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冲压说的简单,但是洪景来知道做起来可不容易。以前光想着梳理机、纺纱机之类的的东西,毕竟“羊吃人”,还有飞梭什么的,在历史课本的第一次工业葛明当中笔墨很重。
无怪乎洪景来会把这些东西记得清楚了呗,都是这些纺织类的东西,应该全部算是在轻工业部门。而制造货币的冲压机,显然并不在此列。现在从头来开发,想来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顶多也就好在可以直接预设目标,照着结果去推过程,总比两眼一抹黑,全部都需要从头开始来的强。咱们就先提一个思路,剩下的就是安排那些北学生以及熟练的工匠干活了。不要怕试错,只管放开手脚去干。
这便召丁若镛以及一干北学生进京,趁着还没到年下忙的时候,洪景来可不得和他们好生说道说道。毕竟只有弄出来了设备,才好开始铸造新货币啊。
武傲重生
首先是作为模板的雕母,在后世里那自然是已经有了雕刻机这种东西,想要弄个所谓的雕母真是轻易的很。电脑上画好图,设置好程序,雕刻机要不了多久就能出件。反正也不是说要弄什么精美的工艺品,只要差不多就得了。
眼下洪景来觉得雕刻机没那么必要,直接省略这个步骤也是可以的,找几个熟练的工匠,开工雕刻金银币,又不是要成千上万个雕母,够用就成。
翻模机暂时似乎也不是十分必要,反正就在汉阳铸造,顶多将来会在对清贸易的义州,以及对日贸易的东莱这两个地方增开铸币厂。手工翻模就得了,有些细微的差别也不会影响使用。还是那句话,又不是制造工艺品。
萌寵:妖嬈兔後愛吃肉 淩瀾初
有了模子下一步就是需要准备铸币的材料,这当然不可能说把一大坨银子或者红铜往地上一丢,冲压机就往上边儿砸,那不是开玩笑嘛。
按照洪景来的记忆,是需要把一批材料先行混合融铸,就和之前说的铜钱只准备含铜百分之五十五,然后含倭铅百分之四十,剩下的就是锡、铅、铁之类的金属那样。把他们都给搅和均匀了,融化到一块儿以后,浇铸成条状(棍状)。
然后进入蒸汽轧片机,通过轧片机把金属条给轧成钱币厚度的金属片。这样才算是完成了冲压前的基本步骤,可以开始制币。
拿那些金属片或者金属板放到蒸汽冲压机(冲床)下边,凭借蒸汽机的动力给那板子来那么一下子,这钱就算是完成了。
鬼屋夜話(詭高校無人來電)
大致的程序应该就是这样,洪景来也只能给一个基本的东西,实际操作中需要怎么加强,或者怎么改进都是应该的。但是这样搞,好处也挺明显的,比如说冲压出来的钱币,边缘会呈某种细密的齿轮状,算是某种防伪标记,且还能预防有人剪边。
咱們班 饒雪漫
但是全程有这么多人工参与,想来成品不可能有后世里那些大头小头、站洋坐洋来的精致,顶多也就是敷用罢了。
把这一整套程序和思路给丁若镛说明之后,丁若镛到是觉得没啥不对的地方,表示这个思路完全可行,就差实际研制各类机械的问题了。按他的说法就是他以前看过类似的介绍,似乎欧洲有个叫达芬奇(朝鲜怎么叫这位咱真不知道)已经在数百年前搞出过这么一套东西。
听他的说法,似乎达芬奇连手工轧片机都已经搞了出来,完全不借助蒸汽机的动力。还有某种人工操作的螺旋式压床,但是那玩意儿不能借用畜力或者水力,使用起来不太方便。更重要的是,由于当时的技术不达标,似乎只能冲压金币和银币,这两种金属相对较软,可以压出较为清晰的图形。而铜币就不成了,因为铜币相对更硬一些,压制的效果很差。
这倒是头回听说,洪景来只知道达芬奇那真是大发明家,据说一辈子发明了上千件各类物品,甚至连什么飞机的雏形都有。没想到居然也设计过铸币机械,而且听丁若镛的描述,好像还推广使用过。只不过现在出了蒸汽机,金属冶炼技术也提升了,才淘汰掉而已。
心中道了一句佩服,洪景来对丁若镛的看法也表示了赞同,虽说是淘汰的玩意儿,但是如果有现场的可以参考的机械,那么直接弄一套出来瞧瞧也不是坏事。淘汰的东西可能落后于时代了,但是未必在朝鲜用不上。
诸般议定,又将自己草草写就的条目交给丁若镛,洪景来便当即决定改任丁若镛为成均馆司成(从三品),以后就汉阳仁川两头多跑跑,兼顾一下,能者多劳嘛。
丁若镛没啥不可以的,反正他也基本厌倦了政治斗争,当当清华文学的官职,做做研究,教教学生什么才是他现在乐于做的事情。剩下有点空闲,他也只想拿来著书立说。很显然这位已经超脱了,他觉得现在拼个你死我活没意思了,不如留下著作,青史扬名,流芳百代来的强。
挺好!
做一个纯粹的人不容易,但是丁若镛显然已经开始做一个纯粹的人,多年的流放生涯,把他身上那点棱角都刮的干干净净,现在留给朝鲜的,就是一位大科学家、大学问家。
货币铸造的问题安排好了,对于三大商团的安抚到是让洪景来有些犯难。毕竟没有足额货币的时候,包括已经被干翻的京商团,这些大商团可是在这上面挣了不少钱的。
方與圓全集 宋小威
婚後霸愛,替身新娘不好惹
虽然洪景来不可能铸造什么面额十两二十两,甚至五十两一百两的巨型货币,三大商团还是可以继续发行中大面额的兑票牟利。可是那些收兑杂银,银铜兑换之类的生财之路就算是给洪景来堵住了。
都是跟着自己打江山的小弟,上台了反而从他们嘴里夺肉,太不地道了。这事情还是要和林尚沃以及李禧著好好谈一谈,听听他们的意见。免得自己推动之后,让两个小弟心生芥蒂,那可不是洪景来愿意见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