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自走棋
小說推薦全球自走棋
“不是白起?”
高冷冥夫別亂來 梟草南深
张一鸣在半空中楞了那么一瞬间,保持半超人模式的他,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处于一种慢放的状态。
还不等落地,他已经是调整好了体位,足尖在倾斜的城墙上一点,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强大的身体素质,赋予了他完成各种高难度动作的基础,即使电影里的武功高手,临场反应恐怕也不过如此了。
倒是黑钻,浑身被大火点燃,龙鳞也被弩箭击碎,全力冲刺之下,一头撞在了无形墙壁上,此刻状态极差,在地上扑棱了好久都没能站起来。
虽然九重圆环在之前被击破,黑钻少了一件远程防御的利器,但弓弩交加,也不见得就能让它重伤,只是这波看起来确实有点惨了,特别是最后那一下,说不定颈骨都有可能撞折了。
张一鸣落地之后,已经看到了城墙上的弓弩手开始了再填装,从城墙上探出头来,准备给黑钻和他补一波狠的。
特别是一个身着简单皮甲的巨大骷髅,身后背一张跟他身高不成比例的大弓,像只猴子似的跳上了黑石城墙的射击孔,就这么弓着脊椎站着,将手中大弓瞄准了黑钻!
这便是张一鸣一开始看到的四个史诗级怪物的其中一个,像极了方阳鬼火射手的放大版!
【魔箭统领Lv15】
【品质:史诗】
【技能:褪魔箭,四元之力,贯杀之箭】
【危险程度:中】
这怪物一出现,张一鸣便感觉到,整个弓弩阵的气机,都受到了牵引,随着它张弓搭箭,完全集中在了它的身上!
张一鸣手托无限魔方,蓝钻与摄命羽蛇两大史诗级战棋,顿时出现在了半空中。
唤潮击从天而降,帮黑钻熄灭身上的火焰,摄命羽蛇则是刚好挡在了城墙前,一尾巴抽向了魔箭统领!
这看似瘦弱的骷髅弓箭手BOSS,却是不闪不避,就像根本没有看到摄命羽蛇的攻击一样。
打法延续了军阵特有的铁血!
就在摄命羽蛇势大力沉的甩尾即将命中时,魔箭统领果断松开了拉成满月的弓弦!
“嘭”的一声低沉震响,自弓弦上炸开了一抹小小的冲击波,那枚搭在弓弦上的骨箭顿时消失不见,连幻影都看不到!
摄命羽蛇整个尾巴尖端,也是应声爆开,炸的稀烂!
奇女子之傾世紅顏 菡萏飄香
甩尾的攻势也顺势瓦解,却也算是挡下了这一箭!
整个军阵的气机加持下,这一箭展现出了非常恐怖的威力!
王爺救命:王妃太彪悍 八翼
魔箭统领瞄准的是黑钻的脑袋,如果任由它的箭矢命中,那么黑钻的脑袋可能都会被炸掉一半!
摄命羽蛇痛苦的嘶吼起来,张嘴就是一发活性充能弹,喷向了魔箭统领,它这个辅助,也是又为团队牺牲了一回。
只不过最后它的活性充能弹也没能命中,上将王龁再度抬手,掌心指向这边,无形的墙壁于虚空中立起,横在了两只史诗级怪物之间,活性充能弹当空爆开,没能产生任何效果!
唤潮击结束后,黑钻身上的火焰被灭掉,张一鸣终于是将黑钻收回,完成了全身修复!
当他手再一挥时,阵容中的主力,也是接连闪现,出现在了战场中。
“深渊行者挡住步兵阵,绿钻给所有人加上水甲,黄钻彩钻从两翼包抄,我就不相信,这无形墙壁还能大到将整个城墙都封锁起来!”
战斗正式开始,城下的军阵,也是全部动了起来。
侧翼的骑兵阵第一时间发起了冲锋,越过正面的重锤阵,先一步与张一鸣这边接触上了。
张一鸣依旧保持这半超人模式,在这个状态下,他也是一眼锁定了重锤阵与骑兵阵中,分别出现的两个史诗级BOSS。
【翼骑统领Lv15】
【品质:史诗】
【技能:扬尘践踏,重锋之势,破势钻云枪】
【危险程度:中】
【蛮锤统领Lv15】
【品质:史诗】
【技能:崩山击,陷阵之躯,防御破坏】
【危险程度:中】
张一鸣一下子看出,这秦军军阵,跟赵军军阵,还有着明显的不同。
機甲武神 龍不相
秦军方阵更加细致,精英与完美品质的怪物混合在一起,以一定比例组成一个小方阵,再由小方阵,组成一个大的军团,每个军团,都有一个对应的史诗级BOSS镇守。
中等程度的危险评价,对于张一鸣来说,不算什么大的威胁。
但这些史诗级,跟能一般的野怪可不同。
有点像是血肉畸变体和怨念集合体,那种能联动的怪物。
只不过它们的联动,是跟军阵的下级怪物。
合一的气机在它们身上体现出来,立刻将它的属性以及外在气势,都生生拔高了一个档次。
首席的獨家寵愛 晚寶
这是一种极为玄奥的能力,连张一鸣目前都无法看透。
但战事已起,该接的还是要接。
绿钻在最后的关头,勉强竖起两道巨大的土墙,挡在了面前,用于阻挡翼骑统领的集团冲锋。
但整个骑兵军团气机加身,冲在最强的翼骑统领如一柄锋利的尖刀,轻易的撕开了土墙的防线,根本势不可挡,甚至都没有造成几分削弱!
接着又是水墙与地陷,但都没能起到太好的作用。
深渊行者的身高逐渐缩回了二十米,浑身肌肉暴涨,敦实的像一个矮粗的树桩,它在最后关头完成了力量形态的变化,完全牺牲敏捷,换来的力量与防御的巨大提升。
张一鸣只来得及将所有BUFF物品都加持到它身上,翼骑统领就已经带着身后的军团,声势浩大的冲到了近前,与深渊行者撞在了一起。
犹如平地起了个炸雷,深渊行者迎着战马举起双手,全力抵挡,脚下地面轰然碎裂,往下塌了几米,一时间烟尘四起,它也不知被顶着推出了多远。
虽然冲锋的骑兵军团,大都是精英品质的骷髅骑兵,但骑兵冲锋,讲究的就是一个势!
深渊行者都挡不住,那这冲锋的威势,自然也无可阻挡。
张一鸣这边顿时被撞了个人仰马翻,骑兵军阵狠狠从他的战棋身上碾过,一时间,所有地面战棋,都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受伤状态。
张一鸣都被迎面而来的战马军阵给撞倒,就地一滚,却怎么也无法脱开骷髅战马的践踏范围。
極品醫生(人機)
他一个翻滚仰躺在地,迅速从无限魔方中拿出了枪虾鳌炮,空气填装,连连爆射!
踩在他身上的那名精英品质的骷髅骑手,顿时被强劲的空气炮打的摔下马来,骷髅马前蹄更是被轰断,脖子一歪,就栽倒在了地上。
烟尘尚未散去,就听头顶城墙上,传来了一连串的劲弩破空声,张一鸣的无限护盾亮起后就没宰消失过。
醫妃顏傾天下
毒醫醜妃 蠟米兔
“不愧是打赢了赵国的秦国军队啊!普通军阵实力都要强出一倍有余!”
张一鸣掏出星辰雷破,往头顶开了一枪,顿时闪光弹爆炸,如同一颗小太阳一般,在头顶城墙绽放,不知道强光会不会影响弓弩阵的射击准度,至少能稍微让他看清一点,烟尘中的情况。
我的世界只剩下哭泣
他闯过兽潮,也入过军阵,这还是他第一次有种被‘击溃’了的感觉。
“史诗级BOSS加上统一的军团气机,居然这么强吗?”
即便实力到了他这个程度,每一次的战斗,也总会刷新他的认知。
“不知道这气势,能不能看做是一种羁绊呢?”
张一鸣一边持枪虾鳌炮轰翻了一名冲来的骷髅骑兵,一边默默的思索起来。
半超人模式下就是这个样子,思维速度被大幅强化,各种情绪都是来得快,去的也快,思绪还会忍不住跑偏。
不过思考这些事情,也就花费了他0.1秒的时间而已,念头只是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所有战棋,自由开火!”
张一鸣无法看到整个战场的情况,那么就只能将决定权交给各个战棋了。
城墙之下,怒吼咆哮不断从各处传来,烟尘也是久久不散。
不过很快黄钻与彩钻那里就传来了好消息,王龁所释放的无形墙壁,果然不是无边无际的,极限大约就是五百米了。
此刻黄钻与彩钻已经分别从两侧突入城墙之上,成功绕后,开始切后排了。
弓弩手作为远程单位,自然是没什么近战能力的,城墙上的弓弩手都是回防迎敌,城墙下的压力顿时大减!
张一鸣也再次用运用起了之前发明的小技巧,以他的意识为平台,将主力战棋的意识进行无缝连接,这样它们需要什么样的战术支援,就能够第一时间交流,就像是自己在思考,指挥自己的身体一样。
他甚至还召唤出了下级骨龙,带着他飞上了天空。
当他使用这个小技巧时,大脑的容量就会被占满,陷入一种无法思考的呆滞状态。
这样的情况他无法自保,反正弓弩军阵都被绕后的黄钻与彩钻牵制住了,这时候起飞,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之所以不跳进最安全的蓝钻的嘴里,是因为怕这些怪物里面,有精神控制类型的技能,一旦蓝钻被控了,将他一口吞下去,那可真是死定了。
要知道,蓝钻可是吞噬者一族的生物,这个种族几乎所有的能力,都在‘吃’上面。
真被吞下来,无限护盾也不一定保得住张一鸣。
将四个史诗级战棋的意识连接在一起,张一鸣的意识就当场被挤爆,容不下更多的战棋意识连接进来了。
摄命羽蛇也是第一时间确认了同伴的位置,摄命乱刃风直接锁定了下方外围的怪物,将它们当做充电宝,两发活性充能弹则给到了深渊行者和黑钻,作为一个生命力中转站,摄命羽蛇忠实的执行起了自己辅助的使命。
此刻它们四个的意识处于无缝连接状态,可以看做是四位一体的怪物。
蓝钻的唤潮击朝着深渊行者落下的同时,黑钻也已经找到了深渊行者的位置,对准正在和它僵持翼骑统领,发动了堕天一击!
洪流水柱与烟尘遮挡,完全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但这个中层实力的史诗级怪物,遭遇三大史诗级战棋的围攻,想来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了。
果不其然,待水柱散去,烟尘稍歇,翼骑统领已经不复刚才的威武,支离破碎的躺在了地上,刚刚势不可挡的集团冲锋,成了它生命中,最后的辉煌时刻。
不过深渊行者也不是那么好过,短暂的接触,它还是吃了大亏!
胸口有一个巨大的螺旋形贯穿伤口,鲜血仿佛水一样,疯狂往下流淌,从伤口侧面看去,甚至隐约能看见一颗正在跳动的内脏!
能将力量形态的深渊行者伤成这样,这怪物也足以自傲了。
只能说,不愧是带着数万骑兵气势集合的一击!
摄命羽蛇身上绿光一直大亮,就如同一个绿色的灯泡一样。
生命力正不断从小怪身上抽来,然后疯狂朝深渊行者注入过去。
这样的情况,张一鸣是无法收回它进行修复的。
摄命羽蛇这个临场修复仪,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随着翼骑统领的死亡,战场上的烟尘,似乎也在迅速的消散,那名手持重锤的巨大骷髅,不知何时已经摸到了深渊行者近前!
只见这骷髅居然跳了起来,带着与自己身材都有些不成比例的巨大黑铁重锤,猛的砸向了深渊行者!
重锤军阵的气机,此刻无疑都被牵引到了这位蛮锤统领身上,各种加成之下,这恐怖的一击,似乎将那片空间都打出了一个凹痕!
深渊行者也是一声怒吼,提起龙蟹天晶挡在身前。
它此刻虽然差不多已经到了重伤状态,但它的职业可是狂战士,越是伤的重,力量也越发恐怖,更何况它现在还是力量形态。
唤潮击再次落下,将蛮锤统领和深渊行者都笼罩了进去。
中華龍將 千面妖王
当唤潮击的洪流再度消失时,深渊行者已经是半跪在了地上,双手都被巨力轰成了肉泥的状态!
而这蛮锤统领显然也不是全然无伤,巨大的反震之力,被龙蟹天晶的震海特效无限放大,它双臂到胸口的铁甲,已经消失不见,被震成了铁粉,它双臂的骨骼,更是密布了大量裂纹。
只听咔嚓一声,蛮锤统领两只手臂齐齐折断,手中重锤,也直挺挺的砸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