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眼前之人,白衣若雪,长发如瀑,身上藏着如此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却又似这凛冬一般,寒冷刺骨。
“啊,啊……”
幹坤無極戰 悠之溪
宇文卿这般近距离见到剑仙飞雪,周围还没有旁人,纵然贵为大燕朝的皇子,一时也不免紧张起来,支支吾吾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
而剑仙飞雪看见他手里拿着的玉牌,不禁柳眉一皱:“他把这玉牌拿给你了?”
“啊……”
宇文卿反应过来,立即将玉牌藏在了身后,嘿嘿笑道:“那你,你是不知道我和萧兄的关系,我俩打小是在宫里一块儿玩泥巴长大的……”
“此处是云天阁,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你速速离去。”
剑仙飞雪没有再理会他,径直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宇文卿看着她远去不见的身影,仍在原地愣了好久,直到附近有声音响起时,他才回过神来,连忙往草丛里钻了去,可不能让云天阁的长老发现了,不然到时候难以说得清楚。
……
三天时间转眼即逝,这一天,云天阁外面来了不少人,而比试所用的斗法台,已经改成两座风云台,边缘处布满了防御阵法,场地也远比之前的斗法台宽敞了许多,甚至风云台的半空中还悬挂着一把把巨剑,以及一些布满禁制的悬浮岛屿,这些皆可供比试之人使用。
两座风云台,一座名为“风”,一座名为“云”,雷霆起争,风云变幻。
此时两座风云台外面,都早已经围满了人,各门各派的弟子和长老,今日都来了,终于等到正午时分,萧尘和易云风双双往“风”字台上飞了去。
但见上面巨剑凭空而悬,还有一座座禁制岛屿环绕,以及布满了禁制阵法,比试之时,不但要提防对手,还要小心这风云台上的禁制。
“原来是他们对决……”
见到两人登台,人群里似恍然大悟一般,一些想看剑仙飞雪对决的人,都连忙往云台那边赶了过去,两座风云台相隔甚远,自是看不见彼此,而此时云台那边方向,也有许多人往这边赶了过来:“师兄……师兄!”
但瞧那些人,却是太初殿里的人,他们以为师兄和剑仙飞雪在云台决战,没想到师兄却和这萧一尘在这里决战,差一点就来不及赶过来了。
“易师兄!打爆他!”
“易师兄,捶他!”
“易师兄,揍他……”
下边立时有不少人七嘴八舌呼喊了起来,宇文卿听不得这些话,拿起身旁果盘里的一把香蕉,转身砸了过去:“吵什么吵?安静点不行吗!”
“你是哪个村的猪?跑来这嚎?”
太初殿那边,番茄香蕉果皮,立时铺天盖地朝宇文卿这边砸了过来,旁人生怕殃及己身,连忙往远处躲去,虽说这些香蕉果皮不伤人,但砸一身总是不好看。
宇文卿不甘示弱,也端起果盘砸过去,在云天阁谁也不敢运功动武,而他一人难敌众多,很快已是狼狈至极,身上头发上全是香蕉果皮,最后还被两人绕到后面拿番茄偷袭,砸了满脸满头都是番茄汁。
“公子……你做什么?”这时,太傅诸葛风闻声赶了过来,而太初殿那边,一群年轻胡闹的弟子也被两位长老喝斥了下去。
“没什么,看比试吧。”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易傷秋者
宇文卿满身香蕉果皮,拿手往脸上胡乱一擦,接着又往脏乱不堪的桌子上一坐,像是突然间泄了气一般。
王爺別逃:替身王妃要轉正 為妾懂你
此时在远处,也有许多门派的长老彼此小声议论着,但大多都在摇头,似乎并不怎么看好这一场比试。
狐仙孽緣
邪王盛寵下堂妃 遲迷夏
“我还以为,这一场他是和段云比试,段云的修为,稍逊易云风,倘若是他和段云打这一场,或许还有机会取胜,可对上易云风……”
“你没有发现,易云风他到现在,都没有露出真正的实力吗?这一场,我看是悬了……”
风云台附近,众人议论不止,而在云天阁一座高阁里,有几位须发皓白的老者也看着下边的比试,风台和云台,两边都能看见,正是太霄宫三清长老和太初殿、云天阁、潇湘楼的几位长老。
“萧兄,请了。”
风云台上,易云风摆了个请的手势,下一瞬间,两人同时从原地消失了,再出现时,竟已各自在彼此面前,一掌对上,“轰”的一声,整座风云台顿时剧烈一颤,二人旁边的两座禁制小岛,承受不住这股掌力,轰然化作满天齑粉,顿时在台上掀起万丈尘烟。
而在台下,纵使有着防御阵法和结界相隔,众人也被两人这一掌震得东倒西歪,甚至还有一些离得近的,直接被震得往后飞了出去。
这一刻,各人不禁睁大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人一出手,便是极招相对,不留任何回旋余地。倘若这附近没有防御阵法,那台上没有重重禁制的话,只怕刚才那一下,两人便将这方圆几里的一切事物,都毁去了。
不等众人完全回过神来,台上二人的身影又一瞬间消失了,再出现时,同样似雷霆碰撞在一起,巨响如雷,同时也在那台上掀起连天尘土,外面的人也被震得东倒西歪,连忙往稍远一点的地方退了去。
可就算离得再远,那台上不断传出的巨响声,还有那一次次对碰的玄力,都无不令人深深感到窒息。
世家遺珠 宋初雲
斗了片刻之后,只见那风云台上,许多阵法岛屿已经被二人毁去,就连台上,也出现了不少裂痕,外面的结界,更是被击碎了一层,看上去像是随时都会四分五裂。
此刻在高阁之上,几位长老都不禁皱起了眉,风台的防御远不如云台,早知道这二人斗得如此激烈,应当将他二人分在云台比试才对,可是云台那边……几人往那边看了一眼,飞雪和段云也斗得甚是厉害啊。
“轰!”
就在几人凝思之际,风台那边,又传来一声巨响,跟着尘烟四起,震荡不止,待那满天尘烟散去之时,只见易云风伫立在一把巨剑剑柄之上,而在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仙剑。
但瞧那把剑古韵不凡,青色流光,剑身与剑柄,浑然一体,一看便不是凡剑,台下众人均是一惊,更有许多人忍不住惊呼了出来:“是太初!”
“那难道是……太初剑!”
当看见这把古剑之后,在场之人,无不脸色剧变,众所周知,在万丈苦境,曾经出现过五把绝世神剑,为当时五个修为绝顶的高手所用,当然,如今那五位绝世高手早已经破碎虚空,去到九重天外,只给后世,留下了这五把神剑和种种传说。
而这五把神剑,后来被世人取名为: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极。
你的姓氏,我的故事 陌曲寒
其中太素剑,千年前为剑仙玄九所得,而在六十多年前,剑仙玄九又把这太素剑,传给了剑仙飞雪。
相公別怕,克夫娘子不克你
大宋王朝之乾坤逆轉 謠言惑眾
護花戰兵
此刻易云风手里的这把古剑,便是五剑之一的太初,亦是当年太初殿一位玄祖好不容易从域外争抢夺来,后来便一直存于太初殿秘境之内,并设有重重封印禁制,以防贼人窥视觊觎,只有历代掌门方有资格将其启封。
这一次,各人皆未曾想到,太初殿的掌门,竟将太初剑拿了出来,看样子是专门用来对付剑仙飞雪的太素剑了,当年飞雪修为有限,无法动用太素剑,而今显然也能御控神剑了。
“易师兄……”
此时在太初殿那边,一众师妹师弟都呆住了,没想到这一次掌门竟把这绝世神剑交给了易师兄,而此前易云风本是打算在对上剑仙飞雪时,才展露此剑,没想到却遇见了萧尘,逼得他不得不提前将此剑祭出。
烟尘终于完全散去,只见那风云台上,竟出现了一道百丈裂痕,是刚才……易云风那一剑所留下。
在场之人,无不心神一颤,风云台上,有着重重防御禁制,这都被斩裂了,可想而知,刚才那一剑究竟有多恐怖,寻常之人,只怕稍稍碰着点剑气,就灰飞烟灭了,太初神剑,果然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