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使命
小說推薦刑警使命
“叶大,老虎叫晁建军,就是水浒梁山泊晁盖那个晁字……”紧紧握着方向盘的李浩民插口说道。
这是一个比较沉默寡言的小伙子,年纪比叶九大两岁。
萌禦宅的魔導書 黃金鍵
黄伟益一个电话将他招过来,把情况一说,他只答了一个“是”字,就没二话了。
不过出发之前,叶九看他整理装备的动作相当纯熟利索,可见从部队回来这几年,手头功夫并没有撂下。
其实执行这种类似“特种作战”的任务,小队最好要事先磨合一下。
这不任务太紧迫,实在是没时间吗?
只能依靠小队成员的单兵素质了。
现在看来,小队五个成员,基本都还是比较靠谱,这令叶九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他手下除了那个尽出鬼主意的二诸葛,还有哼哈二将,一个姓魏,魏明,左脚受过伤,有点不利索,外号明跛子。
还有一个叫吴刚,和月亮里那个吴刚重名……”叶九猝不及防,哈地一下,笑出声来。
高远等人也不禁莞尔。
沙漠王子里沉闷的气氛为之一松。
这个李浩民,看上去不哼不哈的,谁知骨子里头还颇有幽默感。
不过这几个名字一报,叶九心底的信心又立马增加了几分。
看来黄伟益给他推荐的这个“向导”还是很靠谱的,至少对情况很了解。
“晁建军和魏明都是特别不讲道理的家伙,尤其那个魏明,可能因为跛了一条腿的缘故,脾气更是暴戾得很,动不动就抽刀子捅人。
每次和人斗殴,都是这家伙冲在最前边。”
叶九哼了一声,说道:“他如果不这么暴戾,说不定那条腿还好好的。”
谁说不是呢?
你那么凶暴,自然成为众矢之的。
清寧笑
敢于跑到深山老林来淘金的家伙,有几个是规规矩矩的?
老实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压根就没办法生存,只有被人欺压的份。
没两把刷子,没一股狠劲,敢吃这碗饭?
茅山道事 神級小白文
淘金这种事,听起来挺吸引人,似乎财源滚滚,金光耀眼,其实形成团伙之后,最终能赚到钱的,只有几个团伙头目,底层工人,充其量也就是混碗饭吃,所得绝对不会比从事其他正当职业的人更多。
只不过普通人在没有进入这一行之前,总会抱着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等被残酷现实毫不留情打醒之后,却悲哀地发现,想要退出,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那对这次行动,你有什么建议?”
坐在副驾驶的高远问道。
高教老成持重,对这个“夜袭方案”,其实是持保留态度的。
但这等于是叶九到任之后,特警大队接的第一个任务,身为特警大队内定的教导员,高远不可能出言反对。
因为郎正已经认可了这个行动计划。
“首先,这个家伙不靠谱,没必要带他去老寨子。”
李浩民连半个字的客套都没有,直奔主题。
所谓这个家伙,指的自然是丁晓奇了。
“他不是我们自己人,没有信仰,很容易拉稀!”
这个理由成功说服了包括叶九和高远在内的所有人。
天師大人:我見鬼了
确实,在执行这种危险性很高的任务时,有没有坚定的信仰,是一个极其关键的因素。
“第二,我们一上去就要摆明车马,直接和晁建军接触,告诉他,今儿这事,和他没关系。
让他不要惹火烧身。
將軍有女許給誰 酥肉兒
他能配合当然最好了……”“万一他不配合呢?”
鲁开山禁不住问道。
李浩民淡淡说道:“万一他不配合,那就要看领导的决心了,我反正是一切行动听指挥!”
这话听着就带劲。
叶九笑道:“很好,万一他不配合,那就打到他配合为止。”
“是!”
李浩民还是标准的部队作风,一点不拖泥带水。
鲁开山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才过瘾。
咱们特警大队开山第一战,就是要打出威风来!”
叶九这个“指示”,实在太对老鲁的胃口了。
代嫁:傾城第一妃
就要跟着这样的“老大”混才爽快。
要打就打个酣畅淋漓。
高远连忙严肃地说道:“鲁开山,到时候你可别乱冲动啊,小李说得好,一切行动听指挥。
叶大没有明确命令,你不许先动手。”
这个花和尚,就是个“好战分子”,眼下非得先给他上一道紧箍咒不可。
要不然,他能把天给捅个窟窿。
“明白明白,这是警察行动,不是军事行动嘛。”
超能兵王在都市
鲁开山点头不迭。
叶九随即收起笑容,说道:“浩民,有什么办法提前跟晁建军取得联系吗?”
惹火狂妃 蕭蕭清歌
“不确定!”
李浩民有一说一,摇了摇头。
“我虽然有他的电话号码,但在山里,手机信号非常差,不一定能接通。
而且我们如果提前和他联系,极有可能打草惊蛇,反倒给陈甲钱开心通风报信了。”
“那万一,我们还没进门,就已经引起他们的误会了呢?”
早安,總裁大人
张思睿问道,语气兴奋中略带一点紧张。
一行五人,数他最年轻,相对来说,经验也最少,还是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既兴奋又紧张,正在情理之中。
一旦被发现,到时候还不是搞得鸡飞狗跳的,一样是“通风报信”。
叶九微微一笑,说道:“放心,他们发现不了我们。”
堂堂特战大队王牌兵王亲自带队,连夜突袭一伙金耗子所在的“土围子”,如果连无声无息地进入都办不到,那岂不是成了笑话?
“头儿,到时候,我跟你一起抓舌头!”
鲁开山压低声音,说道。
五人小队,说起军事素质,鲁开山觉得,还是自己和叶九最过硬。
他在部队当的可是侦察兵,还是侦察连的副连长,抓舌头摸岗哨这种活,干起来还真是得心应手。
对叶九的称呼,也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最亲近的“头儿”。
“行!”
叶九一口答应。
看着这些人头顶的钢盔,大腿上配着的手枪,手中握着的微冲,腰间挂着的短剑,胸口累累的两排说不出名字的“炸弹”,再听着这“杀气腾腾”的话语,丁晓奇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尾椎骨处升腾而起,蛋蛋一紧,差点就尿了裤子。
这帮警察,和他以前见过的警察愣是不一样啊……