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
蓝染对那几只与他的所有知识中皆为不同的大虚,有点兴趣。
尽管暗中观察的蓝染只是对来到他监控范围的异常生物真的只是有点兴趣,可考虑到如此行动便能拿到比计划中好用点的棋子,制造更好的棋子,于是——
果然还是需要那个东西,便提前几天展开了计划。
在蓝染的斩魄刀“镜花水月”强大的催眠能力的掌控下,瀞灵廷派出死神将露琪亚带回尸魂界瀞灵廷治罪,在浦原商店店长浦原喜助的主导下,一护和他在学校的同伴石田雨龙、茶渡泰虎、井上织姬附带一只黑猫潜入瀞灵廷掀起了大战。
蓝染设计趁此混乱将浦原喜助藏在露琪亚体内名为崩玉的东西取了出来,带着两个愿意追随自己的队长扬长而去,在虚圈建立了虚夜宫势力,并用各种手段汇聚大虚让他们变成破面,成为手下,打发他们在虚圈展现自己的强大,吸引更多的大虚为了力量而来。
而这些重大事件,大部分时间待在虚圈的妖精转化而来的虚,却毫不知情。虚要是出现在尸魂界可是确实会被死神讨伐吧,要是击退击杀了死神,下次说不定就会遇到更麻烦的死神——她们又不是来这个世界专门狩猎死神的,不淌麻烦事。
于是,至少在她们遇到蓝染制作的破面之前,丝毫不知情。
好在,她们其实已经被蓝染给关注了一下下。
尽管不是值得蓝染亲自动手的事情,寻找她们的破面,已然接近她们。
虚圈尽管都是沙漠,却正因如此,其实非常的干净。卡琪诺和琪露诺除了偶尔溜到现世界避开死神找些调剂口味的东西,就一直待在虚圈,或呼吸着光是吸入就能回复MP的虚圈高浓度灵子的大气,或切磋一番,或找些大虚试试刀,熟悉自身产生的变化——高浓度灵子会吸引一些理智欠缺的虚,结果哪怕趋利避害该是生物的本能,找上门来的虚却永远不缺。
“哈啊~”琪露诺将冰做的大刀往地上一插,擦擦无汗的额头,抬头看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由无数的虚之残骸构成骨架的大型恐龙冰雕。
“琪露诺你的兴趣还不错啊。在下可做不到这点呢。”卡琪诺淡淡称赞。
“是吧是吧,卡酱有空也赶快学会如何?”杀死虚很容易,但将一个个虚打飞的瞬间冻在半空中,以此像堆俄罗斯方块一样堆出恐龙的形状,这对琪露诺也绝不是简单的事情。
“在下现在赶快学会稍微有点……没练过你那种将阔剑当板子拍的武技啊。”
“多花点时间练练不就行了?”
小戀人
“你刚才说‘赶快学会’是干吗的?”
穿越火線之最強傭兵.a
地獄古堡:紅桃者誰
正当她们玩笑的时候,两股带着恐怖灵压的气息自远方锁定了她们,接近而来。不,有一个的灵压尽管比她们每一只都大一点,可尚且不足为惧,但另一个…………
看来没有回避的选项,一男一女的人形虚出现在了她们五十步开外。
他们共同点只有皆为风格统一的白色制服。
女性头上扣着帽子一样的羊角面具,翠绿色过腰的乱蓬蓬长发,脸上有一条横贯鼻子的玫瑰色刺青,腰间别着一把翠绿色的长刀,整只虚透着一股柔和的气息;男性则相当的瘦高,让妖精以为随时会折了的比例,可其给妖精的感觉就像随时在暗中出鞘的刀;黑长直发,戴着眼罩,脸上透着狂躁的煞气,扛着一把刀刃为马蹄形的长武器。
清雅的骑士和疯狂的杀手。卡琪诺感到这是一对奇怪的组合。
極品皇太後
女子抬头看了看琪露诺做的冰雕,问:“那个,是你们做的吗?”
“是啊,难道其中有你的同伴嘛?如果有的话也不是不能放出来啦。”琪露诺语气自然地微笑答道,反正如何应对大概结果都不会变。
女子摇摇头,道:“不,对于没有理性的野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看起来你们拥有理性,那就好说了。我受蓝染惣右介大人的指派,破面第三十刃妮莉艾露·杜·欧德修凡克,前来…………”
还没说完,那男子就吐出了舌头,上面含着一个金灿灿的小光球。
卡琪诺和琪露诺自然不会觉得男子在炫耀自己的糖丸。
攝政王的黑心小寵 睡笑呆
“【虚闪】!”琪露诺先一步发难,在哪舌尖上的【虚闪】放出前,自己的双手和嘴对准男子喷出了三道湛蓝色的闪光。
玄玉 玄辰雨
因为没有蓄力,因此显得不过茶杯粗,从男子两侧和脑袋顶上飘过去了。
異世之富甲天下 小樓暮靄
槍手童話 大臣
男子无语地瞥了一下没有命中自己的【虚闪】,吐着舌头说了声“什么鬼”,却是巨大的湛蓝色刀芒沿着几道湛蓝闪光的“轨道”迫近了他。琪露诺引爆了自己的冰属性灵压的大刀,化作堪比【虚闪】却无需蓄力的庞大能量。
先前的攻击不过是封锁走位,就算他拥有形同瞬移的速度,被封堵了道路也没办法回避,此时最优选项是拼着被光束击中躲开刀芒,但男子却“失了智”,抬手硬接,尽管一时间没受伤,可传来的冲击和寒冷也让他明白自己玩脱了。
聚集灵压,加一只手顶上!好像还是不行,眼看就要变成在空中飞舞的冰坨子的一刻——
妮莉艾露来到了他身边,张口将琪露诺的攻击全部吸入了嘴中,扭头一喷,便让湛蓝色消失到了夜空中。
“你这家伙!”可男子似乎对妮莉艾露不领情,趁她帮助转移攻击的一刹那,举起手中的武器朝她脑袋砸去。
卡琪诺和琪露诺感到有点跟不上状况了,为什么这几个破了面具的大虚在这里一个要说一个要打,然后——
他们为什么自己就先打起来了?
不,说是打起来似乎也不太准确,完全是妮莉艾露在暴打男子耶,可也不奇怪,妮莉艾露自报第三十刃,而男子舌头上的序号是“8”,那就算弱很多也不奇怪,而且仔细感受一下,妮莉艾露是瓦史托德,男子却只是亚丘卡斯而已。到底是什么给他的自信,在这里内讧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