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
“那几个老外呢?”总院的心外科杨主任背着手,火急火燎的在急诊的地盘里乱窜。
鲁迅曾经说过:兄弟有的我都得有!
作为云华市乃至昌西省内前三甲的医院,省立、总院和云医就相当于三名同父异母的兄弟,总是不断的比较和较量中。
在心外科这个领域,总院向来是有优势的,云医的心外科放弃的很早,主任康失去了进取心以后,对于外来的和尚还充满着警惕性。而在医院这种地方,失去了进取心,其实是保不住原有的地盘的。因为一个医院里最先进技术的手术,算上设备仪器器械以及培训的成本,往往都是亏本的。如果无心或无力向前的话,那基本都是退步的。
总院的心外科主任没想到自己最大的敌人,会是从急诊外科里冒出来的,而且一出来就要当大哥的样子。
当然,现在心情最复杂的肯定得是云医的康主任,但对总院的心外科主任来说,老康是死是活又如何,连累自己才是真的气人。
他在急诊转悠了一圈没找到人,再要往里晃荡的时候,才被周医生给拦住了。
“不在我们这。”周医生认识这位总院的杨主任,稍微拦了拦,并开始怀念霍主任。
聽到吹牛能提現 小明不是名
有喷子在手的时候,谁敢这么在急诊科里溜达的。
“不在?”杨主任哼唧了两声,道:“我都找遍了,其实你们没必要把人藏起来,我也就是跟人家打打招呼,看能请个饭什么的,续个香火情……”
“没藏。”周医生懒得说,随口道:“许是回酒店了。”
“我的人看着呢,人和车都没出去。”这位说着,道:“也到下班时间了,倒是该回酒店了,那我等等。”
烽煙兒女
他自说自话的,转身到护士台跟前坐了下来。
云医的急诊中心几经扩建,地方总归还是有的。周医生看了看他,忍着没去啰嗦。
如果是霍从军在的时候……霍主任在的时候,这位估计都不敢在急诊中心里久留,巴不得早早的跑回家去呢。
“我们搞急诊的,一天到晚忙的飞起,事情多的做都做不完,还给我们找事。”周医生向跟前的住院医嘀咕两声,又叮嘱一番,才重新到角落里坐下来,掏出手机,安心的刷起了短视频。
杨主任安安静静的坐着,也没有多话。霍从军毕竟还没死,他也不想做的太过分。
不过,对于这支来自克利夫兰心脏中心的团队,他还是想要联系起来的。正如其此前对刘主任说的那样,哪怕就只是沾一点香火情,那也是难得的机会。
这也就是在国内,在云华医院,他还可以卖着老脸过来勾搭一下,对方但凡有点不好意思,或者对云华有点需求,他都能与之认识认识,说不定还可以关注一下对方在不存在的网站上的账号。
等出了云华,哪怕就是在京城举行一个什么国际会议,再邀请克利夫兰心脏中心的大拿们来,人家也不可能正眼去瞧来自云华的某医院的心脏外科主任了。
他唯一可惜的,也就是刘主任不愿意帮忙。
否则,若是能直接拉上凌然,分润一点他的脸面,他再想与克利夫兰心脏中心合作,或者自己或派人去克利夫兰进修什么的,都算是有点基础了。
等啊等,等啊等,急诊的病人是来了一茬又一茬。
杨主任看手机都看到烦了,依旧没有消息出现,也不禁坐立不安起来。
“吃饭时间了,给您来一份蘑菇肉片,再有点小菜。”周医生直接拿着外卖盒过来,递给了杨主任。
“谢了哈。”杨主任也不客气,接过来叹口气,问道:“你们凌医生呢,跟老外一起?”
“凌医生守着主任呢。”周医生道。
“哦……”杨主任有些怀疑,也没多说。
周医生给他找了个地方,两人面对面坐着,相顾无言的吃了起来。
周医生刨的飞快,想着早吃完早走,杨主任则是有气无力的动着筷子,效率低的就像是一只食草动物。
咚。
前方会议室的门被重重的打开来,撞到墙面,发出了声响来。
杨主任失衡的注意力飘了过去。
周医生则微微皱眉,破坏公物,这可不行啊。
他抬头看去,准备着要是看不到资深主治以上的就要开骂了。
穿越之暖雪天下
凯伦、费力克斯,雅克医生等五名克利夫兰心脏中心团队的成员,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五个人的脚步都有些虚浮,算不上跌跌撞撞,但脸上都有些发青,里面的黑人除外。
杨主任惊喜而惊讶的站了起来,用英语喊道:“凯伦医生,费力克斯医生,雅克医生……”
他连续喊了5个人的名字,像是熟悉已久的老朋友似的。
费力克斯等人,却只是茫然的抬头看过来,像是几只被叫到了名字的殭尸似的。
周医生啧啧两声:“可以啊,五个老外的名字都记住了。黑人的都知道?”
“你这个涉嫌种族歧视了啊……”杨主任见到人了,就有点高兴了,语气也带着调侃。
周医生撇撇嘴:“那黑人是体外循环师。”
“人家是克利夫兰心脏中心的体外循环师。”杨主任强调道:“这是世界最顶级的心脏中心,知道吧,就是来一条狗,你都应该记住人家的名字。”
周医生对此倒是赞同,点了点头,也是向几人打招呼道:“费力克斯医生!凯伦医生!”
末日矩陣
费力克斯等人的脚步顿了顿,依旧是双眼无神的看过来。
“这怎么像是心衰了似的。”杨主任皱眉。
周医生道:“要是电影里面,这就是殭尸病毒的第一形态。”
奮鬥在新明朝
“别胡说这些。想点好的,听说老外的医生私下里的关系都乱的很,别是刚才偷偷打炮去了。”
“5P?”周医生的瞳孔都放大了:“5P怎么玩?这种先进经验怎么就不给咱传授一下。还是杨主任有经验,一眼就看出来……”
“我懂个屁,我又不是心内的。说不定就是病毒呢。”杨主任习惯性的招招手,喊了个年纪轻轻傻乎乎的实习生过来,道:“你去扶一下老外,不知道干了啥,路都走不稳了。”
“哦。”实习生原本是有要做的事的,但为了讨这医生的欢心,还是乖巧的走了上去。
费力克斯被扶住了,有些跌跌撞撞的脚步也就停了下来,并再次将目光投注到了杨主任和周医生身上。
“几位刚在会议室里做什么呢?”周医生笑么么的用英语问了一句,还有点小地道。
“看了视频。”凯伦轻轻摇头。
庶女凰途 唇齒微涼
我在外星生包子 三七開的蟲子
周医生和杨主任互看一眼。
“不同寻常的视频。”凯伦再次摇头,颇为感慨。
“你们一起看视频?”杨主任态度友好的询问。
“对。”费力克斯也有些清醒过来,目光变的深邃起来:“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视频。”
“我也是。”凯伦亦是点头。
周医生用中文道:“老外是真敢说。”
都市全能至尊
杨主任神情严肃的道:“也许跟咱们想的不一样。你再问问。”
周医生遂问:“你们看了什么视频?”
凯伦和费力克斯互看一眼,异口同声道:“凌然的视频。”
杨主任大惊失色:“凌然还拍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