。
有点小洁癖的她,迫切要回舰长室,美美得泡一个澡。
说实在的,看着被部下团团拥簇在中心的艾拉,汉德还是有点嫉妒的。
好吧。。其实是相当嫉妒!
她搞不懂,一个东奔西跑,经常性玩失踪的指挥官,为何这么受部下的拥戴呢?
从部下们略带狂热的眼神中,就能看出,艾拉.诺瓦这个名字,对他们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
人比人,气死人!
比较起这个没有责任心的一把手,自己这个二把手整天‘以局为家’,从来没受到过部下如此热烈的欢迎。
只要艾拉还在天剑局一天,她的地位就稳如泰山。
周小雲的幸福生活 尋找失落的愛情
绯红女巫、震波女、光谱、快银,这些人都是艾拉的死忠,唯她马首是瞻。光谱莫妮卡.兰博和浩克班纳博士,稍微要中立一点。
还有那个整天泡在实验室的奥克塔维厄斯博士,阴阳怪气,全然不把她放在眼里。
辛亏这些人都被艾拉弄去了殖民星,不然杵在天剑号上,自己也指挥不动!
哎!要怪只怪自己没超能力,不受这些能力增强者的尊重。
天剑局不是臃肿的官僚机构,办事效率相当之高。
6个小时之后,一艘殖民飞船被紧急腾空,降落到考艾岛上。
所有阿斯加德平民有序上船之后,殖民船腾空而起,直奔拉格朗日点的超空间接收装置。
殖民飞船到了艾拉星后,大小姐将安置阿斯加德人相关事宜一股脑交给了安雯。
本来满肚子抱怨的安雯,看到公主殿下忙里忙外,反倒是有些心疼她起来。
顾不上休息,艾拉马不停蹄立刻让人联系山达尔。
托尔他们几个人是幸存阿斯加德人的主心骨,不能和她一起行动。
瓦尔基里倒是主动请缨,想和艾拉一起去山达尔,但是被她婉拒了。
洛基最近的表现是有所改观,但还是要以观后效。
瓦尔基里警惕性高,在这里可以一直盯着他,别让这小子在自己老窝搞什么幺蛾子。
熙結良緣 燕小柚
与山达尔超空间传送装置对接后,艾拉连飞船都懒得坐了,直接从天剑号上飞进宇宙,只身穿越过去。
这倒不是想作秀,大小姐这次真是着急了!
不过,单凭肉身穿越超空间装置这一幕,又让天剑号上的官兵们热血沸腾起来。
维多利亚.汉德看着面红耳赤,大呼小叫的部下们,暗自叹息。
MD,有超能力真得是可以为所欲为!
到了山达尔附近,艾拉划开传送门,直接来到新星军团总部,见到了外婆。
“什么?罗曼.戴叔叔被监禁了?到底什么情况?”
無量天仙
大小姐刚一落地,就被这个重磅消息给砸晕了!
诺瓦至尊伊拉尼怒气冲冲地说道:“他的舰队回到山达尔,发现力量原石不翼而飞,却解释不清到底是为什么!”
“这不可能吧!”
艾拉惊疑不定,急得抓耳挠腮,将自己柔顺金发都弄得散开了。
罗曼.戴绰号‘老好人’,不光是因为他左右逢源,处事圆滑,也是因为他对新星军团忠心耿耿,办事兢兢业业,从未出现过什么差错。
“我要见见罗曼.戴叔叔。”
这么一个老资格政客,怎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诺瓦公主,我是冤枉的!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军团监狱里,罗曼.戴一见到艾拉,声泪俱下。
老好人心里这个后悔啊!早知道会发生这破事,当初就应该想办法把这个任务推掉,现在不但搞砸了,还把自己搭进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本来奉命带领舰队去艾拉星接你,但你正好去阿斯加德。因为不知道你的归期,我只能先带着力量原石回来复命。但是舰队到了山达尔,我才发现保存宇宙灵球的箱子被人打开了。”
棄女修仙記
罗曼.戴摸了摸硬逼出来的眼泪,开始叙述。
“舰队内部的全息监控呢?”
“所有的监控信息都被抹去了!”
“谁有这操作权限?”
“只有我!”
“会不会是斯克鲁人间谍?”
宇宙灵球第一次失窃就是变形种族斯克鲁人,这一次会不会也是他们搞得鬼?
“肯定不是!上次军团大楼被斯克鲁人入侵后,我们就更新了一个新系统!”
罗曼.戴指着自己的手腕,继续说道:“这是一个与寰宇之心实时链接的装置,即使斯克鲁人能模拟出这个装置,寰宇之心也会因为受到两个相同信号立即报警!”
“是军团所有人都装备了吗?”
“不,只有高级军官!”
艾拉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琢磨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首先,她绝不相信罗曼.戴是内奸,其次,又排除了斯克鲁人。
那么,到底是谁这么神通广大,在超级舰队眼皮底下盗走了一个保护极度严密的物品呢?
见到公主殿下不说话,罗曼.戴‘腾’的一下站起身,着急地喊道:“新星在上,我真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盛世榮華之寒門毒妃
艾拉沉吟了一会儿,问道:“你从地球回来的途中,有没有发生什么比较蹊跷的事情?”
罗曼.戴坐下身,挠了挠半秃的头顶说道:“好像也没什么特殊情况,就是遇到一伙海盗抢劫商船,我派出舰载机打散了他们。哦对了,商船船长是个漂亮的克里女人!”
“漂亮的克里。。女人!你和她见面了。”
艾拉眉头一挑,疑惑地看向罗曼.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