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会谈的最后结果是,同意为我们古镇项目架设独立管网,水电都是用的专线。
这一点,我们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提出的,以后一旦被他们区管委会卡住我们的水电,三天两头地停我们水电,不说现在的施工的阶段,就是等我们开张后,也是非常麻烦的事,人家山张水远地跑到我们古镇旅游,结果整个古镇停水停电,这我们得赔偿人家多少损失啊,钱是小事,耽误了人家的假期,这是怎么都弥补不回来的啊!
另外,高速路口的事,也是我们异想天开,本来就没抱任何希望,所以他们不同意,我们早就想到了,只是传达一下,我们对于堵路事件的不满,最后给我们的补偿是,在104国道连接我们景区的路途上,铺设一条4车道3公里的马路,这条线其实就是专门为我们铺设的,这条路也只能通过我们古镇和水上乐园。我想这也是在给水上乐园一个交代吧!
至于,伍市长说得批评和教育,我就没看到了,不过可以肯定是的,那个孙主任一定不会再对我们项目指手画脚了,他的官途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还有那位看我们不顺眼的刘处,估计她争夺秘书处主任的机会,应该是丢了,因为我们的“舞王”李哥,胜利得到了这个职位。
后来,耀阳为了庆祝王哥升迁,还请他们两个吃了顿饭,参加了次“国标舞热身赛”,增进了下感情,为我们项目的顺利进行,嫁接了一条平坦大路。
我们可以顺利地复工,但水上乐园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他们的路,我们还是封着的,这个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不想用了!
我们的工地这回是热火朝天的,他们却一筹莫展,水上乐园的施工方项目经理,甲方代表都找到了我们,希望,我们能协调一下,都给耀阳给打法走了,叫他们想都不要想。本来可以相安无事的,是他们要和我们对着干,这事也没什么回旋的余地了,只等着逼卫华出来找来再说了。
墮落天使修真行 夢采百合
杜诗阳也是挺着急的,山水华城的项目,她查过了,的确向4家银行申请了贷款,而且金额都不小,还在审批中,不过,一旦批下来,这款去了哪里就不好说了。她也和她爸再次说过了这个问题,老杜似乎很执著,也不知道什么人给他下了迷魂药,就是不信,也不去查证。
我没想到她会出现在东莞的工地上,见到她,我奇怪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东莞呢?来之前,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给我啊?”
杜诗阳一脸怨气地说道:“给你打电话,你也得接啊!”
我这时才掏出了电话,看了看,十几个未接来电,抱歉的说道:“早上开会开静音了,没听到!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啊?”
杜诗阳脱口而出道:“安安告诉我的!不是,我猜的!除了公司,估计你现在就在这儿了!”
我沉着脸说道:“怎么都开始收买我身边的人了?说吧,什么事?”
杜诗阳埋怨道:“你那不成熟的计划呢?实施地怎么样了?银行的贷款可就要下来了,我是一点办法没有啊!等到钱转走了,到时候哭都没用了!”
我笑嘻嘻,指着对面的工地说道:“你自己看吧!他们围挡都建了快一个月了,就拉了十几车土出去,路让我给封了,他们正在另辟蹊径呢,估计这几天卫华就得过来找我了!”
杜诗阳白了我一眼道:“找你能有什么用?你还能找他直接放弃山水华城的项目,申请的贷款不申请了啊?”
我摇着头说道:“我能逼疯他!上帝欲令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人一旦别逼疯了,才会不停地犯错,你犯错,咱们就有机会了!”
杜诗阳疑问道:“你有把握他会来找你?”
我嗯了一声道:“现在这项目拖了他们很久了,他们要是不尽快把土方挖出来,市政府不找他们算账,银行也会找他们算账的,他这可真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啊,他不开始挖地基,第二笔贷款就下不来,就是想转手,也没人要啊!”
杜诗阳点了点头道:“他不会把山水华城的项目贷款,挪用到这个项目吧?那我们的钱,可就真没希望了!”
後宮傳奇之失寵皇後 憶妃
我啊了一声说道:“是啊,你这到时提醒我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好了!你想想看,能不能把这个水上乐园的项目,接管过来,到时再逼他们把钱转到这个项目来,这样贷款就不会被他们转走了!你就当是这个项目的投资,我觉得这个项目,还是有利可图的,我们强强联手,打造一个世纪文化村出来,我这边是古香古色的古镇,你那边是现代科技的游园项目,这噱头还怕吸引不到游客!另外,你不是也有块地在这边吗?华联的商超,看在你们那边,这片地可就真的全是咱们的啦!到时你去竞选个镇书记,我当个镇长,咱们也就是这儿的土皇帝了!想想都兴奋!”
杜诗阳笑着道:“看把你美的,你会不会想得太简单了啊?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啊?我想接管就能接管的啊?现在接管,卫华不得开出天价来啊?我哪有那么多资金啊?再说了,赚钱的项目,他怎么可能脱手,除去给他足够的利润。那我们还赚什么钱了?”
我嘿嘿地笑道:“你傻啊?肯定要把他逼得走投无路了,才接管下来啊!我要告诉你的是,这项目有钱赚!不过,要先弄得它是亏本买卖才行!”
杜诗阳还是有点狐疑地问:“能行吗?”
我笑着答道:“还能行妈?一定他爹的都能行!放心吧,很多事,就是得充分发挥想象力,想人想不到的东西,你才能赚钱啊,不然人家都能想到的,凭什么给你赚这个钱啊!”
来找我的不是卫华,竟然是贺天,贺天苍老了很多,头发已经一半黑,一半白,手里还拄着拐杖,像个七八十岁的老翁,后面还是跟着那个少林第七十代俗家弟子杭天齐,还有一个少妇,之前也见过一次,好像是贺东他妈。
我本不想见他的,可他直接堵到了我工地门口,也是不好太张扬,就走了出去。
贺天一脸沧桑地对我说道:“咱们上山顶去看看啊?陪我爬爬山?”
我望了一眼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心里想着,这老家伙不会一会儿推我下山吧?
心里正嘀咕着,那少妇开口道:“这次我们来是带着诚意来的,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不会来找你的!”
耀阳跟着我后面低声说道:“怕个啥?我跟在你后面,他们要是敢动手,我把他们都活埋了,咱们一工地兄弟呢!”
我瞪了他一眼,和贺天说道:“走吧!”
我经过杭天齐身边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他没有之前凌厉的眼神,躲开了我注视他的目光,侧身给我让开了路。
这小山不高,还有台阶,应该是个公园,常年有人在这边散步,爬山的人还挺多的。
贺天缓慢地一节一节地登山,台阶建造的不高,他却像是很吃力的样子。我呢,一步两个台阶觉得有点很吃力,一节呢,又觉得太慢,爬地很不舒服畅快,想尽快爬到山顶。
贺天一边走一边说道:“年轻人就是性子急啊,走慢点才好领略身边的风光啊!”
我切了一声道:“两边除了土坡就是树,没看到什么风光啊!附庸风雅啊?”
贺天被我说得,也不知道是爬山累的,还是真的气的,面红耳赤!
造化之主 大日浴東海
终于上到了山顶,贺天缓了好半天气,望着下面的风景说道:“这片地,还真是风水宝地啊!有山有水,你很有眼光啊!”
我看了看下面,都是大型的基建设备在动工,尘土飞扬,真没看出有多美,不过,看着自己项目像一条长龙,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贺天见我没说话,就继续说道:“我知道,水上乐园的项目是你故意为难我们的!”
我哦了一声问道:“水上乐园的项目和你也有关啊?”
贺天先是一愣,但马上就坦白地说道:“你装什么糊涂啊?你不是早就查清楚了,我们何氏集团的金主就是卫华集团吗?”
我呵呵地笑道:“既然那样,这个项目也不一定和你们有关吧?他们不就是投资你们医药公司吗?这个项目是他们自己的吧?”
贺天哎了一声道:“我们本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唇寒齿亡,他们倒了,我们也一样!”
我没搭话,看了看他,由得他继续说,贺天看我面无表情,向表示下亲密,拍了拍我的肩头,像个长辈一样,亲切地说道:“阿飞啊,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我们老了!我不得不认老啊!我没想到,你真的这么有能力,不但掀翻了中京,还破坏了盈科计划,现在连华西都被你搞得鸡飞狗跳,已经是名存实亡了。我们何氏也不好过,华西的股东全部撤走了,我们何氏也剩下不多资产了。不能就因为我儿子得罪了你,你要把我们整个家族都毁灭吧?没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吧,一定要不死不休吗?”
我讥笑道:“这话听着耳熟,好像你儿子和我说过!”
贺天跺了一下拐杖,狠狠地说道:“就算是说过,也是一时的气话,你又何必当真呢?你自己都常说,你是个生意人,生意人就是利字当头,何必做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呢?”
我耸了耸肩道:“你是再向我求和吗?”
贺天哎了一声,低着头说道:“就算是我向你求和了,停手吧!”
我切了一声道:“求什么和啊?我做什么了?我做的一切都是生意场上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每件事都是利字出发的!不存在你说的什么不死不休!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你们做事倒真的是利字当先,为了赚钱不择手段,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你儿子要不是惹上我,估计现在不知道害死多少人呢?我可是见识过!”
贺天唉声叹气道:“说到底,你还是不肯原谅东儿啊!他已经得到他应有的惩罚了,我已经下令,他永远不准回国了!”
邪狂三少【完結】
我轻蔑地看了贺天一眼道:“这就是你口中应有的惩罚?你是不知道你儿子到底干了什么呢?还是你觉得他干的那些事,受的的最大惩罚就是不准回国啊?是去埃塞俄比亚吗?去了没有空调,没有电视的地方吗?”
卸甲傾城 君臨臣下
然后加重了语气道:“至少他还活着!”
贺天惊讶地看着我问道:“你想他死?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不至于让他死吧?”
我急忙摇头道:“我可没这么说!”然后悻悻然说道:“山上风景再好,也是寒气逼人啊!有点冷了,我下去了!”
贺天看我真的要走下去,大声地叫住了我道:“说吧,你到底要什么条件,钱我有,你要多少才肯罢手!”
我玩味地看着他道:“钱我也有,而且很快就会比你多了!”
贺天终于失去了耐心,嘶吼道:“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我儿子的命?”
我头也不回了往山下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我要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然后就听见贺天一声令下道:“拦住他!”
一道身影拦在了我的面前,是杭天齐。
鎮天命 淩風
我冷哼了一声,随意地向四处看了看。
杭天齐有了一丝的不安,问我道:“你看什么?他也来了?”
我装傻道:“谁啊?”
杭天齐马上警惕地向四处观望,看得出他真的很紧张。
耀阳走到我身前,一把推开杭天齐骂道:“好狗不挡道!跟个傻子似的!你能拦得住谁啊?老子今天心情不错,懒得和你们计较,不然早就大耳光呼过去,一巴掌把你们扇到山底下去了!滚开!”
说完,走过杭天齐,看了看我,我跟着走到他身边低声地说道:“别冲动!打份工而已!我能抓你一次,就能抓你第二次!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我们身后,我听见了贺天的怒吼,一直在骂着杭天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