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李栋同志,猪宝我们收了。”
计建仔细了看了一下,没错是猪宝,还不算小呢,这可是好东西啊,有些激动说。“收购站出二十块。”
誅妖記
“二十块,这么多?”
韩国富和毕庆祝两人也不吹牛了,全跑了过来,二十块啊,公社供销社销售员一月才二十四块,这家伙快抵上供销社正式职工一月工资了。
在韩庄二十块够一家子二三月的花销了,要是光光买粮食都够一半大小子大半年嚼头了,好一些家庭一年都不定见到这么多现钱呢。
别说他们了,白智都惊讶不已,要知道白智刚参加工作没多久,还是学徒工资才十八块钱呢,加点补助也才二十出头一月,这猪宝都抵得上自己一月工资了。
真有这么好嘛,白智都有些怀疑,毛绒绒黑乎乎一团,这么值钱啊。“师傅,猪宝到底是啥啊?”
“猪宝啊,又名猪砂是一种中药材,药效和牛黄几乎一样。”
牛黄白智知道,那可是好东西,尤其是牛黄丸可是救命的东西很好的,难怪师傅激动成这样还出这么高的价格呢,二十块啊,白智都忍不住羡慕李栋太走运了吧。
宝贝啊,能换半头猪啊,毕庆祝上前瞅瞅心里嘀咕赶明自己召集大家伙上山看看,能不能打两头野猪啊,野猪不值钱,可猪肚,还有猪啥值钱啊,二十块一头野猪最多也就这么价格了。
野猪肉膻味太大,一般城里人不会买的,还没家猪一半价格呢,即使如此都没几个人要的,实在没肉票可能会买点解馋。
“二十块?”
異世之召喚億萬神魔
李栋也挺惊讶,这价格还真不低,难道真是宝贝不成,不过这会有人叫自己,还是熟人,邮递员,李栋刚才听到有人找自己还以为邮递员呢,没想到说到还真到了。
“你们稍等下,我去拿个快递。”李栋站起身来,随口说道。
“快递?”
计建有些疑惑,啥东西。
“不,是信,信。”
说漏嘴了,李栋嘀咕,咋的这会送过来,不知道是样书,还是先前稿子又被哪家杂志,报纸收录了,李栋还挺期待的,要知道收录这些稿子都是自己仿写的,自己原创还没上过报纸杂志呢,谁还没个文学梦想啊。
“李栋同志。”邮递员宗红兵笑着说道。“哈哈哈,我又给你送汇款单来了。”
宗红兵和李栋算是老熟悉人了,这不第一时间拿到汇款单和样书就过来了,特意来了一趟。
“看看。”
“啥汇款单?”
韩国富一听到汇款单,一溜烟跑了过来。
这家伙一点都不知道个人隐私啊,直巴巴的瞅着,李栋哭笑不得,接过汇款单签了字。
“不对啊,这稿费提前给了啊?”
“没错啊,李栋同志,是你的名。”宗红兵指着名字。
“是我的没错,咋回事啊?”
李栋嘀咕,邮递员小哥哥提醒李栋看信,李栋样书随手交给韩国富掏出信来。“又获奖了,这啥奖啊,真够小气了,才十块钱。”
“十块钱还少啊。”
邮递员小哥哭笑不得,自己小半月工资呢,不过也是,上次一下好几十块,这次是不多啊,真羡慕人家啊。
“啥东西,获奖啊?”
白智嘀咕,这丫头好奇心还挺重,凑着过来瞅瞅。
韩国富这边摸着样书,儿童时代花花绿绿真好看。“毕老头,你瞅瞅,好看不,这娃子又出书了。”
“李栋出的?”
毕庆祝是真的惊讶,这小子这么本事啊。
“出书?”
白智愣住了,啥情况啊,这怎么可能啊,李栋是作家不成,不对,这个没道理啊。
“可不咋的,听说一次出六本,这不钱都提前给了。”
醉夢輕弦帝王寵 楊妞
韩国富吧嗒一口旱烟,小样,老毕头咋样,文化人你庄子有没有,毕庆祝一下傻眼了,咋真的,这娃子太本事了,这咋比啊,韩庄要压毕家庄一头了。
不成,俺庄子也要出个文化人,老毕头实在不能忍韩国富压自己一头,前些年啥事不是自己压着韩国富一头,今年这几个月自己被韩国富压了几次了。
自行车,突突车,拖拉机,这可不能再被压了,要不然,人家还真以为毕家庄不如韩家庄呢。
相对毕庆祝想着怎么让自己庄子出文化人,白智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出六本书啊。
“这怎么可能?”
“咋了?”
陰緣難逃
计建光顾着猪宝,没注意到这边动静,李栋这都拿着信封进院子了,计建还没闹明白出啥事了。
“师傅。”
白智刚想说话,计建见着李栋进来了,快步迎着过去。“李栋同志,你看,猪宝……。”
魂靈聖石 船捱浸
“不好意思啊,猪宝我打算留着。”
李栋这话一说,计建急了,这可是好东西,收购回去这月工作算是完成大半了,再说好东西谁见着不喜欢。“李栋同志,我出二十块,你再考虑一下。”
“没啥考虑的,说白了,我真不缺这点钱。”
李栋这话说的,计建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应,白智怒视李栋,这话说的太难听了。
“真的,我就说实话,你看,这刚寄过来的汇款单,回头还要去公社领一笔奖金,真的,我不差钱。”李栋一脸无奈的说道。“现在,我都发愁呢,你说说也没啥花钱的地方。”
韩国富听这话都蠢蠢欲动了,这小子的话,好气人啊,毕庆祝那啥拳头握的紧紧的,不差钱,你咋不上天去啊。
计建和白智同样怒气嗖嗖的向上冒啊,太气人了,炫富不怕遭雷劈嘛。
“这是?”
汇款单,计建瞥了一眼十块钱,这不才十块钱,这小子太狂妄了点吧,再有啥领奖金又是咋回事。
法卷傳奇 豆葉黃
“混蛋小子,瞎说啥呢。”
韩国富敲了李栋脑袋瓜子一下,李栋哎呦一声缩了缩脖子。“国富叔,你打我干啥。”
“瞎说啥大实话,不知道谦虚点嘛。”
毕庆祝一口吐沫没呸出来,这个韩国富真是够了。
“快翻翻,你写的那纸片片是那一页,俺瞅瞅?”
李栋无语,国富叔说真的我是一低调的人,你这样不太好吧,李栋快速翻到自己写的那一几页。“哎呦,咋还放后面了,我还以为放前边呢。”
计建眼睛直了,啥意思,这书和李栋有啥关系不成,计建看向白智。
“书是他写的。”
“啊?”
这啥意思,李栋还是个作家不成啊,好家伙,难怪不差钱呢,十块钱稿费啊,奖励,公社给作家点奖励属正常啊。“难怪看不上二十块钱呢。”
白智撇撇嘴,啥啊,作家咋了,还不是农民,没有工资,写东西可难了,天天写不成啊。
李栋可不知道白智这丫头想啥,十块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又有一些副食品票的奖励,这可都是好东西啊,买点豆腐,莲藕,还有腐竹之类的,要是能换点羊肉就更好了,大冷天涮羊肉舒坦。
李栋乐滋滋,韩国富吧嗒旱烟瞅着杂志,一个劲点头,好好好,毕庆祝真想堵住韩国富的嘴,好啥啊,谁不知道谁的,你韩国富认识几个大字啊。
八成写的啥都不知道,毕庆祝撇撇嘴。“娃啊,别学你国富叔,好好写纸片片。”
“是,毕叔,我会用心写的。”
开玩笑,这年月赚钱最简单,最没有风险的就是写稿子,只要不作死,文化人大作家这名头可是顶用的很呢。
“这事你听你毕叔的,一月不要多,写个十来篇就行了。”
九陽戰帝
韩国富说道。“咋这月就写了四五篇啊。”
毕庆祝不说话了,你丫的,一月四五篇还少,一篇十块钱,这不就是四五十块钱啊,好家伙,毕庆祝眼珠都瞪出来了。
“李栋,你可不能辜负了梁书记的良苦用心了,为你争取县革委会的补助,咋说一月也三十斤粮食,十五块呢,再说公社这边写一纸片片还有五块钱奖励,要多写知道不?”韩国富说话,声音有点大。
不光光毕庆祝,计建和白智都听到了,啥情况,一月写四五篇,还有补助,还有奖励啊,这一算下来,多少钱来着,百来块钱,好家伙,别说白智那点工资了。
天路 小鐵匠
计建工资不少吧,不过四十多块钱,这一对比,人家一月抵得上你两月,二十块钱,还真不多啊,难怪不当一回事了。
“咱们是遇到能人了。”
歷史進
计建苦笑,这下猪宝想要收到手难了,钱啥的人家真不缺啊。
白智有些惊讶打量李栋,这人穿着虽然没有补丁啥的,可屁股上白灰灰的,全身脏兮兮,这一看就一土老鳖,乡下人,咋的还成了大作家了。
这是咋回事啊,白智脑子瓜子感觉有点不够用了,真的不可思议啊,一月写四五篇,出几本书,这样大学问,大作家,不该是穿着得体,文质彬彬,不是大学教授就是高级知识分子。
哪能是眼前这样,完全颠覆了自己对作家认识,对知识分子的认识。白智一时间,真有点接受不了啊。
“李栋,出啥事了?”
白智正三观崩溃的时候,一个熟悉声音下耳边响起,回头一看,啊,怎么回事,咋的她也在这里啊。
梁晓燕也有些惊讶,白智。“白智,你咋在李栋家啊?”
“你认识李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