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开门!”
“快开门!”
“不开!”
“你们快走开!”
平壤城门口,溃退的几千骑兵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总算是捡回来一条命。
今天的场景,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过,这些人刚刚松了一口气,却是发现平壤城的城门,一点都没有要打开的意思。
啥情况?
他们不知道城墙下的是谁吗?
那可是高句丽的精锐,莫离支的亲信部队啊。
如今居然连城门都不让进?
眼看着远处唐军的追击方阵是越来越近,这些人变得暴躁了起来。
城墙下的骑兵跟城墙上探出脑袋的守城将士,在那里进行着没有意义的交流。
“嗖!”
城墙下面一名情绪奔溃的弓箭手,直接朝城墙上射出了一箭。
这家伙虽然情绪奔溃了,但是箭术却是着实了得,一箭就直接将一名守城将士射杀了。
有了他的带头,一些心中早就不满的逃兵,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也跟着朝城墙上射击了起来。
这还了得!
城墙上面的守军自然不敢示弱。
你们这帮逃兵,居然敢这么嚣张?
找死!
不等将军们出来约束,高句丽人就自己打了起来。
一场莫名其妙的攻城战,就这么诡异的开始了。
高句丽骑兵虽然飞不到城墙上去,但是这些人的箭矢,却是拼命的朝着城墙上射去,一时之间,惨叫声不绝于耳。
不远处正带着大军缓缓前行的薛仁贵,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莫不成,溃退的高句丽人里面,有大唐的奸细?
不可能啊!
双方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正式接触呢。
哪怕是唐军有心混进入,也没有机会啊。
而在天空之中,越来越接近城门的热气球营,看到这一幕也有点犹豫了。
自己到底要攻击哪一边?
要不要先看一看热闹?
“舞旗!所有热气球跟着我往城门口行动!”
朱富裕跟在李宽身边这么多年,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莽夫。
这个时候,他猛然意识到打开城门的重要性,似乎又上了一个等级。
只见他亲自操作着热气球,飞速的往城门口而去。
其他接到旗语的热气球,自然也是跟着过去。
邪魅皇妃要出墻 瀟淩雲姜
“轰!”
“轰!”
朱富裕的热气球,开始往城门口附近投弹。
为了让火油弹尽可能的落在城内的城门口周围区域,朱富裕冒着危险将热气球降到了一个比较低的高度。
好在城墙上的守军虽然发现了天空中的不速之客,但是因为正在跟城下的骑兵对射呢,根本就无法阻止起像样的人马来狙击热气球营。
虽然这一次携带的火油弹不是很多,但是上百架热气球一起往城门口投弹,威力还是非常吓人的。
不过是几分钟时间,城门口的守军就死的死,跑的跑。
身负特殊任务的朱金,果断的降低热气球高度,在气球快要落到跟城墙差不多高度的时候,直接通过缆绳快速的滑降到了地面。
其他人也有样学样,快速的降落在城门口。
然后也不管周围的守军是投降还是准备反抗,只要看到高句丽人,直接就手弩伺候。
就这样花费了五分钟,朱金来到了城门口。
众人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城门口的障碍物,就缓缓的打开了这座古城的城门。
“快撤!往城墙上跑!”
城门口刚刚打开了一半,朱金就发现自己的双眼跟外面一名高句丽人对上了。
这个时候,他立马就反应过来了。
也不用再继续开城门,外面的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城门口,别做了高句丽溃军的蹄下冤魂!
煙花爛漫
嘚了!
等一個天荒到地老
鬥破蒼穹 天蠶土豆
嘚了!
残存的高句丽骑兵,看到打开的大门,自然是蜂拥着往城里去。
这个时候,他们也不管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身后有什么追兵。
反正先进城,然后找家铺子,抢点钱财,赶紧从北门逃离才是正道。
一时之间,高句丽的街道上都是马蹄声、哭喊声。
这些杀红了眼睛的溃兵,看到自己中意的东西,立马就上前抢夺。
对方但凡是有点反抗,马上就送上一刀。
特别是看到衣着华贵的勋贵,以前这些人都是高高在上,如今更是让溃兵们找到了报仇的机会。
乱!
很乱!
全乱了!
平壤城中,原本就已经慌乱的局面,在溃兵进城的那一刻,就彻底失控了!
虽然渊盖苏文得到消息之后,立马亲自带着一支兵马出宫,试图重新控制城中的秩序。
不过,这个努力,显然是白费了。
在溃兵的影响下,在楚王府情报调查局的人员的煽动下,许多城中下九流的人员,借着这个机会,开始了烧杀抢夺。
人性,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经不起考验。
哪怕是一些原本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百姓,如今都爆发出了自己内心中的阴暗面。
護花狀元在現代 梁少
反正当薛仁贵和席君买小心翼翼的带着一万大军进城的时候,是完全看不懂城中的局势。
除了接受俘虏,维持秩序,唐军几乎就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
那些溃兵就不用说了,哪里还有胆子抵抗?
看到唐军的影子,就赶紧跑了。
而城中原本的将士,看到大势已去,再想到城中突然流传的各种说法,也都纷纷投降。
这场胜利,来的有点稀里糊涂啊。
“君买,我们兵分两路,沿着平壤城中的主要大道,快速的平定骚乱。高句丽的援军很快就要到达了,我们一定要在他们到来之前,将平壤城稳稳的控制在手中。”
薛仁贵倒是没有被眼前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而是敏锐的感受到了危机。
现在开心的越早,以后可能遭遇的损失就越大。
大唐毕竟只有一万多可以下船作战的将士,如果不依靠平壤城,到时候面对几万高句丽边军,还真是不见得能够赢得胜利。
别看今天的战事那么顺利,但是这里面具有太多的不可重复性。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所有的战事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在特定的情况下发生的。
“明白!街上但凡是拿着兵器的,只要不投降,立马斩杀!所有人员全部回到家中,半个时辰之后,还在街上行走的高句丽人,也全部斩杀!”
席君买可是比薛仁贵要干脆利索的多了,直接提出了自己的强硬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