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裏有門通洪荒
小說推薦家裏有門通洪荒
祝融抗住了东皇太一的攻势,也同样是注定了名传洪荒。
然而,注定名传洪荒的,不只有帝江和祝融,整个巫族,今天之后,只怕都要名传洪荒,成为洪荒之中,声名赫赫的存在。
因为,在场的战斗之中,皆是两边互为僵持,纵然局势上有优劣,但是却很难快速取得胜利。
妖族大半混元强者出动,居然被巫族顽强抵御住了。
要知道,自从古神盟覆灭以来,直到妖族成立至今,妖族之中诸位妖帅妖神们,都是在洪荒之中,建立了属于自己堪称无敌的名号。
每一尊妖帅妖神走出去,都是让诸多洪荒修士胆战心惊的存在。
為死者代言 雪兒格格
毕竟,妖神们是在血与火的生死博弈,在漫长岁月的残酷斗争,在蛮荒岁月,在种种劫难中,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在这个时代登顶洪荒,开始书写自己的故事。
租鬼公 侃空
他们每一尊,都让人望而生畏。
毫不客气地说,妖族妖神妖帅们,行走洪荒,所过之处,纵然是同级别的强者,也必须得客客气气,不敢冒犯。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妖族无敌的势,已经建立起来了,如无必要,没有人愿意对上同阶的妖族存在。
在这种无敌的势的加持下,妖族妖帅妖神们,一个个生猛得不可思议,连带着他们自己,都有一种对外的无敌信念了。
这样的对手相当棘手。
但是现在,妖族遇到了同样棘手的敌人,巫族。
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这一次,巫族只怕是要踩着妖族的势和名声上位,借机名传洪荒了。
廢後無寵:邪皇輕點愛 子衿
混跡花都 七月的魚
……
从妖族神庭中朝着西北看去,天地间已经是一片混乱,即便是诸位混元强者们都尽量远离地面,但是混元强者的修为太过于不可思议,一举一动,几乎引动天地本源,几乎干涉天道运转,所以大地上此时已经很不宁静。
好在,经历了三劫之后的洪荒天地,在伏羲以三千旁界补完洪荒造化之后,洪荒宇宙稳固得不可思议,终究没有形成毁灭性的灾难。
但是一些小型的山脉崩塌,水势改道,却是毋庸置疑的了。
而在妖族神庭所在的亿万里之内,却是一片平静。
英招妖帅、白泽妖帅、折丹妖神三位混元站在神庭大殿门口,看向西北天穹,目光皆是闪烁不已。
“白泽妖帅,你怎么看?”英招问道。
“不好说。”白泽摇摇头,“巫族说不定真的有借助与我妖族交战对峙,扬名洪荒的打算。”
“应该是真的。”英招妖帅呼了一口气,“失算了,我们在打巫族的主意,没想到他们巫族也在打我们的主意。”
師父如花隔雲端 穆丹楓
英招感觉有些郁闷,妖族智者们定下的计划是通过巫妖对立,以巫族的强大残暴,来逼迫那些还在摇摆的大族正式投入妖族的怀抱。
没想到巫族居然也打算捋一捋虎须,借助与妖族对峙扬名洪荒。
“我们在算计巫族的时候,免不了也被他们算计,也算正常,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折丹淡淡地说道,“一切还得看实力说话。”
英招其实不太喜欢折丹,折丹明明是一位实力强横得过分的混元,却并不申诉自己的主张,妖族成立前的庭议之中,也从来不争取妖帅的名额,反而主动推辞了。
末世之妖孽法則
这样的强者,按理说来应该比较受欢迎,但是英招就是不喜欢他。
原因是折丹与东皇太一走得太近了一些,妖族之中,都有一些妖神戏称折丹是东皇太一的影子,亦步亦趋地跟随东皇太一,异常亲近。
反而是面对妖族名义上的核心领袖妖帝帝俊之时,一直都是客客气气,谨守本分。
这种行为,无形中增大东皇太一的话语权,这让更加倾向妖帝帝俊的英招妖帅心中并不是那么舒服。
天下為棋
他私下心里觉得,折丹这种行为,有导致妖族内部对抗的风险。
在英招看来,妖族核心领袖,只有帝俊一个就够了,太一妖皇协助帝俊,作为一个辅助其实就挺好,虽然名义上都是领袖,但是也要有主次之分。
而最高维系这种局势的方法,自然是帝俊执掌最高权力,妖神妖帅都主要支持帝俊,则一切安稳。
那时候,即便是东皇太一实力超然,依然是一个光杆司令,不可能引起妖族内部分裂。
毕竟,英招也得承认,现阶段,妖帅妖神们的支持,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把东皇太一打压成为光杆司令,那么妖族内部就是稳定的。
这一点来说,伏羲大圣和女娲娘娘,虽然同样是妖皇,但是一个不理权务,一个主动退往无边星海散心,都是有利于妖族团结稳定的,英招觉得这两位妖皇都值得尊敬,反而是近在眼前,兢兢业业,为妖皇宫诸多事务操心的东皇太一,在英招眼里,算是不稳定因素。
如果可以的话,英招恨不得将太一的妖皇宫打压成一个光杆司令部门。
可惜,帝俊不会允许他这么做的。
“他们这么急着名扬洪荒,有什么好处吗?他们难道不知道,一个不慎,巫族便会有灭顶之灾吗?”英招冷哼了一声。
白泽瞥了英招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对于这个伙伴的内心想法,他自然或多或少明白一些,但是白泽却不怎么在意,也不愿意深入去个他探讨什么。
他只是循着英招的话解释道:“名扬洪荒,自然是有好处的。”
“别的不说,我妖族如此庞大的气运,按照推算,不也是有一部分,是名声溢出的额外受益吗?”白泽微微摇晃着脑袋,“名声无形,但是既然有了名声,这名声的信息,便是传达到了其余洪荒生灵那里。”
“这样的或者无敌或者强大的名声,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对弱者的无形掠夺。”白泽意味深长地说道:“强弱一旦被定义,则很多问题都能够被压制下去,很多掠夺的规则都能过顺势而成立。”
英招微微颔首:“这点好处,怕不值得让他们冒着风险直面我们妖族吧?”
逆流伐清 樣樣稀松
白泽正要皆是,忽然听见折丹轻声制止道:“先别说了,你们快看,上方,这烛九阴不可小觑啊。”
折丹这一句话,顿时吸引了两位妖帅的注意了,纷纷抬头向上看去。
只见头顶上方,天幕一片黑暗,群星隐去,太阴月华铺洒天地,一轮巨大的圆月,垂挂在天幕下。
这一轮圆月,明明一眼就看到了全貌,但是所有混元境界以下的存在眼中,它都是无边无际的,仿佛这一轮圆月,曲度已经超过半圆,挤占了整个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