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天帝
小說推薦九幽天帝
“幽冥兄,你……”
见过石枫动用的种种力量,种种手段。
以及在须弥山那片黑暗空间中,见到他的母亲雕像,再之后,见到那道煞夜所认为的他父亲魔像。
其实木良就在心里猜测过,身边的这一位,恐怕并非人族。
只是这种话,藏在心里没有多问。
而如今,听到他亲口说出之后,木良还是为之惊了一惊。
“是人是妖,又或是其他种族,这真的很重要嘛?”石枫直视木良,问他。
“这……”石枫这一问,木良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啊!”
“啊!”
“啊!”
又是惨叫声响起。
下方,三个女子的手,戳入了那三个男子的胸膛,然后,也将他的心脏,皆给挖了出来。
然后放在嘴中,开始“吧唧吧唧”地咀嚼了起来。
吃人的妖怪,看得人阵阵心惊。
“你,不管你是人,还是其他,你,都是我的朋友,我,都会把你当做我的好兄弟!”
木良冲着石枫,满脸认真,满脸坚定地回答。
石枫一笑,说:“那不就是了。”
遲愛 藍淋
跟着他又说:“是何种族,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一颗心!”
这,也是石枫之后所参悟的。
自己的朋友、亲人,不管是什么种族,那,也是自己的朋友、亲人。
如蛇人族少女紫雅,自己,一直也是把她当作小妹妹。
諜夢驚魂 丹柯
而自己的敌人也是一样,不管是何种族,邪恶者,想要对自己居心叵测者,一并诛杀!
原则不变,自己的心,不变!
“嗯,就是这样!”木良也随之点头。
希臘神話大地之父 黑め眼圈
下方山林之中,那个女人已经将三颗心也都给吞食。
三道身体再而一个颤动,回归到了原来所在之地,也就是说石枫与木良所站的下方。
这时,她再而抬起了头,望向了上方二人。
“两个小哥哥,你们不下来跟人家玩玩吗?”那个女人又一次娇声开口,这一次,是对石枫跟木良说。
“不必了,玩不起。”木良笑着对她摇了摇头,说。
“哎呀,你还怕人家娇滴滴的小女子,吃了你不成嘛?”女人满是娇柔地说道。
“还真的有点怕。”木良又说,脸上的笑看上去有些尴尬。
“不用怕的啦,人家只吃那些心术不正的坏人嘛,如果小哥哥你不是那样的人,人家舍不得吃你的呢。”
提前兩萬年登陸洪荒 木圭叔
女子再说。
“此话当真?”木良面色一正,又问。
“自然当真了。”女子说:
“刚才小哥哥应该也是看到了嘛,是他们先欺负人家,还想要把人家给……哎呀,羞死人了。
反正就是他们坏,人家才挖了他们的小心心吃嘛。”
事情,好像是这么个事。
不过木良可不相信,这个吃人的妖怪,还真的是看人吃。
“幽冥兄,我们走吗?”既然石枫没打算对付这个女人,木良便就此提议。
“我下去。”可是结果,木良却听到石枫说了这么一句。
“你……你……难道你还真的是想下去玩玩?”听到石枫这话,木良又是跟着一惊。
就在不久之前,他还见到这个家伙,与貌美无双的红颜圣女抱在一起,两个人亲亲我我,说着甜蜜的话。
而如今看到个美女之后,这么快就把正妻给忘了吗?
“好!好一个渣男啊!”木良在心中暗自骂道。
随后他见到身旁的这一位身形一动,朝着下方坠落。
“还真的下去了,好渣啊!”木良一呼。
“嘭”地一声重响,石枫坠落在了那个妖女的身前,望着他。
“呵呵,还是你这位俊俏的小哥哥有情趣,小哥哥,你想跟人家怎么玩呢?”女子问石枫。
誰與從容(清穿)
石枫没有回答,眉头缓缓拧起,从这妖女的身上,他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也正是那股熟悉的气息,他才下来。
“不要这样直勾勾地看着人家嘛,人家,都害羞啦。”妖女说。
说着此话,她还真的面露羞涩,俏脸一片绯红,竟然还低下了头,有些不敢看石枫的样子。
“把你身上的妖器东西交出来。”石枫对妖女再度开口。
“身上的妖器?小哥哥你说的什么东西?
啊?你说的是………嗯呢,你这小哥哥,看上去一本正经,真的是坏死了嘛。”
妖女说,而她说着这话,竟低头望向她的心口,望向那两座高耸的山峰,俏脸羞得更红了。
“这妖女……”听到她那声音,那表情,弄得石枫都有些无语。
護花兵王在都市 點燃一支煙
这个妖女,必定是误会了什么。
“不对,这女人,是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故意如此!”
石枫很快意识到,这时,也不想跟这妖女说那些无意义的废话。
心念一动,两道白光,顿从他身前闪耀而起。
当白光落下之后,两件金色之物,悬浮于他的胸前。
这两物,正是他的天妖神锤与天妖神镜。
石枫从眼前这个妖女的身上,所感应到的正是与这两件妖器极为相似的气息。
禦劍
所以他认为,天妖六大妖兵之一的其中一件,恐怕在这女人的身上。
“这是……这是……”当见到天妖神锤与天妖神镜,原本不太正级的妖女,俏脸顿时猛地大变。
充满魅惑的两只妖目,直愣愣地望在那两件妖器上。
紧接着,他直接伸出了手,就这样直抓两天妖之器。
“嗯!”石枫双目怒视,发出了不悦的声音。
跟着便将两件天妖器抓入手中,往下一放。
妖女抓了个空,旋即冲着石枫呼喊道:“给我!”
没有想到,原本石枫想要她身上的妖器,这下子,倒成了她为石枫索要。
美女的頂級保鏢 九鬼
“将你身上的拿出来!”这时,石枫的声音顿时为之一冷,甚至已经流露出了冰冷的杀意。
话如命令,不容拒绝!
六大天妖器,本就天妖打造。
如今,天妖早已将传承传给了自己,他曾经的一切,自然都已属于自己。
所以问这妖女讨要,本就理所当然!
如果天妖知道,必然也是希望,他所遗落的天妖器,最终被自己集聚。
发动出天妖诛魔阵真正的最强之力!
“本来,只想逗你玩闹,没想过杀你,既要如此,那本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