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翌日一早,刘封还在书房观摩天书,忽然听到外面一阵惊呼,门窗外金光闪烁,映着院子里一颗核桃树的枝叶,在窗纸上不断晃动。
此时天色微明,东方云海未开,这一道光芒如同探照灯一般划过庭院,刘封起身推开窗户,便见城池上空出现一轮车辆大小的金色光晕,散发着耀眼的金光。
这金光如玉盘,周边隐约有七彩之色如水波一般泛着涟漪,金色的圆环中间微微泛白,似乎有个人影出现,看轮廓像是一尊盘坐莲台之上的佛像。
華麗逆襲:冷情女特工
看到这一幕诡异的景象,刘封脸色一沉,推门来到院子里,静静地看着俯瞰大地的金光佛像,知道莫尔寺又开始作弄手段。
霸道校草霸道愛 安婕兒
金光灿烂耀眼,散发着圣洁威严的气息,这种佛光的出现,无疑会让士兵迟疑,更让疏勒百姓愈发崇信莫尔寺,就算刘封不相信佛光出现,执意针对莫尔寺,也会被疏勒百姓反对,汉军的动作无疑会在疏勒的大失民心。
“哼,这就是你们的答复么?”
刘封微眯着眼睛盯着渐渐消失的金光,眼中闪过一道杀机。
他让竺法安回去后与寺中之人商议,三日之后给出结果,这个佛祖显圣的手段,就是莫尔寺的答复,汉军平定疏勒,莫尔寺就想僭越王法之上,今日要是退让一步,以后还能了得?
而且为了整个西域的稳定,这个先例,绝不能开!“大将军,天现异象,佛祖……”苏森急匆匆地跑进后院,正要禀告异象,看到刘封站在花园中,就知道他也看到了刚才惊人的一幕。
刘封眨眨刺痛的眼睛,淡淡问道:“城中百姓想必跪满大街了吧?”
千金不換之惡女重生
“何止是百姓,许多官兵都跪下了,”苏森将信将疑,有些担忧,“之前在中原,就听说西域古怪之事极多,这该不会真的是……”“就算当真有神佛鬼怪,难道只他西域有神明,我东方就没有么?”
刘封冷然一笑,指着东南方向沉声道,“昆仑山就在眼前,那可是道祖之地,若有什么神佛,不好好修行,却来干涉政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就不信他还能反了天了。”
苏森听到这句话,忽然胆气壮了许多,停了停腰身,挠头笑道:“将军所言极是,这是昆仑护佑之地,大神们都在山上看着呢,谁敢放肆?”
未來特種在都市
穿書呵呵噠!
刘封摆摆手吩咐道:“去问问都尉和议长,看这异象是他们首次所见,还是以前也曾出现过。”
“是!”
苏森明白刘封的意思,赶紧带人去查问情况。
惡魔總裁的天使新娘
復活 [俄羅斯]列夫·托爾斯泰
疏勒的进兵其实比刘封想象的快了几个月,原本以为要花一年时间,但戚渊德投降之后,疏勒再无一战之力,汉军风卷残云一般便到了疏勒城,本以为比于阗顺利许多,没想到又出现了佛寺之患。
于阗的祸患是人心所为,广德王借着宣扬佛法图谋私利,意图隐忍谋反,到了疏勒更加明目张胆,只以区区一家寺庙便想抗衡官兵,不知是他们无知还是真的自大。
刘封对佛教的好感其实并不少,无论是后世出现的诸多高僧,还是这个时代救了关羽的普净大和尚,洛阳白马寺的僧人和西域来的摩尔尊者等等,这些都是真正修行佛法的人,慈悲为怀,劝人向善,这本无过错,但干涉意图干政,甚至超越王权之上,就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
佛法不是讲究四大皆空么,这莫尔寺如此执着,实在让人有些匪夷所思,越是如此,刘封越觉得他们背后图谋甚大,决不能姑息养奸。
显然这一次莫尔寺又打错算盘了,他们低估了刘封的见识,区区的一个异象根本不足以动摇刘封的决心,更不可能吓住刘封,反而将他激怒。
苏森很快就转回来,说这个异象传说中百余年才会出现一次,只有圣王降世、国内大治、或者有大功德之人到来时才会有圣光显现,城中百姓都还是第一次见到,显然如今的疏勒王并没有让莫尔寺的人满意。
但只是一瞬间的异象出现,却让整个罕诺依城沸腾起来,百姓们无不烧香对空而拜,认为能看到佛祖显现真身,正是他们多年吃斋诵经,诚心礼佛的结果。
刘封听着苏森的回报,忽然笑道:“既然传言有异象是因为圣王出现,那就借势宣传一下,就说正是因为汉军到来,疏勒回归汉室,华夏一统才天现异象,真正的圣王乃是大汉天子,不久西域将会大治。”
苏森一怔,脸上的忧色变成了惊喜,拍手赞道:“将军真是高见,反手之间便转不利为有利,这一下莫尔寺的那帮家伙估计要傻眼了,哈哈!”

大羅金仙異界銷魂
大妻小夫之望族主母 文苑舒蘭
刘封冷然一笑,又吩咐道:“再派人打听一下,疏勒境内除了莫尔寺之外,还有哪些高僧大德,都请到城中来,我倒要听听他们的高见。”
“遵命!”
没有马哲协助处理这些政事,一切都只能由苏森去传达了。
虽说莫尔寺的态度已经明确,但刘封并不急于动手,有一点莫尔寺算是抓住了刘封的软肋,那就是要顾及民心,这是一个极重要因素,在几乎人人崇信佛教的国度,或许拿下王宫不算什么,但强行制裁最高等级的寺庙却会引起百姓的不满。
无论一个人的信仰好坏,对他自己来说就是最神圣的存在,这个信仰不容亵渎,当然饥寒交迫或者生死攸关的时候或许会有所改变,但显然疏勒作为西域七雄之一,一直实力强大,百姓还没有到那不堪的境地。
正想着应对莫尔寺的办法,一名亲兵前来禀告:“大将军,府门外有一个神秘之人求见,身穿长袍,包裹头面,不肯以真容示人,只说是受将军之邀来见,这是他临时在门口画的一幅画,你看这……”“神秘人?”
刘封眉头微蹙,接过亲兵递来的半片衣襟,粗看是在月白色的丝帛上用炭灰画了一棵简陋的枯树,手法极其粗糙。
这人临时作画,必有所指,刘封又仔细看了一眼,发现三层树枝都在同一个地方延伸出来,共有九枝,上面还画了几只鸟,暗中数了一下数量,忽然心中一动,点头道:“将他带到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