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春风拂面,万物开始复苏。在阳光的照耀下,枯萎的椿树重新吐出芬芳的红芽,仿佛在诉说着历史的轮回。
阅兵前的演练开始了,望着从世界各地汇聚而来军队,施利芬却是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甭管是军官团,还是普通士兵,走在方阵队列中,都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普鲁士军队固然精锐,可是各地参加阅兵的队伍也不是草包。想要踩着别人的肩膀脱颖而出,根本就不可能。
“标新立异”,那完全是想多了。所有的阅兵环节,都是提前设置好的,参加检阅的部队只需要按照计划执行。
“军令如山”可不是开玩笑的,自作主张玩儿新花样,不管结果如何,军事法庭都是必须要上的。
施利芬想吸引皇帝的目光不假,却不准备通过作死来实现。真要是把国庆阅兵搞砸了,不光自己要完蛋,搞不好部队番号都会被取消。
甭管普鲁士军队过去多么辉煌,但是在目前神圣罗马帝国的国防体系中,他们都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份子。
纯粹是有他们不多,没他们也不少。拥有1.3亿人口的神圣罗马帝国,已经在欧洲大陆上建立绝对的优势。
如果只是没有办法吸引皇帝的目光,那也就罢了。毕竟,这种事情的几率本来就很低,他们还有备用方案。
更令施利芬心酸的是,在抵达维也纳的诸多军队中,他们成为了最寒酸的存在。如果这也算引起注意力,那么他们真的成功了。
其他邦国军队都是驾着装甲车来的,看上去就非常有气势,而普鲁士军队却是骑马来的。
吃貨小相女:盟主快到碗裏來 令狐千血
虽然骑兵还没有退出历史的舞台,但钢铁洪流已经成为未来发展的主线。尤其是亲身经历过反法战争的各国,都坚定了发展装甲坦克的决心。
追逐热点是人性的本能。不管是大邦国,还是小邦国,但凡是保留军队的,都给自己搞了一堆新玩具撑门面。
如果不是交管部门禁止,估计还会有人开着飞机、坦克过来。
反正每个邦国参加阅兵的人数都不多,少则数人、多则百来人,用啥交通工具都一样。
既然如此,当然是怎么风光怎么来了。毕竟,大家都是要面子的,当着全国民众的面,怎么也不能丢人不是。
要知道电影已经诞生了,作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第一次阅兵式,肯定是要保留影像资料的。一旦被记录下来,那就是永恒的污点。
事实证明,这完全是想多了。
飞机大炮、坦克装甲,中央军负责表演就行了。参加检阅的邦国军队,都是走步兵方阵。
这个结果,只能让施利芬略微有一丝欣慰,更多还是苦涩。看着被从前还不如自己邻居们一个个超越,哪个感受绝对不会美妙。
……
神圣罗马帝国的大阅兵,牵动的不光是国内民众的心,同样也吸引了世界的目光。
作为新崛起的霸主,维也纳政府的一举一动都要受到外界的“政治解读”。即便是没有目的,也会被人解读出目的来。
最关注这一切的自然是刚刚抵达维也纳,想要获得外交支持,和政策贷款的西班牙外交大臣儒尼奥尔。
中國國際關系現代化 劉建飛
……
在维也纳使馆区,有一排层级分明、高低错落,充满了阳光和活力的建筑物。
几乎所有人到了这里,都会停下脚步,欣赏这座充满艺术气息的西班牙式建筑物。
或许这是老派帝国最后的倔强了。尽管西班牙已经衰落,但是在外交上的投入却从不寒酸,至少驻维也纳使馆是如此。
都市燃情高手 戈夙
“布拉德伯爵,你在维也纳待了二十年,若说西班牙谁最了解神圣罗马帝国,绝对非你莫属。
维也纳政府在这个时候搞阅兵,你觉得他们真的只是单纯为了向英国人示威么?”
儒尼奥尔没有办法不多想,别看维也纳政府很少搞事情,可是一旦搞起事情来,那都是石破天惊。
就“阅兵”事件本身来说,那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是搁在之前,儒尼奥尔也不会这么关注。
现在不一样了,欧陆战争已经结束三年多,经济危机眼瞅着也要过去了。初步完成对德意志各邦国整合的神圣罗马帝国,已经走出了虚弱期。
养好了身体的双头鹰,总是要出去捕猎的。再怎么改变,鹰还是鹰,不可能改吃素的。
纵观当今世界,唯一有实力和神圣罗马帝国抗衡的就只有不列颠了,俄国人最多算半个。
从表面上来看,最近几年英奥关系确实有些紧张,维也纳政府阅兵向英国人示威,没有任何毛病。
只不过儒尼奥尔不认为事情会有这么简单。毕竟,神圣罗马帝国的优势在陆地上,而英国人的优势在海上。
纵使神罗陆军再怎么厉害,有海峡保护的英国人,也感受不到真正的压力。
除非把阅兵的地点换在海上,集中几十条战列舰来一次表演,估计还能够让英国人头疼几天。
布拉德公使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咖啡,回答道:“维也纳政府的目的,自然不仅仅是为了向英国人示威。
如果想要给英国人找不痛快,还不如直接增加海军预算,多造几条军舰来得有效。
大臣阁下,莫忘了除了英国人之外,欧洲大陆上还有一只北极熊。尽管这只熊现在冬眠了,但是谁也不能无视他们的存在。
尤其是他们刚刚换了沙皇,而新继位的尼古拉二世沙皇,最近又在国内开始了折腾。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个人判断神罗这次国庆阅兵,是弗朗茨大帝又在敲打俄国人了。
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 囧囧有妖
这几乎是一个死循环,每一任有野心的沙皇继位,俄奥关系都会紧张一段时间,在碰壁之后,两国关系很快又会恢复正常。
当然,也不排除向世界各国示威的意图。毕竟,他们现在又是霸主了,总得做点儿什么。”
最近几十年,提起“俄奥联盟”,就没有欧洲政客不头疼的。可以说这个联盟,直接决定了欧洲局势的走向。
然而,这个看上去牢不可破的联盟,内部关系却远远没有外界看到的那么和谐。
围绕着联盟主导权之争,俄奥两国暗地里的斗争就没有停过。直到最近一些年,奥地利凭借经济上的优势逐步取得了联盟主导权,斗争才逐渐缓和了下来。
然而,沙皇政府又怎么可能愿意给人当小弟呢?从亚历山大二世开始,几乎每一任沙皇都为了摆脱奥地利影响,做出过努力。
很遗憾,沙皇政府实在是太穷了。每一次他们的经济刚刚有所起色,新的战争就接踵而至。
限時約愛:甜妻,不預售
最终的结果就是每一次战争过后,俄罗斯帝国对奥地利的依赖就增大了一分。
从最初的经济,再到军事,接着是工业体系,现在已经到了文化艺术,两国之间的联系实在是太过紧密。
重生寡頭1991 懵懂的豬
前不久爆发的经济危机就是例子,神圣罗马帝国经济出现问题,俄罗斯帝国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就被直接拖下了水。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沙皇政府统治阶级的利益,都和奥地利绑在了一起。
如果他们倒霉,奥地利或许只是短时间的阵痛;但是奥地利一旦出了问题,他们的钱袋子一定跟着完蛋。
若不是如此,沙皇政府也不会轻易被忽悠加入反法战争,更不会坐视神圣罗马帝国复立。
发展到了现在这一步,已经不是某个人说反对,就能够反对的了。任何破坏两国关系的行为,都是在动官僚贵族们的奶酪。
真要是翻了脸,维也纳政府放非洲农产品入市,放开矿产资源开发限制,俄罗斯帝国的农业、采矿业,马上就要完蛋。
不光是官僚贵族不答应,下面的买办、民族资本家同样也不答应。在买买买的同时,俄国工商业的命脉也不可避免俄交了出去。
所有的既得利益者都反对,仅仅只是沙皇想要改变,最终的结局不用想也知道。
这个结论,可不是布拉德公使凭空猜想出来的,而是英法用了数十年经验教训换来的。
为了拆分俄奥同盟,法国人努力了三十多年,英国人努力了四十年,无数的国际关系专家学者苦心研究,最终才得出了这个结论。
想要破坏两国关系,最简单也是唯一的方法,就是:沙皇政府发生政治地震,将原来的既得利益者全部清洗出局。
并且,新的统治阶级还必须富有战斗力。不光要能抵御敌人的糖衣炮弹,更要做好长期吃苦耐劳,随时镇压国内破产工农造反的准备。
“恩!”
只要不是针对西班牙,对俄奥之间的烂事,儒尼奥尔完全没有掺合的心思。
“只要不涉及到我们,那就看热闹好了。对了,借款的事情,你和维也纳的银行家们谈得怎么样了?”
儒尼奥尔可没有忘记自己来维也纳的目的,只要能够借到钱,其他都是旁枝末节。
提及借款,布拉德公使脸上的笑容一下子不复存在。沉默了片刻功夫后,才缓缓说道:“大臣阁下,你是知道的。那帮吸血鬼,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不光贷款利息高,而且他们还要求提供抵押品,并且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抵押品。
他们想要我们用比赛塔的发行权做抵押。”
布拉德公使也很无奈,以西班牙政府的财政状况,普通的商业银行根本就不可能放贷。想要获得贷款,那就只能去找那些不普通的投机银行、或者是金融小贷公司。
利益最容易使人迷失,看着海外的银行家们一个个把手深向了政治,甚至有人直接控制了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权,神罗金融界同样也有人坐不住了。
甚至曾经还有人打过神盾发行权的注意,只不过这些家伙不走运,碰上一个强势的政府,很快就见了上帝。
大肉吃不上,略小一点儿肉同样诱人。西班牙这个时候送上门去,金融投机者们就忍不住了。
沉默了半晌功夫后,儒尼奥尔缓缓说道:“好大的胃口,他们就不怕被噎死么?
究竟是谁给了他们吃下我们的信心,难道是……”
三國小地主 月夜清雪
不待儒尼奥尔把话说完,布拉德公使就打断道:“不是维也纳政府,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意大利各邦国的发钞权,送上门他们都没有动;前不久的经济危机中,他们也没有趁火打劫。
神盾已经是世界货币了,比赛塔和神盾也挂钩了,我们的货币发行权对他们并不重要。
至于这吸血鬼的来头,事实上我们都很熟悉。除了那帮该死的犹太鬼,全世界都找不到这么贪婪的……”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在这方面犹太资本,表现的最为突出。
尽管在之前的反腐运动中损失惨重,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后,犹太资本再次出现在了金融界。
只不过这次的身份不再是主流银行家,而是一些捞偏门的金融小贷公司,或者说是投机银行。
没有办法,除了捞偏门外赚快钱外,普通的商业模式,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快东山再起。
不同于以往的肆无忌惮,经历过社会毒打后,犹太金融家们还是收敛了很多。
意识到神罗不适合他们发展后,这些人也在考虑狡兔三窟。恰好这个时候西班牙送上门来,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冷静下来过后,儒尼奥尔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没有人撑腰,就敢打比赛塔发行权的主意,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胆大包天了。
“不对,这背后肯定有问题。犹太资本在奥地利的力量并不强,仅凭他们的力量,短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调集这么多现金。
更何况我们的情况并不好,别的商业银行都不敢放的贷款,他们凭什么就敢借?
必须要查清楚,究竟是谁在支持。要不然我宁愿和维也纳政府做交易,也不和他们这帮吸血鬼打交道。”
尽管不知道是谁在算计,但有一点儒尼奥尔清楚,那就是犹太资本没有能力对抗一个国家。
廢材道士成長史 緋雨櫻
纵使签订了合同,西班牙政府要是违了约,他们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