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跟踪者?
惠丽晶在确认了这个想法后,双眼就是一亮。
那种宛如实质的光芒,就算是有着长且厚重的刘海做为遮盖也没有用。
杰森也注意到了女侦探的变化。
下意识的,他打量着女侦探。
而女侦探这个时候已经兴奋的翘起了嘴角。
对于女侦探来说,她从不会担心意外。
她担心的只是整个‘案件’的‘平平无奇’。
任何的意外,都代表着‘线索’!
抓住这样的线索,然后,干掉他们——这也许就是解决整个‘案件’最为简单的办法。
这是她在成为侦探的时候,她的老师告诉她的。
惠丽晶一直铭记在心。
所以,一边开着车子的惠丽晶,一边将手伸向了座位下。
下一刻——
一支微型冲锋枪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这是在发现较为简单的常规武器无法应付突发事件后,惠丽晶重新配备的武器装备。
不单单是手中的微冲。
后备箱内,她还准备了一支火箭筒。
杰森说过的‘小口径不行?那就试试大口径的!’她可是牢牢记在心中。
“让我们给他们一个好看!”
惠丽晶这样说着,就要转身开枪,但是却被杰森用眼神阻止了。
“怎么了,杰森?”
惠丽晶不解的问道。
她知道,杰森可不是什么婆婆妈妈的人,既然阻止了她,必然是有原因的。
“放长线,钓大鱼。”
杰森简短的回答道。
“明白了。”
惠丽晶一点头。
虽然她认为没有必要,但是她尊重杰森的意见。
毕竟,她只是‘神秘侧’‘里世界’的新人、菜鸟。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惠丽晶当即就收起了微冲,目光再次看向了前方。
当然了,惠丽晶时不时的会看一眼后车镜。
跟踪者十分的专业,如果不是她提前发现了对方的踪迹,恐怕很难发现被追踪了。
那杰森是怎么发现的?
感知?
直觉?
还是技巧?
想着想着,女侦探就再次兴奋起来。
因为,如果是技巧的话,就代表她能够学习。
之后好好询问一下杰森!
打定了这样的主意后,女侦探开始专心驾驶。
杰森则是安然的坐在后排,同样没有任何回头的意思。
因为,后面的跟踪者来自哪里,杰森是心知肚明的。
花开院家!
食物‘祈福石’的味道,实在是太明显了。
如果说,只有一枚祈福石的话,杰森还不敢确定。
但是,当车上三个人,都带着祈福石时,杰森就已经可以断定,对方来自花开院家了——花开院晴曾说过,‘祈福石’是百年寺院中,受到香火祈福的石头,能够有效的避免恶意的窥视,也能够吓退绝大部分普通妖魔,甚至,命格合适的话,还会为佩戴者带来好运。
因此,受到了绝大多数‘神秘侧’‘里世界’人士的欢迎。
不过,‘祈福石’并不容易得到。
在岛内,能够拥有大量‘祈福石’的组织,除去花开院家之外,也就只剩下了童守寺。
这是花开院晴的原话。
后者,杰森已经确定是假的了。
但前者?
杰森确定是真的。
因为,童守寺老和尚也这么说过。
至于童守寺的‘祈福石’?
上一代的童守寺大师实在是太善良了。
不单单是帮助他人度过危难,还会时不时的送出一块‘祈福石’。
简单的说,送光了。
事实上,不单单是‘祈福石’。
童守寺偌大的家业,也是那位童守寺大师送光的。
如果不是有着上上代童守寺大师的叮嘱,上代童守寺大师绝对能够把整个童守寺送出去。
对此,杰森不予评价。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
但是,他真的心疼。
要是童守寺还是当初的童守寺,他恐怕会坦然的接受‘童守寺大师’的称号,绝对不是因为童守寺几百年来存下的‘食物’,就是单单喜欢这份底蕴。
而现在?
没有了底蕴的童守寺,还是交给天赋卓绝的老和尚来看守吧。
他?
没有这个能力。
也没有这个天赋。
通天殺局 霧滿攔江
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平凡无奇的人。
不仅爱吃,还能吃。
这样庞大的产业,他打理不来。
他可没有花开院晴那样想要证明自己的想法。
也没有花开院家其它分家的‘野心’。
只要没有人打扰他吃饭,就好了。
杰森如此淳朴的想着。
两辆车子在前,跟踪的车子在后。
很快的,当前方上杉的车子拐入到一处街区时,后方跟踪的车子就停下了。
路边立着的牌子写得很清楚——
私人领地,请勿闯入。
“嘶!”
“这一片都是上杉家的产业?”
惠丽晶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建筑群,倒吸了口凉气。
女侦探从来都不知道,在市区中,竟然还有着这样庞大的私人产业。
刚刚停车的时候,她还以为是来到了一个新的街区。
“都是祖上余荫,我这个缺少能力的家伙,从来没有扩大一点产业,只能是守着这些产业,留给后来的人了。”
上杉略带遗憾的叹息着。
“已经很不容易的了。”
创业难,守业更难。
杰森又一次的想到了那位上上代童守寺大师。
“不,是我能力的问题。”
“我不敢创新。”
“只能接受留下来的传统,就好比这个时候,我依旧按照我爷爷留下的规矩,进入这里后,选择徒步前行——我年轻的时候,在这里骑自行车都被我父亲骂了一次,从那以后,我就牢记在心了。”
上杉说着又一次向着杰森、惠丽晶表示了之后的路途,徒步的歉意。
“没关系的。”
“上杉先生,您家真的好大啊!”
我該在哪落定塵埃 如若不然
“咦,这里也有着大门?”
绕过了一个弯,步入了一个上坡的弧度后,惠丽晶正准备说什么,突然就是一愣。
北宋閑王 北冥老魚
在女侦探的眼前,又出现了一个门。
陰婦難為 公子成七
比之前在外面的铁栅栏门,眼前的门要更加的高大,外边是用铁皮包裹,内里是实木,更重要的是,镶嵌着这扇门的墙……
是城墙吧?
仙府奇淵 羅識
女侦探看着那足够三人骑马冲锋的‘墙’忍不住的想道。
“家祖在战国年代有一些名气,所以,现在的祖宅就是曾经的‘城’——当然了,只剩下了‘本丸’一些建筑,更多的建筑已经毁了。”
“包括曾经的‘天守阁’,也只剩下了一层。”
“之后都是我们后人修补的。”
“不然,走在刚刚的路上就能够看到那五重的‘天守’了。”
“不过,时代在进步。”
“一些东西,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我们再也无法追寻。”
“最多就是缅怀一下。”
上杉叹息着。
很显然,这位中年人十分遗憾先祖的光辉彻底的落寞了。
但是,也就是遗憾。
并没有任何的不满。
再加上这位中年人温和的气质,一行三人的交流还是很愉快的。
当然了,全程都是女侦探和这位中年人在交流。
月朦朧鳥朦朧 瓊瑤
杰森一言不发的扫视着四周。
这是他的习惯。
而女侦探则是配合着。
身为助手,自然是要吸引注意力。
剩下的?
交给杰森就好。
有了这样的想法,惠丽晶问得更加起劲了。
絕品神醫
在前往‘祖宅’的路途上,有关上杉家的事情,她都打听的差不多了。
不过,有一件事,她还是很好奇的。
“上杉先生,为什么我一路走来看到的仆人很少啊?”
女侦探问道。
在这个庞大的建筑群内,除去刚刚的入口处,站着两位年轻力壮的男士守在那里外,整个路途上,就很少看到仆人、侍者之类的。
能够见到的,也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
这在富裕人家是很罕见的。
至少,女侦探没有见过。
那些稍微富裕的一些家庭,恨不得雇佣一个班的的仆人、侍者,以此来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
“他们都在上班啊!”
“上杉家有一些特殊,这些仆人都是数代跟随我们家族的,因此,我们早已经部分彼此了——他们从出生开始,家族的‘基金’就会开始给与一部分钱,一直到从高中毕业为止,都是家族在管,之后,考上大学的话,家族也会奖励一大笔钱,以做未来四年的学费使用,而当他们大学毕业了,就会加入到上杉家族的企业来,大部分都是这样,一少部分即使不愿意,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而到了年纪,自然是退休了,你刚刚看到的那些人,都是从家族企业退休的人。”
“他们会在这里颐养天年,就如同他们的祖辈一样。”
“而我也会和我的祖辈一样,对他们负责到底。”
上杉解释着。
霸愛:我的小野貓
而听到这样的话语后,女侦探则是暗自咋舌。
虽然还没有细细的了解,但是,她已经莫名的感受到了所谓的‘家族’气息。
就在女侦探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
“父亲!”
一声温和的问候声传来。
在他们前方的转角处,一位女生正俏生生的站在那。
女侦探讶异的看着对方。
不单单是因为对方站在那,未发声前她没有发现,还因为对方的身高。
对方竟然只比她略矮!
虽然对于自己的身高,在某个阶段,女侦探是相当讨厌的,但是女侦探对于自己的身高,也莫名的拥有着相当的自信。
就算是比起高个的男人,她也是傲然而立的。
眼前的女生,只比她略矮,可以想象其身高了。
而且,即使穿着蓝白色的运动服,对方肩膀、大腿等位置,依旧能够直接看到一丝肌肉线条。
不仅高大,还有着相当的肌肉。
不自觉的,女侦探就感觉自己是在照镜子一般。
如果不是对方气质太过温和,个头也矮了一点的话。
女侦探诧异,对面的女孩也很诧异。
她愣愣的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高的女孩,足足三四秒钟才回过神。
顿时,女孩的脸红了。
“抱歉,这是我的女儿。”
“平时很少失礼的,应该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虎千代,赶紧向两位客人道歉。”
察觉到自己女儿的失礼,上杉连连道歉。
“真是抱歉。”
名为虎千代的女孩也跟着道歉。
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富有家教。
“虎千代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是说了,在大厅等候吗?”
上杉询问着。
“我只是好奇父亲您找到的驱魔师,所以,来看看。”
虎千代这样的回答着。
目光也从惠丽晶的身上,转向了杰森。
不过,只是扫了一眼,就再次看向了惠丽晶。
虽然杰森的身高、壮硕程度,让她为之惊叹,但是和惠丽晶相比,依旧是惠丽晶更加的吸引着她。
因为,她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惠丽晶一样。
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也许是身高?
不对。
应该是我们在哪见过?
虎千代这样想着。
而就在虎千代这样想着的时候,惠丽晶则是直接开口了。
“我们在哪见过吗?”
“啊?”
“抱歉,我也是正在这样想着,所以,不自觉的惊呼出声。”
“你是‘越后’高中的吗?”
虎千代惊呼后,开始低声询问。
“不是啊。”
“我是‘山梨’高中的。”
女侦探惋惜的摇了摇头。
但是,两个女生的交流并没有结束。
她们用很低的声音说着衣服、电影、歌曲,乃至是甜点、食物。
总之是无物不‘包’般的聊天。
当聊天的话题,莫名的进入到‘包’时,两人的友情开始急速升温了。
上杉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女人的友情,真奇怪。
这位中年人感叹着。
然后,对方看向了杰森。
“虎千代很少能够遇到聊得来的朋友……”
声音中略带尴尬,但是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上杉希望惠丽晶和自己的女儿多聊聊。
对此,杰森没有反对。
“祖宅就在前面吗?”
他只是这样的问道。
“就在前面,我带您去。”
上杉马上点头道。
接着,之后的路途就变成了杰森、上杉在前,惠丽晶和虎千代在后的模样。
異界之暗黑魔神 從來從往0
走在前面的杰森一言不发,上杉也不好说什么。
而走在后面的惠丽晶、虎千代则是聊得越发火热了。
这个时候,惠丽晶已经告诉虎千代,她如何用牛粪教训那些欺负她的男孩子了。
“咦,他们一定很怕你。”
虎千代低声说着。
“哼,那样的家伙,就应该让他们感到害怕才对。”
“什么‘八尺大人’,还不如我的乳名好听。”
惠丽晶气哼哼的说着。
“晶的乳名?”
“是什么?”
虎千代好奇的问道。
“唔……胜千代。”
“是不是怪怪的?”
“不许笑,你笑的话,我就生气了。”
惠丽晶强调着。
因为,这个乳名实在是太过男孩子了。
“胜千代吗?”
“很好的。”
虎千代安抚着自己刚认识的好友。
就在惠丽晶说出自己乳名的时候,她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又浓烈了几分。
我们真的似乎在哪里见过。
她忍不住的想着。
惠丽晶也有类似的感觉。
而走在前面的杰森,却突然脚步一顿,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杰森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惠丽晶、虎千代的身后。
这个时候,一柄从阴影中斩出的长刀,刚刚来到了近前,长刀没有任何的停留,即使袭击目标早已变换,但仍然径直向前。
就这么的斩向了杰森的脖颈。
然后——
铛!
火星四溅。
长刀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